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旱 灾 聚 人 心

lsjtz 收藏 27 359
导读:[face=仿宋_GB2312][/face][size=16][/size]报载我国华北等地旱灾日趋严重,农田里的麦子都有枯死的现象!农民们着急万分。平原地区还好点,抽水浇灌呗!但是山区就困难了!笔者当年插队时,也曾遇到过大旱年,亲身体会到山区抗旱的艰苦! 那年大旱!正当需要“六月连阴吃饱饭”时,老天连续几个月不下雨!那地旱的刮一丝微凤就地起土扬尘。尽管推行大寨大队的深刨法但是旱的深刨一尺都是干干的黄土面没有一丝水分!春季种植的谷子等作物纷纷旱死了。连庄子下面流淌的小河也旱的断流了。全村人吃水

报载我国华北等地旱灾日趋严重,农田里的麦子都有枯死的现象!农民们着急万分。平原地区还好点,抽水浇灌呗!但是山区就困难了!笔者当年插队时,也曾遇到过大旱年,亲身体会到山区抗旱的艰苦!

那年大旱!正当需要“六月连阴吃饱饭”时,老天连续几个月不下雨!那地旱的刮一丝微凤就地起土扬尘。尽管推行大寨大队的深刨法但是旱的深刨一尺都是干干的黄土面没有一丝水分!春季种植的谷子等作物纷纷旱死了。连庄子下面流淌的小河也旱的断流了。全村人吃水全靠山边那个泉眼细细如丝的水,每天大家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到泉眼边放个桶接水!我们这些插队知青懒起得晚,往往要等人家接过了才能够轮到我们接!所以无论男知青还是女知青不能及时梳洗打扮个个都篷头土面的大煞风景。

人民是不会向灾难屈服的!村里的人都商量怎么解决庄稼地干旱的问题,因为再不下雨就要连种荞麦的时节都错过了,那么全年的庄稼就没有任何收成了。但是山区的坡地,即使有水有抽水设备也是没有办法浇灌的!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滴灌呀、喷灌呀等先进设备,只能是把水管子放地里整个一个漫浇。平地尚行,坡地绝对浇不了!

眼见着天整个蓝蓝的没有一点云彩,毒辣的太阳直射大地,过去远远望去那个看见蒸汽腾腾的景象一点也没有。那个时期,站在全县最高的坟山顶上没有一点雾气的阻挡都能够清晰望见50里外的县城!

我当时为队里放羊,每天发愁的是草都被旱死了,羊出去没有吃得饿得整天“咩、咩、咩”的看着我叫个不停,大概认为我怎么不给它们找个草多草绿的地方。叫的我心烦不已但我哪有办法!

由于天太旱了,为了战胜旱情,人们就开始千方百计想方设法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了!那各种各样的想法、做法都出现了。求雨就是当地农民流传悠久的一种传统做法。遇到这百年不遇的大旱年,有的农民就有了这想法。

一天晚上我放完羊回到队里。有几个知青找我说队里一些迷信分子们要抬龙王牌位求雨。按照当地的风俗,村里的每个大人都要参加才能够心诚奏效,所以队干们找了知青要求知青们也得参加!但一些知青认为这是迷信活动不能参加,而且还要去公社汇报, “处理这帮迷信分子!”

由于担心晚上走夜路不安全,所以找我这个民兵领导借枪或者要我带他们去公社!“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你必须有个决断。”绰号“皮匠”的知青带着威胁我的口气说。

我当时真犯难!因为这里是我的籍贯地!乡民的风俗习惯我还略知一二。要说传统风俗都是迷信活动,我是不赞成的!因为一些风俗习惯既然能够流传百世就说明有它的道理只是人类现有的只是尚未认识而已。但当时那种政治环境,我如果要反对部分知青的看法很可能遭到打击!

我思索了一番,对那几个知青说“这样吧,你们辛苦了一天,就歇息歇息。我呢,放羊也不累,我去公社一趟,把你们的意见转达给公社干部看公社是什么意思。但是你们必须等我回来再决定怎么办。在这之前不得阻扰老百姓的准备。再说了,把枪借给你们那我绝对不会答应的!”因为之前公社武装部有指示,对他们这些远方来的知青,只能在公社集中训练时持枪,在队里那是不容许他们拿枪的。怕出事无法给人家的家长们交待呀!所以我说了不给他们借枪“皮匠”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勉强同意了我的意见。

我赶忙回窑里吃了些剩饭。又找队长问了问情况。队长说这事肯定得办而且已经请人算过了明天就的办!如果有人敢挡那群众肯定要反抗的!我觉得这趟公社还真的要去了。于是我不顾放了一天羊的疲劳。你想当时草都旱死了,为了让羊吃好我得比平时要跑许多路所以也非常累!但是遇到这事,无论从知青一方还是老百姓一方,我都义不容辞地应当帮助解决好!累就累吧!

夜路好走!我又不怕什么整个那个的。凭借着手电的光亮,我很快就到了公社!夜半三更的公社院子里静悄悄地!那排办公的窑洞个个漆黑。这个时候,公社的干部们大都下队帮助抗旱了,谁还在公社呆着呢。但是我怎么也的讨个说法再回去呀,否则“皮匠”他们不干老百姓也不干,说不定要出大事呢。

我摸着黑,到窑洞门口,逐间敲门看谁在,好讨个“指示”。

敲了一间没有人,又敲一间还是没有人。我看快敲到头了也没有动静正有点失望,突然听见最边那间充作公社广播室的窑洞有动静似的,因为我认识同样也是知青的公社广播员,所以我紧走了两步想通过她找到公社值班的干部。

我来到门前敲了敲门,刚想开口,不料却听见里面“叽里咕噜、叽里咕噜”。我大吃一惊,还以为是否有坏人潜入作案呢。于是我大喝一声“什么人!干什么呢!”不想里面地声响更大了成“叮叮咚咚”的响成一团。我心想坏了坏了,是不是广播员遭坏人的毒手被杀害了。这时我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敢迟疑了,使劲地撞门,一下子就把门给撞开了。随手打开手电一照。嘿,认识,认识,里面的不是坏人,是公社广播员和下放干部……。

沉静了一阵,我先打破这尴尬的场面说了句 “咳,我还以为是坏人呢,原来是你们。”

“啊、啊。”这时才回过神的下放干部看清听清了是我,人家也认识我,所以也开口了,“我正和广播员研究工作呢,商量怎么加强抗旱工作!你就来了,有事嘛?”“有事。正好您在。”我觉得下放干部是上面来的,如果他给个指示,那么知青们肯定会听从的。我就急急忙忙地把来意说了。

“啊、啊,这个这个这个嘛。知青们反对迷信的意见很正确。啊!可群众的意见呢也不能说是错的。我看要尊重群众的风俗习惯嘛!这样吧,你回去给知青们传达我的意见,就说当前上上下下都要抓紧抗旱工作嘛,不要闹什么矛盾嘛。当然迷信是必须要反对的。至于这个求雨是不是迷信活动你们队上的领导们掌握就行了。不要再找公社的其他干部了,啊!”

我一听他这么一说没有反对群众求雨的意思,认为这下好办了,就急忙道谢回队里传达呀。

我刚跨出窑洞门,下放干部紧跟出来把我叫住拉到一旁,然后朝窑洞里看了看,说“刚才我们研究的工作非常重要也带有保密性质,你就不要说了,明白吗?”

“知道,知道。我知道。”

“那好,那你回去吧,告诉队里的其他干部要抓好抗旱工作。”

“行。”

我急急忙忙赶回队里天都亮了。我就在队里的场院给已经聚集在那里的大伙传达了下放干部的指示,本想反对求雨的知青们一听是下放干部的指示也不好说什么了。一场虚惊就这样散去了。

队里每个大人都出动了,我呢,自告奋勇地充当了抬神位的四个人之一。于是我们在队长的指挥下,浩浩荡荡地出发了。一些老者边走边喊叫“海龙王,下甘雨。”大伙跟着齐声“嗷、嗷、嗷”地。不一会大家都进入情绪了谁也不说不参与或者其他什么话,自动自愿地紧跟着还生怕把自己拉下。

我们抬神位的人走在队伍最前面紧跟队长。队长这会来劲了,他是一会儿上山一会儿下洼而且这上山下洼的连正经路也不走,专爬那陡峭之处,整得我们直喘粗气满头大汗被太阳晒得白花花一片但谁也不敢说累什么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就知道紧跟、紧跟! “皮匠”们呢,这时虔诚着呢,个个端着老百姓连夜蒸就的馒头、假猪头、假鱼或者提着酒瓶子等供品也跟在神位后面紧跑,没有任何反对的表示了。这人呀都深深被企盼大雨的心情左右,自觉不自觉地进入了角色。那就是都希望快快地来场大雨解除旱情呀。

不知是凑巧还是怎么的,我们就这样疯了似地满山跑了一个上午,临近中午时分,那天竟然上来了阵阵乌云,一阵阵的凉风也迎面而来。于是老者们的喊叫声更大了简直声嘶嗓哑的,队长不仅要我们抬神位的几个人再跑的快一些而且还吆喝着“皮匠”他们把供品四处扬撒开来。

夏天的天变幻无穷。不一会竟然下开了雨!好几个月没有见雨的我们兴奋极了,顾不得躲避电闪雷鸣,就在那大雨中跳呀喊呀叫呀。久旱的黄土贪婪地拼命地吞取这从天而来的甘露但来不及全部收下。很快尘土就变成泥浆顺坡流到山下的小河道,河道充满了暗黑色的水流发出轰轰的响声飞速流向东方。我们在这雨中跳来跳去,浑身上下湿透了不说,还溅得全是泥。几个知青索性脱了个精光享受雨浴来了。

雨越下越大。在凉风和雨滴的刺激下,我们的上下牙开始打架了,身上也起了鸡皮疙瘩。队长这才喊了一声收拾家伙回队,“大伙相互照顾点,别滑倒摔个好歹。今天每人记双公分!晚饭队里集体吃!杀上两只羊,大伙放开了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