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侠客.少林寺

少林寺,千年古刹,一个坚硬如铁的名字。


千百年来,嵩山密林,虎啸猿啼,伴着练武者的声音;天南海北,民间宫廷,传承着少林派的刀光剑影。


古刹,还与神圣的佛说溶在一起。佛门之圣,武林之尊。


在四季更替漫长的岁月里,五湖的武林各派健步而来,四海的善男信女车舟而来。他们来时的想法不同,他们走时都心悦诚服。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这是一个诞生传说的地方。无论多么心高气傲的高人,提到少林,傲慢的眼神都会透出一种虔诚、尊重。


这里也不全是冷如铁,也有着诗一般的意境: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野果香,山花俏,狗儿跳,羊儿跑,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满山飘,满山飘……”


1982年的一部《少林寺》电影,相信吸引了无数的人。这同样也是中原侠客从小神往的地方。


侠客与少林有着一定的渊源。侠客的第一任师傅祝培成(与侠客同为兰考县人),习的是少林武功。在1941年的南京全国武术比赛上获全国冠军。那时的打擂是上一个打一个(不象现在的,几局就喘气)。后又在广州附近大山上斩杀一吃人巨蟒而受到蒋介石的接见,并赐与中正剑。民国多家报纸都有报道。其女儿祝观林深得父亲真传,在兰考办有一武术馆。曾有人想踢场子,数十名小青年转瞬间被当场击翻。也因此,少林拳法协会理事上,祝观林凭着过硬的少林功夫,也占了一个位置。


1994年,侠客曾在少林龙腾武术馆任教.校长张同轩,兰考人,中央警卫团原武术指导员、刘少奇警卫员,自小所练也为少林功夫).与教练贺江慈常去少林寺几家武校交流,多有来往,因此对少林寺并不陌生.遗憾的是,杨佳式的贺在外地向公安讨说法未果后与几名公安同归于尽。


如愿的是:侠客数年后成了少林弟子,佛门弟子,法名释恒通。


2008年11月20日,这是冬天里一个少见的好日子。阳光明媚,暖意融融。这天的少林寺,因北京来了高层,已在当天有了戒严。在代表着少林寺接见贵宾的内部核心场地,身怀各种绝技的武僧们各自表演了拿手武艺。


内行人看门道,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绝技大餐。石板地、钢刀、铁板、木棍,没掺一点假。精湛的拳术,凌厉的刀法,矫健的身影,惊人的气功,没有苦练是无法达到这样出神入化的意境——某种程度上与电视里神奇的镜头是一样的。就连四周警戒的公安以及北京来的便衣高手们,也不由得喝彩。


此时此刻,侠客想起了当年与许世友同为师兄弟的师傅。


许世友得到了毛主席的重托,张同轩受到了刘少奇的重用,祝培成遇到了蒋介石的重视。三人凭着过硬的少林武功取得的业绩,为少林寺的外延和内涵作了富有力度的诠释。


在电影电视里常见的少林寺门口留影,侠客让一位管理员帮忙拍照。侠客站的很正面,管理员是一位训练有素的青年人,很热情,让侠客站侧面一些。侠客一转身,与一个走来的近60岁老人四目相对,两人不由同时惊讶地叫了一声。老人(吴雪志、尉氏县人)因农村老家之事曾在3年前找过侠客,没想到两人在这里会不期相遇。老人因举报老家村里的支书腐败问题,被迫害无法立足,托熟人在这里谋了一份差使。感到惊奇的还有管理员,不可思议的表情很明显的写在他的脸上。


吴姓老人叫来了也在这里谋碗饭吃的爱人,这是一位文化不高的乡下妇女。她的丈夫不但遭到了村干部的打击,她的娘家哥因抱打不平,被黑社会的打成重伤残没得到解决,后半生只能躺在床上了。现代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世俗的腐败竟逼得夫妻两人来到佛门之地谋生。望着一直想请侠客去吃顿便饭的两人,侠客摇了摇头,练武20余年从不流泪但一见弱者就心酸的泪水又不禁夺眶而出:****唱了这么多年,为啥现实中还有这么多余孽?公正的佛祖啊,不用来世因果报应了,你就雷劈电闪,让那些坏良心的人,现世全家都死绝吧。保佑天下好心的人,岁岁平安!


送走北京客人,天已黑。劳累了一天的方丈释永信,匆匆吃完饭,在最幽静的一座禅房里,与侠客进行了座谈。让侠客没想到的是,方丈与侠客的恩师祝百成不但相识,而且还与恩师的子女是师兄弟关系。


从佛门谈到了现实社会中的一些问题,包括腐败。


少林虽是佛门之地,但身处尘世之中,免不了方方面面的交道。以出世心做入世事,释永信以独特的办法,把少林做成了一个品牌,并带动了一个地区的发展,这是任何持有不同意见者所无法做到的。少林寺继续在外地扩建寺院,以达到弘扬佛法的宗旨。对世俗的一些事,释永信保持着一种豁达的态度。


千年的少林,蒙受过皇帝的恩赐,也经受过战火的洗礼。一路坎坷走来,并不容易。在目前这个复杂的社会,作为佛门弟子,能为河南,为中华争光达到目前境界,有很多需要我们学习的东西。


(程军锋QQ16628788 cjf5188@163.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所谓少林寺是武林圣地的传说,纯就是胡说八道。


北朝年间,由于当时的情况,寺庙不仅可以免役免税,甚至可以拥有大量的农奴,即所谓“僧祗户”。而寺院为了防盗,并且为了压制僧祗户的反抗(北朝时寺院对于僧祗户剥削都很重,所以经常有僧祗户造反要求重新划归了民户),普遍豢养大批看见护院的。隋朝末年王世充的部将王则向少林寺征税数量太大,而被少林寺借“会谈”的机会用豢养的家丁(即俗称“棍僧”者)绑架送给李唐,因此被李唐嘉奖----后人以讹传讹,就成了“十三棍僧救唐王”了。


少林寺之后多年,以普通佛家寺庙闻名,根本不闻棍僧武学之事,直到清初,由于南少林一度和当时反清武装洪门天地会发生关系。后香港成为洪门天下,尤其是演艺界洪门势力非常强大,往往借影视作品反映“反清复明”的洪门事迹,从而顺便将“少林”夸大的起来。事实上自80年代电影《少林寺》上演之后,少林寺才从一个普通寺院一跃而为什么“武学山林”。


最后,介绍下所谓“棍僧”情况。乱世寺院养武僧是一种普遍现象,并不是就是因为这些人如何“武艺高强”,其实多半都是是招募的流氓地痞(《水浒》中鲁智深去大相国寺看菜园,就是这种情况。因为鲁智深根本就不是当和尚的料,看在檀越面子上给他一个落脚地方)只是特殊形式的雇佣兵而已。日本战国时期的僧兵,甚至包括西藏三大寺的“浪荡僧”,都是这种情况,找这种人学武,还不如直接参军呢!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