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狼崽


2006年5月12日,清晨,“小冰,还不起床啊?也不看看几点了?你不上课了?”震人的声音,巨大的嗓门,整栋楼都在不停的震颤,“肥仔”林子一大早就开始连他的大嗓门,也许因为听多了,寝室里的室友们都产生了免疫力,没有一个人回应他,都继续着和周公的女儿约会。“你们还不起来啊,都7点半了,不想去上课了?”林子见所有人都无动于衷,又拼命地喊了一嗓子。“哥哥,拜托去看看挂历,今儿星期天呐!”被子里传来慵懒的声音,终于有人可以去制止噪音的制造着了,所有人都高兴的将被子捂得更严了。“啊?星期天啊?我都过迷糊了,对不起啊,打扰众位兄弟们的美梦了,我表示由衷的歉意啊!大家继续睡吧!哈哈哈......呜呜~~~~~”受不了这大嗓门无休止的呱呱叫,林子左侧下铺扔出来一个枕头,正中林子面门上,堵上了他的大嘴。“你给我闭嘴!”下铺起来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同时用他那双发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像一头饿狼盯着猎物一般。林子被枕头砸的后退好几步,靠在墙上。

“哎呀!对不起啦!对不起啦!”林子叫道,不过这次的分贝明显小了许多。开玩笑,得罪那家伙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林子害怕被报复,因为那个人就是他喊的叫“小冰”的人,他是寝室里比较年轻的一个,今年才18岁,但是可不要被年龄所忽悠,那家伙一旦发起狠来,就像头狼崽子一样凶猛,当初刚来寝室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直到有一次隔壁寝室来闹事,说林子练歌的声音碍着他们打牌了,要收拾林子一顿,可是林子第二天要参加演出,不停地认错,可惜收效不大,小冰一句话不说一拳头将那个闹得最凶的家伙打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如果不是全寝室剩下的7个人把他抱住,估计那哥们以后就不用再起来了。尤其是这家伙有严重的下床气,发作起来六亲不认。这不那通红的眼睛已经昭示了自己要大祸临头了,再不赶紧道歉小命都难保啊!“小冰,别这样,小冰,你接着睡啊,不要发脾气啊......”寝室的人知道要糟糕了,再也没有一个人睡着啦,全部起来拉着小冰,同时将林子轰了出去。

这时小冰的眼睛已经不那么血红血红的了,但是大家还是十分的害怕他会再次发作,因为有前科,所以都还在他身边守着,寸步不离。然而林子却像个做了坏事的小孩被妈妈发现了,低着头惊慌失措的看着那个让他害怕的人,一边不停地道歉一边不停地发抖。

“唉!好无聊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自言自语的对自己发牢骚,我走在学校门外的一条小街上,早上的起床风波让寝室的所有人都惊魂不定,没有一个人有食欲的,也没有人敢陪我出来觅食,可是不出来又不行啊,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地唱着空城计呢!

我叫方冰,18岁,就读于财院商务英语系,功课一般,英语水平也就只能够格说个四级靠上六级靠下的水平,学校所在的城市算是我国华中地区最大的城市——武汉,人称“武汉三镇”,但跟我的家乡相比除了大一点,也就只剩大一点了。

家乡是一座美丽的小城,位于中原地区,黄河北岸,太行山的脚下,这里有肥沃的土地,勤劳善良的人们,质朴大方的民风,给这片黄土地增加了无尽的色彩。而我就出生于这片热土上,在这座美丽的小城市生活了18年。我出生于一个单亲家庭,特殊原因使我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虽然缺少了父亲,但是母亲给了我她所能给予我的全部的爱,使我并没有因为缺少父亲而患有心理障碍。小时候的我好动,不老实,母亲就将我送去练武,也可能自己体格好,练武练得很棒,10岁左右就已经学会了几种少林功夫,但最擅长的是少林罗汉拳,13岁的时候因为和师兄打架,将师兄的鼻子打骨折了,被师傅称为“养不熟的狼崽子”而撵出山门,从此不得踏入山门半步。其实不是我的错,谁叫他把我强行的从睡梦中叫起来。


第二章 狼崽救美


“救命啊!”突然一声“惊声尖叫”把我从思乡的狂潮中惊了回来,我听到声音的同时看见了一个白衣少女在疯狂的跑着,从我正前方35米处的一个小巷子里飞驰而出,后面还跟着五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一边跑一边要那个女孩站住,离得有点远看不见女孩的长相,但是从纤细的身材,飘舞的长发来判断应该是个漂亮的女孩。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观察间,女孩已经跑至我的身边,虽然现在是早上8点半,我的室友让我冷静了将近一个小时,当时因为是星期天,小街上的人也不是很多,几家商铺的老板和伙计出来看热闹,再有就是几个学生出来吃早饭,但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帮那个姑娘,都是抱着好奇的心理在看热闹。


“站住!”我在女孩跑过我身边的时候,拦下了那五个快要抓到女孩的大汉。


“妈的,婊子养的,给老子滚开!”几个家伙一张口就是武汉的市骂。


女孩听见那些人的叫骂声,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我,眼中全是惊慌失措的神情,可惜我看不见,因为我是背对她的。女孩转过身来打我身后,轻声细语但却满含惊恐的颤声道:“哥哥,救救我,我是财院的学生,他们几个想非礼我,我害怕就跑了,哥哥,求求你救救我吧!”“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我满含惊讶的问道。“嗯!我是会计2班的姚晓雨,早上想买点早餐的,可是......”女孩害怕的说了半截,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打起寒颤了。“放心吧,我也是这个学校的,就算你不是学生,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我的话就像一剂强心针,给那位可怜女孩的心灵很大的抚慰,因此女孩抓住我胳膊的时候,双手已经不再颤抖了。


“滚开!小杂种!你他妈的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老子连你一起收拾了!快点滚开!”那几个家伙明显已经不耐烦了,大声的嚷嚷起来。


“闭上你的鸟嘴!少爷还就管定了!识相的乘早滚蛋,免得少爷还没吃早饭就先做运动。”我冲着那几个家伙大声的呵斥道。


“妈的!小杂种,老子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当自己是英雄吗?哥几个,上!揍扁他!”带头的一个小黄毛冲着后面的四个人喊道。随着他一声令下,那几个家伙挽着袖子就朝我冲了过来。


“你到那边去躲着,动手的时候怕伤到你。”我指着旁边一棵大树对女孩说道。


“我们还是逃吧,他们人多,你会吃亏的。”女孩看见那几个家伙上来了,又颤抖着对我说。


“放心吧,能打倒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听话,去那边等我。”我对女孩笑着温柔的说道。


“嗯!那你自己小心点,不行咱们就跑回学校啊!”女孩一边走一边回头对我喊道。


“哈!”就在女孩离开的一瞬间,我一边喊着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那几个家伙的跟前,对准那个小黄毛的胸口就是狠狠的以及重拳,那力量大的将小黄毛打的飞出了三米远的距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半天也没见他能爬起来,躺在地上,手扶着胸口用蚊子哼哼般的声音在不停地呻吟着。他的同伴被这一瞬间的情况吓得目瞪口呆,一个个傻愣在那里看着小黄毛在地上挣扎,也没有去帮他,也没有再攻击我。而女孩更是被这一瞬间的情形,吓得双手捂在已经长得很圆的小嘴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却看得出脸上那惊讶的表情。而我轻松的收回自己的拳头,眼睛散发着嗜血的杀气,等待着那剩下的几个家伙的攻击


“上啊!给三哥报仇!”剩下的几个人当中一个穿花格子衬衣的家伙喊叫道,同时也冲了上来,当时其他人因为还在震惊当中,缓神比较慢,落在后面,但也向我冲过来。


我在花格子衬衫快要冲到身边的时候猛然间飞起一脚,直接命中花格子衬衣的左侧胸口处,并且在他腾空的一瞬间收回自己的腿,同时奔跑、蹬地、腾空一气呵成,在花格子衬衣即将落地的一瞬间,在他的腹部轻轻地一踏,又飞起两条腿向着冲来的三个人中两个踢了过去,击中了一个黑衬衣和一个白T恤衫这两个人的面门,在两个人倒地的同时,转过身来对着剩下的那唯一一个还站着的家伙就是一拳,直接击在他的腹部上,看着他痛苦的倒在地上,没有出声。


“好!打得真漂亮啊!”围观的群众从正经中缓过神来,开始为我呐喊起来。


第三章 警察叔叔的邀请


“好什么好啊?关键时候没有一个人肯出来帮忙,就会开热闹,事情过去了,就开始起哄了,真是不要脸到家了。”我看着那五个倒在地上的家伙,心里想着。

“啊~~~你好棒,好厉害啊!你会功夫是不是啊?好厉害啊!三拳两脚就把那些家伙打倒在地。你是不是会武功啊?......”少女缓过神,第一个冲到我跟前,一边跑一边喊,不停地问这问那的,两只小手不停地抓住我的胳膊晃来晃去的,眼睛里满是崇拜的神色,好像她看的不是人而是神。

“小伙子厉害啊!那功夫一看就是练过啊!了不起!”“是啊!是啊!”围观的群众这时也围拢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夸赞起我来。我被他们的过分“热情”搞得头蒙眼花,喘不过气。

“呜呜呜呜~~~~~~~”三辆警车开过来了,不知道是谁报的警,唉!警察总是慢半拍,就像事先算好的一样,事情结束了他们也到了,无语!

“让一让!让一让!请大家让一让!”三辆车上下来六名警察同志,他们分开人群向案发现场挤来。“谁是受害人?”一个一级警司走过来问道。我看看他的肩膀,呵呵,还是个中队长啊!怪不得带着官腔呢!

“警察叔叔,我是受害人。”女孩走到警察身边,对他说道。

“那你能不能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啊?”一级警司继续问着。

“嗯!”女孩点点头回答道,“今天早上我来买早餐,谁知道在那个巷子里遇见了那几个人,他们一下子就围了上来,说想和我聊聊,一边说还一边摸我的脸,我害怕极了,推开他们就开始跑了。跑到这里,就在他们即将抓到我时,这位哥哥挺身而出救了我,把那几个坏人打倒在地。”女孩说到这里,抬头看着我,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我这时才看清那女孩的模样,较小白嫩的脸庞,大大圆圆的眼睛,细长的如柳叶一半的弯眉,忽闪的睫毛就好像刷子一般,樱桃一般的小嘴此时带着激动的笑容,嘿嘿!真是个美人胚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不过,这样的眉毛不可能没有男朋友的,要是没有该多好啊!我心里YY着,根本没注意警察此时再问点什么。

“小伙子,你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那位警司问道,可是等了半天没见我有反应,又大声的对我说道:“小伙子,你能把当时情况跟我反映一下吗?”

“啊?哦!当然可以。”我回过神,对那位警官讲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

“嗯!你和受害人所讲述的完全吻合,还有群众为你作证,看来你还是英雄救美啊?”那位警官带着笑容调侃道。

“英不英雄我不敢说,但是看见有人被欺负,我就想管管,我的师傅教导我要多与人为善,所以我今天做的完全是按照师傅交代的做的。”我不还意思的回答着。

“哦?你还有师傅?不知道是何方高人啊?”有个年轻一点的警察听见我的说话走了过来,一脸的不信任的说道。

“我师父是谁还要向你汇报,你是谁啊?你队长还没问呢,哪又有你说话的份。”我不屑地说,其实我打心里就没有把他们这些警察放在眼里,一个个挺着肚子,膀大腰圆的,关键时候没有一个能用得上的,所以对那个肩上扛一个豆的三级警司没有好感,语气也不是很友善,尤其是他那一张欠揍的表情,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警察,我早就一拳抡上去了。

“小李,你去把那五个家伙带上车,这里我来问就行了,去吧。”那位警官说道,并且很不满意的瞪了那个三司一眼,语气里透着不容置疑的意思。

“是,队长。”那个三司朝我瞪了一眼,悻悻地离开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队长啊?”那警官微笑的看着我,看得我有点发毛,他的眼神透着一种说不上来色彩,就想看他的孩子,又有点不像,看的我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这里面就你肩膀上扛的豆多,你肯定是队长,绝对没错,而且刚才那位三司也说了,你是队长啊!”我没敢再看他的眼睛,但是却不胆怯的对他说。

“呵呵,你好厉害的观察力啊!而且对细节还是那么注意,很不简单啊!”那位警官由衷的赞叹道,“对了,那个三丝是什么意思?是菜吗?”

“哈哈哈哈......三司就是指刚才那位警察大哥!哎呦我的妈啊!笑死我了,还菜呢?他能吃吗?三司是三级警司的简化版说法。”我大笑着看着一脸尴尬的一级警司。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女孩仰起她天真的脸庞,一脸迷茫的看着狂笑的我问道。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哈......”我还止不住想笑,也没有跟她解释为什么笑。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哼!不解释就算了!”女孩说着把可爱的笑脸扭到一边,嘟着小嘴,一脸气呼呼样子,大眼睛一会瞄瞄我,那可爱的样子有一次把我逗乐了,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害怕和紧张,不过我这回倒是没那么夸张的笑。“等他们都走了我再好好和你解释好不好?”我把身子向她的耳边倾了一点,悄悄地对女孩说道。

“好吧,那你就等他们走了你给我解释啊!啊!”女孩扭过头,正好和我的嘴碰到了一起,而且很不幸碰到的还是她的那张樱桃小嘴,女孩吓得轻声尖叫一声,同时小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可爱的小脑袋低的不能再低了,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雪白的脖子也红了起来。

“呵呵,还真是一对啊,哈哈。”那警官笑起来说道。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我抬起头看着他。

“呵呵,没什么,哦,对了,你师父是谁啊?你还没有告诉我啊?”那警官好奇的问道。

“我师父是少林寺的和尚。”我对他说道。当我说到师傅是少林寺的时候,所有人都惊讶不已,包括那名刚把嫌疑犯押上警车的三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是吗?难怪这么不简单,情况也了解完了,笔录也做过了,我们也该收对了。对了,你有没有兴趣当警察啊?”那警官问道。

“对不起,我现在还是学生,没考虑当警察,而且学得也不是刑侦啊?”我不解的回答道,什么意思啊?让我当警察?你说当就当啊?哪那么容易啊?

“没关系,你要是想当了,我可以介绍你去警校学习,并且到时候帮你安排考试。”警官说道。

“你让我考虑考虑行吗?”

“好的,只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或者到局里来找我,我等你啊。”说着给我一张名片,转身上了警车离开了。


第四章 迷茫第一天


手里拿着那位警官给我的名片,望着已经远去的警车,心里一阵不知所措。脑海中不断回想着警官的话语。是啊,如果能当警察该有多好啊,毕业以后就不用担心自己还要浪费精力去找工作了,而且现在还有人帮我介绍,岂不美哉?可一旦进入经销又会是什么样子呢,重新学习新的知识,重新认识新的朋友,重新......

“谢谢你救了我。”在人群散去以后,女孩也从刚才的窘羞中恢复过来,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我对我说道。

“啊?什么?哦!没什么,不用那么客气,这是应该的,何况我们是校友更应该帮你不是吗?”从思海中回过神的我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在想什么啊?”女孩看我一脸茫然,心不在焉,有点不高兴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刚才警官的话而已。”

“你想去上警校吗?”

“我也不清楚,有点迷茫,不想去是因为有很多顾虑,想去是不想放弃这样一个机会,太难做决断了。”是啊,我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呢!人有时候要面临很多很难一下就能作出决定的选择,尤其是重大事件。

“你很想去是吗?”

“嗯!是很想去,机会难得。”

“那你就去吧,做自己想做的,总比逼着自己做不想做的强。”

女孩的话,使我更加心猿意马,这么重大的事情不是我一下子就能做出决定的,我还要打电话回家询问一下我妈妈,毕竟我上学的经费是妈妈给我出的,不和她商量一下,那怎么成啊?决定了先回寝室给妈妈打电话,手机还在充电,没带在身上。

“那个,我有事先走了,很高兴认识你,再见!”我扭头对女孩说,并且快速转身,奔跑着离去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女孩望着我飞奔的身影喊道,只可惜我的速度太快,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什么也听不见。“就这么走了?把我一个人丢下了,也没有说自己的名字,真是个苕!”苕的意思就是笨蛋、傻瓜,湖北方言。

回到寝室,兄弟们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空荡荡的房间,显得有点冷清。学校的住宿标准不低,分为两等,一等每年住宿费是1200元,住的是套房,两室一厅,内置卫生间洗漱间,在两间卧室里分别有一台空调,因为这里很热,尤其是夏天,很潮湿闷热。卫生间可以洗澡,带有淋浴喷头,洗漱间有热水器,是烧天然气的那种,冬天也不用到外面去洗澡的,很方便。另外一种每年600元住宿费,寝室里只有电扇,其他什么都没有。但是两等寝室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住的人多,每个寝室里头住8个人,很热闹。

“妈,是我啦!您最疼爱的小儿子。”呵呵,我也就会和妈妈撒娇,而且还是没人的时候,有人在我就要装得一本正经的。

“不是没钱了,除了没钱的时候给您打电话,别的时间就不能打吗?”妈妈还以为我又没钱了,才打电话给她的。

“你除了没钱的时候,什么时候打过电话啊?”手机那头传来妈妈责怪的声音。真郁闷!做人咋就那么失败呢?早知道就不光在没钱的时候打电话了,经常给家里打打电话问问家里情况该多好啊,省得老妈一开口就是责怪了。

“呵呵!老妈,你最近怎么样啊,过得还好吗?身体呢?姥姥姥爷也好吧?哈哈......”被妈妈说的有点心虚,只能用傻笑来遮掩一下。

“说吧!有什么事啊?是不是犯错了?”妈妈根本就不吃我这套,还是责怪的语调。

“不是,不是。是有件大事我自己做不了主,想听听您的意见啊?”真是的,不是怪我没钱了,就是说我犯错了,我在她眼里怎么就那么不堪啊?唉!也难怪从小到大就没有让妈妈省过心,一直是小错不断,大错照范。

“今天我跟几个小流氓打架......”

“什么?你又打架了?你怎么就没让我省一会儿心啊?天天不找点麻烦你是看你老妈过的太滋润了是不是啊?你说!”老妈一听我又打架了,火气噌的就上来了,也不等我说完,冲着电话就开始教训我了。倒霉,做了好事还要挨骂,我比那崔永元还冤啊,他说他自己比窦娥还冤嘛!

“您能不能先听我说完您在教训我啊?”我被妈妈骂的头晕脑胀的。

“那你说吧!”还是很生气,不过有所缓和。

于是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妈妈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您看您儿子多英勇啊?您应该为他感到高兴和自豪才是,您怎么舍得还骂他啊?”

“我没被你个小兔崽子给气死就不错了,还高兴和自豪呢?我怎么没有一点这样的感觉啊?”妈妈的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凶了。

“那个警官看我是个人才,想把我介绍到警校去学习,将来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啊!”我把警官跟我说的话又跟妈妈说了一遍。

“那你是怎么想的?”呵呵,语气很温和。

“我想去那里,毕竟机会难得啊,不去上多可惜啊?再说了将来说不定就能当警察的,虽然还要考试,但认真学就不难啊!我想去,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我发挥的空间啊!”

“那你就去吧,省得你将来说我拖你后腿,不让你抓住机会。”老妈就是老妈,变着法的让我自己做决定,呵呵,培养我的自主能力,老妈从小就是这么教的。

“那我就跟那个警官说了。”

“嗯!说吧,去的时候先打电话,看看人家忙不忙,再买点礼物送过去,跟人家多说几句好话。”

“还要给他买礼物啊?我觉得没有必要吧?是他说要我去上的啊?”还要送礼?开玩笑,少爷可是他求着我的。

“别不听话,送点礼让人家帮帮你,不行了看看是不是再送点钱。”妈妈看我一副冥顽不灵的样子,又生气了。

“知道了,我会给他买点东西的。”

“真是快被你气死了!还有事没了?有事就快说!”

“那个!还真是没钱了,您看能不能?呵呵......”

“嘟嘟嘟......”挂电话了。


第五章 友谊的较量


第二天,我给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来到那警官所在的分局,前一天晚上就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明天直接到分局来找他。

一进门,我就看见那个对我冷嘲热讽的“三丝”,拜那个警官所赐,我决定把这家伙当盘菜,而且还是小菜。

“你来干什么?”一见我进门,那家伙也有点惊讶,看来他还没忘记我啊!

“我不能过来吗?”真看不惯他那张嘴脸,很想教训教训他。

“你是来报案的?还是来自首的啊?来报案就请到警务接待室去。要是来自首的,就请跟我道审讯室来。”那家伙还是一张欠揍的脸。

“你丫的,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啊?谁来报案了?谁来自首了?你怎么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乱给人扣帽子啊?你这样的警察,真让人怀疑你是不是有能力完成人民所交予你的神圣使命?”什么玩意?没事来惹少爷发飙,你要不是警察,我肯定收拾你。

“你怎么说话呢?我又没有能力关你什么事?你来这里很容易让人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企图?老实交代!”这家伙的声音明显打了起来。惹得其他警察都看向我们这里,一脸的纳闷。

“我是你们中队长请来的,怎么?你们中队长请我来还要向你个小兵请示吗?”我也不示弱,声音也提高了。什么东西?敢来和少爷叫板,活腻味了?

“你?呵呵!看不出来?中队长请你来?来干嘛?”

“用得着你管啊?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你再说一遍?”说着,撸起袖子就向我走来。

“小李,你干什么呢?还准备打人了?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中队长听见我们的争吵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正好看见那家伙撸起袖子准备动手打我,就急声喝斥。“你可是人民警察啊,怎么还准备动手啊?我看你是越来越没把自己的身份当回事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记住你是人民警察,市人民的儿子,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对着生我们养我们的父老兄弟动手,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有一点人民警察的样吗?学的群众纪律都忘到脑后啦?”中队长越说越激动,越骂越生气,恨不能亲手教训一下他。

“队长,我错了,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您别生气了好吗?您的胃不好,医生说一生气就可能犯病的。”那家伙看见自己的队长越来越生气了,就急忙承认错误,生怕因为自己再惹得队长犯胃病。

“那个,请您不要生气了,我和李哥只是在开玩笑,呵呵,开玩笑,毕竟是老熟人了,开开玩笑可以更增进彼此的感情,您看,您是不是就别生李哥的气了?”赶紧打圆场,不然准出事。

“真的是开玩笑吗?”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那家伙。

“是,是,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您别动怒,别生气了。”急忙讨好一般,顺着我说的话,就坡下驴顺着说道。

“小冰,你想好了?”中队长瞪了小李一眼,不再理他了。转而注视着我,期待的看着我。

“是的,中队长,想好了,我希望能成为人民警察队伍中的一员,为人民服务。”自从拿到警官的名片,我就称呼他中队长了,而且他还是一位传奇是的人物,曾经独自一人破获特大走私贩毒集团,立过个人、集体一等功不计其数,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了,张忠明,一个老百姓提起都无限崇拜的英雄,一个犯罪分子提起皆心惊胆寒的人民警察,此时看见他,我又多了一层尊敬,因为我也崇拜英雄。

“那就好。不过我先声明,我只是介绍你到公安干校学习,能不能成为我们的一员,还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因为考试方面我是没办法帮你的。你必须自己通过才行。”张忠明笑呵呵的看着我,眼中多了一层赞赏。

“是!保证不给中队长丢脸,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只要我下狠劲,还没有我办不成的事情呢!当初高考就是这样,开始学习并不好,快要高考了,才努力发劲,高三一个学期就把功课赶上来了,虽然离国家重点还远着呢,但是却已经够二本水平了。

“那你回去准备吧,我帮你把你的学籍给你办到公安干校去。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处理呢。就不留你吃饭了。”他看看我手里拎着的东西,冲我笑笑,那意思是,从那带的再拿回哪去,我不会收的。

我尴尬的对着他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把东西藏到身后。“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还要到学校办理相关的手续呢。”是啊,转校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好的的,这中间还要好多步骤呢。到教育局高等教育办公室备案,学校和系里领导签字批示,辅导员签字批示,接收学校领导签字批示等等等等,所有手续办下来要等好几个月呢,办好就到下个学期了,这期间我还是财院的学生,还要到学校上课,并且参加考试。

“你说你是少林寺出身,敢不敢和我较量一下?”在我转身离开之际,那个叫小李的家伙把我叫住,并且带着点挑衅的语气对我说。“你别误会,不是和你打架,适合你切磋切磋,是友谊赛。”他看见张中队在瞪着他,赶紧解释道。

“哦?我倒是很期待你们两个的对决啊!”晕!哪有这样的领导啊!还支持手下人打架啊!“小冰,你还别不信,小李再来警队之前可是市里的散打冠军,我是看他身手不错,就介绍到警校去学习,就像现在的你一样。”看到我疑惑的眼神,张中队微笑的解释道。

“好,我接受挑战,但先说好,不管谁输谁赢,结束后都不能找对方麻烦。”

“没问题,我要是输了,就拜你为师。你要是输了,就拜我为师。”

“一言为定!”

“友谊赛”在警队健身房的拳击擂台上进行,因为整个分局只有一个中队,人数并不多,所以,所有的警察都到这里来看我两的对决,包括门岗的老大爷板着一张大藤椅也乐呵呵的坐在台下,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着我们。

“来吧,少林小子,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真功夫。”又一次的挑衅。

“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小李白开了散打的架势准备对我进行攻击,散打讲究拳腿结合,加入抱摔等招式,是一种很好的近身格斗技巧。看着手里的拳套,有点不习惯因为罗汉拳,讲究拳掌腿脚身头每一个身体器官的配合,加冠以步法、拳法、腿法、掌法,身法等的巧妙运用,攻击时闪电出击,防守时快速回撤,每一招每一式都透着无限的威力,如果带拳套的话,会因为使不上力气而让拳法大打折扣,不但发挥不出应有的效果,还会处处受制,使其被动挨打。

“我不需要这个。”我把拳套扔到台下,摆开起式掌法,和小李对峙起来。

“呀!”小李瞬间发难,一记有力的直拳向我迎面打来,我一个侧身,避过这一拳,小李的侧踢向我的左肋踢来,这一脚如果踢中了,那将使我丧失战斗力,看来他是发狠了,想要在几个回合里就将我拿下,他也太看不起我了。我虚步后移,突然一个弓步靠前踢出一记旋风脚,这是罗汉拳中最有力量的一个技巧,讲究谈起转身出腿一气呵成,将腿的力量和身体的柔韧性巧妙地结合,将人体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在我腾起身时躲过了小李的侧踢,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再回撤身体力,由于惯性,他的身子此时是侧向他的左边,侧踢的腿已经落地却无法回步,而我的旋风脚正好出的是右脚,这一脚势大力沉,重重地打在小李的面门上,使他倒飞出去,散打虽然灵活,但可下的不注重底盘,所以一旦遭到大力攻击,往往会稳不住阵脚,而摔倒于地,这是散打的致命缺点,也是无法弥补的缺点,底盘稳不灵活,灵活了底盘就不稳。小李倒在地上,血流满面,看他的眼睛还有点神志不清,从头到尾还不足1分钟,这时台下清楚小李的众人都惊讶不已,没想到打遍全局无敌手的“李神拳”会在不到一回合得手就被人打倒在地,站不起来了,奇迹,真是个奇迹!打他的人还是个不到20岁的学生,这怎能不让所以人惊得目瞪口呆呢?

“你不要紧吧?”我看见他的神智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几次挣扎着想站起来,都不能如愿,便上前把他搀扶起来,把他驾到了医疗室。

“我输了,没想到少林功夫果然名不虚传。”鼻子经过处理的他,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听起来是那么可笑。

“你也很厉害啊,那几侧踢如果真的踢到我,我的肋骨都难保了。”我很谦虚。

“呵呵,以后还是请师父多多教训我这个笨徒弟吧!”

“我还是叫你李哥,你还是叫我小冰吧,以后大家就是好兄弟了,我们就相互帮助共同进步吧!”

“好!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一辈子都是好兄弟。”快意恩仇,兄弟情深,江湖上不就是讲究这个吗?“我叫李南,河北人,27,单身。”

“喂!大哥,我是男的,你单不单身干我什么事啊?我可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我听他跟我说道单身时差点没吐出来。

“你这浑小子,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让我高兴高兴啊?没看见我还受着伤啊?没大没小的。”

“呵呵,是你这个做哥哥的先没大,我这个弟弟就跟着没小了,你怎么能只怪我一个人呢?”

“小李,好点了吗?”张中队进来看看小李的伤。

“没事了,队长。”

“嗯!那你就送小冰回学校吧!”

“是!”他这是让我们增进感情啊!呵呵,领导就是领导,带兵都这么有艺术性,我喜欢。

小李鼻子上贴着创可贴,开着警车把我送回学校,一路上我们什么都聊,无所不谈,彼此的友情也更加深了。可是谁又能想得到若干年以后是我亲手结果了自己这位打出来的好兄弟的命呢,真是苍天弄人啊!


第六章 再见女孩


警车停在学校门口,李南想要和我拥抱告别,但是被我“严词”拒绝了,我可不想被别人把我当成“同志”,哥们以后还要在这一带混呢!没办法,就和李南相互敬礼告别了。李南临走时要我努力考上警察,他在中队等我。唉!有这样的兄弟又有谁不感动呢?

“小冰,你去哪儿了?听说昨天小街里有人打架了?你知道不知道啊?”回到寝室的我,就被林子劈头盖脑问的头蒙眼花的,同样的话他已经在过去的两个半小时里不断地重复重复再重复地说了第N+1遍了,问得我都有点想叫他永久的闭嘴了。

“小冰,我刚才看见你从一辆警车上下来,和一个警察互相敬礼,这是怎么回事?你被警察叫到警察局里去了吗?”刚子提着他的两个暖水壶走了进来。

“真的吗?小冰,你犯了什么打错啊?还要被警察带走啊?”林子张大了嘴,一脸吃惊的神情。

“胡说些什么啊!你才被警察带走呢!不过你既然提了,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你们了,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所以,你们不要吃惊。下个学年开始我就没有办法和大家在一起了,我要离开这所学校了。”

听到我这句话,寝室的其他人再也坐不住了,“小冰,犯错咱不怕,改了就行,你可不要被学校开除啊!”“是啊,去和学校说说,背个处分就行了,可不要被开除学籍啊,那样就太亏了。”“是啊,是啊!”寝室里面那帮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把我的话误解,歪曲了,令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啊!“你们这帮王八蛋都给我把嘴闭上,让我把话说完行不行?”那帮家伙终于闭上了那该死的乌鸦嘴,一个个睁大了双眼,等着我继续给他们解释。“是这样,我下个学期就要转到别的学校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就剩下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说实话,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们,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很短,确实难以忘怀的。还有你们不要问我去哪所学校,这是机密,不能透漏给你们。”听到这话,那些家伙都松了一口气,“什么嘛!我还当这家伙犯错,要被学校开除学籍了,原来是转学啊,虚惊一场。”“就是,就是。”那帮没心没肺的混蛋,根本就没听懂我所说的意思,一个个该干嘛干嘛去了。

“方冰,学校那里已经和我说过了,你的申请书我也已经签过字了。”看着眼前并不比我大多少的美丽的辅导员,我总有点不知所措,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每次见到她心里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

“谢谢。”

“但是在这之前你还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还是要好好学习,准备期末考试。”看着她的迷人大双眼似乎有一层淡淡的薄雾,说不清楚。

我的辅导员以前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因为成绩比较突出,而且又很有责任心,当过学生会主席,而且还得过很多奖,毕业以后,在校方的再三劝说下,留在了学校当起了系辅导员,从毕业到现在也有一年了,而我很荣幸的就是她带的第一批学生之一,所以她投入很多精力,并且她还在准备考博,她现在已经是硕士研究生,而且她还一直是单身,在上学期间有很多人追过她,但是她一个也没答应,就是现在也一样,有人追却没有答应过任何人。

“是的,我明白的,我会努力的。”我转身开门准备离开,但就在关门的时候,听见了一声饱含哀怨的叹息声,可我却没有回头,我怕面对美女辅导员现在的表情,关上门,门挡住了我们彼此的视线。

“呼!”走出辅导员的办公室,我呼出了一口气。其实辅导员是我来到学校遇见的第一位女性,而且还是一位顶级美女,可以堪称是校花了,对她的感情一直都是不清不楚,不知道是倾慕,还是来到陌生之地遇见的第一个人的依赖呢?

“真的是你?”一声甜甜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打断了。

我扭过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那个这几天一直出现在我梦中的身影——那个我救过得女孩,她就站在我的面前,有点惊讶,也有点激动,“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来找我的辅导员送英语四级考试名单,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你进办公室去了,我就在这里等你出来。能不能请你和我出去走走,聊聊呢?”闪动的眼睛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好的,我知道有一家咖啡吧还不错,不如我们去那里吧?”拒绝的是傻子。

“嗯!好的!”

我们一起离开了办公大楼,向校外走去,却没看见一扇窗户内,一双红肿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我们离去的背景。


凑字数


本来这一章应该在正文前发表的,可惜小狼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因为工作原因本打算在新年期间将这篇小说完成的,但是春节没有休息一天,为了千家万户都能够平安的过个春节,我和我的同事们就必须舍弃一切来坚守岗位,保证春节期间的社会正常秩序。

《嗜血冰狼》是小狼崽的第一篇小说,构思了很久,其中有很多人的名字是真实的,尤其是烈士,那是为了缅怀那些为了社会平安,为了保护百姓而牺牲的战友们。同时,也怀念一下曾经所拥有的那些那些珍贵的感情。

小狼崽在写这篇文章时,一直很激动也很不安,第一篇难免口碑都不好,所以小狼崽希望自己所写的不至于还没人看,毕竟《嗜血冰狼》是反映当前人民警察、武装特警为保卫社会安定,打击犯罪分子,保护人民财产安全的一部半写实小说。全文分为四卷,每一卷所讲述的都是主角成长路上的辛酸苦辣、悲欢离合。男主角的一部分经历就是小狼崽自己的经历经过艺术加工和升华,融入到作品当中,向读者展示一个活灵活现的当代人民警察。

小狼崽是多么希望各位读者能一直支持小狼崽完成创作,同时也关注《嗜血冰狼》的不断更新,因为后面的更精彩,许多都是真实的案件,期望各位读者能够关注小狼崽,关注《嗜血冰狼》,同时也感谢各位同仁给小狼在提供案件。

最后祝各位读者、亲爱的同事们新春愉快,合家幸福!

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