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第7章 熊槐挥枪击三将,昭睢纵马战蜀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秦惠文王说:“这个就是蜀国侯的不对了,不过,你也已经出气了,蜀国的资阳和遂宁不都已经被你占领了,你还不放过人家,莫非要把他灭了,你才肯罢休。哎!我让蜀国侯当面向你赔个不是,你们就罢兵言和,都给本王个面子怎样”?说完,用手示意蜀国侯过来,这蜀国侯因上次与楚怀王交锋被打怕了,不敢走过来与楚怀王答话,秦惠文王说:“你怕什么?有本王和本王的爱将司马错在此”。蜀国侯这才趋马过来,颤抖地说:“楚怀王!上次是我的不是,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好吗”?秦惠文王说:“这不就结了,双方以和为贵,两国罢兵吧”!

楚怀王听了,呵呵一笑说:“大军一发,牵动几十万人生命财产,岂是你等几句花言巧语,就能勾消”。蜀国侯说:“那你到底想怎样”?楚怀王说:“罢兵可以,蜀国陪偿我出兵军费”。蜀国侯说:“你想要我怎么陪呀”?楚怀王说:“割出褒汉(汉中),作为我出军资费的补偿”。秦惠文王说:“你这不是在胁迫吗”?楚怀王厉声地说:“楚、蜀两国的事,楚、蜀自己解决,与你何干?你一个第三者,在这里瞎胡些什么?我劝你少管闲事,走开”!秦惠文王说:“今儿这事,我偏要管定”。楚怀王冷笑一声说:“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

楚怀王说完,把手一挥,二十万楚军即分成两路,摆开架式,准备迎战秦、蜀两处军队。楚怀王亲帅一路十万楚军(三万马军、七万步军)迎战秦惠文王的十万秦军,另一路十万楚军(三万马军、七万步军)由昭睢率领,迎战蜀国侯的十几万蜀军。秦、蜀两军也急忙列阵以待。楚怀王看见全军列阵已毕,随下令击鼓。

只听楚军战鼓“咚”的一声,楚怀王和昭睢便分别纵马挺枪,直取秦惠文王和蜀国侯辉。只见楚怀王的乌骓马疾驰如电,眨眼间,便到了秦惠文王的跟前。楚怀王的一支长枪疾风般地迅猛击到,秦惠文王急忙举起双剑格挡。就在同一时刻,秦国名将司马错挥舞大刀,疾马直奔过来,大喊一声:“休伤我王”!只听“噹”的一声,秦惠文王的双剑全被打飞,双臂被震得发痛,急忙拍马便逃。

这时,司马错的大刀已经劈向楚怀王,楚怀王急忙回枪一挡。这司马错是秦惠文王的头牌悍将,刀法纯熟,有万夫不当之勇。司马错的大刀与楚怀王的长枪,乒乒乓乓的斗在一起,两人斗了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看得两边将士眼睛发亮,楚军将士看到自己的国王如此英勇,顿时士气如雷,踊跃举枪,秦军将士初初看到秦惠文王,经不住楚怀王长枪一击,顿时都捏了一把冷汗,等到看见司马错大战楚怀王,这才松了一口气。双方军士均击鼓助威,再过了五个回合,这司马错渐渐地已经是气力不加,头额直冒冷汗了。

哦!原来这司马错虽然刀法纯熟,但是力气却不如楚怀王。斗至十个回合后,司马错已经感到楚怀王长枪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楚怀王斗得性起,大吼一声,一支长枪,猛向司马错头上击去。司马错一见,急忙举刀相挡。楚怀王这一枪,正好打在司马错的刀刃上。只听“碰”的一声,刀口被打崩了一个大缺口,震得司马错双手有些发麻。

楚怀王紧接着又是一枪打来,司马错双手举刀急挡。楚怀王这一枪,正好打在司马错的刀背上。只听“噹”的一声,刀背上火光四射,震得司马错两个手掌发痛,刀抓不稳。楚怀王再一枪击来,司马错死命举刀一挡。“噹”的一声,震得司马错连人带马倒退三步,双手虎口绽开淌血。这时,司马错自知不敌,急忙拍马而逃。

楚怀王双腿一夹,纵马直追,秦军阵中三将杀出,口里大喊:“司马将军休慌,我等前来助你”!楚怀王的乌睢马疾奔如电,冲力很大,楚怀王一枪左右横扫,跑在前面的左右二员秦将举枪格挡,呯!呯!两声,二员秦将的两支长枪均被打于地下,楚怀王一枪借助于马的冲力,向在后面奔来的秦军将领刺去,正中这名秦军将领的胸部护甲。

只听“碰”的一声,这位秦将向后从马背上甩出五步远,当场就被摔死。这楚怀王回枪左右一扫,左右二名秦将便都应声落马,一命呜乎!秦军见状,三军顿时鸦雀无声,士气跌落到了低谷。相反,楚军见国王如此威风,顿时,三军踊跃,士气如雷。楚怀王左手持枪,右手拔出楚王剑一挥,楚军顿时喊声如雷,杀声震天,三万楚军马军、七万楚军步军,同时向秦军奔杀过去。

再说昭睢纵马挺枪,直取蜀国侯,蜀国侯举起双叉,拍马过来,迎战昭睢。这昭睢身材魁梧,这一年是三十三(比楚怀王小二岁),力气虽然没有楚怀王大,可他的枪法却是出神入化。不及十个回合,只听“噹啷”一声,蜀国侯左手钢叉脱手而飞,吓得拍马便逃。蜀军阵中二位蜀将急忙拍马过来护驾。昭睢一见,大吼一声,一支长枪,横扫千军,二位蜀将一位使枪,一位使刀,各举起兵器格挡。于是,三人战在一团。

这昭睢以一战二,一支长枪,左挑右刺,出手疾快,攻势十分凌厉。昭睢枪法变化多端,打得两个蜀将左躲右闪,招架连连。只见昭睢枪往右扫,右边蜀将急忙举刀格挡,左边蜀将见状,急急挺枪攻来。哪知昭睢这一枪是虚枪,故意露个破绽,让左边蜀将来攻,当枪尖快到右边蜀将胸前,忽然一转,扫向左边,身体往左一闪,既躲过左边蜀将一枪,又躲过右边蜀将一刀,右边蜀将的这一刀,正好砍在左边蜀将这一枪的枪头上。

就在这时,昭睢的枪尖已刺向左边蜀将胸前,左边蜀将大叫一声:“不好”!身子急摆却是躲闪不及,被刺中右肩。昭睢长枪一挑,随翻身落马。右边蜀将见状,急忙挥起大刀劈来。昭睢的长枪顺着向右的挑势,迅速扫向右边的蜀将,与右边蜀将的大刀碰个正着,“噹”的一声,把右边蜀将的大刀荡开。昭睢长枪随变扫为攻,枪尖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只听“碰”的一声,昭睢一枪刺中右边蜀将的心窝。这蜀将身穿盔甲,昭睢这一枪虽未能穿透其护心甲,但对其心脏的震击也足够大了。这蜀将不觉心胸难受,身子摇晃后倾,昭睢长枪“嗖”的一声,刺中蜀将脸腮,只听蜀将“哎哟”一声,便跌下马去,一命呜乎!蜀军见状,顿时无声,士气便没了一大截。相反,楚军见状,杀声如雷。只见昭睢长枪一挥,大喊一声:“杀呀”!随一马当先,冲向敌阵,楚军的三万铁骑,七万步军随之向蜀军冲杀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