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公公(幺爷)



我的公公(幺爷)

/文 绿色军人梦


第一次看见幺爷,那是我十六岁那年的夏天。天气炎热,当时和父母正一起做生意的我正忙得不可开交,对面一家做生意的老人笑着说:“看这姑娘忙得满头大汗的,哈哈!”我立即回了一个笑脸,又穿梭在客人中间。没隔多久,我由三姐介绍认识了权权,这位老人的小儿子---权权。


记得十七岁那年我要去惠州打工,幺爷特意做了一桌好菜。把我全家请到对面吃饭,我因为和权权吵嘴就没去吃。当时的我跟本就没用心去体会老人的一片心意。


后来从惠州回到湖北,刚到家中的第二天。幺爷做了一桌饭菜让权权去喊我来吃饭。当时我没去吃,但是幺爷什么都没说。我结婚的那一天,幺爷亲自端了一杯白酒敬我,并对我说:“四凤,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幺爷,敬你一杯,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儿媳了。往后就是一家人,有什么就说什么,一天没吃吧?多吃点菜啊!是大人了,不要哭鼻子,听到了吗?”我点了点头说:“哦,我知道了!”幺爷说:“那你们吃!”说完幺爷走了,接下来的日子,幺爷就把我当成自己女儿一样。


我怀孕了,每天要做生意。幺爷总是怕累着到我,什么事都跑到我前面做好,我看在眼中甜在心里。怀孕八个月我暂时停止了做生意回到了老家,老家院子里有个厕所,幺爷就怕我不小心摔倒在地,第二天早上拿了扫帚,然后把厕所那一些绿色的青苔弄干净,深怕我不小心摔跤。


我生了女儿后坐月子,婆婆重男轻女的思想很重,有一天晚上婆婆和我吵了起来。幺爷看着委屈泪流满面的我说:“四凤别哭了,你婶娘不照顾你我照顾你。生个丫头不是你的错,你婶娘是觉得你生一个儿子,那样你们负担就轻一点。说话语气是重了点,你不要往心里去。”我才心里舒服了一点,也没再说什么。


从那天以后,每天天刚亮,幺爷就端着一个脸盆走进了我的房间。脸盆里有毛巾是给我洗脸的,里面是不冷不热的洗脸水。洗完脸后公公拿走脸盆,一会又递给我一杯水,同样是不冷不热。这杯水是给我刷牙漱口的,漱口后把杯子放好才躺在床上,幺爷就端着八碗走了进来。八碗里装着浮起的米酒和十个糖鸡蛋。我总是把它全部吃完,一个不留。看着我全吃完了幺爷很高兴地说:“喜欢吃,赶明天我在多打三个鸡蛋。”我一听心里哭笑不得,嘴上开心地说:“好啊!不过我怕一下子吃太多了,今后再也不能吃您打的鸡蛋了。”幺爷笑着说:“好,那就我还是一天早上给你打十个鸡蛋。”


哎!我的幺爷他那知道我那十个鸡蛋都有三个是硬撑着吃完的,若他老人家在加三个鸡蛋,恐怕我真是一天都不用吃饭了。我坐月子的脏衣服、女儿的尿片子全部是幺爷拿去洗。这样的一位老人,让我感觉嫁到这个家唯一感到温馨的是:“我有一个好公公!”后来我问幺爷:“幺爷,怎么从没听权权提到爷爷和奶奶呀?”幺爷说:“我2岁的时候他爷爷就去世了,7岁旳时候他奶奶也去世了。我才知道:幺爷几岁就没了父母,从小是大伯母一手带大。好不容易和婆婆成了家,因为幺爷是兄弟中最小的一个。婆婆先后生了仨个:“小孩子的伯父、姑妈和我老公。都喊公公叫‘幺爷’!”小时候家很穷困,幺爷要外出做事,所以没什么时间照顾我老公他们仨个。幺爷又说:“现在我只想:让我的后代享点福!”


我离开了这个家的那一天,幺爷哭泣不成声地对我说:“四凤,你走了有空就来看你俩个孩子和你幺爷,在外面照顾好自己。能吃就吃能喝就喝。在幺爷的心中你永远是我的儿媳妇。”听完老人的话,我心酸地泪如雨下,但是我还是离开了这个家。回娘家没多久我就去了广东省东莞服装原来的制衣厂打工,一年后,权权就和一个女人举办了婚礼。而我就在这家服装厂做车位,每月的工资也是一千柒佰多,每天从早上一直坐到睌上。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有时回到宿舍的我几乎都是累得浑身无力,一条流水线就我那部车是专车,想请个假休息都难。有一天晚上,我累得倒在床上,想等下去冲凉,突然手机响起了音乐,一个来自家乡的陌生电话号码,我一接电话听到了幺爷的声音。幺爷说:“四凤,你在外面还好吧!”我平静地说:“我还好!您好吗?孩子们都好吗?”幺爷说:“孩子都还好……”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我感觉到奇怪地问道:“幺爷,您有什么就直说,您不是说了吗?您会一直当我是您的女儿,那您又因为什么不对我直说呢?”幺爷才说:“那女人对我和你婶娘不是很好,又总和权权吵闹,总是好打龙儿。有一次,他把龙子衣服脱得精光拉到我们床前打,把我和你婶娘差点气死了。婶娘打了她,过后她又缠着权权闹,权权一气就沒理她。第二天中午她和人家说:”总有一天,她会下一包老鼠药拌在饭里全部闹死!四凤,你说我怕不怕?”我一听安慰地劝说:“那可能只是她被打之后的气话,我想不会那样真做得出来。您就劝劝婶娘和权权不要动手打她。至于我是永远不会回那个家了,在说了,我和权权和不来,婶娘不喜欢我,既然走出来了,他又重新找了个人,您就劝说他们好好地过吧!”我您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说完,我和幺爷说了一声快要熄灯了才挂断了电话。


几个月后,我的父亲病情加重卧病在床不起。从小很爱父亲的我辞职回了湖北,当我看见父亲吃饭都难得到口时,内疚的我难受得失声痛哭起来。因为我没钱给我的父亲治病,只有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躺在床上发出一声声病痛的呻吟,无奈的我只有哭泣,唯一我能做的就是陪伴着父亲走完最后的日子。


回家的第二天,权权托人来娘家接我回家,我没理会。第二天幺爷来了,好久没看见,幺爷满头白发,幺爷老了,,像尊浮雕.。脸上刻满了岁月深深的印痕。沟壑浅浅的,弯弯的熬过几年春秋。幺爷老了,像方土墙墙上泥土隐隐剥落。便是牵动我整个心。幺爷老了,像个小孩望着我泪如泉涌,走过岁月的泥泞,缓缓步入黃昏。整个人消瘦了许多,有时候,我想给幺爷亲自做一桌好菜、为他生疏地做一次饭,笨拙地为他织一套防御抵冬的毛衣。羞涩地唱一首“父亲”……


把那些幺爷曾经把我当女儿般的疼爱,统统都刷新一遍。让这像山一样深沉的父爱也让幺爷享受一次。正在想着,我听到女儿、儿子的声音,不一会儿,权权和自家婶娘、堂哥来接我。看着这个把我当亲生女儿的幺爷、看着病倒在床的父亲、看着日夜照顾父亲而劳累的母亲、看着身边的一双儿女。终于我点了头同意了回到那个家,看着一个个露出笑容的脸,我知道!我的决定是会给他们带来幸福,而给我却是在加深痛苦。但是答应了回去就不会去反悔,所以我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


回家后最让我开心的是儿子很懂事,幺爷对我更好了,婆婆在有了那个女人的比较后对我好了许多。村里人见到我都说:“四凤,你回来就好了!”但是有谁知道我内心的痛苦。我总是一笑而过……


我一天到晚在家,回个娘家都很难。直到父亲去世我才回娘家,父亲走了,就这样走了!或许父亲走了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父亲走了之后,我在上街买菜去看望一下母亲之外,就没回娘家。


一般情况下就是上网,幺爷本来是在武汉住院部照顾病人,一个月也有一千多。昨天幺爷回了,我问:“幺爷,你还去吗?”幺爷说:“不去了,就在家找点事做。”我笑着说:“那也好,你应该在家享福了。又不是没钱。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休息吧!”幺爷笑着说:“你婆婆爱玩,我不弄点钱怎么行?”想着幺爷的话,我又想着这么好一个爸爸,怎么就会生出那样一个儿子呢? 哎!同样是男人区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幺爷是位非常值得尊敬的长辈,我会像对父亲那样的孝顺他老人家,直到幺爷百年归山。我祈求老天让我的幺爷长命百岁!身体健健康康走完今后的日子。


2010年12月9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2/11 21:50:58 被绿色军人梦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