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一卷:血色华北 第五章.8

longai1974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URL] “刚才的话我一字不漏全听见了。杜小姐,话不能这么说。我们立马派兵去救援,以解他们的燃眉之急。这才是上策哪。”肖烈环视了一眼在座的罗立,刀疤脸,若有所思地说。 “啊?救他们?你脑子有毛病吧?”杜鹃惊讶地望着肖烈,讥笑道。 “不行!不行!这怎么行?!那个任汉,一直想火并我们,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刚才的话我一字不漏全听见了。杜小姐,话不能这么说。我们立马派兵去救援,以解他们的燃眉之急。这才是上策哪。”肖烈环视了一眼在座的罗立,刀疤脸,若有所思地说。

“啊?救他们?你脑子有毛病吧?”杜鹃惊讶地望着肖烈,讥笑道。

“不行!不行!这怎么行?!那个任汉,一直想火并我们,我们还去救他们,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日军消灭了他们,正好免去了我们的后顾之忧。”

罗立,刀疤脸七嘴八舌地说。

“想当初,任汉一直把我们当作眼中钉,处处为难我们,我们现在也要让他们尝尝苦头。”杜鹃愤然道。一想起和任汉多次交锋的往事,杜鹃就耿耿于怀。

“幼稚!你们不摸着后脑勺想想,我们和他们现在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他们灭了,我们离灭亡的日子也就不远。日军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把我们这些抗日部队各个击破。在这个时候,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共同抗日,才有生的希望,否则,我们也会是任汉他们一样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更何况任汉他们是我们的同胞,我们有什么理由看着他们任日本鬼子宰割而坐视不救?”肖烈质问大家,见大家都沉默不语,肖烈情绪又变得激昂起来:“试想想,日军残杀了我们多少无辜的同胞啊,我们岂能计较个人的恩怨,袖手旁观,把他们拱手送到鬼子们的枪下?”

肖烈的一席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击在各位的心上,唤起了他们仅存的一点良知。

杜鹃默然。罗立,刀疤脸都不语。

肖烈用期待的目光看向杜鹃。

杜鹃反背着双手,在屋子里踱过来又踱过去。突然,她停下了脚步,果断地说:“把送信人叫来,给我们带路!通知‘东北狼’,紧急集合部队,整装待发。”

“大小姐,这……这……是不是有些草率?”罗立凑上前,贴着杜鹃的耳根,问。

“大小姐,你不要一时头脑发热啊!”刀疤脸阴着脸,不时瞟肖烈一眼。

“少废话!本小姐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更改的。”杜鹃武断地摆摆手,制止他们往下说。

一时间,部队集合的哨声锐利地响起,紧接着,是一阵零乱的脚步声。

孟达见迎珠留守凤凰山寨,便主动向杜鹃请缨担当看守凤凰山寨的重任。

“好马不怕溜,好车试出来。怎么?江湖上的独行狼胆怯了?!”杜鹃微微抬着头,轻蔑地看了孟达一眼。

“不不不,大小姐,我孟达哪里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我是觉得凤凰山的看护也很重要,以防万一古敬斋那帮子来剿匪啊。”孟达慌忙表白自己的心迹。

“切!你那点心思瞒得过我肖大侠?”肖烈知道孟达的用心,便话里有话地嘲笑道。

“别泄露出去啊,事若不成,连个娘们都搞不定,不是羞煞我独行狼?遭江湖人耻笑?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孟达慌得在肖烈身边耳语道,那不好意思的样子看上去倒像个娘们。

“好吧,你留下。”杜鹃瞥了他们两人一眼,懒得听他们打哑语,一只脚踩着马鞍,纵身跃上一匹枣红色战马,双手勒紧缰绳,昂着头,严厉地审视着这支即将开拨的部队。

“大小姐,你亲自出山?”罗立关切地问。

杜鹃看都不看罗立,傲然地点点头。

“出发!”“东北狼”一声号令,罗喽们鱼贯而去。

“快!迅速点,跟上!”杜鹃勒住缰绳,不时回头观望,催促着落在后面的喽罗们。

喽罗们小跑着,啪啪的脚步声伴着粗重的呼吸声,伴着荆棘划过衣服发出的唰唰声。杜鹃骑马缓缓地跟在队伍后面,淡淡的雾霭笼罩着山岚,杜鹃抬眼惊喜地看见一枚圆润而温和的白太阳安静地贴在东方的天际,她拉住缰绳,在山腰缓缓走着,再看那轮白太阳时,她却躲进了铅灰色的云层,似一名羞答答的少女,半遮着面。初冬的早晨并不寒冷,风吹在脸上并没有刀削的感觉。如果不是层林尽染了象征冬天的枯黄色,杜鹃还疑惑正处在温暖的春季,她勒住缰绳,怔怔地望了望鱼肚白一样的天际,良久,才回过神来,双腿轻轻地拍了一下战马的两肋,马很驯顺地沿着山间小道缓缓走着。肖烈,罗立象一对双保险的保镖,紧随其后。

下山后,行军速度明显加快。

“休息一会儿吧,累死了!”有人在抱怨。

“就是,腿快跑断了。”

“唉!跑不动了,好久没有这样疯跑了。”

有人懈怠了,放慢了脚步。

“快跑!情况紧急,不能停下!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蜗牛一样的速度,照这样下去,明天早晨才能到达,那不是去白白送死?!”“东北狼”用手指点着那几个发牢骚,落在队伍后面的罗喽,恶狠狠地盯着他们,警告道。

罗喽们不得不闭上嘴,加快了脚步。

干燥的路面扬起了一层呛人的灰尘,在越来越明媚的阳光下翻滚着。有人边跑边捂住嘴,有人不停地咳嗽,朝路边吐唾液。杜鹃,肖烈,罗立三人骑马,与队伍保持着约五百米远的距离,看着尘埃象一缕轻薄的烟雾,随风散去。杜鹃举起脖子上的望远镜,四处观察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