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回忆:新兵下连队

凯旋子夜 收藏 14 18465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246/12464330.jpg[/img] 发张新兵连时的全班合影 我的回忆: [center]新兵下连队[/center] 四月中旬,新兵训练结束,所有的新兵都分到各个连队,进入军营正式开始部队生活。 报名参军时,我们一帮知青就向卢排长打听:招兵的是什么部队?部队驻在什么地方?卢排长笑了笑,告诉我们:部队是“北京的警卫部队”,驻在“北京郊区”......。到了四川才知道,我们原来是“工程兵”部队。过后卢排长是这样解释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回忆:新兵下连队

发张新兵连时的全班合影

我的回忆:

新兵下连队

四月中旬,新兵训练结束,所有的新兵都分到各个连队,进入军营正式开始部队生活。

报名参军时,我们一帮知青就向卢排长打听:招兵的是什么部队?部队驻在什么地方?卢排长笑了笑,告诉我们:部队是“北京的警卫部队”,驻在“北京郊区”......。到了四川才知道,我们原来是“工程兵”部队。过后卢排长是这样解释的:军队是保卫国家、保卫北京的,所以称为“北京的警卫部队”;整个国家除了北京,其余的地方,都可以称为“北京郊区”。部队有严格的“保密制度”,对于卢排长的解释可以理解。

我们部队驻扎四川省都江堰市附近的一条大山沟里,驻地前面是成都大平原,从外面往山里看,大山里郁郁葱葱,山高林密,怎么也想不到里面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怎么也看不出这条山沟里隐藏着一个团的部队。山沟的出口处,是团部的驻地,警备连负责着进出山口的检查和警戒。山沟两旁的山脊上,拉上了三道铁丝网,“军事禁区、闲人免进”的牌子,随处可见。

我的连队,就在这条大山沟的最尽头。当时,为防备“苏修”的突然袭击,全国上下都在进行“三线建设”,进行“深挖洞、广积粮”,许多靠近边境的重要工业、科研项目,都往内地搬迁,许多的军事设施、指挥枢纽,都往地下的洞子里转移。我们部队正在进行一项大型的国防基建工程的施工。我们团,隶属于中央军委建筑工程兵的一支部队,五个营的建制,其中一个营为“机械营”,各种机械设备都是一流的。那年我们部队从四川调防到黑龙江时,还成了美国“间谍卫星”跟踪侦察的目标,美国的情报部门向国防部报告:中国又向中苏边境调去了一个机械化部队......。在这个国防工程中,我们连队负责模架、模扳的搭建配制,还有混凝土灌注前的钢筋编织。我们排是连里的“主力”,还算有点“技术含量”吧,每天干话都得看图施工,其余三个排都给我们打下手,给我们搬运个材料呀,清理工地现场呀等等,等于当我们的“小工”。

连队生活紧张而有序。有过下乡经历和新兵基础训练的我,很快就能适应过来。施工干活,有老兵带着,不懂就多问,头脑灵活些,时间不长就上了手;军事训练,刚离开新兵连,各种训练科目的动作要领,仍然烂熟于胸。不过,部队大的训练大都是放在冬季,平时只是利用早上出操的时间,跑跑步,走走队列什么的,要求也不是那么严格。政治学习,好在上过两年高中,看书读报,写写当时“大批判”的发言稿,还能应付得了。当兵第一年是“新兵蛋子”,第二年是“新兵丫子”,第三年是“老兵油子”,这些都是部队流行的称谓。由于部队需要保留技术骨干,所以我们部队是服役三年才给退伍,大部份得五至六年,一些得力骨干,如果转了“志愿兵”,得干够15年。

这一年,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唐山大地震”。7月28日凌晨3时42分,河北省唐山市发生7.8级地震,据后来统计,这次地震死亡人数:242769人,重伤人数:164851人。唐山,一座百万人口的工业城市,在这次地震中被夷为平地。

地震的当天,我们没有感觉到震感,后来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才知道发生了大地震。从那时起,我们就时刻关注着唐山的消息。

部队立即进行了抗震救灾知识的学习和训练。白天,继续进行施工和训练。晚上,枪不离身,每个人都抱着枪睡觉,为的是发生地震时武器不至于丢失。床铺底下,每人放一把军用铁铲或铁镐,万一发生地震,战士手上能有救灾的工具。同时,每人床底下还要放上一盆水,万一地震受困时,能有维持生命的水。因为在唐山的废墟里,一个出差的供销人员,就是靠着前天晚上懒得倒的一盆“洗脚水”,坚持了七八天,直到获救……

地震发生时,要迅速离开高大的建筑物;在野外时,要迅速撤到开阔地里,避免山上的滚石伤人和泥石流;在室内一时无法撤离时,要趴在桌子、柜子、床架等物件旁边,或者到墙角、门框下躲避;要尽量离开空间大的房子,到诸如卫生间、厨房等这些跨度小、空间小的地方躲避等等。这些都是在当时学到的地震避灾知识。

部队所驻的山沟,七里八拐,为了在地震发生时的第一时间内把“警报”通知到各连队,团部在山沟各个拐弯点的山头上都设立了观察哨,一有震情,团部的哨兵就鸣枪,各个点的哨兵听到枪声也接着鸣枪,把信息一站一站地往下传。在余震不断的一个晚上,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半夜时分,第二站的哨兵在瞌睡的迷迷糊糊中,听到一声“砰”的响声,以为是团部哨兵发出了警报,慌忙中举枪就放,顿时,整个山沟,枪声响成一片……,听到“警报”,各连队按照预定方案,迅速撤出营房,结集到指定地点。当然,大部分战士都是穿着裤衩、背着枪、抱着衣服和铁锹冲出营房的。其实当晚并没有地震警报,第二站哨兵听到“砰”的响声,只是一只大功率的路灯,在雨点滴到时突然“爆炸”,因此引起了整个部队的一场“夜间紧急集合”。

在这期间,我们也经历了一次感觉明显的余震,那天下午,我们七八个人正围着“乒乓球台”写新闻宣传材料,我刚站起身来伸伸懒腰,突然间觉得有点天旋地转,“是头晕?”我连忙弯下腰用双手扶住桌子,桌子也在摇晃......“啊,地震来啦”,一位战友高声惊呼,大家急忙往门外冲去。当时我们在一楼,撤离得迅速,到了空旷地回头一看,整个营区楼房都是急促的脚步声,到处都是匆忙往外跑的人群。还好,楼房只是晃了几晃,地震就过去了,没有大碍。

唐山地震发生后,部队及时修改了营房、设施的设计,要求达到抗八级地震以上。楼房的地基,灌注的混凝土足有一人多高,楼房均改成立柱牵樑结构。

唐山地震不久,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


离开这个驻地30多年了,2008年汶川大地震,都江堰市是重灾区,当年的兵营是否可好?兵营的驻军弟兄是否可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