静静的苏河 上卷 第二十六章

yp89yp89 收藏 5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3.html[/size][/URL] 自从王善宝到了南方的这座城市参加学术研讨会以来,心情是非常愉快的。在这里他见到了许多他以前学术上的故交旧友,也结识了很多在学术上颇有建树的青年俊杰。在学术研讨会上王善宝还发表了一场热情洋溢的演讲,充分阐释了自己在道家学说方面取得的一些学术成就,他在道家学说上的精辟见解和精彩演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3.html


自从王善宝到了南方的这座城市参加学术研讨会以来,心情是非常愉快的。在这里他见到了许多他以前学术上的故交旧友,也结识了很多在学术上颇有建树的青年俊杰。在学术研讨会上王善宝还发表了一场热情洋溢的演讲,充分阐释了自己在道家学说方面取得的一些学术成就,他在道家学说上的精辟见解和精彩演讲博得了与会专家学者的一直赞扬,并且他的学术演讲稿被这次研讨会会的组织者选中,要和其他学者的学术论文一道被汇集成册出版发行了,可以说王善宝此行前来达到了自己的预期目的。在这期间,王善宝的夫人陈俊秀陪着自己的教授丈夫出席了组织者安排的多次宴会,其优雅的气质、得体的举动给自己的丈夫增添了光彩。在组织者组织的城市游览后,陈俊秀感到了十分的疲惫,晚上就没有参加完分别之前的最后舞会,把精力旺盛、兴趣依然的丈夫留在了舞场里,一个人上到了宾馆的房间里安歇了。

就在王善宝跳完一曲之后坐在舞场旁边的沙发上休息的时候,一个一直坐在沙发上看大家跳舞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身边还带着一个身材苗条、体格风骚、眉眼清秀的女孩子,中年人脸上带着笑的问王善宝道,您是咱们苏河市职业技术学院的王教授吧?

王善宝并没有见过这个中年人,一脸纳闷地回答道,哦,你好,我就是,你是?

中年人呵呵地笑着恭维地说道,哎呀,王教授,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咱们在泉县的政协会上见过面,不过咱们不在一个界别里,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互相认识,我是咱们泉县金发煤焦集团的唐金发呀。

王善宝这才从猛然中清醒过来,这个唐金发也是泉县政协委员,在每年的两会期间他也见过面,只是没有说过话,相互交流那就更不可能了,难怪他一眨眼看着就有些陌生,但在他的印象里唐金发只是一个优秀的民营企业家,与学术毫不沾边,但是他还是含蓄地笑着说道,哦,你就是唐总呀,久违了。怎么你也来参加这次学术研讨会吗?

唐金发满足喷着酒气地说道,哪里,哪里,我哪有这水平参加学术研讨会呀。我业余时间喜欢文学创作,但主要是写一些现代诗歌,日常闲暇时有一些作品在报刊上发表,时间长了就累积了不少,我的一些朋友就鼓动我把这些诗歌结集出版。这次来就是和出版社的编辑商量这件事情来了。晚上刚吃完饭喝完酒,被我的编辑朋友一起拉到这个舞会上来助助兴,你们这个学术研讨会的组织者和我的编辑朋友是铁哥们,所以我就厚颜无耻地来了。

王善宝笑着说道,唐总,难得,难得,现在写诗歌的人少了,读诗歌的人更少了。你没有听说过出版界的实际状况吗?诗歌出版是最难得,我们这些搞学问的,几十年了弄出了成果要出版就更难了。

唐金发尴尬地说道,是呀,诗歌、学术论文的出版是难一点。我出这本书就是为了了一下自己的心愿,书出来之后我也没有指望能够挣多少钱,无非就是给自己的朋友们送送,一次来壮壮门面,和您们这些国宝级的教授来比,我们都是小儿科了。说完之后,唐金发指着自己身后的女孩子介绍道,王教授,这是我的女秘书王蓓蓓。

跟在唐金发身后的王蓓蓓马上就伸出了白皙皙的右手,笑眯眯地看着王善宝的眼睛自我介绍道,王老师,我叫王蓓蓓,是从咱们苏河市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在学校的时候,我可是没有少听王老师的课,从这个意义上讲,你也是我的老师呢。

王善宝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惊讶地长大了嘴巴,一把抓住王蓓蓓伸过来的小手说道,是吗?咱们学院毕业的学生听过我的课的人不少,但让我记住的不多。

站在一旁的唐金发笑着说道,王教授,你教了一辈子的书,现在可谓是桃李满天下,走到门哪儿都能碰见你的学生呀。话刚说完,舞场里的音乐就又响起来了,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走过来,歪着脑袋看着唐金发说道,先生,请你跳个舞吧。

笑呵呵地唐金发对王善宝和王蓓蓓说道,那我就去跳舞了,你们师生两个一起聊吧。

悠扬的舞曲声中,王蓓蓓扶着王善宝一起坐到了沙发上,暗淡的灯光下王蓓蓓小心翼翼地问王善宝道,王老师,这次来参加学术研讨会你一个人来的吗?

王善宝把鼻梁上的深度眼镜往上推了推,低下头靠近王蓓蓓轻轻地回答道,不是,你的师母也来了。

王蓓蓓抬起头四处看了看问王善宝道,哪怎么不见师母呢?

王善宝继续低着头贴近王蓓蓓的脸回答道,哦,她这几天有点累了,刚才上房间休息去了,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这儿不管了。说完之后,王善宝为自己说出的孤零零一词呵呵地笑了起来。

王蓓蓓左手抓起王善宝放在膝盖上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右手里,软绵绵地柔柔地说道,王老师,不要紧,师母不在这里,我不是在这里吗?我来陪着你说说话。

王善宝看了看舞场扭捏着舞姿的人们,皱了皱眉头对坐在身旁的王蓓蓓说道,这里太吵了!

王蓓蓓站起来拉起王善宝的手说道,那好吧。王老师,咱们到舞厅隔壁吃夜宵的餐厅里聊一会吧。说完之后,就拉着已经站起来的王善宝的手一起来到了舞厅隔壁的夜宵餐厅里。

餐厅的幽雅安静的气氛和舞场吵闹喧嚣的环境简直就是两重天,两个人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王善宝问王蓓蓓道,蓓蓓,你原来在咱们学院学的是什么专业呀?

王蓓蓓从走过来的侍者手里接过菜单边看边回答道,我学的是文秘专业,毕业后在学院举办的招聘会上,被唐总在深圳的金发大酒店录取做了办公室文员。嗯,王老师,你吃点什么?

王善宝靠着椅子背坐着,头枕在椅子软软的头枕上说道,随便吃点什么好了,你自己看着办,越简单越好。

王蓓蓓脸上带着笑用征求的眼睛看着王善宝说道,王老师,咱们喝一点酒吧。

王善宝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王蓓蓓点完菜之后又吩咐侍者拿一瓶高度茅台酒,然后对王善宝说道,办公室文员做了不到两年,就被王总提拔为金发大酒店的副总经理。

王善宝听着王蓓蓓说着,心里慢慢地有了对眼前这个女孩子欣赏的眼光,他赞许地说道,蓓蓓,人生自古多磨难,你的经历也说明了这一切,机会只是为有才华有能力的人准备着,你就是有才华有能力的人。

王蓓蓓听王善宝说完,捂着嘴哈哈地笑着说道,王老师,我哪里是有才华有能力的人,我只是命运比较好一点,当年准备度你的研究生你还不录取呢?

王善宝睁大了眼睛看着王蓓蓓说道,不可能吧,当年你还考过我的研究生?

王蓓蓓低着头说道,是呀,面试的时候,王老师你把我刷了下来,你难道忘记了吗?这都成了我的遗憾了呢。

坐在王蓓蓓对面的王善宝,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歉意,话里带着十分地真诚说道,那真是对不起了。不过那也没有什么,如果你还想上学,还想读我的研究生,这次就不会被刷下来了。

王蓓蓓端起面前侍者已经倒好的一杯酒对着王善宝说道,王老师,为了你这一句话,我敬你一杯。说完,她用一种温柔的眼光看了王善宝一眼,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王善宝也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王蓓蓓站起来夹起一筷子张飞牛肉,轻轻地放在了王善宝面前的盘子里,笑着劝王善宝道,王老师,不要客气,你快吃吧。说完端起旁边放着的酒瓶子就要给王善宝倒酒,远处站着的侍者急忙走过来,要接过王蓓蓓手中的酒瓶,但王蓓蓓挥了挥手,示意侍者退下,轻轻地在王善宝的杯子里倒满了酒,然后给自己也倒满了杯子,放下酒瓶对着王善宝说道,来,王老师,咱们师徒俩碰一杯!说完径自端起酒杯和王善宝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又是一饮而尽。

三杯酒过后,两个人之间仿佛没有了那份刚才还有的心理障碍。随着王蓓蓓不断地劝酒,王善宝的话就慢慢地多了起来,晕晕乎乎他无意识地打听着,或者说了解着王蓓蓓的一切,他仿佛对面前坐着的这个女孩子特别的感兴趣。王蓓蓓也少了年龄差距之间才有的鸿沟,不着调地给王善宝介绍着自己的坎坷经历和辉煌的成就,仿佛当了唐金发的秘书倒是干了一番大事业一般。

被酒染红了脸蛋的王蓓蓓闪着迷人的眼睛问王善宝道,王老师,您对现在社会上的代写论文的现象持何种看法?

王善宝虽然喝了不少的酒,说话舌头都有一点发硬,但他的思维还是比较清醒的,他看着王蓓蓓不齿地说道,我历来反对代写论文的行为,这不仅使我们学术界出现了很多的李鬼现象,我们的学术研究很因此被蒙上了一层遮羞布,我为这些人的这种所谓的学术研究而感到羞耻!你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孩子,怎么也对我们古老的道家学说产生了如此大的浓厚兴趣?再说了这和你的文秘专业也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嘛。

王蓓蓓借着喝了酒大着胆子说道,不瞒您王老师,我小的时候就对《红楼们》很感兴趣,对书中的贾宝玉所持的老庄思想很感兴趣,因此在这部书的感染之下,也就对道家的思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偏科严重的我,无法考取其他的大学,只好在咱们苏河市职业技术学院读了文秘专业,两年之后,我又专升本在中文系读本科,其实在学院里的时候,我就很敬重您的学术思想,凡是有您讲课我是一定要听的,可惜考研的时候,我的分数已经过了录取线,只是在您面试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被您无情地刷下来了。我一直都想找机会问问您为什么?今天咱们师生有缘,您应该现在应该告诉我我了吧。

王善宝喝过酒之后,原来的那份不好意思早已经抛到了脑后边,于是他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每年的课题研究比较多,从来就不喜欢代那么多的研究生,所以在面试的时候就有了一定的随意性,倒不是对那个学生有什么好感或者厌恶,所以在你面试的时候,也许是我的心情不好吧。

王蓓蓓叹了口气说道,可我那个时候怎么听一些人说,考您的研究生要有一定的潜规则呢。可惜我是个穷学生,家里有没有什么经济实力,所以就对读您的研究生有了一种望洋兴叹的感觉了。

王善宝听王蓓蓓这样说,脸马上就红到了脖子上,装作气氛的样子说道,不要听社会上的一些人乱嚼舌头,哪有那样的事情呢?今天咱们见了面就是有一定的缘分,你要是还有读研的兴趣,我就会对你特殊照顾的,不会再把你拒之门外了。

王蓓蓓站起来端起杯子说道,王老师,谢谢您的一片好意,我也正有再次读研的想法呢,到时候可不要忘了您现在对我的承诺哟。来,现在我再敬您一杯。说完,就把被子伸到王善宝的面前,王善宝也兴奋地端起杯子来和王蓓蓓碰了一下,扬起脖子喝了下去,喝完了之后还把酒杯口朝下笑着说道,怎么样?我可是喝得干干净净哟。

王蓓蓓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说道,王老师,正好我这次来带了一份我最近写的一篇关于老子道家思想的论文,您现在要是没有事情就可以上去看看,当面对我的论文做一些点评。

王善宝警惕地说道,哦,蓓蓓,你也在这座宾馆里面住?那唐总呢?

王蓓蓓笑着说道,我们的唐总还有和出版社编辑出去呢。他们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也许他们玩到兴趣浓厚处,又是一整夜的狂欢呢。说完就招呼离他们不远站着的侍者过来算了账之后拉着王善宝出了餐厅的门。

顺着铺着红地毯的过道来到了电梯口,两个人歪歪斜斜地相互搀扶着进了电梯,在电梯里王蓓蓓就装作喝醉了的样子倒在了王善宝的肩膀上,王善宝对于王蓓蓓斜过来的脑袋也毫不拒绝,伸出右手就把胳膊揽在了王蓓蓓苗条的腰肢上。这个时候王善宝就从王蓓蓓倾斜下来长长的头发上,闻到了一股年轻女孩子才有的那种青春气息,他感到胸腔里隐隐约约有了一种憋闷的感觉。

出了电梯王善宝搀扶着王蓓蓓来到了王蓓蓓的房间门口,王蓓蓓从肩上背着的女式挎包里慢慢腾腾地搜寻了半天,终于在包里放着的钱包里找到了那张浅蓝色的房卡开了门。

这是个套间,房间里的摆设极其豪华,与学术研讨组织者安排的标准间有着天壤之别。王善宝跟在王蓓蓓的身后不由得嘴里有了啧啧地赞叹声,羡慕地说道,哎呀,跟着唐总就是不一样,从住的地方看就有着说不出来的气派,不亏是咱们泉县有名的民营企业家!

王蓓蓓一边在房间里的冰箱里往外拿出来两听饮料,打开之后笑着说道,那还用说,我们唐总是什么人?他可是事业有成的精英人士。来,王老师,您喝饮料润润嗓子。说完就把打开了的饮料递给了王善宝,,王善宝接过王蓓蓓手里的饮料,往嘴里一倒咕噜噜一下子就喝完了。喝完之后,王善宝的脑子马上就有点昏沉了,他感到瞌睡虫就像在自己的眼前飞来飞去,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往自己的嘴里钻,他抬起头看着看见王蓓蓓已经把穿在外面的衣服脱掉了,性感的内衣把王蓓蓓本来就硕大的胸部挤得都快要爆炸了一般。

王蓓蓓看着满眼绿色的王善宝说道,王老师,您是不是累了,要不您先到套间里休息一会,我的学术论文可以等一会再看。说话的同时,王蓓蓓就搀扶着不由自主的王善宝走进了套间里。

进了套间,王善宝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清香味道,这股味道钻进人的鼻息里热热的,他感到浑身的焦躁不安,身体不由自主地就倒在了房间里那张大大的床上。

躺在床上的王善宝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低着头的王蓓蓓,心里像有一只猫在不停地挠着他的心,他拉着王蓓蓓的手一把就把她拉进来自己的怀里,嘴里还不停地嗷嗷地胡乱地喊叫着,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把王蓓蓓低着头按在了自己的脸上,趁着狂乱的动作顺势抱起了站在床边的王蓓蓓,自己忙地把身材修长地学生按在了自己的身下。

一阵暴风骤雨之后,深感浑身困乏的王善宝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王蓓蓓穿好了衣服,从床上坐起来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身边赤身裸体的王善宝出了套间的门。门外,唐金发坐在沙发上。唐金发笑着对出了门得王蓓蓓说道,蓓蓓,我替吴总谢谢你。吴总答应你的事情现在就给你兑现,这是房子钥匙和明天的飞机票。房子吴总已经替你装潢好了,你明天早上就可以回到苏河市了,到了苏河市你到秀莲超市找李秀莲总经理,那里的职位我们替你安排好了,去了就可以直接上班。

王蓓蓓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地接过唐金发手中的钥匙和飞机票,默不作声地带住房间的门出去了。

套间里睡着了的王善宝很快就醒来了,他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席梦思床上,墙上的中央空调呼呼地朝着自己吹着冷风,自己的身上也没有盖被子,浑身冷得发抖的他四下里找着自己的衣服,发现房间里并没有自己那套穿着的西服。他下意识地跳下了床,推开套间的门揉了揉疲劳惺忪的眼睛一看,发现外间放着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刚才在舞场里见过的唐总,一个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戴着黑色墨镜、穿着黑色风衣地年轻人。唐金发笑着对站在那里傻傻的王善宝说道,王教授,休息好了吗?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王蓓蓓的未婚夫,他也是今天和我从苏河市飞过来跟着我谈诗歌出版事情的。

王善宝一看阵势不对,就要扭过身往套间里走。坐在唐金发旁边的那个年轻人从沙发上站起来,两步就跨到了王善宝的身后,一把扯住王善宝的胳膊,也许是用力过大,王善宝哎呀地惨叫了一声,就被年轻人拉回了身子,同时脸上也左右开光地被年轻人扇了几十个耳光。年轻人在扇耳光的时候,嘴里还不停地骂道,叫你强奸我老婆!叫你强奸我老婆!

扇完耳光后,年轻人一把就把王善宝搡到了唐金发坐着的沙发上。唐金发对哭丧着脸的王善宝说道,王老师,我想不到你还是一个披着人皮的伪君子,你是到这里来参加学术研讨会呢?还是到这里来嫖风浪当来了?你今天和蓓蓓在套间里干得事情,都被人家蓓蓓的未婚夫录了像,你要不要看一看你在录像里的光辉形象?

王善宝后悔极了,后悔自己没有听老婆的劝说回到房间里早早休息,后悔没有坚守住自己的道德标准,怎么就跟着王蓓蓓稀里糊涂地就上了床呢?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他以后还怎么在苏河市职业技术学院为人师表?怎么在自己的老婆跟前谈论道貌岸然的君子理论?怎么在儿孙面前树立良好的长辈形象?现在一切都完了,他不知道自己如何面对这件突如其来的突发事件,只好听凭侃侃而谈的唐金发随意地处罚自己了。

唐金发一脸正经地对低着头不说话的王善宝说道,王教授,现在王蓓蓓已经哭着闹着要到派出所报案,告你强奸人家,你看看这件事情怎么办呀?

王善宝赤裸着坐在沙发上低头不说话,那个站在沙发边的年轻人不断地在王善宝的后脑勺上使劲地拍着,嘴里骂骂咧咧地不停地说着些杀人放火的狠话。

唐金发给王善宝递过来一张纸和一支笔说道,王教授,我看你还是给人家写一张二十万元的欠条吧,要不然,人家把住在上面的嫂子叫下来,一起欣赏你这光身子?再说了,要是把你那如狼似虎床上功夫的录像制成光盘发到教育部门去,也不好吧?

王蓓蓓所谓的未婚夫,又装作生气地样子在王善宝的脸上扇了几耳光,唐金发一边指责怒气冲冲的年轻人不要欺负老汉打小娃,一边劝说王善宝把欠条打了赶紧上去陪自己的老婆呀。

权衡利弊、左思右想了半天的王善宝终于在唐金发的威逼利诱之下,给王蓓蓓的未婚夫打了一张二十万元的欠条,并且要唐金发保证不把录像的事情泄露出去。唐金发接过王善宝打好的欠条随手就给了站在身边的王蓓蓓的未婚夫,口里不停地做着保证,说一定不会把录像事情泄露出去,他知道人活脸树活皮的道理。

穿好衣服之后的王善宝拖拉着两条不听指挥的退就要往外走,唐金发说道,王教授,我还忘说了,你最好这一段不要回苏河市了,最好等到校庆完毕了你再回去。

王善宝回过身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我要是不回去怎么给学院请假呀?

唐金发嘻嘻地笑着说道,不为什么,就是不叫你回去,你要是不听我说的话,我可保证不了录像不泄露出去哟。至于怎么样给学院请假那是你个人的事情了,这样的理由,你王教授能够编造出无数条来。

看着王善宝出了门,唐金发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王蓓蓓的未婚夫说道,友勤,你真不亏是吴总身边的得力干将,这件事情你策划的就是周到,把吴总要在庆典上阅兵的最后一道障碍给排除了。

得意洋洋地黄友勤对唐金发说道,有人说我是吴总跟前的一条哈巴狗,妈的,这些人懂得个屁!我从监狱里出来之后没有人管我,在社会上谁拿正眼瞧过我们这号人?也就是吴总把我们当人看,我们不给吴总卖命给谁卖命?不给我总当好狗看好门,那还叫人吗?

唐金发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黄友勤的肩膀说道,好了,这次你完成了任务,也该好好歇歇了,你把跟着你来的那几个弟兄们一起叫上,咱们到KTV里面一展歌喉去!说完就搂着黄友勤的一起下楼去了。

回到房间里的王善宝垂头丧气的样子,刚睡了一觉醒来的陈俊秀问道,你脸上这是怎么了?

王善宝叹着气说道,在舞场里喝酒喝多了,不小心摔在地上碰着的。陈陈俊秀一边从卫生间里拧了一把热毛巾递给王善宝擦擦脸,一边埋怨道,我说不让你再呆在那里了,你就不听,现在好了吧,鼻青脸肿的像个什么样子?

王善宝陪着小心和老婆不着边际地拉了一会家常,一边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里最后说道,咱们明天还是不要着急回去了。

陈俊秀莫名其妙地问道,为什么?研讨会结束了咱们不回去呆在这儿干啥呀?

王善宝睡在被窝里侧着身子说道,这里医院的水平很不错,咱们这次出来了把身体好好检查一下,完了我在带着你在周围转转,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来。

陈俊秀觉得自己的丈夫说得挺在理,就高高兴兴地一边答应着,一边问王善宝道,那你给学院怎么请假呀?毕竟现在到了校庆的时候了,许多事情还离不了你哩!

王善宝有气无力地骂了一句道,你以为胡球乐这个坏东西愿意我在学院里指手画脚的干涉他呀?他巴不得我现在四处流浪在外任凭他在学校里胡乱折腾呢!

第二天中午刚刚吃过饭,在办公室主任邹俊来再次打来手机的时候,王善宝回答说,他现在身体极端的不舒服,需要在这里认真地检查一下休养一段时间。学院庆典的事情,胡校长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就不要征求我了。

手机那头的邹俊来马上劝说道,那好王校长,我马上给胡校长汇报一下。您身体不好,在那里把身体好好检查一下,要是还有什么需要,您尽管打电话给我,我尽量给您办。

好,小邹,替我谢谢胡校长。说完王善宝就把手机往席梦思床上一扔,狠狠地骂了一句,**他娘的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