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红旗》热播 陈建斌:钱学森荡涤我们灵魂


《五星红旗》热播 陈建斌:钱学森荡涤我们灵魂

《五星红旗》海报。


由四川广播电视台参与出品的36集电视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眼下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热播。该剧被中宣部、国家广电总局、中央电视台列入2011年“重点献礼剧目”,由国家一级作家、编剧赵锐勇和王彪两人共同完成,剧中汇聚了唐国强、陈建斌、郑国霖、孙维民、马晓伟、申军谊、蒋林静、王伍福、郭连文等一大批实力派演员。该剧导演王晓明向记者披露了这部电视剧创作中的幕后故事。


剧情:


来自“两弹一星”元老回忆录


导演王晓明说,《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这部戏最大的看点在于“真实”,“它揭秘了很多当时的历史决策和当时所遇到的国际大环境。”为了保证这些揭秘的资料都是真实的史实,编剧翻阅了很多当时制造“两弹一星”元老的回忆录,经过反复修改才定稿。王晓明说,现在很多选秀节目制造“娱乐之星”,但是缺乏民族之星,这部戏正是要树立起这些默默奉献的科学家的群像。“比如说,火箭专家、两弹一星功勋郭永怀飞机失事的时候不幸牺牲。当人们从机身残骸里寻找到郭永怀时,吃惊地发现,他的遗体跟警卫员紧紧抱在一起。烧焦的两具遗体中间紧紧夹着装有绝密文件的公文包,完好无损。这种精神值得我们铭记。”


风格:


展现科学家普通人的一面


在王晓明看来,科学家是人而不是“神”。“我们这部戏中,有科学家的情感、科学家的生活,我们是要把科学家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的样子表现出来,看到他们就像看到邻居家的大哥一样。”


“大家都知道钱学森是‘导弹之父’,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有很高的音乐素养,他的夫人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每当他做科学研究遇到难题的时候,他都会听音乐调节情绪。”王晓明说,这些科学家的故事本身就很感人,他所做的就是用纪实的风格呈现出来。“为了搞研究,邓稼先阔别妻子28年,留下一张全家福作为壮身许国的交代。氢弹因降落伞故障摔成碎片,邓稼先第一个冲进去,情急之下拿手捧起了地上的核弹,放手后才想起自己遭遇致命核辐射。这些故事本身就很精彩。”


在剧中扮演钱学森的陈建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地说,他曾经两度扮演钱学森,第一次是在电视剧《我亲爱的祖国》中,演的是钱学森回国前的故事,这次演到钱学森回到祖国后的经历,正好连上了,“就是这样的巧合。我觉得是一种命运的安排吧。”


记者:对于钱学森这个人物,观众多少都有些了解。这次扮演的钱学森怎样让人感觉到既真实感人又有新鲜感?


陈建斌:其实这个剧表现的都是史实,当你看到那些史实的时候你真的会为他们所感动,觉得那个时代老一辈知识分子身上的细节是能荡涤我们灵魂的。演这部戏就像洗了一个澡一样,特别的好。


记者:这应该算是你第二次演钱学森了,感觉有何不同?


陈建斌:我在1999年主演的第一部电视剧《我亲爱的祖国》就是以钱学森为蓝本,演钱学森读清华、北大、西南联大,然后去美国留学的经历,一直演到他回到祖国之前。《五星红旗》写的恰恰是钱学森从美国回来,回到祖国,为“两弹一星”工作的那些事,等于说把那部电视剧里的很多东西连上了。谁会时隔十年重新遇到同一个角色,而且那部戏结束的地方正是这部戏的开始。这个剧本断然不是为我写的,但却就是这样的巧合。我觉得是一种命运的安排吧。


记者:你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什么?



陈建斌:在《我亲爱的祖国》那部戏里,结尾是在天安门前,蒋英和钱学森历尽艰辛终于回到了祖国,五星红旗在迎风飘扬,然后钱学森说:“我说过我一定要回到祖国,现在我终于回来了。”说完这句话,《我亲爱的祖国》就剧终了。而在《五星红旗》这部电视剧里,大概在第二集的时候,钱学森就回到了祖国,同一个场景,也是在天安门前,也是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钱学森也说了同样的话。我当时特别地感慨,从我个人来说,从1999年到2010年也有10个年头了,我也从29岁变成了40岁。这10年给了我一个时间,让我更接近钱学森的心理。我去年拍他故事的时候,更能体会到他内心中深沉的东西,比如他对祖国、民族、故乡、亲人、爱人、孩子的爱,我觉得自己体会得更加强烈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