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 第一部 第十九章

huaxuetao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87.html[/size][/URL]   陆天旭进了城,抚慰受伤将士之后,随即召集大小军官商议突围之路。而此时张若英在范阳又遭夏仪晖、邵靖两支军阻击兵败撤了回来,原本大家还寄希望予张若英那边有所突破,这下子可真成了四面楚歌。   不出时日,夏仪晖与邵靖便领军追到了渔阳。   陆天旭一见到张若英就气愤地说道:“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87.html


陆天旭进了城,抚慰受伤将士之后,随即召集大小军官商议突围之路。而此时张若英在范阳又遭夏仪晖、邵靖两支军阻击兵败撤了回来,原本大家还寄希望予张若英那边有所突破,这下子可真成了四面楚歌。

不出时日,夏仪晖与邵靖便领军追到了渔阳。

陆天旭一见到张若英就气愤地说道:“张将军,你不服我领兵我不怪你,可你也不能意气用事啊,我们在淮州正在跟庞英作战,兵力本来就少于对方,你却偏偏领去五万人来攻打渔阳,你怎么可以这么轻率就出兵云州呢?”

“我轻率?你陆将军神机妙算行了吧,你这么厉害,弘江城有你在还怕守不住?”张若英自然有她的歪道理。

“你真是不可理喻......你带着五万将士攻到这里,就算攻下了渔阳又怎样,守得住吗?不仅如此,你却还带兵去打范阳,结果好了吧,后路被断了,现在大批敌军就在城外驻扎,渔阳被围得水泄不通,我们还有生路吗?”陆天旭的火气不小,这种情形换作谁也忍不住发火呀。

“你!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行了吧,哎呀……”张若英的自尊心受到极大打击,情绪激动之余扯疼了箭伤。

“张若英,我们打战不是为了好玩,为了出人头地。也许每次战斗结束,你会为自己的胜利而高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跟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将士们。他们都是被逼无奈才背井离乡,离开自己的父母妻儿,跟主公走上这条不归路……如今这么多人困在渔阳,为你一时的虚荣心而死,你于心何忍呢?”陆天旭的眼角也湿润了。

“天旭,我……”当张若英真正意识到自己犯下如此大的失误后,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不好了,敌军四面攻城!”小卒一脸慌张。

“啊!快去守城门。张将军,你受了伤,不要去了!”陆天旭取过长枪,其实自己也负了伤。

张若英:“不!我是将军,我不能临阵退缩。”

陆天旭:“那好吧,我们走!”

官军分批分队地向东南西北四门发动猛攻,陆天旭、张若英率领城中两万余名将士殊死杀敌,坚守城池。将士们射箭扔石,浇油火烧云梯,凡是能用来守城的办法全用上了,从早杀到晚,拒不投降,接连杀退了敌军十几次进攻,好不容易撑到天黑,敌营才鸣金收兵。

城墙上到处躺满了起义军的尸体,几乎没有可以站立的地方,此时的张若英懊悔不已,独自站在城头上,望着一具具将士的尸体被一一抬下城楼,她的心就像被放进了沸腾的油锅里爆炸一样疼痛。

晶莹的泪花再一次从她那一向刚毅自傲的双眸里流淌了出来,顺着通红的脸颊慢慢会聚到了下巴尖上,泪水浸湿了自己的蓝色领巾,跟鳞甲上的斑斑血迹混到了一块儿……

她慢慢抽动了宝剑,宝剑在月光下寒气逼人,银亮得刺眼。面对着城下未埋的孤魂,面对着头顶上皎洁的月亮,面对着城外敌营中传来的对酒高歌。张若英心灰意冷......

“将军,你不能啊......张将军!”身后的士兵全跪下了。

“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害了大家,我没脸回去见淮州的百姓,没脸去见主公......”张若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你认为这样做能救得了剩下的八千弟兄的话......我不拦你!”不知何时,陆天旭也走上了城头,冠玉般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他摘下头盔,拿在胸前,目光中充满了悲愤,也充满了坚毅。

刚才他与将士们一起掩埋尸骨,清点着存活下来的人,城中的百姓虽然很多人对这支占城的起义军充满了恐惧,都闭门不出。但这支部队纪律严明,不像官府说的那样五行教反贼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起义军的参与者,来自天南地北,难免鱼目混珠,部分人也存在混水摸鱼,做出趁火打劫,杀人劫掠的举动。朝廷为了标榜自身的正义合法性,故然采取夸大其词,甚至污蔑造谣,想尽一切办法损毁起义军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这就是所谓的“檄文战”。

起义军进入渔阳城之后,对城中百姓秋毫无犯,打开府衙粮仓,取出一部分充作军粮外,剩余的粮食全都发放给当地百姓。一些百姓受恩感激,因此这时候也会冒着当“反贼”的危险出来帮助起义军抬离尸体,照顾伤员……

“身为将军,不是光顾着建功,更重要的是在全军处于危难之际,保持冷静的头脑,为给将士们作出表率。你总不会让大家都跟着你拔剑自刎吧,岂不是被那些人笑话?”陆天旭走到张若英跟前,将她拿剑的右手轻轻按下了,转过脸望着城外不远处的敌营说道。

“天旭……”张若英扑进了他的怀中。

陆天旭搂住她的肩膀:“别哭了……”

而此时在敌方营寨,云州太守夏仪晖正在与众将士把酒对饮。右座上宾是李瑞雪,宇文峰站于身后,左座是邵靖,夏仪晖自己朝东而坐。

夏仪晖身穿红袍官衣,头扎玉簪:“小王爷文武双全,才德兼备,此次围剿乱贼,功不可没。老夫必定奏明圣上重重封赏。”

张若英中其诱敌深入之计,一方面是自己用兵草率,贪于建功;另一方面正是李亲王之子李瑞雪的出谋划策,李瑞雪自幼熟读兵书,聪慧过人,虽然有时候也玩世不恭,连自己的老子也管不住,也许年轻人都有几分叛逆的性格。

“大人客气了,平定叛乱,我等义不容辞,请。”李瑞雪回敬,一饮而尽。云州失守,直接威胁到李亲王的封地燕州,李瑞雪当然“义不容辞”。

邵靖:“小王爷年轻有为,今后必定前途无量,在下也敬小王爷一杯。”

李瑞雪:“邵将军请,诸位将军请。”

“请。”众人举杯。

饮毕,邵靖思虑道:“如今乱贼被困于渔阳城内坚守不出,白天一战四面攻城,贼军见无生路,拼死力战,我军伤亡不小……”

李瑞雪:“这样的话……明日邵将军可以领兵分三路攻城,独留西门,贼军必无心恋战,从西门而走,到时我们可在渔阳西面山岭处埋下伏兵!”

次日一大早,战鼓擂动,陆天旭猛然睁眼,跑上城楼。城外敌兵蠢蠢欲动。

“陆将军,敌军分三路在东南北三门外摆开阵势,独留西门无兵来攻。”小将来报。

陆天旭:“渔阳西面是何地形?”

小将:“西面一带全是山林野地。”

“天旭,他们又要攻城了吗?”张若英听到鼓声,也跑上城楼来,身后紧随几个女兵,不知何时她也不再称呼陆将军了。

陆天旭:“嗯,不过今日西门倒无敌军把守来犯……”

“张将军,不如我们从西门而走,逃入山林,再图良策吧。”小将提议,身旁的士兵们也连连点头,大家已有弃城之心。

“天旭,你说呢?”张若英可不敢再擅自作主张了。

敌军攻三门,留一门,这显然是一种计谋(昨天还是四面围攻)。若四面围攻的话,士兵们定然在绝望之下,以死相拼,而现在士兵们见有生路,便自然而然地无心守城,战斗力会大大折扣,即使下死命令守城,这城也保不住了。可是真的弃城往西门而走,想必敌军在前面山林处早已布下伏兵,等着一网打尽,看来我们是走不了了……陆天旭仰天叹了口气。

而敌方兵阵中,邵靖身披铠甲,手举长枪指着陆天旭,眼神中充满蔑视和仇恨,想来他并没有忘记当日陆天旭给自己的耻辱。也许他还在心疼自己那柄浑黄单钩枪(枪尾至枪首皆由生铁打造,枪管空心。随便提一句,很多神兵利器都是纯金属打造,并且加入珍贵宝石辟邪,这些宝石吸收了天地灵气,可谓物华天宝,威力惊人)

“陆将军,我们是撤还是战,你说句话吧,我们都听你的……”将士们急喊着。

“我们已无路可走......那西门是他们故意放的道......”陆天旭知道将士们未必相信自己的话,面前有条生路摆着,硬说是死路谁不会怀疑,也许只有真的遇上伏兵他们才会死心,在城中他们尚且可以凭借城墙死守一阵,如若出城,按照他们现在的战斗力简直不堪一击。

“天旭,你是说敌军早在西面布下伏兵,守株待兔!”张若英经他一点拨,也看出了敌军的意图。

“没错,敌营中必有善于用兵之人……如此一来,大家必定无心应战,好一个攻心计!”陆天旭一脸严肃,逼到这种境地,他也计穷没了招数。

“那我们怎么办?”张若英望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军队,急如星火。

“我们下城投降!”这时候,陆天旭做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决定。

“什么,天旭,我们宁愿死也决不投降呀!”张若英激动地说道。

“张若英,只要下面的人肯答应放过这里的八千士兵,要我们这两颗主将的脑袋也值了,你说是不是?”陆天旭那充满坚毅的眼神,闪动着一名将领少有的高风亮节,他坦然地对着张若英笑了笑。

“天旭……”张若英没有再说下去,从那一刻起,她已被陆天旭身上那种舍身取义的品质所感染,她也默默地笑了笑。

“将军我们不投降,姐妹们愿随大家死战到底!”那些跟随张若英的女兵们跪拜道。

“陆将军,我们就算不撤走,也不能投降,朝廷会放过我们吗?”有人喊着。

“陆将军,我们还是先从西门撤走,说不定是敌军的失误也说不定啊……”也有人依旧抱着侥幸。

陆天旭:“大家冷静点,我不想为难大家,如果你们当中谁想撤走逃生的话,我决不阻拦……但是请将士们相信我,我会尽全力救大家!”

邵靖在城下正准备攻城,突然一支飞箭射来,邵靖接箭,展开绑在箭头上的信签,是一封降书,条件是只要放过城上的士兵,让其安全回乡,主将任由朝廷处置,否则宁愿战至最后一人,也要与官军周旋到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