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式拆迁:坚持抗争38年反对建机场

pdm514 收藏 0 256
导读:约克区是华裔新移民青睐的安居之所,随着火热的房地产的发展,约克区新的居民住宅已经突破原来认为很偏僻的9号公路,直逼约克区和杜咸区的边界线。那里比较新颖的户型和崭新的配套设施,成为市场吹捧的热点。不过,有相当一部分华裔新移民还不知道,不久的将来,在这个区域往东去,将是联邦政府所策划的新机场。 这份关于Pickering机场计划的报告厚达120页,最早是在1972年提出,联邦政府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圈地,把Pickering市以北的部分区域划为机场建设用地,产权归联邦政府所有。面积包括万锦市48号公路以东到S

约克区是华裔新移民青睐的安居之所,随着火热的房地产的发展,约克区新的居民住宅已经突破原来认为很偏僻的9号公路,直逼约克区和杜咸区的边界线。那里比较新颖的户型和崭新的配套设施,成为市场吹捧的热点。不过,有相当一部分华裔新移民还不知道,不久的将来,在这个区域往东去,将是联邦政府所策划的新机场。


这份关于Pickering机场计划的报告厚达120页,最早是在1972年提出,联邦政府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圈地,把Pickering市以北的部分区域划为机场建设用地,产权归联邦政府所有。面积包括万锦市48号公路以东到Sideline 16,Hwy 7以北到Uxbridge镇的Webb Road,面积达18,600英亩(7,530公顷),占用了Pickering市、万锦市和Uxbridge镇的土地。目前这块土地被联邦政府以出租的形式,供开发者用于农业和商业用途。其中65%是农业开发,3,051公顷是绿色保护区。


可能是加国最大的机场


该份计划书披露,大多伦多地区人口预计在2031年将增长到740万,Pickering机场服务的约克区和杜咸区人口届时也将达到120万。皮尔逊机场在2020年将达到饱和极限(5000万人次/年),因此迫切需要一个新的机场来弥补这个缺口。该计划预计2012年开工,2032年可以投入使用,建设期长达20年。建成的机场有40个登机口,年运量为1190万人次,仅停车位就多达11300个。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圈定机场之前,并没有对这块土地进行过考古调查。直到1972年该区域被圈定为机场用地之后,政府对这里进行了详细的考古研究,发现在1万年以前就有人类居住,Duffins河流域是当时土著人(Iroquoian人)的主要聚居地,其中一块名为Draper的据点是北美土著最大的一个聚居点。考古学家在这里总共发现了136个人类遗址,从一个点到一个村落都有。从考古调查中可以了解这块土地的历史,从而防止损失掉珍贵的文物。


近代欧洲移民从1790年开始渐渐迁移到该区域,现在还可以看到一些当年的农舍、草料仓等古老建筑。大批量的移民则是从美国北迁的英国保皇派,政府分给他们大量的土地供他们生存。在圈地区总共有91座古建筑,大部分是1860年到1900年修建的。另外还有9块墓地,从上面的碑文中,可以了解当时的移民来源情况。


坐在机场跑道上采访


新机场计划被披露后,从1972年开始,所在区域的居民就展开了抗争。如今抗议团体的名称改作“土地替代跑道”( The Land Over Landings (LOL)),策略从环境影响变到珍惜农用土地。


《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联系上LOL秘书长昂特曼(Gabrielle Untermann)之后,她在电话中详细介绍了如何到她家的路线。记者起初有些不以为然,以为凭着GPS找到采访地应该不成问题,殊不知进入这片机场区之后才发现,这里在GPS上都没有道路显示,只能看到车在一片空地上驾驶。且路况相当不好,你会感觉车辆像在大海里颠簸,稍微好一点的也是沙石路面,车开过去尘土**,就像回到了当年去中国农村下乡工作的那种感觉。而且,路旁不时发现被木板封死的房屋,草地荒芜,路面崎岖。


记者实在找不着北,只好再次拨通昂特曼的电话,她说早跟你说了不要靠GPS地图指示,上面根本没有显示的,而且那里很多路都是死路,一个路名却分好几段,互相不通。无奈之下记者只好取出纸和笔,老老实实记下线路。


经过摸索,记者夹带着滚滚黄尘,终于找到了昂特曼家。一座里里外外都充满古来气息的建筑,一问才知道是1860年代的建筑,屋主是从美国逃难来的英国保皇派,皇恩赐地于此,开始开垦荒野建造家园。


她和丈夫Gerd是1978年搬到此地,由于已经在政府圈地之后,因此不能买下房产只能租住,至今已经租了几十年了,当初他们支付的租金每月200,现在已经涨到1000元左右,这一带的居民全部是租住房屋和农田,近十年来已经不再出租给新来的人。


Gerd是德国后裔,他表示:“尽管这片地是租来的,但毕竟已经生活了快40年,这里已经是我们的家了,房子周围每一寸草坪都是我亲手从荒野中开辟出来的,我们的孩子也都是在这里长大的。”


昂特曼还约来了几名当地居民,和记者坐在门前的平台上晒着太阳聊着天,周围绿树葱葱,布满了Gerd几十年来亲手制作的木雕、金属雕塑和他的工作室。昂特曼告诉记者,我们所坐的位置将是未来机场的一条跑道上。


根据GTAA的计划书设计,该机场主要有2横1纵3条跑道构成,属于F级别。2条东西向的主跑道长3048米,之间间隔1311米。1条南北向的辅跑道场 2591米,也就是我们所在的位置。考虑到避开周边居民聚居区,环境噪声等影响,他们设计了35种跑道的排列组合,对每一种组合按照对周边影响和可操作性打分,选中第三种类别的三号方案。


Gerd告诉记者,他来自德国,对于加拿大来说德国简直是弹丸之地,因此他对土地有一种特别的热爱。来到加拿大之后他从事建筑行业,特别和英国后裔的妻子选了位于旷野之中的这栋老房子。因为房产是政府所有只能租住,按说不能增加附属建筑,Gerd毫不理会,在原有建筑上附加了许多自创的房子。连太太谈到这些都说老公是个能工巧匠。他特别指着他后来搭建的一个工作室,房屋中间还竖着一棵古树。Gerd表示,特别喜欢古树,从来不愿意毁坏,即使要在这里建一栋房子,他还特意在房子中间把树的空间留了出来。他亲手开辟的小院中,摆满了他的作品,其中有一件高达3米多的铁质雕塑,都是他用废铁制造的。


市议员都是反对派


Peter Rodrigues是一个极其能说的人,从参加抗议机场建设开始,现在准备参加下一届Pickering市议会的议员竞选,他在抗议人群中的呼声很高。


实际上关于机场建设问题的立场,是几十年来每届市议员必过的“政治关”。生活在多伦多和约克区的华裔可能对此不太熟悉,这些抗议机场建设的组织,每年都会在Pickering市议会门前抗议多次,或者积极参与各种公益活动,宣传他们的主张和理念。


现在Pickering市议会28名市议员无一例外都反对机场建设,据说如果支持的话,他们可能也没机会坐在那个位置上。杜咸区的国会议员大部分都反对建设机场,Ajax-Pickering 区国会议员Mark Holland,早先曾经是Pickering市议员,他以前曾经支持机场建设,但是他听取了小区民声之后权衡利弊后改变了主意,开始帮助民间反对团体。但Peter表示他们有些人去了渥太华国会立场就有些动摇,而且政府决策人都不是这里的居民,决策的时候不一定考虑那么多。


如今Peter也决定竞选市议员,以参政的形式延续他们的抗议。他表示,机场建设计划是1972年提出的,那个时候加拿大才多少人?世界人口才多少?现在人口飞速增长,粮食危机、能源危机、土地危机,其危机程度远远超过大多伦多人口对飞机出行的需求。


据调查该片土地的土壤是典型的南安河土壤,厚度从1米到30米不等,主要有四块儿大的土地组成。该地区有悠久的农耕历史,90%属于1级土壤,其余为2级土壤。森林覆该面积为695英亩,具有65种类型的湿地占地431英亩。这对于加拿大来说相当于1级粮仓,反对者认为把粮仓毁灭是一个愚蠢的举动。


Peter表示,经过38年变迁,机场计划早已不合时宜,及早把这片土地的使用权所属权归还民间,既有利于民生也利于国家。国家每年需要耗巨资维持保护这片土地,由于政策不定,极大的影响了开发商对这一宝地的利用,其农业和商业价值都未能有效的体现出来。


他觉得在市级政府,同意不同意建机场根本不是个问题,因为没有人会(敢)支持。但是他也担心,很多新来的居民不知道这段历史,因此默不作声,尤其是航道下的约克区,有大量华裔新移民,他们不了解历史,盲目相信政府,不知道新机场落成之日,他们的住宅将成为飞机起飞降落的“瞭望塔”,因此从未参与过类似的抗议行动,他也希望政府要广泛宣传和征求意见,让所有新来的人都知道这一切。


加拿大拆迁有特点


十分好客的Peter执意要带领记者开车转一圈。我们来到未来机场候机楼所在地的小镇Brougham,它位于Hwy. 7和Brock Rd交叉口,距离万锦市不过5、6分钟车程,曾经是Pickering市的政府所在地。鼎盛时期居民在300人左右,经过三十多年的搁置,现在只剩下70 人左右,已经有18栋住宅被夷为平地,20多家被木板封门,电源被切断,院落荒芜,一派世纪末日的景象。往日热闹的儿童嬉戏场面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帮坚持斗争的老人。


Peter介绍说,联邦政府几十年来采取逐步萎缩的方针,首先在1972年购买所有区域内的房产,原住户可以继续以出租的形式租住。近10年一旦租住者死亡、搬迁之后,不再接收新的租客,原有房屋或被拆除或被木板封门。这是加拿大版的拆迁,只不过速度慢了点,原来整个机场区有750座房屋,38年过去现在还剩下300座,其中200左左右还有人居住,其余的被木板钉死。


在镇中心修建于1855年的Bentley家,2002年被GTAA耗资60万整修一新之后作为办公室,不料却成为居民们抗议的具体目标,不得不在 2009年关闭。


在Peter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小镇的鬼街,遇到了1967年就居住在小镇上的Myrna McGregor,她在1972年不得不卖掉房产给联邦政府,几十年来一直租住原来属于自己的房屋。她周围的房屋仿佛成为“鬼宅”,记者问她害怕吗?她说不怕,“这是我的家,尽管这条街上一半已经成了鬼宅,丝毫感受不到普通小区的那种生活气息。”


随着租期合约的结束,今日的小镇一家家商店相继关门、封门,或者彻底拆除。目前只剩下一家商业机构,就是一个二手车行和一家古董店。


至今悬而未定机场


至于未来机场到底什么时候兴建,记者采访了交通部多伦多办公室,发言人林克(Jeremy Link)表示,交通部收到专家组的报告,看到未来25年南安河的机场系统将达到满负荷运转。目前交通部也正在进行一个《尽职复审》项目,对机场建设计划进行进一步审视,为联邦政府决策提供依据。内容包括该机场建设的必要性等,这份调查标准非常严格,力争对各项指标进行准确评估,目前还未结束。下一步怎么进行要由联邦政府收到这份报告之后才能决定,因此他特意声明现在还没有决定是否建设该机场。


即使如此,《Pickering机场区域管理规定》依然生效,就是为了保留一片“净土”。禁止在该区域内大兴土木,一切产权归联邦政府所有,如果最终决定不建机场,该规定就会被解除。


反对机场建设组织认为,GTAA是机场建设的最大推手。Peter认为,GTAA是一个企业,建设机场就是它的生意,不建机场它未来就无事可做了。让 GTAA来做项目评估简直是可笑。


自由党国会议员Mark Holland认为,GTAA预测的客流量不一定可靠。他抱怨联邦政府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这一计划对环境的影响,完全可以加强铁路建设来弥补。


LOL秘书长昂特曼表示,经过几十年的抗争他们成功地把这个项目推迟到现在还没有进展。她希望迁居到这里越来越多的华裔新移民可以加入他们的行动,为保护自己的家园而抗争。如果有需要,他们愿意来华裔小区开展讲座,她坚信有更多的人参与,联邦政府会放弃这个早已过时的计划。


坐在屋顶看落日的老太太


记者在结束采访的路上,顺路看了看开办滑翔翼学校的Michael,他租用Hwy 7路边一块草地办学校已经15年了。天天教授学员使用滑翔翼在这片机场预留区飞翔,电影《Fly Away Home》里面的滑翔翼飞行者就是他,他也曾经从CN Tower上一跃而下,他的家就在田地的另一端。听说记者对草料仓很感兴趣,他表示他对草料仓很有研究,而且他家就有一个很酷的草料仓。


当日他有学生试飞,嘱记者自行前往他家,他说他太太Janet会迎候记者。


Michael的家似世外桃源,这里曾是1万年前土著人聚居的地区,也是北美土著人的重要据点。他们租住的这栋房产已经有200年的历史,属于从美国逃过来的英国保皇派所建。


Janet曾经是万锦市愚人村高中的戏剧教师,她和丈夫都很厌倦城市生活,在这荒郊僻壤里过着田园生活是她的梦想,而她的美梦早已成真,但又处在时刻被毁灭的边缘。


她带领记者参观了引以为豪的草料仓,这是一个典型的农庄草料仓,下面是牲畜圈,上层储存草料。她说刚来的时候还养牛、马、羊、鸡什么的,然后生一个孩子就停养一种牲畜,因为活儿太多顾不过来,现在已经什么都不养了。


草料仓被她视做会议娱乐中心,里面的每一块木板她都精心擦拭。她表示,太喜欢这些200多年前的原木作品,上面还有刀砍斧劈的痕迹,那时候不知道他们怎么建起来这么大的一个仓库。现在他她经常组织学生来这里表演,学生家长围坐在木板上,这就是一个天然的舞台。闲暇的时候,她会爬上仓库房顶,和丈夫一起看夕阳落日,这种浪漫极致的田园生活,是我们新移民所无法感受的。


Janet表示,他们不愿意离开这里,这里是加拿大生活的历史,这里每一件物品都记录着加拿大发展的痕迹。她希望这里被开发成一个省立公园,也希望邀请更多喜欢历史和生活的人到她家做客,虽然她也仅仅是个租客,一个曾经是这里主人家的租客。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