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元首蒋中正 第一部 机界神拳 第一卷 机神降世篇 第二章 溪山蒋中正,今夜灭红会(3)

为了神马 收藏 4 3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4.html[/size][/URL] 窗纱发出的拂地声就像就细沙正在接受海浪余波的拍打,背对着原本皎洁的月光之下,宋三江狰狞的面容被浓浓的阴影所笼罩,活像一只恶魔。 随着宋三江的呼吸逐渐急促,肮脏的口水淌到身下被绑住了双手的少女脸上。少女感到一阵恶心,一双修长结实的双腿更加奋力挣扎着,想要驱赶试图侵害自己的恶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4.html


窗纱发出的拂地声就像就细沙正在接受海浪余波的拍打,背对着原本皎洁的月光之下,宋三江狰狞的面容被浓浓的阴影所笼罩,活像一只恶魔。

随着宋三江的呼吸逐渐急促,肮脏的口水淌到身下被绑住了双手的少女脸上。少女感到一阵恶心,一双修长结实的双腿更加奋力挣扎着,想要驱赶试图侵害自己的恶魔。

“放开我,你这流氓!流氓!流氓!流氓!”看到怀中的少女的越发倔强,洋唐饭店的大老板宋三江反而越发感到兴奋起来,道:“骂得好,我就喜欢美人骂我是流氓。”

“快放开我!我家哥哥是革命军团长,他不会放过你的!”少女有着一双坚毅清澈的眼睛,就如同天上的皓月一样,忍不下半分的玷污。

“革命党?”宋三江哈哈大笑起来:“老子玩的就是革命党!瞧瞧你这眼神,老子就是喜欢小辣椒。快跟老子说说,你这小辣椒打死过多少旗人?”

“流…氓!”少女无话可说,唯有继续挣扎,可是宋三江粗壮的手臂并不是她这幅较弱的身子骨可以从正面对抗的。

宋三江突然希望自己的肚子能够小一些。因为他的嘴唇始终距离少女太远,怎么也亲不到少女那柔软的诱人嘴唇。

亲不到也没关系,只要身下的少女还在继续挣扎,持续性的消耗着体力就对了。

宋三江开始幻想着少女失去体力后,自己要如何侮辱她、蹂躏她、折磨她,最后再用巨大的肚皮压在她的脸上,用山一样的肉活活憋死她。

宋三江喜欢杀人,尤其是喜欢用自己的肚子去窒息美丽的少女。如果正好这名少女还是一位光荣的革命党人的话,那就更好了。

身下的少女还是一副不服输、不认命的样子,还在拼死的挣扎。宋三江贪婪望着她,就像一名最忠诚的信徒看着佛祖一样。因为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希望。他渴望接近这种希望,但他更恨这种眼神。因为这是他也曾拥有过的珍宝,可是后来却在自己丢失在了欲望的海洋中。他恨自己一时糊涂,背叛了革命,更恨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拉他一把。

原本并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加入红会是为了参加革命。可是红会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变成了唯利是图的邪恶帮会?而自己,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坠入了深渊……

他恨,他恨别人是革命党,而他自己却只是一名恶徒——现在更是一名手上沾满了革命党人鲜血的恶徒。他悔恨,他惶恐,却又不愿面对自己的过失。

他只想侮辱革命党人,尤其是其中最美丽的少女,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给扭曲的自己一个交代。黑暗,永远见不得光明。他嫉妒她,所以他要毁了她。

谁来救救我?快杀了我吧,我没有勇气重头再来,更没有勇气自裁,谁来结束我罪恶的一生?——宋三江的心里,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又多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并不微弱,他总能听见的。

今天,他终于可以得偿所愿,结束自己罪恶的一生了!因为蒋中正来了!化作一道黑色光辉而来。在黑暗面对光辉的下一个瞬间,死亡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自穿越后莫名其妙的学会机界神拳以来,蒋介石还是第一次如此的愤怒。杨虎将军的死,令他彻底地看清了军阀,比原先这个时代的蒋介石看的还要清,还要楚。这一次的他,不但要北伐,还要彻底的北伐。不能接受东北军的改旗易帜,因为张学良将会一枪不放的出卖东北。不能允许新的军阀继续在祖国的土地上横行,因为面对鬼子,中国军队将如同一团散沙。只能放手,无法放手出击。

他已决心改变历史。当初恩师陈其美死的时候,过去的那个蒋中正就已经暗暗发誓,要为中华民族之崛起而奋斗终身。

张朝阳在蒋介石的怀中死不瞑目的时候,新的蒋介石再次发誓,要用自己的拳头,接住整个民族全部的眼泪。

一路上蒋介石体内的纳米矩阵高速排序,他本来想要借助纳米纤维机械的特殊排序,打破时间与空间的界限,使出念动拳出、瞬息既至的“森罗瞬杀拳”。将红会总舵外围的警卫力量快速的打倒。但当他来到洋唐饭店的大门口时,他听到了二楼上少女拼死挣扎的呼喊声。

即时是最繁华的上海,在夜里也有安静的街道。少女的呼救声,整条街道上的人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可是真正听到的,只有他蒋中正一人而已。

蒋中正想起邹容《革命军》中的那段话来:“革命!革命!得之则生,不得则死,毋退步,毋中立,毋徘徊!”

蒋介石他大喝一声,冲天而起,然后化作一道黑光,前往少女呼喊的地方。

“机界神拳之识界幻拳第七式——终焉碎梦忏悔拳!自今日起,恶党们的罪恶灵魂就由我蒋中正的拳头来深埋地狱!”

这并不是战斗,而是一边倒清除罪恶。蒋介石冷冷的看着宋三江的尸体,伸手去扶地上的少女。

但当两个看清对方时,彼此都愣住了。蒋介石没想到自己还能再见到尹维峻。尹维峻也没想到救自己的居然会是蒋介石。

“志清哥哥….”

“小唯…..”

看到尹维峻,蒋介石就想起来周降雪。

蒋介石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周降雪还只有十三岁。

光复杭州,正是蒋介石口中,他人生的第一个高潮,以及“首次立功”。

当年他奉恩师陈其美之命,从上海连夜赶赴杭州,并亲自挑选、训练,先锋敢死队,最后再事先士卒带领这只敢死队成功的光复杭州。

在那之前,虽然蒋介石已经几度面临死生抉择,为中国革命立下汗马功劳。可是领导光复一座城市这么大的荣誉,还是蒋介石的第一次。当时他心中的激动自然是可想而知的。就是在这样的一种心境下,周降雪第一次向蒋介石明确的表达出了自己的心迹。

一心要为革命立下更大功劳的热血革命青年蒋介石,根本就没有把美貌过人,但却过于幼小的周降雪当成对象。尽管周降雪是革命党人周泽的妹妹。

周泽是蒋介石的好友,两个人自从第一次日本见面,就都对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两个人,一个是十七岁剪辫的狂士(蒋介石十七岁貌死剪辫子,自费留洋),一个是以一敌七的狂侠(周泽十六岁时在周口以一敌七,刺死刺伤侮辱国人的俄国大力士以及仆从等四人,为清廷所通缉。后得中山先生赞助船票,留学日本)。在中山先生的介绍下,两个人很快熟络起来,彼此之间经常走动。

年轻的周泽做的一手好菜,同样年轻的蒋介石却不会做饭,于是便常去周泽家中蹭饭,甚至留宿。对蒋介石来说,晚上在周泽家吃过晚餐,两个人一起讨论革命到深夜,再吃周泽下厨的夜宵。吃过夜宵必然留宿,第二天早上起来再吃周泽做好的早餐…..

不过蒋介石并不是每次去痘空着手的,他经常带上的自己新写好的《救国方略》片段。这些方略都是蒋介石在接触革命党人后,自己一条条的想出来的。不过他可不敢班门弄斧的拿给去中山先生去过目。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拿给死党周泽过目了。

周泽流亡日本后不久,他的母亲就病故了。周泽的父亲周惠农在卖掉了包括七十亩余亩良田在内的全部家当后,就让大女儿降霞带上两个小女儿降雪、降霜,去日本投奔大哥周泽。自己则吊死在了村口。

周泽在妹妹降霞带来的信件中,看到了父亲留给自己的遗言。上面只有一句话——中国已无退路,汉人已无退路,周邦虽旧,其命维新,维新之志,唯死而已。身死无憾,国死愧驰。

周泽把这封信拿给蒋介石,蒋介石看后向西遥拜,道:“这样的父亲,才是民族的脊梁。余溪山蒋志清,一向以十七岁剪鞭自负,今日方知,何谓革命!这样的父亲,正是我民族五千年来父亲之榜样。令尊遗训,誓死遵从!”

从那以后,两人的来往更加密切。降霞、降雪、降霜等三名女孩子,改称周泽二哥,呼蒋介石为大哥。后来年仅十三岁的降霞更是对蒋介石暗埋深情,拜托周泽与之说项,但却遭到了蒋介石的婉拒。周泽知道蒋介石一样,都是将要慷慨赴死的人,便没有再劝。

时间一恍,到了1911年的十月十日,也就是众所周知的辛亥革命年。武昌起义爆发后,各地纷纷响应,天下大半竟然“光复”!

杭州的光复,是在当年的十一月初,距武昌起义仅二十余天。光复杭州的时候,最应该记住的人物,最应该说的故事,决计是写好遗书、慷慨赴死蒋介石与他先锋敢死队。

所谓先锋者,顾名思义,是为先登部队,以矛头之利,打开新的局面。所谓个敢死者,以血肉之勇气,本着为革命牺牲的精神,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慷慨赴死,以状军姿,率先牺牲,义不容辞!

蒋介石的敢死队成员,绝非是临时组织起来的乌合之众。而是一群经过实现训练的,以三民主义精神,为国为民视死如归的,首先是战术配合过硬其次才是骁勇坚韧的一支劲旅。敢死队员们手上持枪,腰间和胸前挂满了炸弹,背后还插着大刀背着炸药包,可谓全身披挂。

战斗开始时,蒋介石不但是总指挥,还亲自担任最危险的炸弹队队长。根据当时的队员回忆:“队长蒋志清(蒋介石)手捧炸药包,即义无反顾地始终冲锋在前沿,他从来不卧倒,只是不断地高呼革命口号。子弹像长着眼睛一样从他的身边溜走,我们都为之振奋,不甘落后。”

蒋介石所光复的杭州,是紧随着上海之后,是最先响应武昌起义的城市之一。当年在杭州光复的弥天炮火声中,在参与战事的革命军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果真就是这些敢死队。而敢死队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总指挥兼炸弹队队长蒋志清。蒋志清以下,战斗最勇猛的,却是三位女子——周降霞、周降雪、周降霜。

事后当时远在上海,帮助陈其美组织上海起义周泽曾经笑着问过蒋介石,说是不是他的妹妹们太勇敢,所以蒋介石才只好冲的更靠前。蒋介石苦着脸没有说话。

四天后的十一月九日,上海出版的《民立报》就登载了一篇文章,题为《浙江敢死队之壮观》:

浙江革命军之编制皆以敢死队为先锋,然后继之以各标新军。敢死队之编制共分五队,以蒋介石为指挥官。第一、二各队由队长张伯岐率令,第三队由队长董梦蛟率令,攻击抚署,以十五人为一队,每队手枪手十名,炸弹手五名,先后继进。……第四队由王金发率令,攻击军械局。……第五队分布于旗城门下,各门附属五名,出入于弹雨之中,而无一惧色。

文章显示,在杭州的光复之战中,作用最大的是敢死队,给人印象最深的也是敢死队。

(褚辅成在1945年出版的《浙江通志馆馆刊》上写过一篇《浙江辛亥革命纪实》,文章说,“九月初,陈其美派黄郛、蒋中正来杭,与各同志相见并催促进行……”到了1956年,上海史学会编辑出版“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时,在《辛亥革命》第七册中收录了此文,但却把“陈其美派黄郛、蒋中正来杭”中的“蒋中正”删掉了。在光复的杭州故事里,蒋介石本来是个最为重要角色,当陈其美的背影融入辛亥年的杭州秋色时,作为陈的换帖弟兄,他和黄郛受陈的派遣来杭不仅顺理成章,甚至还在光复之战中身先士卒,统领过敢死队。诸辅成《浙江辛亥革命纪实》一文中写道,“迨午夜一时,陆军等八十二标由吴思豫、顾乃斌协助,周承菼率陆军,蒋中正率敢死队进城,直扑抚署驻军,同时陈占芬所持炸弹,掷中抚台上房,顿时着火延烧,敢死队冲入抚署,大门卫队略事抵抗,旋即降服,巡抚增韫及眷属皆被擒。”但这段文字中的“蒋中正”三字,后来也被删除了。)

敢死队的招募、组建和参战,在光复时候的杭州是个非常有效的决策,它不仅在具体的战事中显示了威力,反过来也表明,杭州革命党人听从陈其美的意见,先期谋求各地策应,包括建立敢死队,是明智的,虽然最初的本意也许只是过于稳妥之想。

光复杭州时的巾帼,除却死活跟定蒋介石不肯放手的周家三姐妹外,还有尹锐志、尹维峻两姐妹。

尹氏姐妹家居嵊县城关镇北门,一个叫做绣衣坊的地方。但是绣衣坊没有出绣女,倒出了两个革命党人。尹锐志不满十五岁就加入了光复会,带着妹妹尹维峻去绍兴找秋瑾,经秋瑾介绍,入明道女校读书,随之尹维峻也入了光复会,其时只有十岁,应该是光复会最年幼的会员。

尹维峻眉目清朗、天庭饱满,其姿容丽质,颇似女侠秋瑾。事实上在秋瑾牺牲前的一年里,尹氏姐妹始终跟随在其身边,形同左臂右膀。秋瑾就义后,两人常驻光复会在上海的秘密联络机关“锐进学社”,不仅操持日常事务,且往来于江浙各地,调兵筹饷,策应四方。多少年后,从史料上读着她们当时的作为,实在是让人惊讶于这对奇女子的年龄,不敢相信竟还都只有十几岁。现在十几岁的女孩子,能干些什么?但那时候十几岁的尹氏姐妹,有两件事,至今说来依旧给人惊心动魄之感。

第一件事,在“锐进学社”,尹锐志和尹维峻凭借一本化工技师给的炸弹制造专业书籍,一边研读,一边试验,果真就把炸弹给做了出来。她们甚至都没有过害怕,毫不在意万一哪个环节出点差错,引爆了炸药,会粉身碎骨。

第二件事,在1909年,为报先烈之仇,尹锐志和尹维峻携带密制炸弹潜入北京,试图谋毙清廷要员,伺机近一年。虽然因人地生疏,清廷防范严密,最终无从下手,未果而返,但这一年的昼伏夜出、屡屡行动,怎么想也该是一幕幕惊险迭出的活剧,可惜没能记载下来。

说来不可思议,光复杭州时尹维峻居然只有十四周岁,与周家三姐妹中最小的一位周降霜童年,但却抢在了跑在前面的蒋介石前头,第一个向敌人投出了炸弹。当年十五时的尹维峻,其实已经出落得身态修长,宛若成人。而那时的“成年人”蒋介石,亦不过只有二十三岁而已。

年轻时代的蒋介石长的十分英武帅气,他知道自己做了敢死队的指挥官兼炸弹队队长后,牺牲的可能性很大,于是就给家中的母亲写下了一封诀别书,誓为革命牺牲之决心,及死后家事的处置,言辞激越且不乏凄恻。蒋母接信后派人来杭州宽慰说,“死生一视与义,毋以家事为念。”其时敢死队诸人吃住训练都在一起,由蒋介石担任临时教官。所以蒋介石写下遗书的时候,自然也就没能躲过尹维峻的眼睛。年仅十四岁的她,不但将蒋介石的这封家书看在眼里,而且还记在心里。成了继周氏三姐妹后敢死队中逐鹿蒋介石的第四人。

杭州的光复之役,始于在十一月五日凌晨两点。其时,敢死队员都齐集在城站,战斗部署毕,更鼓已三下,而室内寂然,桌上放着的炸弹、手枪。自蒋志清(蒋介石)之后无一人再上前领取。此时,尹维峻长身而立,道:“大局已定,兵贵神速。唯一(蒋介石帮尹维峻取的字)愿化作蒋志清第三条臂膀,奋勇向前,一举博得民族胜利!”即将第二个将武器拿起。周氏三姐妹见状,也不甘示弱,一起拿起武器,“为蒋志清再添三条臂膀”。其余诸君不甘落后于女子,哪里还有迟疑,也纷纷拿起武器。蒋介石虽然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拥有六条胳膊的怪物”,但见诸人士气大振,忠于放下心来,满怀感激的向着尹维峻使了一个眼色。

辛亥年杭州的那个秋夜,天气寒凉,星光满天。战事打响后进展顺当,至拂晓时分,全城的大街小巷就已贴满了临时都督童保暄的安民告示,虽然还能听到零星的枪炮声,清旗营尚在革命军的包围中负隅对峙,但浙江巡抚署的攻破,意味着起义已经成功。全城各户遍悬白旗,居民欢腾,袖缠白布,表示河山光复。尹维峻情绪激动,满心欢喜,举首四顾,一切景象皆与梦中相同,但却唯独少了薄情郎蒋志清…..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