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美国的阴谋?

乔丹光光 收藏 1 2160
导读: 对于二十世纪的第一个“惊天阴谋”,今天好像已经没有多少人来关心其凶手的真伪了,但是,当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突发之际,那么多的世界富国陷入困境,那么多的国际巨头灰飞烟灭,那么多的财富神秘消失,我们又突然想起了“9•11事件”,想起了这场所谓的大灾难留下来的种种疑点,以及这些疑点跟今天华尔街翻天覆地变化中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这里,我们借用一些资料来重新分析,看能不能找到一点证实我们主要观点的证据。 常识告诉我们说,如果一个事件“自然而非人为地”发生,那么,发生

对于二十世纪的第一个“惊天阴谋”,今天好像已经没有多少人来关心其凶手的真伪了,但是,当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突发之际,那么多的世界富国陷入困境,那么多的国际巨头灰飞烟灭,那么多的财富神秘消失,我们又突然想起了“9•11事件”,想起了这场所谓的大灾难留下来的种种疑点,以及这些疑点跟今天华尔街翻天覆地变化中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这里,我们借用一些资料来重新分析,看能不能找到一点证实我们主要观点的证据。

常识告诉我们说,如果一个事件“自然而非人为地”发生,那么,发生过程中出现的任何一个细节都必定是真实可靠的,即使事件发生的一些细节一时难以查明,但是最主要的证据绝不会指向另外一个相反的方向,即事件是“非自然发生”的。倘若,只要有几个这样的“非自然发生”的证据出现,那么,就足以推翻整个事件的基本前提,那就是说,这个事件就是“人为地”发生的。

这就像我们常看的侦探电影一样:有一个人被发现死在河里,全身捆绑,头被钝物击碎,并且解剖发现肺部和气管里没有呛水,如果有个负责调查的警察,坚持要说这人是跳水自杀,那么,所有的观众都知道这个警察在搞无间。

然而在“9•11”中,我们却看到了大量的类似于这样的“相反指向”的关键细节。

1、关于77航班的各种疑问及其他问题

据美国官方调查结论,2001年9月11日,在杜勒斯国际机场雷达上消失了29分钟的美国航空公司77航班的波音757飞机,经过不受干扰的500多公里长途飞行之后,以高难度的大角度转弯加俯冲的飞行动作进入了美国的心脏地带,以1-2米左右的高度,平行于地面飞行了相当长距离,在连续撞倒了5根电线杆后,于7点38分,以45度角撞入五角大楼,留下一个直径约为4.9-5.5米宽的圆洞(见图四、图五、图六)。

面对这样一个结论,人们提出了以下质疑:

(1)五角大楼外墙上的那个古怪圆洞能钻进一架波音757吗?

调查结论说,外墙上之所以形成那样窄小的入口,是由于波音757飞机的双翼在撞击后折断折叠到机身里了,随着机身进入了建筑物,所以,外面并没有留下任何飞机残骸,以致于外面的草坪完好无损,“光滑得可以玩高尔夫球”。在图上将波音757-200按比例放大后可以看出,如果要飞机以45度角撞进五角大楼,那么,长15米左右的飞机右翼就必然在墙上留下撞痕和擦痕,但是,在照片上,我们却没有看到任何被撞和被擦的痕迹(见图七),并且,在那个几乎是完整扁圆的几何形洞口两边,我们也没有看到任何被飞机机翼和发动机猛烈撞击后留下的缺口。

这是不是说,带着两个巨大发动机的机翼,在即将碰到墙壁的时候就自动“折叠”到飞机机身里去了?

(2)五角大楼里怎么会没有任何飞机残骸?

照片显示,刚撞击后五角大楼外墙异常完整,半小时后外墙倒塌。但是,在五角大楼被撞毁部分的废墟里,仍然没有找飞机的任何残骸,包括机翼、尾翼甚至钛合金引擎等三个大型部件,官方解释是因为高温蒸发了。

波音757飞机的两个发动机由耐高温的钛合金制造。据有关专家测算,航空汽油最高的燃烧度是摄氏800度,并且在空间狭小、氧气不饱和的条件下还达不到这个温度,而钢和钛金属的熔点最少是汽油最高燃点的两倍,更不要说温度还要达到沸点,才能把飞机熔化后蒸发掉。波音757装载燃油30吨,而飞机上有65吨的钢、铝和钛合金,也就是说,每燃烧1公升的汽油,竟然能够“蒸发”2.05公斤的合金金属。

如此说来,五角大楼便是世界上效率最高的炼钢厂?

对于这一点,有人认为,大火鎔化了飞机上的金属铝,引起了铝热反应,所以蒸发了钢铁和钛合金并不奇怪。这是一个误解。铝热反应温度要求很高,一般碳氢燃料的大火无法引起反应,更不可能达到“铝热剂”的效果,否则。在汽油瓶里放上一块铝皮,不就成了超级炸弹?

(3)大型民航客机可以像小螺旋桨飞机那样耍杂技吗?

飞机掠地高速飞行,在撞倒电线杆时飞机机翼没有发生折断,飞机的飞行姿态也没有因为一连串的猛烈撞击而发生任何改变(否则地上会留下翼尖的刮痕),仍然稳定而精确地撞击了五角大楼,尚余一半燃油的油箱居然也没有发生爆炸。

我们没有驾驶过大型民航客机,但是凭常识我们知道,驾驶民航客机绝对要比驾驶战斗机困难得多。然而,我们在了解了77航班的高难度飞行姿态后,觉得就算是一架操纵灵活的战斗机,要保持如此姿态也几乎不可能。曾经接触过劫持77航班的阿拉伯裔恐怖分子的飞行驾校负责人说,这名劫机犯只是简单接受了短时间培训,其飞行能力属于中等偏低,不可能完成这个飞行动作。

(4)是不是民航客机关闭转发器就可以变成隐形轰炸机?

2001年9月11日上午8点56分,77航班从雷达上消失,直到9点25分才又出现。我们知道,北美地区,尤其是美国的心脏地带,是世界上控制最严密的领空,一架大型的没有任何隐身功能的波音飞机,怎么会在众多民用和军用的雷达上消失达半个小时呢?

据说,77航班从雷达上消失是因为关闭了机上的转发器,可是关闭转发器怎么可能使飞机从雷达上消失呢?要是这种说法成立的话,那美国还用得着花那么大力气来搞什么隐形技术,而俄罗斯的轰炸机还不是可以关掉转发器就大摇大摆在华盛顿上空进行“云中漫步”?

(5)“十九个恐怖份子”是不是藏在飞机行李舱里上的飞机?2001年9月12日,CNN公布了被劫持的4架飞机上全部乘客的名单,上面根本没有“十九位恐怖分子”的名单。官方说也许“恐怖分子”冒充了别人的身份,但是飞机上的乘客们都是有名有姓的美国人,有职业和家庭,都有证可查,飞机上并没有多出来几个无法确认和查证的乘客。

另外,这十九个恐怖分子到底是怎么上飞机的呢?那就看看机场入口处的监控摄像吧,可对不起,“9•11调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第4页堂堂正正地记载着,“9•11”那天,四架被劫持飞机起飞的三个飞机场里,所有监控摄像全部停止运作,原因没有说明。

直到今天为止,美国官方都无法拿出“十九个恐怖份子”登上飞机并劫持飞机的证据来,如果有的话,他们为什么不拿出来?

(6)世贸大楼的7号楼是不是也像华尔街的金融家一样“喝醉了”?

110层的世贸大楼双塔在燃烧了一个多小时左右,其顶部在10秒钟内就从414.528米的高度坠落到地面,这几乎就是一个自由落体运动的速度,意味着其几十万吨的钢架对楼体本身像空气一样没有任何支撑作用。至于双塔倒掉,美国官方还有个理由,那就是飞机燃油燃烧的高温软化了大楼内承重的钢梁,导致被撞击部位以上的楼层因重力作用而垮下来,层层叠加压倒了整座大楼。

我们先不管这个结论本身符不符合能量守恒定理,我们能来看47层高的七号楼。第一,7号楼没有被飞机撞击,第二,7号楼与双塔距离两个街区,没有被垮塌的双塔残骸撞击,第三,有少量火灾,但并没有大面积蔓延开。但在下午5时20分,距双塔倒塌后七小时后,7号楼也神秘而完美地倒下,并且也是自由落体运动。

7号楼为什么倒塌,官方仍然没有明确说法。

(8)在77航班上,最离奇的则是以下这个情节。

77航班庞大坚固的钢筋铁骨,不留痕迹地被高温蒸发到空气之中去了,但是全部乘客的尸体却又都幸免于焚毁。除了一个叫DanaFalkberg的婴孩无法鉴定外,所有64名乘客的身份都由军队病理学院的法医鉴定出来,并且还把5名劫机者的阿拉伯人种的基因区分了出来。

五角大楼的烈焰可以蒸发钢铁和钛合金做成的飞机机身,却不能火化人的尸体,难道乘坐77航班的乘客都是可以耐受五千度高温的超人?

在这里,我们不惜篇幅,陈述了发生在“9•11事件”中的种种离奇荒唐的可疑之处,就是要来置疑77航班撞击五角大楼的真实性,而这些发生在五角大楼和77航班上的诸多“反向指向”,就足以让我们进而来怀整个“9•11事件”的真实性,由此,让我们来猜测“第二美国”制造“9•11事件”背后的目的到地是什么。

2、美国人喜欢在关键时候“喝醉了”。

2001年9月11日上午7点59分,美国航空公司11次航班起飞,在8点14分,11航班就关闭了无线电通讯器和转发器,断绝了与外界的所有通讯。8点21分,有空姐报告飞机被劫持,但是,北美防空司令部说是他们在8点43分才接到报告,这距空姐报告已经过去了21分钟。三分钟后,11航班撞入北塔。

后来,美国军方说是当时有大量的垃圾信息让他们像务头的苍蝇一样,把精力和时间都花在了落实那“十多架北劫持的飞机”上。而从北塔被撞的8点46分开始,直到9点55分,总统布什一直在按照预先公开的行程有条不乱在进行自己的活动,包括平静地给孩子们读童话故事,作为三军司令的他,还有躲在他背后的那个事实上的“总统”切尼,还有国防部长拉姆斯费尔德,都没有作出控制局面的任何反应。而根据军方录音资料,美国副总统切尼在10时2分才得知93号航班被劫持,1分钟后,这架航班据说在宾夕法尼亚州坠毁。

从8点46分到9点55分,整整60分钟寸秒寸金的宝贵时间内,始终没有一美军架战斗机出现在它们应该出现的空域。距华盛顿仅24公里的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居然没有一架战斗机可以升空作战,而远在200公里以外的弗吉尼亚州兰利空军基地,在五角大楼被撞前两分钟才有两架F━16战斗机起飞,到达五角大楼上空时,时间已经过了20多分钟。美国强大先进的政治和军事国家机器,仿佛进入了休眠状态一般,难道也像2008年华尔街金融家们一样“喝醉了”?

然而,当世贸双塔轰然倒塌之后,美国的神经中枢突然清醒过来,表现出非凡的神奇效率,几个小时以后,就在全世界悬赏捉拿本•拉登和他的阿盖达组织,一个多月以后,美国大兵就占领了阿富汗,一年半后又开进了巴格达。

看来,美国人有一个在关键时候“喝醉了”的奇怪传统。

1941年12月7日那天,美国人“喝醉了”,日本人偷袭了珍珠港,于是,美国加入了二战;

1964年8月4日那天,美国人“喝醉了”,越南人的鱼雷艇在北部湾袭击了美军驱逐舰,于是,美国在第二天宣布正式介入越南内战;

1990年8月2日那天,美国人“喝醉了”,萨达姆共和国卫队的三个师占领了科威特,于是,美国军队正式进入了中东地区;

2001年9月11日,美国人“喝醉了”,遭受到战争规模一般的恐怖袭击,于是,美国人进入到了中国和俄罗斯身边的阿富汗,并再次进入伊拉克;

2008年,美国人又“喝醉了”,爆发了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于是……

3、“9•11”前后金融市场的奇异动向

几年来,关于“9•11”的各种可疑之处正在被一点点透漏出来,由于我们没有直接出处,以下都叫“据称”。

据称,“9•11”发生之前一个半月,世贸大楼的某个租用者,以32亿美元的价格租下了世贸大楼99年的使用权,同时为世贸大楼投下35亿美元的保险,赔付条款中有一项是“恐怖主义”,事后他们获得了70多亿的赔偿。

据称,9月10日,很多美国高官取消了第二天的飞行计划,旧金山市长在9月10日接到电话,叫他第二天不要乘坐飞机,打电话的人正是国务卿赖斯。

据称,“9•11”前5天,有人购买了3150股美航股票看跌的期权,4倍于当时的美航股价;“9•11”前4天,有人买入27294股波音公司股票看跌期权,5倍于当天股价;“9•11”前1天,有人买入4516股美航看跌期权,11倍于当天股价。

据称,世贸大楼地下共存有价值约1670亿美元的黄金,“9•11”后,只找到了大约2价值2亿的黄金。7号楼内原存有大量美国国家安全的资料和华尔街的交易资料,7号楼垮塌,所有资料全部销毁。

这里有一段关于“9•11”前的异常证券交易的资料。

就在9.11前数天,美国及许多国家的股票市场都出现不寻常交易活动。根据PhilErlanger先生(前Fidelity基金高级分析师,现一家专门跟踪卖空和期权交易的公司[erlangersqueezeplay.com]创办人)估计,这些内幕交易的利润高达数十亿美元。曾主管德国情报机构的Andreas von Bulow甚至估计达150多亿美元。而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2001年9月26日的新闻中则说:“至少7个国家正在调查可能获利1亿美元的可疑交易活动”。无论估计的利润多少,多方证据都说明事先知道九一一事件详情的人有计划地以此牟利。

首先发现可疑买卖活动的是日本政府管理机构。很快,新加坡,香港,意大利,法国,瑞士,芬兰,英国,德国,加拿大等国的管理机构也发现了类似的交易活动。美国广播公司的新闻顾问JonathanWiner报道:“这种遍布日本,美国及北美,欧洲的全球性内幕交易活动是史无前例的。”(World NewsTonight,September20, 2001)

当时的证券监督委员会监督主管William McLucas说管理官员们“完全可以追踪每一个买卖,买卖是在哪里完结的,是由哪里发出指令的”。但财政部长O’Neil却在2001年9月20日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作证时指出,要将一个人与某一项交易联系起来所面对的要穿越层层秘密帐幕的挑战。他说:“在到达真正源头之前,你必须穿过10层帐幕。”从此之后,“调查仍然在进行中”就成了官方对有关质询的标准答案。

这些内幕交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下面略为介绍:

1)沽出期权和无担保购买交易量暴涨

九一一前UAL公司(联合航空母公司)的沽出期权交易量为平时高出285倍,而且是该公司有史以来总交易量的75倍。在9月10日,AMR公司(美国航空母公司)的沽出期权暴涨为平均日交易量的60倍,而且是此前所有$30沽出期权的5倍。(“袭击前交易受调查:美国,欧洲,及亚洲执法人员正在调查沽出期权”,JudyMatheson and Michael Nol, 2001年九月19日)

宽频研究公司(Broadband Research)负责人JohnKinnucan对<<旧金山编年报>>说:“我看到了比我过去10年跟踪市场还要多的沽出和买入的交易,特别是沽出期权。”

这些异常交易主要集中在最有可能因世贸中心袭击而遭到抛售的股票。例如主要航空公司(联合航空,美国航空,但却没有三角洲航空),保险,证券,酒店等公司。这些股票同时还观察到大量的无担保购买交易。无担保购买交易是一种没有某公司的股票作为担保而卖空的高风险交易。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股票是(‘*’表示为世贸中心的租客,‘X’表示为日交易量倍数):

航空公司:UAL(285X),AMR(60X)。

保险公司:Marsh & McLennan(93X)*, Citygroup(45X).

资本经纪公司:Bear Stearns(60X),Morgan Stanley(27X)*,Merrill,Lynch(12X).

最为异常的是三家大型航空公司中只有两家公司(遭到劫机的公司)的股票出现大量沽出期权的情况。通常,如果投资者看淡航空股份,他们都总会一起卖空三大航空公司的股票。但这次却不同,三角洲公司(Delta) 股票并没有类似的交易暴涨情形。

分析师们同时注意到,尽管在熊市中保险公司类股票通常会造好,但Marsh& McLennan和Citygroup两只股票同样出现沽出期权交易量暴增的情形。Marsh & McLennan,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公司,在世贸中心租用了能容纳1700多员工的办公室。它的沽出期权交易量仅次于联合航空。

将这些所有事实汇合在一起,在许多有经验的证券投资人和专家心中,就是存在犯罪行为的不可置疑的证据。非常明显,这些幕后炒家根据内幕消息进行了稳操胜券的投机。这些情况因偶然或巧合发生的机率是天文数字地小,或许根本无法计算。

2)石油和黄金期货异常交易

沽出期权交易获得了大量的媒体报道,但其实只是内幕交易者获利的手段之一。据联合通讯社(AssociatedPress)2001年9月22日报道,德国中央银行(德意志联邦银行)研究结果强烈提示不仅存在于航空和保险公司,而且还存在于石油和黄金市场的“恐怖分子内幕交易”。该银行总裁ErnstWelteke说:“这绝不是巧合”。他还说:“这要去证实非常困难”,但他相信“对其中一两宗交易是可以追查到来源的”。

3)美国五年债券异常交易

《华尔街日报》在2001年10月2日,报道美国特工部门正在对袭击前高于正常的美国五年债券交易展开调查。这些交易中包括了一笔50亿美元的买卖。这些五年美国国债在世界性危机,特别是危机影响到美国时,是最佳的投资手段。由於它安全且受美国政府担保,成为投资者从较高风险投资如股票撤资时的避难所。九一一事件后,这些债券的价值急剧上升。

4)世贸中心“最后时刻”金融活动

2001年12月16日路透社报道:世贸中心租户雇佣了德国资料收复专家对从世贸中心废墟中发现的电脑硬盘进行资料回收。其目的是要寻找在袭击前数小时内通过世贸中心里电脑转移大量金钱的负责者。受雇公司ConVar的总裁PeterHenschel说:“不但交易次数而且每次的交易量都远远高于平时”。资料收复专家Richard Wagner估计约有一亿美元在灾难发生前和之中由世贸中心的电脑转移。大量的证据,以及证券投资商,分析师,银行家,和其他专家的意见,充分提示存在着从袭击后股票交易恢复时股票急剧下跌的现象牟取暴利的,事前仔细计划的复杂交易活动。这些内幕交易为投机者带来了巨大利润。这是由经验丰富的专家得出的观察和结论。其含意是令人恐惧的。

但经美国证监会,纽约证券交易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法务部,联邦调查局,特工部门,中央情报局,财政部,和国家安全局等九个部门的短暂调查会,随着恩隆公司(Enron) 丑闻恰到时机的爆发,对於证券异常交易的调查陷于停顿之中。而进行这些内幕交易的投机者也得到了宝贵的时间去掩盖或消除相关的交易痕迹,使以后的调查工作面临巨大的困难。更为令人担忧的是,联邦调查局负责商业犯罪调查的DennisLormel在2001年10月3日国会听证会上称这些只是“流言”,也不存在着恐怖分子可能的内幕交易的相关“信号”和“指标”。

五年过去了,这些曾存在的内幕交易似乎已经从人们的记忆中逐渐淡忘。美国政府的调查工作也是无声无息。随着时间的消逝,重现真相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这些金融活动是由被困在阿富汗山洞里的本•拉登作出的?他不但是恐怖天才,而且是金融天才;阿盖达组织也吸收了大量华尔街精英?如果这些活动真的与本•拉登有一点关系的话,美国政府和主流媒体还不大肆宣传?他们不是正缺一个借口来发动又一场战争吗?

虽然人们不能将这些幕后的神秘人物揪住,但从中央情报局与华尔街精英的密切关系(从其成立开始,中情局和华尔街的头面人物其实就是同一帮人;中情局通过美国银行为其秘密行动提供融资;中情局和最大银行Citygroup堪称是世界上最专业的洗钱集团),以及九一一事件中美国行政领导核心和各军情机构的种种可疑行径,人们还是可以画出一个依稀的轮廓的。但一旦在心里得到这样的认识,便情不自禁地感到脊梁骨发凉。三千多条人命在他们眼中只是一场“大富翁”游戏的筹码。

4、其实,如果我们抛开国家和意识形态对立的背景,在金融海啸肆虐的今天,来看待俄罗斯Leonid Ivashov将军三年前的一段讲话,会觉得格外意味深长,发人深省。

“9•11事件”发生时,Leonid Ivashov任俄国国防部总参谋长。

“经过对全球化进程、美国和其他国家政治和军事信条本质的分析,显示恐怖主义对於世界霸权和其他国家臣服于一个全球性统治集团的实现起了一定的作用。这意味着恐怖主义并不独立于世界政治之外,相反却是建立一个统一全球司令部的单极世界的工具,是消除国家间边界而成立一个新的世界统治精英集团的借口。

明确地说,正是这些统治精英集团构成了恐怖主义的关键基本组成部分,是其思想理论家,是其精神‘教父’。

今天的国际恐怖主义就是结合国家和非国家政治组织对恐怖手段的利用,是通过对人民进行恐吓,制造心理和社会不稳定,消除强势组织的抵抗从而创造条件来操纵国家政策和人民行为,来达到其政治目的的手段。

在这个背景下去分析‘9•11’事件,我们就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袭击的组织者就是那些希望动摇当前世界秩序并有必要能力为袭击提供融资的政治和商业集团。这次行动的政治设计是在对有关金融和其他资源的支配出现紧张的条件下成熟的。我们应从那些全球和跨国金融寡头以及那些对全球化走向和节奏不满的人身上找原因。与传统的由将军和政客决定的战争不同,这一次是寡头统治集团和政客作的决定。

2、只有那些情报机构及其头子,或已退休但仍在政府部门里保持影响力的人,才有能力计划,组织,和执行一个如此规模的行动。通常来说,情报机构是控制和资助极端组织的。没有情报机构的支持,这些组织甚至不能生存,更惶论要在如此严密保卫的国家里执行如此庞大的秘密行动了。计划和执行这样规模的任务是极为复杂的。

3、本•拉登及阿盖达组织不可能是‘9•11’袭击的组织和执行者。他们没有必要的组织资源和领导人。这需要一支专业队伍,而那些阿拉伯敢死队只是行动的烟幕。‘9•11’改变了世界的进程,并向跨国秘密组织和国际统治寡头集团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他们要控制全球的自然资源,信息网络,和资本走向。这次行动也对希望美国取得世界霸权的经济和政治精英有利。使用‘国际恐怖主义’的标签有以下目的:

(1)隐藏其为控制世界霸权而向全球部署军队的真正目的。

(2)以一场没有明确敌人没有具体目的的斗争来制造民众支持。

(3)破坏国际间的基本准则,重新定义侵略,国家恐怖,独裁政权,国家解放运动等基本概念。

(4)剥夺民族抵抗侵略和排斥外国情报渗透的合法权力。

(5)确立放弃国家利益的新原则,放弃传统军事目的而以反恐战争优先,破坏军事联盟的传统逻辑进而破坏传统的防御联盟来达到组成反恐联盟的目的。

(6)以反恐战争为籍口确立强硬军事统治以解决日益严重的经济问题。”

5、在历史上,化装成印地安人来挑起“波士顿倾茶事件”的美国人,历来就有一个专业导演“新珍珠港事件”的光荣传统。

我们到知道,今天奥巴马是喊着“改革”的口号上台的,然而,当年的小布什也是把改革的大旗高高举到头上。2000年,有一份有切尼、拉姆斯菲尔德、沃尔福威茨和布什的二弟杰布-布什等人共同签署的文件,其中说道:

“变革的过程,即使带来革命性的变化,也很有可能是漫长的过程,除非出现一个灾难性的、有催化作用的事件,例如一个新的珍珠港事件”。

从1898年以来的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发生过好几起跟美国重大利益有关的“新珍珠港事件”。这些事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有人犯下重大战略错误,美国人将计就计,因势利导,一个拌腿就将对手掀翻在地;另一类,则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小野狗,猖狂向狮子发动进攻,给狮子带来的“重大伤害”,狮子忍无可忍发动“正义的反击”,结果占领的却是羚羊的地盘。

这一系列“新珍珠事件”,无一例外具有一个明显而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这些“事件制造者”总会在美国需要的时间,出现在美国需要的地方,带来美国所需要的结果。

《基督山伯爵》里面,水手达蒙代斯被诬陷入狱,打破头也猜不出是谁陷害了自己,在伊夫堡的黑牢里,法利雅长老启发他说:“你想想吧,陷害你对谁有利?”自然,这个逻辑也是警察侦破骗保案的逻辑,有个卖了高额保单的人突然暴亡,警察怀疑的第一对象便是巨额保险的受益人。

作为社会人,我们每个人都有切身体会,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生存环境里,每个人心里不可避免都有各自的小九九,但是,个体放大成国家之后,在有些人心目中,这个“小九九”反而不允许存在的,否则就成了“阴谋论”,难道一个人成为国家领导人之后,就突然变成了“心如明镜台”的圣人?严厉冷酷的国家机器就成了温柔舒适的安乐椅?

自己缺心眼,还要求别人比他傻,这就是目前中国那些“伪精英主义者”和“民主乌托邦分子”的荒唐逻辑。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