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

萧峰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伸头看看下面,城门已经打开,站岗的鬼子正在检查进出的行人,城头上还有一挺机关枪,两个鬼子守在那儿抽烟。

萧峰没有急于行动,先从背包里拿出缴获的牛肉罐头,吃了两个,又把空盒子埋了,再把睡觉的地方恢复成原样,这才不慌不忙的测了下距离,五百多米,超出三八式四百六十米的有效射程,就又往山下走了一段距离,反正有树木掩映,也不会暴露目标。

走了大概有一百多米,趴到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推弹上膛,瞄准城门口的鬼子“啪啪啪……”五枪,打倒五个。剩下的吓得赶紧趴在地上,一时搞不清从哪里来的子弹。

城楼上的机枪狂叫起来。机枪手并没有发现萧峰,只是凭经验猜测到子弹是从山上飞来的。一梭子子弹在离萧峰一百多米的地方“啾啾”的钻入土中。萧峰再压上子弹,连发两枪,把两个机枪手直接打的从城楼上摔了下来,直摔得筋断骨碎,血肉模糊,死的不能再死了。

城门口正在发呆的人们终于醒过味来,一下子炸了营,一个个“嗷嗷”乱叫:“不好了!打死皇军了!”“快跑啊!出人命了!”……个个抱头鼠窜。活着的鬼子则赶紧退到门里,关上城门。

德川带着部队到了东门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活人了,撤进门里的五个鬼子,都跑到城楼上反击,却被萧峰全把脑袋打成了血葫芦。

看着城门口的惨状,德川气极了,连连催促打开城门,全体出动,一定要抓住这个可恶的支那杂种。

城门一开,大队的鬼子就涌了出来,萧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嘴角浮上一丝阴冷的微笑,甩开膀子,枪栓拉得哗哗响,三八大盖打出半自动的射速,不到两分钟,填了十次弹仓,打倒五十多个鬼子,城门口都被尸体铺满了。

德川惊呆了,这他妈的是什么枪法?不带这么玩的吧?还让不让人活了?缩在城门后面破口大骂,却不敢再往前一步。鬼子兵们也被打怕了,都躲在门洞里,谁也不肯出去当那个出头鸟。

自己一个大队近千人,竟然被一个人、一支枪,死死地堵在城门口出不去,这要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三十四联队只怕自此成为第四师团的笑柄。德川气得七窍生烟,命令机枪和掷弹筒、迫击炮上城墙,用火力掩护部队出城。

鬼子的机枪小炮马上在城墙上摆开阵势,子弹、炮弹、榴弹不要钱似的对着山上猛砸,袭击者在东山上已是毫无疑问的问题。

面对如此凶猛的火力,萧峰已不能老呆在一个地方,转而采取打了就走的办法,跟城楼上的鬼子对着干了起来,换了五个地方,装了五次弹仓,把机枪手、炮手干倒十八个,不过出了城的鬼子也已到了山下。

萧峰掏出两颗手雷,分开做成了两个诡雷,鬼子的手雷用起来挺麻烦,拔掉锁销,还要在石头上磕一下,否则就不爆炸,再压住发火销埋下,然后又打光一个弹仓,打倒两个拿指挥刀的,三个扛机枪的,这才溜之大吉。

萧峰并没有跑远,只跑出大约二百米就停下来,又放下三颗诡雷。就趴到一棵树后,静静地潜伏下来。一千多的鬼子“嗷嗷”叫着冲上山来,不时打上几枪,等到了萧峰埋诡雷的地方,“轰轰”两声巨响,两个鬼子中奖,还各拖累着周围三四个同伴一起遭殃,死的伤的滚做一堆。

趁鬼子一愣神的工夫,萧峰又开了五枪,鬼子再躺下五人,这一次鬼子已找到了枪响的方向,全部伏在地下向着萧峰藏身的地方打枪。可是因为树木的阻挡,效果并不太好。

一挑一千的战斗在这片山林里上演了整整一天,萧峰领着鬼子大兜圈子,不时埋下几颗手雷,也就不时有鬼子踩上,他们的人太多了,偶尔也埋一颗子弹,这也算是一种诡雷了,把子弹弹头磨一下,装进空心的梧桐管里面,把梧桐管钉在一块木板上,把一根钢钉穿透木板作为击针,下面再装上三八步枪的弹簧。人踩上去,弹簧顶动击针,击针击穿底火,弹头就发射了。

至少有十个鬼子踩到了这种诡雷,废掉半个脚掌,疼的哭爹叫娘,只能等着领一张免费回国的船票了。

还有埋在地下的尖锐木桩,用硬木削制,大半截埋在土里,只露出一个尖尖的脑袋,上面盖上几片枯叶,一脚踏上去,正好戳穿脚背,这东西不要命,不致残,但是最起码两个月内是不能端枪冲锋了。这东西制作简单,效果明显,萧峰不时的埋下几个,搞的鬼子十分精神倒有八分看着脚下。

德川气的都要吐血了。萧峰在他眼里简直成了幽灵,你眼看着他在面前,可是刚举起枪,人就没了;你放下枪,他又出现了,“啪啪啪”就是五枪,射速快的要死,枪法又准的要命。被他盯上的鬼子,很少有逃脱的,非死即伤。一旦要分兵堵截,他就撒丫子溜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也不知道他从哪来那么充足的体力,跑了一天,鬼子兵一个个累的几欲吐血,他却像没事人一样,撒着欢地跑,甚至有时候还抄着哪一路鬼子的后路,噼里啪啦扔上几颗手雷,立马就得死伤十几口子。

有时有的兵累得不行,想坐下歇会,他又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无声无息的一下子就拧断了脖子,子弹手雷被一扫而空。最后,所有的鬼子只能紧紧的靠在一起,谁也不敢落单。

天慢慢的黑了,德川只好收集部队,准备宿营。白天都抓不住那个家伙,晚上就更甭指望了。但他也不想收兵回城,自己的前程算是完了,现在只想抓到这个该死的无常,好好的把他折磨一番,以消心头之气,然后就剖腹自杀。军事法庭是万万不能去的。

小林光一默默地走过来,把损失报告递给他。德川接过来看了看,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死了二百七十一人,伤了一百六十四人。这他妈的也太夸张了,一千多人对付一个人,竟然死伤四百多,却连对方一根毛都没摸到,皇军一个大队可是能撵着国军一个师跑的。

这时有人来报:小野中队回来了。德川挥挥手示意带上来。一会儿,小野过来了,后面跟着三个人,手里都捧着一个圆溜溜、用布包着的东西。

一见到德川,小野嘶声叫道:“大佐阁下,要报仇哇,一定要报仇哇……”接着就放声大哭。

德川站起来,走过去掀开包布看了看士兵手里的东西,那是三颗脑袋,三颗插着无常卡的脑袋。

德川伸手拔下一张无常卡片。他终于见到了实物,一张半个烟盒大小的银制卡片,上面的勾魂无常手挥铁链,张牙舞爪,直欲择人而噬。经受了一连串的打击,德川心里已经平静下来,甚至有一种无力感。他把卡片扔给小林光一,只扔下一句:“让他们好好休息,准备明天作战。”就自管去休息了,留下小林光一在那里捧着卡片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