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一卷:血色华北 第六章.3

longai1974 收藏 2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URL] 几个喽罗押着肖烈走到门前,一个背着步枪的喽罗迎了上来:“伙计,押了个什么票啊?” “金票。” 那个喽罗凑了过来,仔细一看,惊讶地叫了起来:“哟,这不是肖大侠嘛,我们的救命恩人,怎么被押到这儿来了?” “可不是嘛,谁叫他给脸不要脸,还当众调戏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一生气,得,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几个喽罗押着肖烈走到门前,一个背着步枪的喽罗迎了上来:“伙计,押了个什么票啊?”

“金票。”

那个喽罗凑了过来,仔细一看,惊讶地叫了起来:“哟,这不是肖大侠嘛,我们的救命恩人,怎么被押到这儿来了?”

“可不是嘛,谁叫他给脸不要脸,还当众调戏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一生气,得,就成了人票了。”

“啧啧,这世道!”那个喽罗摇着头走开了。

“兄弟,这是什么地方?”肖烈抬头打量着这一人多高,外表看起来像座碉堡一样的房子,问。

“告诉你吧,这是关人票的秧子屋。进了这里,你可就倒大霉罗。这里死的人,可海了去啦。到了半夜是要闹鬼的。进去!”一个喽罗用力推了肖烈一把。

门“咣当”一声,重重地关上了。

肖烈愣在屋中,半天才适应屋里的黑暗。他转过身,挪动了两下脚步,冷冷地打量着这间只有五六平米的小屋,一堵面北的墙壁上方开着一扇只能容下狗进出的气窗,屋子里所有的光亮就从那里透进来。屋子的一角堆着一些稻草,这就是像狗窝一样的人睡觉的地方了,肖烈这样想着,心中的怒火蹭地蹿上来,他飞起一脚,把门踢得山响,“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这帮土匪,老子昨天才救了你们的命,你们就这样报恩的吗?”

有喽罗在门外懒洋洋地答着:“算了吧,肖大侠,你自己和大当家的去说吧,我们也是奉命办事,从别人手里讨口饭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呢。”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怕鬼呀……”肖烈的双手被反绑着,他用身体使劲地撞着房门。

站岗的喽罗“嘎嘎嘎”像公鸭子一样笑了起来。

肖烈叫了一阵,见没人理他,失望地掉转身来。突然,从稻草堆里悉悉索索钻出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孩,

草屑胡乱挂在他乱糟糟的头发上,男孩表情木然地看着肖烈。肖烈大吃一惊,缓缓走过去,男孩惊恐地连忙往后退着,哆嗦着身子。

“别害怕,小家伙。来,帮我把这个绳子解开。”肖烈朝男孩点点头,微笑道。

男孩骇怕地拚命向墙角缩去,紧紧抱住自己的膝盖,眼里流露出异常的恐慌和不安。

“帮帮我,小家伙,我不会伤害你的。”肖烈和颜悦色地说。

男孩浑身瑟瑟发抖,目不转睛地看着肖烈,并不动身。

肖烈一屁股坐在稻草上,双手在墙壁上来回地磨擦着,试图把手上的绳子磨断,嘴里却骂个不休:“臭

娘们,臭娘们,忘恩负义……”

男孩呆呆地缩在墙角,不时用疑惧的目光看着他。

一只大老鼠在屋子的一角探头探脑,不怕人似的倏地往稻草堆里钻,男孩骇得跳了起来。肖烈骂道:

“连老鼠也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待我解开绳子,抓到你,不一把捏死你,我就不姓肖。”

男孩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转瞬即逝。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迟疑了一会儿,回答:“小顺子。”

“小顺子,不要害怕,你是什么时候被抓到这里来的?”

小顺子茫然地摇了摇头。

“你别害怕哦,我也是被他们抓来的。这帮土匪,简直是要吃人!”肖烈低头看着身上五花八绑的绳

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小顺子这才慢慢靠近肖烈,动手去解他手上的绳子。解不开的疙瘩,小顺子就用牙齿使劲地咬,费了

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如愿以偿地把肖烈从绳索中解脱出来。

肖烈把绳子扔到地上,伸手看了看被绳子勒出血迹的手背,摇头叹息道:“这帮土匪,不知好歹的土

匪!心真狠呐!”

小顺子胆怯地看了肖烈一眼,挨着他在草堆里坐下,脸上布满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忧愁。

“小顺子,你怎么被抓到这里了?”肖烈拍了拍小顺子的背,关切地问。

小顺子“哎哟”一声,立即抽搐起来。

“怎么啦?”

小顺子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低头不语。

肖烈掀开小顺子单薄的衣服,小顺子的背上是纵横交错的鞭痕,触目惊心。

“土匪,土匪!蛇蝎心肠的土匪,怎么能够狠心下得了手!……”肖烈激愤地站起身,在屋子里打转

转,喋喋不休地骂个不停,又走到屋门口,使劲地拍打屋门,大喊道:“叫杜鹃那个臭娘们来,快叫她过来见我!

“干什么?出什么事了?”看守耳朵贴着门,听了一会儿屋里的响动,低声骂道:“你他妈的活腻啦!”

“小子你给我好好听着,快叫杜鹃那个臭娘们来见我,不然,老子就平了这他妈的牢房!”肖烈恨恨地说。

看守不耐烦地说:“你就叫吧,想见我们大当家的,还没到时候啦。敬酒不吃吃罚酒,德性。我告诉你,别看你他妈的外表看上去光鲜鲜的,进了这秧子屋,没钱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妈的你还真的反啦?!待老子出了这个鬼牢狱,再来收拾你!告诉你别太得意了!”肖烈大骂道。

肖烈骂累了,倒在草堆上,“呼呼”地睡着了。

小顺子抱着双臂,怔怔地看着熟睡中的肖烈。

外面闹哄哄的。鞭子的“唰唰”声断断续续地传来,每响一下,小顺子就不能自抑地浑身哆嗦一下,他惊恐地听见有人在痛苦而微弱地呻吟着,他的脸霎时变得苍白如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