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司马南笔下一人一票的“选主”游戏作补充

古明浩 收藏 7 211
导读: 为司马南笔下一人一票的“选主”游戏作补充 司马南先生在《民主胡同40条》后夹道3<我们要建设的民主,是“窝里穷横的”民主>中写道: 「香港中文大学王绍光先生把那些痴迷选举的人所独爱的一人一票的竞争性选举方式概括为“选主”,我以为这个概括堪称点睛之笔,极为准确、形象。」 并解释说: 「“选主”的本质有两条:一是虚假的认同感,以形式替代掉了民主的内容;二是“金主”,也就是悠着穷人玩,财富在这当中顽强地体现着资本的意志。这种“选主”很容易沦为有钱人的游戏,是有钱人忽穷人以



为司马南笔下一人一票的“选主”游戏作补充




司马南先生在《民主胡同40条》后夹道3<我们要建设的民主,是“窝里穷横的”民主>中写道:


「香港中文大学王绍光先生把那些痴迷选举的人所独爱的一人一票的竞争性选举方式概括为“选主”,我以为这个概括堪称点睛之笔,极为准确、形象。」


并解释说:


「“选主”的本质有两条:一是虚假的认同感,以形式替代掉了民主的内容;二是“金主”,也就是悠着穷人玩,财富在这当中顽强地体现着资本的意志。这种“选主”很容易沦为有钱人的游戏,是有钱人忽穷人以为自己在里边真起了作用,屁颠屁颠很高兴。


×××等人津津乐道于美国民主光鲜生动,可以全国直选总统,投出神圣一票,决定谁当总统,还可以随便骂总统,但是,诸位想过没有,这一票其实没有那么神圣。 」


美国人的选票的确没那么神圣!曾任里根政府财政部助理部长、《华尔街日报》准主笔的华盛顿乔治敦大学战略和国际研究政治经济中心教授保罗·克雷格·罗伯茨(Dr. Paul Craig Roberts, former Assistant Secretary US Treasury, Associate Editor Wall Street Journal, Professor of Political Economy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Georgetown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就称:


「选举毫无意义,因民主党和共和党均依赖同一个强大利益集团筹募竞选基金。」(Elections mean nothing , as both parties are dependent on the same powerful interest groups for campaign funds. )、「这些企业强权组成了一个选票难以撼动的寡头政治集团。」(These corporate powers comprise an oligarchy that cannot be dislodged by voting. )、「因此共和、民主两党之间没有什么不同,或者说不存在有意义的差别。」 (Consequently, there is no difference between the Republicans and Democrats, or no meaningful difference.)


「选举毫无意义」的论断辉映了去年(10)2月18日驾机自杀攻击德州奥斯汀市国税局办公大楼的史塔克(Joe Stack 1956-2010)在遗言中的嘲讽:「选举是个笑话。」(elections are a joke)


隐藏在选举笑话后的真相是印第安纳巴特勒大学政治学教授戴维·S·梅森在《美国世纪的终结》(The End of the American Century )的严肃分析:「看看美国1945年至1998年的全国大选情况,可以发现只有48.3%的选民参与了投票。这一时期,按投票率比较,美国排在世界上140个国家的第114位。而在所有其他富裕的民主国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选民参与投票。」、「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的投票率持续下降,投票率从1962年的47%下降到2002年的37% 。」、「显而易见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们越来越觉得他们的票数并不真正要紧,因为政府并不代表普通公众(特别是穷人)的利益。」


美国民众显然已觉悟到统治权贵借选票营造「虚假的认同感,以形式替代掉了民主的内容」,就如政治学者麦克尔‧帕伦蒂(Michael Parenti, 1933-)在名著《少数人的民主》(Democracy for the few)中的警醒:


「如果我们只在政治程序上实现民主,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那就忽略了许多重要的关键点───谁在这一程序中真正获益?」


可叹的是在“金主”操控下,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早已沦为一场“选主”游戏───选出主人而已!投票箱其实开不出民主果实,美国始终无法建立大多数民众支持的廉价公共医疗保险就是重要征兆!


司马南引证美国众议员艾伦·格雷森的话让人体认到美式民主的不堪:「2/3的美国人认为政府应该为全体美国人提供医疗保障。结果却是否定的:因为当前这种不覆盖穷人、能够以'不适合予以保险'为由拒绝病人参保的保险制度让私人保险公司发了大财。所以它们掏钱给政客,让保险制度继续漏洞百出。」


其结果就是美国知识良心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所揭露:「美国变成工业国家里,医疗系统效率最低、花费最高、品质最差的国家。」、「不知葬送了多少人命,婴儿死亡率(直逼马来西亚)即为一个重要指标。」


前揭史塔克也在遗言中痛陈:


「美国的医疗体系是笑料,那些药品和保险公司每年谋杀数以万计的人民,并偷偷从这些尸体和被他们弄残的牺牲者身上溜掉,而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慎重救援一些他们富而劣的密友,却对人民苦难置之不问。那些政治“代表们”(称他们小偷,骗子和自私的混蛋更贴切)还好整以暇年复一年坐下来讨论“糟糕的健康照顾问题”。很明显,只要死老百姓不挡在他们公司滚滚而来的利益之道上,危机对他们不是问题。」


(the joke we call the American medical system, including the drug and insurance companies, are murdering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a year and stealing from the corpses and victims they cripple, and this country's leaders don't see this as important as bailing out a few of their vile, rich cronies. Yet, the political “representatives” (thieves, liars, and self-serving scumbags is far more accurate) have endless time to sit around for year after year and debate the state of the “terrible health care problem”. It's clear they see no crisis as long as the dead people don't get in the way of their corporate profits rolling in.)


可悲的是在资本专制下,有心的国家领导人在福国利民上一样作不了主!


例如克林顿挟民意支持有意推动健保改革:「为了保健和经济理由我们都该为全民健保奋力一搏,其他富裕国家早已享有这项福利。几乎有四千万人没有任何健康保险,而健保却花掉我们国民生产毛额的14%。」、「我们将透过降低行政开支省下大笔金钱,当时我们的行政开支远远高过其他富有国家,另外还要大力肃清贪渎,库普博士认为这将省下数百亿美元。」


然而妨碍既得利益的最终下场,克林顿自己也心知肚明:


「杜鲁门提供全民健保的计画,差点毁了他的总统任期;尼克森和卡特的法案甚至过不了委员会那一关;詹森总统凭借过去数十年民主党最占优势的国会,让他的老人和穷人医疗补助得以实施,不过他甚至未曾尝试提供其他民众保险。」


这不就清楚证明“选主”游戏的本质是“金主”吗?


克林顿在回忆录《我的人生》提到一九九二年七月他获民主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后,偕希拉里与副总统候选人戈尔夫妇搭巴士展开第一趟竞选之旅。 当他们从印第安纳州进入伊利诺州时,「一小群人站在十字路口,举着一面大牌子写道:『给我们八分钟,我们将给你八年!』(Give us eight minutes and we 'll give you eight years!)」赏给老百姓短短八分钟就可换得白宫宝座八年,官尊而民卑,民主云云,不但人民作不了主,连入主白宫者也身不由己,哀哉!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