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一卷:血色华北 第五章.10

longai1974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URL] “你们千万别被她的漂亮迷惑了双眼,她可是只真正的母老虎呢!哈哈哈。”任汉揭杜鹃的老底。 杜鹃瞪了任汉一眼。任汉立刻止住笑,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 肖烈饶有兴致地看着瞬息间任汉表演川剧中的变脸,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声未落,肖烈突然快如闪电地掏出手枪指向杜鹃。众人大惊,也赶忙掏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你们千万别被她的漂亮迷惑了双眼,她可是只真正的母老虎呢!哈哈哈。”任汉揭杜鹃的老底。

杜鹃瞪了任汉一眼。任汉立刻止住笑,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

肖烈饶有兴致地看着瞬息间任汉表演川剧中的变脸,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声未落,肖烈突然快如闪电地掏出手枪指向杜鹃。众人大惊,也赶忙掏枪,枪还掏出来,只听见“砰”地一声,肖烈手中的枪响了,子弹呼啸着从杜鹃的肋下穿过,与罗立擦身而过。

众人失色。回过头去,杜鹃的身后不远处,一个装死的日本鬼子手里举着枪,一手捂着胸口,“咚”地倒了下去。

肖烈吹吹枪口,插回腰间,谑道:“人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果然如此。”

众人尴尬,讪讪地收起枪。

杜鹃抱拳,感激道:“谢肖大侠的两次救命之恩,我杜鹃终身难忘,定会报答!”

“你们这群懒猪!大小姐要是遭遇不测,你们的小命也就了了。”“东北狼”闻迅赶来,骂骂咧咧着,后面跟着几个罗喽。看见杜鹃完好无事,便松了口气,转头又对身后的罗喽喝道:“叫你们打扫战场,你们就是不听!回去后,一定好好修理你们!滚!还不快去检查检查有没有装死的鬼子。”

罗喽们低头应声而去。

“一支好的军队首先要养成个好的习惯,是该整顿了。”肖烈插嘴道。他早就看不惯这支土匪出身的部队。

“以后我们的部队就由肖大侠来训导啊。”杜鹃顺水推舟地说。

“不敢不敢。”肖烈忙摆摆手,道。把目光投向杜鹃时,正遇上杜鹃看过来的含情而大胆热烈的目光,肖烈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爱情。理智让肖烈躲开了这双眼睛的追逐,自从他来到凤凰山寨的第一天,他就明显感觉到了罗立暗中窥视他的眼睛时常因为嫉妒和醋意而烧得发红。

“怎么样?任汉,我们该谁火并谁?”杜鹃咯咯咯地笑着,挑衅地说。把目光移向任汉。这场战争,两人前嫌冰释。

“哈哈哈哈。”任汉大笑,却并不作答。

“抓龟!听天由命。”孙和尚出了一个馊主意。

“不行不行。”罗立断然否定,还想说什么,杜鹃打断了他的话:“这样吧,我们打赌,胜者火并输者。怎么样?”杜鹃把眉头往上微微一挑,瞟了任汉一眼。

“行!一言为定!”任汉爽快地答应了。

“赌什么?由你来定。”任汉说。

“喝酒。”杜鹃不假思索地回答。

“喝酒?”肖烈诧异地把杜鹃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看她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样子,暗自为她担忧。

“行!”任汉斜了杜鹃一眼,当即痛快地答应了。“你可不许反悔呐。”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杜鹃豪迈地说。

“痛快!”任汉赞道。心里面乐滋滋的。他自以为酒量不错,杜鹃只是一介女流,怎么着也喝不倒他。

马上有人搬来一坛自酿的苞谷烧,墩在桌上。在众人的起哄中,早已有人把准备好的两个饭碗摆在了他俩面前。

肖烈把两人的碗倒满酒,担心地望了杜鹃一眼,说:“喝酒可不比打仗,别逞强,喝坏了身子要自己受。”

“放心好了,我不会轻易认输的。”杜鹃轻笑了一下,说。

“怎么样?这个赌还打不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任汉端起碗,又放下。

杜鹃被任汉的激将法一激,拍案而起,“喝!”她双手捧碗,率先喝了起来。咕滋咕滋,如同喝水,居然滴酒不漏。

“好!”任汉喊了一声,也端起碗,一饮而尽。

围观者齐声欢呼喝彩:“好!”“好!”

肖烈又给两人各倒上一碗,同时看了看杜鹃的脸色,居然面不改色,心里便暗暗称奇。

第二碗下肚,杜鹃仍头脑清醒得很,说话口齿清楚,有条不紊。倒是任汉有了些醉意,脸红得呈猪肝色,依然是一副不服输的神情,一个劲地嚷着:“再来一碗,再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喝彩声一声高过一声。

第三碗,杜鹃有点不胜酒力的样子,但她还是坚持喝完了。博得了众人雷霆般的掌声。

任汉不示弱地端起碗,刚喝到一半就眉头打结,愁苦不堪,睁眼看看,却发现墙壁在团团转动,天在下,地在上。任汉顿时感到头重脚轻,站立不住,再也撑不住,当着众人现场直播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