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环境权利”写进宪法中

世界王牌 收藏 0 126
导读: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共和国成立,“环境权利”被明确写入到新宪法当中,它旨在保护每位南非公民享有整洁健康生活的权利,保障现在及未来的南非人民享受保护完好的自然环境的权利。 如今,成立不到16年的年轻共和国,因在环保方面的杰出表现,成了世界各国的楷模。据调查显示,来南非的90%的游客,都是冲着这里的野生动物和未受破坏的自然环境而来的。 官方发起“犀牛保卫战” 盗猎嫌犯无奈吞枪自尽 谈到生态保护,就不得不说起南非人近期非常关心的“犀牛保卫战”。世

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共和国成立,“环境权利”被明确写入到新宪法当中,它旨在保护每位南非公民享有整洁健康生活的权利,保障现在及未来的南非人民享受保护完好的自然环境的权利。




如今,成立不到16年的年轻共和国,因在环保方面的杰出表现,成了世界各国的楷模。据调查显示,来南非的90%的游客,都是冲着这里的野生动物和未受破坏的自然环境而来的。




官方发起“犀牛保卫战”


盗猎嫌犯无奈吞枪自尽




谈到生态保护,就不得不说起南非人近期非常关心的“犀牛保卫战”。世界上90%的犀牛生活在南非,整个南非境内约有犀牛2.3万头。由于亚洲市场对犀牛角的需求旺盛,南非犀牛成了盗猎者的头号目标。2010年,盗猎者射杀的犀牛约为261头,是2009年整年数量的一倍,是2008年83头的三倍之多。




大量的屠杀遭到南非总统祖玛和大主教图图的谴责,尤其是当一头遭盗猎者枪击九次幸存的黑犀牛被转移到约翰内斯堡公园时,霎时间引发全国公愤。一场由官方发动的“犀牛保卫战”由此拉开序幕,国家军队被调派到野生动物保护区巡逻。军队、警察以及野生动物保护区的保安们与盗猎者展开丛林战,大量盗猎嫌犯遭到逮捕。




2010年11月,林波波省某盗猎集团被一网打尽,11名嫌犯全部遭到逮捕,其中一人被射成重伤,嫌犯中竟包括在克鲁格国家公园工作的两名兽医。随后,一名等待审判的嫌犯自知罪孽深重而吞枪自杀。2010年的“犀牛保卫战”给了盗猎者沉重一击,共有120名嫌犯遭逮捕后面临刑事诉讼,有效遏制住了盗猎犀牛现象。




那么,南非为何会拥有世界上90%的犀牛而成为盗猎者头号目标呢?这要从南非保护动物的历史说起。在世界第一个国家级保护区——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建立13年后,1895年,南非境内成立了两个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赫鲁赫鲁韦(Hluhluwe)和乌姆福洛济(Umfolozi)野生动物保护区,它们也是全非洲最古老的禁猎保护区。成立之初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纳塔尔地区仅存的犀牛,而现在,它们的成效已远远超过了初设者的预期。




20世纪初,全世界濒临绝迹的不足20头白犀牛生活在乌姆福洛济保护区。后来,在南非纳塔尔国家公园管理局的努力下,使得保护区内的白犀牛与盗猎者隔绝,数量也不断增加。它们当中很多被送往非洲其它自然保护区和世界各国的公园内继续生活,到2007年,全球白犀牛数量从不足20只飙升到超过1.7万只。另外,这两个国家自然保护区,还是南非黑犀牛的避难所。其它哺乳动物,如非洲羚羊、白羚羊、各种鸟类等,也视这里为乐园。




全国580个自然保护区


人与动物达到和谐共存


除了上述两个非洲最古老的保护区,南非共有580多个禁猎自然保护区。国家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等的总面积约72700平方公里,是南非领土总面积的5.8%。虽然5.8%的比例,距离国际环境保护联盟要求的“每个国家应划出10%的国土作为自然保护区”仍有一定距离,但在世界上恐怕少有国家与南非的自然保护成绩相媲美。




南非自然保护工作做得非常好,生态保持了多样性。“We have a very beautiful and colorful country”(我们拥有一个非常美丽多彩的国家)是南非人常挂在嘴边的话,也是南非人引以骄傲的资本。这里不仅物种丰富,而且有许多物种是世界其它地区所没有的。全世界80%的植物、30%的爬行动物、15%的哺乳动物和6%的鸟类,全都是南非特有的物种。




南非国土面积仅占全世界的1%,但它却拥有2.4万种开花植物,占全世界开花植物品种的10%左右。在南非的“母亲城”开普敦,就存在着一个被称为“开普植物王国”的小灌丛区,这个区域面积约七万平方公里,与爱尔兰的国土面积相当。但不同的是,这里却是拥有8600种开花植物的“王国”,南非国花帝王花也在此茁壮成长。




上天赋予南非的动物也可谓是丰富多彩。在世界上已知的哺乳动物中,有7%生活在这个国土面积只占全世界1%的国家里,其中陆生动物230种,水生动物43种。另外,南非有鸟类850多种,昆虫八万余中,仅蚊子就有100多种。物种多样性,用“Colorful”形容毫不为过;只有到过南非的人,才能真正领略到“彩虹之国”的魅力。




更难能可贵的是,人与动物和谐相处。在南非著名的龙山(又称德拉肯斯山)上有座独特的“秃鹫饭店”,这里可不是吃秃鹫的地方,而是给秃鹫喂食腐肉的地方。每到冬天,为避免秃鹫因饥饿而误食被毒死的豺狼腐尸,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就派人到悬崖顶部洒满肉骨,爱鸟人士则可以躲在舒服的角落里用望远镜赏鸟、拍照。类似的情况在南非比比皆是。在开普敦附近,就有鸟岛、海豹岛、企鹅公园等景点,每个景点都是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范例。在开普敦近郊的兰伯特湾,可观赏到上万只鲱鸟群起群落的奇观,游客甚至可以让鸟儿落到肩膀上拍照。




最著名的一个代表是世界闻名的克鲁格国家公园。1898年,时任总统克鲁格在众人反对下,毅然宣布在与莫桑比克交界处,成立萨比禁猎保护区,以保护该地区日益减少的野生动物。后来,保护区规模日益扩大,今天的克鲁格国家公园面积达2万多平方公里,在动物保护、生态旅游及环境保护等相关技术与研究方面,克鲁格均位居世界前列。公园内有着密布的公路网络和休息营地,但这些基础设施几乎没有影响到自然的原始状态;公园里有很多为了保护野生动物而制定的苛刻的规章制度,例如车速严格限制在40公里以下,为了不影响动物休息,营地大门在黄昏时分(夏天6:30PM,冬天5:30PM)就要关闭,迟归者会被罚款。




人口激增威胁自然生态


保护环境依旧任重道远




虽然南非的环境保护工作位居世界前列,但如果你登上桌山远眺开普敦,就不得不为南非自然保护的未来感到些许担忧。在不到百年时间里,位于开普半岛和东边的霍顿督荷兰山脉之间的开普平地已被人潮所淹没。曾布满湿地和野花的地方,现在则充斥着厂房、农舍和住宅……更令人担心的是,因为人类繁衍的迅速,开普半岛上许多动植物都濒临绝迹。实际上,自有记录以来,光在开普半岛上就有39种植物灭绝,其中15种是该地区所特有的植物。




与此同时,是人类数量的激增。1960年,南非人口约有1830万,1997年人口总数已经达到4250万,2003年人口总数突破4500万;到2009年7月官方统计数字显示,南非总人口已达到4932万,预计2010年总人口已超过5000万。




人类的持续大幅增长,必然会侵吞土地、对自然环境保护造成沉重压力。与此同时,1994年新南非成立以后,除了注重自然保护外,个别措施也遭到国际环保组织的批评。例如,由于政府对环保部门的功能等认知不足,从而进行了裁员计划,导致许多省市的环境保护机构失去了大量有经验的专业人士。




如何协调人口增长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如何保持南非在世界生态保护领域的“领头羊”地位,这些都是南非政府要直视和解决的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