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心中打定主意,王晓福再次行动了。


给王晓福行动的时间只有五六分钟,也就是每当左侧的机枪手扫射过一次后。他必须抓紧时间。


他先顺着原路爬回去一段距离,眼瞅着跟那个小土包的距离相平齐了,才慢慢地往土包靠拢过去。


越靠越近,最后距离到完全可以清晰听见两个美国大兵说话的声音了,王晓福才平心静气地一寸一寸挪过去。


王晓福静静地潜伏在那里,如果此时有人站在他旁边观看的话就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潜伏”。这话怎么说呢?原来,他匍匐的地方正是两个美国大兵的中间,距离这个小山包的顶部只有半个脑袋远。如果两个美国大兵其中的一人往外探头张望的话,眼睛只要稍稍往下一扫,就能发觉他的存在。


王晓福如同一只伺机捕获猎物的豹子般在等待着,等待一次敌人向外张望得机会。因为他估计敌人机枪手打完一排子弹后,这两个美国大兵至少会有一个人往外张望一次。但王晓福不能确定,从刚才在车轮下观察的一次情况中得到了什么规律,所以他在赌——王晓福右手紧握刺刀,腿和腰上的力量全都蓄积起来,赌这次探头的人还是靠右边那个拿酒壶的美国大兵。


机枪再一次响起,山包后的美国大兵没说话了。王晓福趁势做了个深呼吸,把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他眼睛向上翻着,等待敌人探头的那一瞬间。


来了!右手边一顶钢盔正在往上升起,王晓福也动了!他如同一只迅捷地猎豹,闪电般拉长了身形,眼睛在看到土包后另一名敌人的同时左手拍向了他的肩头,右手再狠狠刺向右边这个探头敌人的咽喉!


王晓福这个动作是在心里勾勒了无数遍的。他很清楚自己突然现身,右手的敌人会看得一呆,瞬间清醒不过来;而左手的敌人只要不是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同伴,肩头一旦遭到拍打,肯定会扭头看看被拍打的方向。


王晓福手起刀落结果了一名敌人;他拔出刺刀再次刺入左手那名敌人的颈部时,那美国大兵甚至连头都还没来得及扭回来。


不难想象,王晓福在这短短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里干掉两名美国大兵,除了运气很好外,他本身地正确判断,得益于先前多次大大小小的战斗经验。而这两秒不到的时间,仿佛也用尽了他身上所有的精神和力量,当看到刺刀顺利插入敌人侧颈、鲜血喷涌而出的时候,王晓福也象被剥茧抽丝般地瘫在了雪地上。


整个过程中,除了刺刀入肉的声音,就剩下敌人喉头发出得轻微咕咕声响。看着两个敌人的双腿不再动弹后,王晓福深吸了一口气,双手费力地撑着地面,使自己身体从坡上滑下来一点,对身后的队员们招了招手。


队员中很多眼力好的人,亲眼目睹了王晓福地精彩表演后,心里除了佩服就只剩下太佩服了。见他挥挥手,所有的战士们迅速匍匐前进,很快都聚集到了车下。


这一夜也合该他们走运,第一辆车厢里装得就是子弹和手榴弹,同志们都不客气,除了警戒人员,几乎每个人都搬了一箱子弹或手榴弹原路潜了回去。


王晓福见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心想,既然来了就听听这些敌人在说什么吧,既然今天运气好,没准能碰到电台之类的玩意儿也不一定。


说干就干,王晓福悄悄爬向第二辆车,看看车厢里都是炮弹就溜向了第三辆车;车厢里还是炮弹,第四辆车已经不能再看了——太容易被敌人发现了。运气不会一直眷顾一个人,该小心时就得小心。王晓福深知这个道理。


他披着那块白布,开始在车底小心前进。大约距离敌人只有十几二十米远了,王晓福停止了动静,静静地听敌人交谈。


话说声断断续续地飘进耳中,王晓福听不懂英语,不过朝鲜语还能听懂一些。敌人聊天的内容很杂,听了几分钟觉得没有什么值得等待的了,王晓福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有几个朝鲜词语是自己比较感兴趣的东西。其中有北汉江,下游,气象站,十几公里,很冷……


无意中听到的这些词,让王晓福琢磨了半天,他在潜回阵地的路上一直在想是什么意思。把这些词串连起来,估摸着两个对话的敌人是说北汉江下游十几公里的地方有个气象站,可以预报天气情况,再过几天气温还会下降,到时候会更冷。


如果真是这么回事,气象站每天要向上面报告天气情况,能没有电台吗?这也算此次侦察,对于电台情报的唯一收获了。王晓福回去后,没找到队长和指导员,只好先到帅红英这里来了。


他们这一说话,把正在睡觉的小李给闹醒了。听到这些情况,他翻身站起来,道:“这确实是个好机会,千万不能放过!”


王晓福看看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他说道:“这事耽误不得,咱们先找领导,如果他们同意了,我马上带人下去找。趁着天黑把电台弄回来最好,天一亮,就什么事都办不成了。”


三个人去队部的途中,商量着如何去气象站的事情,帅红英和小李怕别人弄不来需要的东西都不放心,都争着要去。这下可难坏了王晓福——自己去气象站的话,不管碰上多大危险,哪怕就是被敌人“报销”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要说把机要员或者报务员弄丢了,就是摸回来一百个电台,也用不上了。


所以,王晓福对帅红英和小李的要求,他一直没有表示同意。


“轰隆隆”“轰——”


又一批炮弹飞了过来,他们几个人迅速散开,立即趴倒在雪地上。闪闪的亮光中,王晓福瞥见一个人影从前面的小道上走过来,仔细看过去,来人正是崔志星。

王晓福想:这是个有主意的人,找他去合计合计,应该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