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里昂屠夫”成西德特工 为美策划杀害格瓦拉

世界王牌 收藏 0 623


纳粹“里昂屠夫”成西德特工 为美策划杀害格瓦拉

克劳斯·巴比(资料图)


据德国《明镜》周刊近日报道,绰号“里昂屠夫”的克劳斯·巴比是一名臭名昭著的纳粹战犯,曾在任法国里昂地区盖世太保(德国秘密警察)负责人期间,以残忍手段杀害法国许多爱国战士和犹太人。此后,巴比逃到南美洲玻利维亚,隐姓埋名躲了起来。根据最新的调查,巴比在隐居玻利维亚期间,曾为西德联邦情报局(BND)担任特工。


1.手段残忍,被称为“里昂屠夫”


1913年,巴比出生于德国伯恩附近,29岁时当上了盖世太保在法国里昂地区的负责人,并因野蛮的审讯方式而出名。在审讯法国抵抗组织的战士和犹太人时,除了浸冷水、鞭抽、棒打等“常规”方式,巴比常用烧红的烙铁烫受害者的脚底;让受害者靠墙站立,进行假处决,以使他们精神崩溃……他尤其喜欢用电击折磨受害者,将电极固定在被害者的敏感部位,然后通电。


巴比得势时,他设在里昂“终点”旅馆二楼的刑讯室,成了“屠宰场”和很多受害者的“终点站”。每当要折磨一个人时,巴比并不露出凶恶的表情,只是微微一笑。在拷打法国抵抗组织领袖、戴高乐的战友让·穆兰时,巴比和他的爪牙打断了穆兰的双臂,接着打断了他的双腿,还弄折了他的几根肋骨,导致穆兰当场死去。


即使对于孩子,巴比也不会心慈手软。他曾把里昂附近一家孤儿院里的孩子全部押往奥斯威辛集中营,这些孩子最终全被杀害。


在受过他折磨的法国抵抗组织的成员看来,“巴比就是个魔鬼……他手里总是拿着鞭子,打起人来毫不含糊,还要求别人照他的样子做……受他审讯的人越痛苦,他就越开心。”他因此有了“里昂屠夫”的外号。


战后,巴比被法国法庭缺席判处死刑。此时,他远遁南美洲玻利维亚,化名“克劳斯·奥尔特曼”躲了起来。


取得玻利维亚国籍后,巴比和妻子在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经营一家药品原料贸易公司。


2.“里昂屠夫”成为西德特工


过去几十年间,坊间一直有传闻称,巴比曾为西德情报机构“联邦情报局”(BND)做间谍。最近,这种传闻得到了证实。


根据《明镜》周刊从科布伦茨市的联邦档案馆获得的文件,成立于1956年的BND,起初的“业务”仅限于欧洲。随着冷战的进一步发展,BND将间谍网络延伸至全球。在南美,该机构尤其留意玻利维亚的局势。西方阵营担心,万一哪天该国军政府被不满独裁统治的群众推翻,玻利维亚会倒向苏联阵营。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巴比加入了BND。


发现巴比的“伯乐”名叫威廉·霍尔姆。在BND负责招募新特工的霍尔姆身材臃肿、大腹便便,但很讲究“面子工程”,总是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霍尔姆经常在全球各地飞来飞去,每当遇到合适的人选,他总能以最快的速度向慕尼黑附近的布林奇市发回消息,那里是BND的总部所在地。


1965年10月底,霍尔姆来到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认识了巴比。几次交往后,两人成了好朋友。霍尔姆在拉巴斯逗留了4个星期,期间巴比夫妇多次在市区内的“德国人俱乐部”宴请他。霍尔姆趁机表示,汉堡一家公司委托他在拉巴斯招募一名“代理商”……巴比答应了霍尔姆的请求。


在给布林奇发回的消息中,霍尔姆称巴比“有两个(担当特工的)重要优点:首先,他非常忠于德国(西德);第二,他对抵抗共产主义的扩张具有非常高的热情”。冷战时期,西方国家在招募特工时,尤其看重后一个“优点”。


实际上,当时巴比“表现出倾向于纳粹的政治立场”,他曾多次喜形于色地向霍尔姆谈起犹太人被禁止成为“德国人俱乐部”会员的情况,他的妻子也在与霍尔姆会面时,“非常自豪地”展示她的“纳粹文学修养”。


尽管如此,BND仍然决定招募巴比。他们看中的是他与玻利维亚内政部、国会议员、拉巴斯市市长及该国情报机构主管的“良好关系”。当然,巴比所说的这种“良好关系”,多少有点儿吹嘘的成分。


3.西德联邦情报局对巴比的工作很满意


几个星期后,BND雇用了巴比。其代号为“鹰”,在BND的注册编号是V-43118,在BND员工表中的名字是“克劳斯·奥尔特曼”。


被招募几个星期后,巴比有了一个新身份:波恩名为“Merex AG”的公司在玻利维亚的代理人。这家公司的业务就是代表BND,在全球各地售卖军火。巴比的任务是,获取玻利维亚政府军缺少武器弹药的情报,马上通知“Merex AG”。


1966年5月,代号“索林杰”的BND特工飞赴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宣布巴比“转正”,并对他进行了“强化训练”。两人约定,巴比把获取的重要情报伪装成经济新闻,写在一种特制的纸上,寄给西德北部巴特贝文森市的一名教师,再由他不开封地转寄到汉堡的一个邮箱里。同月,巴比收到了BND总部发给他的第一个月的间谍津贴——500德国马克。


文件显示,担任特工期间,巴比至少35次向BND传送情报,因此得到了数额不菲的津贴。BND通过电汇,把钱打入在英国渣打银行旧金山分行开设的一个账户。


BND对巴比的工作很满意。根据《明镜》周刊获得的材料,BND在文件中这样评价巴比:特工V-43118很聪明,“善于学习,适应能力强,行事谨慎,值得信赖。”


不过BND清楚,用巴比在南美洲搜集情报是一招险棋,当时东德情报机构“斯塔西”和苏联克格勃已经盯上了巴比,很可能以揭老底为要挟,迫使巴比为它们服务。当时,BND已有好几名特工遭到了类似的要挟。


基于这种考虑,BND决定停止巴比的工作。1966年圣诞节后不久,代号“索林杰”的特工在西班牙马德里与巴比会面。“索林杰”说,由于联邦政府的财政比较紧张,BND的预算被大幅削减,“因此要停止在拉丁美洲的情报工作”。


就这样,巴比在取得1000马克的“封口费”后,被BND解聘。


4.为美国出谋划策杀害格瓦拉


解聘巴比后,BND依然对他的资料予以保密,即便他是被通缉的战犯和杀人凶手。


1972年,法国传奇的“纳粹猎人”贝亚特·克拉斯菲尔德和妻子瑟奇·克拉斯菲尔德追查到了巴比的行踪,巴比的真面目被揭穿。从此,围绕着引渡巴比一事,玻利维亚和法国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外交拉锯战。直到1983年,玻利维亚政府才同意将其引渡至法国。法国已在1954年废除死刑,巴比以反人类罪被判处终身监禁。1991年9月,这名罪恶滔天的纳粹战犯死在里昂的监狱中,终年78岁。


根据美国的解密档案,除了为BND担任间谍外,巴比在战后还为美军情报机构“反情报队”(CIC)做事。为了将巴比发展成“反共工具”、“冷战勇士”,CIC承诺帮助巴比逃脱法国犯罪调查机构的追捕,并在1951年帮他逃到玻利维亚。


巴比为美国人做的最大“贡献”便是参与杀害拉美著名革命家切·格瓦拉。根据英国大导演凯文·麦克唐纳2007年拍摄的纪录片《我的敌人的敌人》,1966年11月,格瓦拉带领几十名战友来到玻利维亚丛林打游击,准备推翻该国军政府的独裁统治。这时,巴比将他二战时期对付法国抵抗组织的经验“毫无保留地”提供给美国中情局和玻利维亚军政府,导致格瓦拉在1967年10月8日被俘,第二天即被枪决。


巴比的密友阿尔瓦洛·德·卡斯特罗在纪录片中回忆:“奥尔特曼(巴比)拜见了来自美国的情报小分队指挥官谢尔顿少校,给了他如何对付游击战的建议。这些经验都是奥尔特曼在二战中积累下来的。”


美国记者凯伊·赫尔曼说:“巴比曾多次自夸,是他确定了谋杀切·格瓦拉的策略。”


后来事情曝光,美国政府为帮助藏匿纳粹战犯向法国提交了一份道歉声明。


5.西德联邦情报局否认事先知晓巴比的身份


事情曝光后,雇用巴比的BND是如何解释的?


1972年,巴比的真实身份被克拉斯菲尔德夫妇揭穿后,面对公众的抨击与质疑,BND也曾调查过此事。那些与巴比有过来往的BND特工在调查中众口一词地称,他们只是“通过媒体才了解到奥尔特曼的真实身份”。就这样,BND在宣称“事先不清楚此人身份”之后,其内部自查没了下文。


《明镜》周刊的报道称,这只是BND做样子罢了。受招募时,巴比说他“从东德直飞玻利维亚”就足以让BND对他的背景展开彻底调查,要知道,当时有许多纳粹战犯逃到南美洲。对巴比和妻子的纳粹立场,以及他那不完整的个人档案,BND怎会坐视不管?


另外,1966年9月13日,BND的一名情报官员写道:“特工V-43118拒绝到德国接受培训,难道在德国有些不利于他的证据……纳粹党卫军?”几周后,威斯巴登(黑森州首府)检察署通缉巴比的消息传遍了全球。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