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两个兵的春节

rpdlb 收藏 47 12257


大山深处,两个兵的春节

终究还是情感战胜了理智,值了两天班腰酸背疼宿舍里冰锅冷灶没有半点过年的气氛,还是向首长请示,想回到那大山深处,陪着那里的两个士兵兄弟一起过个年。



基层部队过年,大多车辆是要按规定封存的,首长从不多的机动车中抽调一台车送我过去。驾驶员蔡辉驾驶着猎豹盘旋在山间公路的时候,窗外皑皑压青松。小蔡跟我也是相识多年的老友,从他当新兵起就是因为绘画成友,近年来又热爱摄影,我说,这次咱们一起给那两个战友拍点照片……


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池水。只是经历过大地震、泥石流和灾后重建的山区已经焕发新的生机,不但是新的生机,远远比以前的建设水平提高了许多。乡村里过年的氛围似乎掩盖了一切的伤痛和悲伤,毕竟,日子还要过,我们,还是要继续往前走。大地震给这山区连队带来的变化也不小,因为自然灾害和任务的转移,现如今已经只剩下两名战士负责看护营区和维护两条40余公里长的线路。哨长是陈镇中士,新兵不新,上等兵袁凯。袁凯我不是很熟,陈镇则是和我一起参加过抗震救灾和抗洪抢险的。


到哨所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偌大营区里两个战士的身影让我觉得很是伤感。老连队旁的邻居老谢,过来喊我们一起过去吃年夜饭,老谢,四十多岁,用四川话说“那是当娃娃头儿的时候就和连队在一起的”,老连队在这里四十年,他见证了连队的每一步发展,甚至他认识连队的人要比我们多得多。老谢媳妇很是热情把家里的腊肉香肠或蒸或煮或炒或拌的弄了一大桌子,山里人也不会买什么过年酒,自家产的猕猴桃用高粱酒泡了放些冰糖,到年下喝,堪比xo,只是我们有禁酒令在都不敢饮酒,只得我们喝茶他们喝酒,拗不过老谢,我代表几个战士喝了一小杯,甘冽沁心。


其实我一直都不能肯定我所写的这些文字,因为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准确描述这种情感。陪两个守哨所的战士过年,我能给他们什么?买了一点东西外加两个红包,陪他们吃顿老乡家的年夜饭,和他们一起守岁,燃放烟花,再走一趟巡线的路……我能做到的或许只能有这些了。


但我去的目的实在是想填补一点空,让那两个士兵兄弟心里知道,有这么位兄长心里有咱。


其实,战士要求的也很少,理解,理解万岁!


战友,我来陪你过春节。在那大山的深处,我知道你们青春的花儿在寂寞中绽放;战友,我来陪你过春节。我知道山里的相邻也会陪你度过这样的辞旧夜;战友,我来陪你过春节。我知道你们的坚强你们的勇气足以让雪融化;战友,我来陪你过春节,只是想,陪你一起迎来新春的爆竹响边防……


这里,是一座山,山里两个兵,守着一个营房和国防线。


万家团圆的时候,中国士兵,默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或许,落雪无痕。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他们,我的士兵我的兄弟!让我,来陪你过春节……(文:郭红元 图:郭红元 蔡辉)



5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