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一卷:血色华北 第五章.6

longai1974 收藏 1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大小姐,你今天也喝得不少,我扶大小姐回房休息?”罗立眯起两只像兔子一样通红的眼睛,色迷迷地凑到杜鹃身旁,谄媚地问道。

“去!去!我没醉,清醒得很。你们都回房休息,我独个儿在这里坐一会儿。”杜鹃一只手在耳边像驱赶苍蝇一样,无力地扇动了两下,柳眉微竖。

罗立碰了一鼻子灰,知趣地退下。

初冬的太阳铺天盖地照耀着,满山满岭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黄色,杜鹃坐在屋前的这棵松柏树下,任斑斑点点的阳光洒满一身,她的脸颊时而现出一丝幸福和甜蜜,沉浸于爱情带给她的憧憬中,时而陷入对未来不可知的迷茫中。一只迷途的小鸟跌跌撞撞地在树林间扑腾着,偶尔发出一声求助的哀鸣,惊扰了她的思绪。

杜鹃站起身来,四处走动着。

喽罗们有的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堆,倚着墙,在避风的角落里吞去吐雾地抽鸦片烟,脸上是一副醉生梦死,很享受的样子。刀疤脸嘴里也含着个鸦片烟筒,正和几个喽罗们坐在太阳下面,打牌赌钱,可能是他手气背,抓一张纸牌就骂一声娘,脸上的那道刀痕在阳光下显得尤为刺目。杜鹃一看到那道刀疤,心里面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她别过头去,懒洋洋地朝别处走去。

沿着这条蜿蜒的羊肠小道行至两百米处,就是喽罗们的宿营地。一排由篱笆筑成的低矮的平房被隔成大小不等的十八间,每间里面多则挤十来号人。杜鹃把肖烈安排在离喽罗们住宿五十米远的一个单间房内是别有用心的。杜鹃的脚步像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走向这条小径,刀疤脸骂骂咧咧的声音仍然断断续续地灌入她的耳中。

小道两旁的杂草,齐人高的灌木开始由绿转黄,呈现出了衰败景象。地上的落叶被肆意践踏,蹂躏成了泥土,从芜杂的草丛中探头探脑伸出的几朵黄色野菊花,为杜鹃的眼里增添了一抹亮色。喽罗们住宿的那排平房前是一块平整的操坪,是喽罗们平时操练,耍棍子摔跤的活动场地。杜鹃人还未走近,就听见一阵阵喝彩声。

“大小姐,你来了。”罗立一眼看见了杜鹃,快步迎上去。

“嗯,他们在摔跤?”杜鹃瞟了罗立一眼,冷冷地问。自从遇见了肖烈后,杜鹃就开始有意疏远罗立。

“是,大小姐。两条‘狼’在争胜负呢!看不出孟达那小子还真有两下子。”罗立兴致勃勃地说。

“哦?我倒要看看。”杜鹃说着,紧走了两步,刚走到人群外,就有人自觉地给她让道。只见人群中

央,“东北狼”借着酒劲正在和身强力壮的孟达相互搂抱着,两人的胳膊较着劲牢牢地揪住对方,肩膀微微向前耸起,像两头斗牛。孟达不时地移动着脚步,在脚下使着绊子,但“东北狼”叉开的双腿像钉子一样稳稳地钉在地上。孟达使尽了浑身的解数,倒是把自己累得个满头大汗,也没办法把纹丝不动的“东北狼”摔倒在地,就在一念之差,自我松懈的那一刻,颇有经验的“东北狼”一个“站立摔”,双臂发力,出其不意地把孟达摔了个“狗啃泥”。“好!”“好!”围观者都鼓掌喝彩。喽罗们就是这样靠寻点小乐子来打发山上单调枯燥的时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