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最后一次会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他妈的,这个政委什么东西呀,连个汉奸都不如,早上应该给他多来几下。”鲁飞在旁骂道。

“大哥,让他们来吧,反正我们还有很多地方,咱们再帮他们盖一间屋就是了,要不那个政委不会放过他们一家的。”鲁胜也说道。

“那好吧,你们回去收拾一下就搬上来吧,不过话我可说在前头,你们来了,咱们就是一家人,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同心同力,否则的话我们会随时把你们赶下山。”胡子说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整个下午,山上的人都出动了,帮助刘大头家搬家。刘大头家的东西真多,整整搬了一个下午加上半个晚上,刘大头把家里所有能搬动的东西都搬到了山上,用他的话讲,一块木头也不留给鬼子,一粒粮食也不留给游击队。

跟随刘大头一起上山来的还有他的小老婆和女儿小花。小花一到山上就变得异常的安静,干什么总是躲着其他人,尤其是鲁胜。

晚饭的时候,在外放哨的马大有回来了,也带回来了一个消息:保成通知胡子晚饭后到山上去开会。

“队长,你去还是不去?要是不去我就去告诉保成一声。”马三有边吃饭边问道。

“还去啥呀,政委都让你们给收拾了,我再去收拾队长一下?人家游击队也不是吃素的呀。”胡子没好气地说道。

“算了,以后我们就不跟他们来往了,咱们干咱们的,他们干他们的,反正我们不干伤天害理的事,老百姓也不会起来反对我们,鬼子来了我们照打,要是有人欺侮我们,管他是谁,也一律照打。”鲁飞说道。

“我怎么觉着我们现在有点像土匪的样子了,谁的话都不听,谁的事都不管,我们除了不抢东西,其他跟占山为王的土匪一样了。”鲁胜说道。

“管他是什么呢,只要有饭吃,没人欺侮我们就行。”铁蛋说道。

“吃过饭我还是去跟保成说一声吧,不管怎么样,好聚好散。”胡子又说道。

“那我跟你一起,免得那个政委欺侮你。”鲁飞说道。

“不用了,现在他们正看着你跟老三上火呢,你们就别去给我添堵了,叫铁蛋和青山跟我去就行了,我就去跟保成说一声,又不是去找政委打架。”胡子又说道。

吃过饭,胡子带着青山和铁蛋下山了。走之前,鲁胜和鲁飞对铁蛋和青山进行了全面地武装。铁蛋依旧仗着力气大,抱着一挺捷克ZB-26型轻机枪胸前挂着四个满满的弹匣,右手方向背着一支二十响的驳壳枪,左手方向背着四棵手榴弹。青山背后一把明晃晃地单刀,牛皮腰带上交叉着两把二十响的驳壳枪右手方向同样是四棵手榴弹。

路上,铁蛋跟青山趾高气扬地一左一右的走在胡子的身后。胡子看了看笑着说道:“你们这是去跟人打架呀还是去显摆咱们东西多呀,要是让保成知道咱们有这么多好东西,还不得天天来要呀。”

“保成啊,他想也别想,要是敢来,我们就把他扒光再扔下山来。”铁蛋也笑着说道。

“我怎么觉着你们几个小孩跟鲁飞他两个都学坏了,现在说起话来都像土匪一样,以后还敢放你们单独出来吗?”胡子有点担心。

“没事,飞哥说我们这是长大了。”青山在一旁搭话。

“你们也不怕他把你们带沟里去。”

“带沟里去我们也愿意。”

“一会儿到山上你们俩找地方呆着去,别跟我一起。我跟保成说一句就走,你们别跟着出来惹事。”胡子又说道。

“放心吧,只要那个政委不为难你,我们不会惹事的。”

胡子三个人上山后,远远地就发现周国正的窝棚前围了一堆人,看样子开会的人都到的差不多了。胡子对铁蛋和青山说了一句:“你们俩就在这吧,我过去说跟保成说两句话就走。”

“有事你就摆下手,看我不上去把那个政委打翻。”铁蛋晃了晃机枪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快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胡子说完径直走向了人群。

除了胡子,与会的其他人早都到了。远远地就看到胡子走了过来,保成立即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说道:“来了,胡子,快来这儿坐。”

胡子笑着冲大家点了点头,然后凑到保成身边说道:“保成,我不是来开会的,我是跟你说一下,这个......以后游击队的事你们就不用来找我了,鲁胜跟鲁飞两个孩子不懂事,给你们也添了很多麻烦,回去以后我会严加管教的,以后要是有什么事,还管是村里的还是游击队的,你叫人去告诉人我们一声,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要是没什么其他的事,我就先回去了。”胡子说完,又冲大家点了点头,向后退去。

“这......胡子同志,你千万别这么说,有什么误会咱们当面说清楚不就行了,没必要这样嘛,你看这事弄的,咱们不为别的,就为了全村的百姓,也得联合起来,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呀。”保成上前拉着胡子说道。

“我倒是没什么,主要是那几个孩子,没经历过什么事,也不会说话办事,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得请你们多原谅,他们也都没坏心眼,都是为了这个村子,有些事情你们能担待的还请你们担待一下,我这里谢过了。”胡子去意已决。

“站住。”周国正看到这,站了起来,喊了一句。

“你在说我吗?”胡子看了看周围,对周国正说道。

“你还是不是游击队的小队长了,连最基本的服从命令都不知道吗?”周国正没有回答胡子,又说道。

“对不住这位同志,你来以前我是,现在我不是了。”胡子正了正身形,也想会会这个政委。

“那你还是不是上河村的人了?难道你不想在上河村呆下去了吗?”周国正怒气冲天地喊道。

“我是不是上河村的人,在不在上河村住跟你有什么关系吗?”胡子直接把他的话顶了回去,然后转头问保成道:“这人谁呀,新来的村长吗,说话这么冲?”

“这是我们新来的周政委。”保成连忙解释道,心想胡子第一次见政委,不认识有情可原。

“哦,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政委呀,我正好有事相求。”胡子冲周国正拱了拱手说道。

“什么事你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你尽管提。”周国正一听,胡子求上门了,来了信心,也挺起了胸脯。

“那个......你看我今年都快四十了,也没能娶上个媳妇,听说你当媒婆很有一套,看有没有小寡妇大姑娘的也给我介绍一个,事成了我给你两个猪头都行。”胡子笑嘻嘻地说道。

“你......你......”周国正一听,用手指着胡子,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在坐的人当然知道胡子说的是什么事,都哈哈地笑了起来。

远远地看到胡子又跟人吵了起来,铁蛋跟青山迅速跑了过来,冲到了胡子身边,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周国正。

“大哥,这王八蛋又发飙了?看我给你收拾收拾他。”铁蛋靠到胡子身边就冲着周国正骂道。

“你......你把枪还给我。”周国正看到了青山手里拿着的驳壳枪。

“你的枪?说笑话呢吧你,我的枪可都是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你想要可以自己去缴。”青山白了周国正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个时候,来开会的人都被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小子身上的装备给吓坏了,不知道这两小子从哪搞了这么多好东西来,水生更是后悔不迭,当初这两个小子要进自己的小队,自己还没看上,费了好大的劲硬是顶给了胡子,现在看这两小子说话办事有模有样的,手上的家伙也是让人羡慕。

“早上是你从我手上把枪抢去的,好多人都看到了。”周国正辩解着。

“早上我是从一个人手里抢了把枪,但那时那把枪正顶在我兄弟的头上,不管是谁,只要敢冲我兄弟举枪,那就是我的敌人,我不但要缴他的枪,还要打碎他的脑壳。”青山举着两支驳壳,对着周国正,不慌不忙地说道。

“你们都看看,这是一群什么人,跟土匪恶霸有什么区别?”周国正崩溃了,叫喊着。底下坐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都在看着保成。

青山一听,怒火中烧,几步就冲到了周国正的面前,挥起右手,驳壳枪的把手重重地撞在了周国正的下巴上。周国正正在那发火,没想到青山会突然发起攻击,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青山打了个正着,一下子倒在了好上,下巴立即流下了血。青山没有停手,双枪顶到了周国正的头上,恶狠狠地说道:“你说谁是土匪恶霸?”

“你敢公然袭击八路军干部?你想造反?”周国正瞪着眼睛责问青山。

“你算什么狗屁干部,你没来之前,保成领着我们全村老百姓一起种地,搬家、防鬼子,大家什么事都没有,你看看你一来,弄得全村鸡飞狗跳的,寡妇过不下去,地主也过不下去,你他妈的简直比鬼子还坏。我跟你说,你要是老老实实打鬼子,我不找你麻烦,你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一枪崩了,然后扒光了挂村头大柳村上暴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