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范中国“近乎疯狂” 宁坐失“竹岛和四岛”

fengyimin 收藏 7 347

1月27日早晨,一艘日本巡逻舰在钓鱼岛西北约29公里处,与中国渔业监视船“渔政201”发生对峙,是2011年以来的第一次。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第12次中日安全对话在北京举行,中方对日本加强西南诸岛防卫正式表示关切。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已经开始研究修改《周边事态法》,认为有必要在朝鲜半岛发生突发情况时,扩大自卫队对美军的支援力度。将自卫队向美军提供海上补给的地理范围,从目前的日本领海扩大至公海。一旦日本突破现有的《周边事态法》限制,那么日本海上自卫队将会为在更大范围展开军事行动找到依据。


安全对话刚结束日本又挑事


日本与中国自1993年10月起即展开双方定期的安全磋商,1月20日进行的中日安全对话是第12次。上一次对话是2009年3月在东京举行的。


清华大学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教授表示,中日安全对话并非一年一度举行,而是根据实际需要进行。事实上,这种安全防务方面的对话涉及中日关系中最敏感最脆弱的部分,需要良好的政治气氛做保障,近年由于两国政治气氛和双方日程安排,对话时有延期。刘江永认为,此次对话有助于两国加强沟通,但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


据外交部发言人洪磊透露,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胡正跃和日本外务省审议官别所浩郎分别率外交、防务部门有关官员出席了1月20举行的中日安全对话,并就各自国防政策以及国际地区安全形势等交换了意见。但对话的具体情况,洪磊以外交部“将适时发布消息”为由,并未进行说明。不久之后,外交部网站发布了这一消息。消息称,日方表示,日本将继续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遵守现行宪法和专守防卫政策。日本视中国为合作伙伴,不采取以中国为对手、损害中国利益的安全政策。中日双方一致认为,两国在安全领域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应探讨在此领域加强沟通与合作,推动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而据日本共同社披露,在这次安全对话中,中方对日本加强西南诸岛防卫正式表示关切。日本方面则对中国下一代隐形战斗机非常关心。刘江永指出,中日关系具有本身的逻辑,既有双方相互依存的一面,也有两国间结构性的矛盾。“特别是去年撞船事件后,去年末日本又变本加厉推出以中国为主要防范对象的《防卫计划大纲》,这些举动使两国人民之间感情恶化,造成的严重后果不是通过一次对话就能解决,需要日本政府深刻反思,拿出实际行动改正。”


果不其然,就在中日安全对话举行一个星期之后,日本时间1月27日早上7点50分左右,隶属位于日本冲绳县11管区保安部的海上保安厅巡逻舰,在钓鱼岛海域附近向中国“201”渔政船发出“退出日本领海”的警告。


对此,中国渔政船严正回答说“钓鱼岛是中国固有的领土,我们正在执行正当任务”,随后围绕钓鱼岛作反时针方向航行。日本海上保安厅称,双方舰艇在有关海域一度形成对峙,其后,中国渔政船于上午11点27分驶离该区。直至27日中午为止,日方的巡逻舰和巡逻机仍在现场戒备。随后,日本海上保安厅借口“渔政201”船无论是设备还是排水量都优于日方巡逻舰,因此强调日本政府应提升海上保安厅的设备。


日本“防卫”越“防”越远


美联社1月27日报道,美日军队于当天开始在日本熊本市健军基地举行大规模联合军演。作为军演的一部分,数千名美日军人模拟了导弹袭击、游击战争和日本遭到全面入侵。


大约1500名美军和4500名日本军人参加了这次代号为“山樱”的军事演习。在日本西南岛屿九州岛举行的“山樱”军演,是美日军队最大规模的年度联合军演。


这次军演的日方指挥官说,军演模拟了弹道导弹袭击、特种战争以及日本最南端主岛遭到入侵,演习将持续到2月3日。


演习虽然热闹,但更值得关注的是在美日大搞联合军演的背后,日本正在加紧研究修改《周边事态法》,谋求扩大自卫队对美军的支援力度。


《周边事态法》以朝鲜半岛发生突发事件为假想情况,规定日本周边地区发生对和平及安全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时,自卫队将向美军提供支援。根据该法,自卫队将在没有战斗行为的“后方地区”向美军提供饮水、食品及燃料,从事人员和武器弹药等物资的运输、维修并提供医疗服务等支援。关于运输范围,现有法律规定可在“没有战斗行为的日本周边公海及上空”进行,补给及其他活动则被限制于日本领海以内。


而新法案的主要内容是将自卫队向美军提供海上补给的地理范围,从目前的日本领海扩大至公海,此议案最快将于今秋提交国会审议。


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教授王宝付认为,日本此次修改,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意图,就是要扩大日本向美军海上补给的范围。《周边事态法》刚开始制定的时候,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防卫日本的安全,那么现在就是主动应对朝鲜半岛或其他方向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从这些变化上可以判断,《周边事态法》经过几轮修改到今天,日本在这个问题上走得越来越远。


刘江永教授认为,过去《周边事态法》的适用条件是日本安全受到威胁,而这次修改是为应对朝鲜半岛发生突发情况,说明日本跃跃欲试,企图利用半岛危机,突破专守防卫的政策框架。另外,修改《周边事态法》会受到日本宪法的制约,因为日本宪法不允许日本政府发动对外战争。如果该法修改获得通过,那么朝鲜半岛一旦有事,日本会对美国进行支援,届时日本必定成为打击目标。而日本会称自己是在行使防卫,并以此为由要求修宪,实行所谓“集体自卫权”,与美军在海外联合作战。这样日本就脱离了战后的和平发展道路,在东亚地区对中国构成安全威胁。


第12次中日安全对话:枪口转向西南诸岛


在中日安全对话上,中方之所以对日本的新《防卫计划大纲》明确提出加强西南诸岛防卫表示关切,是因为日方的这一国防政策的改变很有可能会给本就十分复杂的东北亚安全格局再度增加不稳定因素。


近日,日本内阁正式通过了新《防卫计划大纲》。新大纲强调日本将削减在本土的防卫力量,以大力加强对“西南诸岛”的防卫。


日本防卫副大臣安住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以前相比,新防卫大纲的最大变化将是把防卫重点从北方转向南方,着重加强西南诸岛地区的防卫。”新的防卫重点意味着将重新分配资源,抽走为防备前苏联大规模入侵而驻扎在北海道等地的坦克及其他部队。


另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称,为增加“西南海域”防御上的预算投入,新《防卫计划大纲》决定进行一系列装备调整,包括将陆上自卫队的坦克数量削减200辆,由原先的600辆减至400辆,火炮也由现在的600门减少到400门。在海上力量方面,日本将大力部署至少6艘具备战区反导能力的“宙斯盾”舰,同时大力打造潜艇部队规模,由16艘扩军至22艘,护卫舰则由47艘增加到48艘。在空中力量方面,伴随运输机的大型化,主要作战飞机将维持在340架左右。


新《防卫计划大纲》明确写入日本政府将加强“对周边海域的主权主张”,并将日本政府2004年有关“严密关注中国的动向”的说法,改为“对中国动向进行警戒监视”。


为什么要加强“西南诸岛”的防卫?日方的解释是,这样做是为了保持防卫力量部署的平衡。对于这种说法,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洪琳认为,日本防卫转向西南是对中国的战略试探。


洪琳称,日本长期以来防卫的重点是针对北方的,以前是苏联现在是俄罗斯,毕竟日本和俄罗斯有北方四岛的领土争端。而现在来看,日本方面说要打破以前的情况,使现在的防务力量部署更加平衡,把它防备的重点转向西南诸岛。这给大家打了一个很大的问号:日本和俄罗斯的领土争端,就不管不顾了吗?因此,所谓“平衡”的理由站不住脚。日本方面选择在中日关系敏感时期(比如说去年爆发的钓鱼岛撞船事件,中国GDP超过日本等等),在本国国防政策上做出了一个如此大的调整,日本的解释难以自圆其说。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还计划与韩国实现情报共享,加强对中国军事情报的搜集。据法国广播网报道,日本防卫省官员近日透露,日本已经开始与韩国谈判缔结《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谋求两国在“同一地区、彼此同感安全受威胁的局势下”共享情报,强化搜集中国和朝鲜军事情报的功能。


由此可见,日本对竹岛(韩称独岛)、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放而不管,偏偏紧紧盯着中国钓鱼岛,可见,日本对中国的担心、防范已经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