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一卷:血色华北 第三章 .5

longai1974 收藏 3 2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URL] 俩人一路说笑,在大街上随意走去。大街上,倒没有兵凶战危的迹象,日本人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变化,行人依然稠密,而两边铺子的生意,倒是比日本人没来之前还好一些似的,妓院还照常开张,从那森森的大院里,传来阵阵丝竹之音。大街上,不时有挎着壶子炮的日本军官和皇协军走过,大多客气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俩人一路说笑,在大街上随意走去。大街上,倒没有兵凶战危的迹象,日本人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变化,行人依然稠密,而两边铺子的生意,倒是比日本人没来之前还好一些似的,妓院还照常开张,从那森森的大院里,传来阵阵丝竹之音。大街上,不时有挎着壶子炮的日本军官和皇协军走过,大多客气而礼貌,不似想像中的凶神恶煞。肖烈不由得有一些感慨,不是感慨商女不知亡国恨,而是感慨日本人的管理能力,以侵略者的身份在很短的时间能把这县城管理和井然有序,而且比以前繁华,大东亚共荣政策的实施,实在也是有了一定的成绩的。从这一点来看,日本一个撮尔小国能够席卷亚洲,倒也不是侥幸得之。

在街上游逛了大半天后,肖烈对这个县城的地形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首先查看地形,都已经成为肖烈的习惯了,三年的军校培训,勘察地形一直是重点,久而久之,察看地形和读地图也就成了一种下意识了。

在察看地形的时候,肖烈警觉地看到一个瘦小的人一直在暗中跟踪着他们,是那个在城门解了孟达之危的惯偷。肖烈只要用眼睛注意他一下,他立即就不见了。肖烈也不太在意,行李都在自己手上,小偷要是想从自己手上偷什么,那只能怪他有眼无珠了。

“我们找一家客栈,先安顿下来吧。”肖烈抬头看了看天,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县城的上空,炊烟汇聚成一条河流,淡淡的流动着。“安顿下来,再打听太原的消息。”

孟达表示赞同,两人慢慢走着,最后在一家客栈前停下了。这是一家两层的客栈,门前的旗上,写着四个大字:“迎风楼客栈”。肖烈警惕地扫视了一眼面前这座木质结构的楼房,店里生意有些冷清,楼下厅堂只有三个长衫客人,围坐在一张八仙桌前悠闲地喝茶。

肖烈和孟达在店门欲进不进的时候,早有店老板迎上来;“客官,住店吧。本客栈很干净的,价格也合适。”

孟达憋了好久没有抢到话说,这时抢着问:“你这个店有什么好处?我们可不随便住店的。”

店老板热情地笑着,把搭在肩上的白毛巾拿下来,在手上擦了又擦,仿佛手上有什么永远擦不干净的东西似的,回答说:“客人就不知道了,我这迎风客栈,在神北县城那可是百年老店。住的干净宽敞不必说了,本店还有上好的厨师,红案白案,都是神北一绝。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咱这店子,迎来送往的可都是一些名流呢。”

孟达还要说什么,肖烈制止了他,说:“就住这里吧。”一听说肖烈孟达二人要住宿,更是喜上眉梢,乐颠乐颠地亲自引肖烈孟达二人上楼看房。

肖烈一走进厅堂,就把厅堂的摆设及坐在厅堂中央的三个客人尽收眼底。这三位客人长袖长衫,一副读书人的斯文模样,那样子一定也是落难逃亡流落此地。

矮矮墩墩,一团肥肉的店老板气喘吁吁地扶住楼梯扶手,上一级梯子,脚底下的木板就被踩得咯吱咯吱乱响。肖烈孟达尾随其后。楼梯狭窄,店老板的身子几乎占住了整个楼梯间。肖烈走到梯角的拐弯处,眼睛的余光扫射到了楼下忽然闪进一条人影,其动作之迅捷,以致于肖烈探头再看时,早不见了那条人影。肖烈皱了皱眉头,看来,那个惯偷是和自己耗上了。

孟达是个粗人,他正甩手甩脚地跟在肖烈身后,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全然没注意到有人跟踪他们。

店老板把他们引到一间靠北的僻静客房,嘴里不停地唠叨着:“空房还有好几间,由着你们挑。”

孟达爽朗地一笑,道:“不必了,就这间好。”

肖烈是个随意之人,当下默认,心里却想,今晚是不能睡个安稳觉了。楼下那条鬼鬼祟祟的影子像不祥之云罩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店老板掩门而去之后,肖烈向孟达说出了心头的的疑窦。

孟达大笑肖烈成了瓦匠婆娘——疑心重。

肖烈终究放心不下,独自去了趟楼下,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并没发觉有行迹可疑之人。三位读书人依然在品茶,谈论眼下的时事,忧国忧民着。客栈生意确实萧条,除了三位客人及他们两人,还有那个没冒出来的可疑之人,并不见有其他人出入。肖烈又折回身,回到了客房。白天走了十几里路,有些疲惫,和衣倒在床上,却不敢合上一眼。再看孟达,他早已鼾声如雷,天塌下来也与他不相关联地熟睡着。

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楼下的三位客人结束了他们的话题,各自回到客房,宽衣入睡了。四周顿时安静下来。一会儿,店老板自言自语的嘀咕声,伴着他呼吸沉重的喘息声还有咯吱咯吱木板叫唤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终于,这些声音被越来越深的夜吞噬干净,肖烈竖起耳朵,倾听门外的动静,一切正常。睡意排山倒海地袭来,肖烈倦怠地合上眼,似睡非睡。他的枕边放着一个包裹,里面装有国民党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命状及介绍信等重要材料。半夜两三点钟时,肖烈再也煎熬不住了,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听使唤地打起架来。肖烈刚迷瞪了一会儿,猛然听见一声响动,心里暗叫不好,本能地伸手摸向枕边。糟糕!枕边的包裹不翼而飞了。肖烈翻身而起,一掌掀开窗户,从二楼一跃而下。响动惊醒了熟睡中的孟达,不等孟达开口询问,肖烈早已消失在黑暗之中。

孟达知道情况不妙,一个鲤鱼翻身,追随肖烈而去。

纵是那人腿快,还是让肖烈追上了,肖烈正准备冲上去时,迎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过来,肖烈头一偏,一手接住来物,正是自己的包。当下不再追赶,提着包走了回来,半路上遇到了孟达,笑道:“这贼算是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偷到俺肖某人头上来了!”

“追回来了?”孟达放下心来,笑问。肖烈笑,说:“哪儿还用交战,不过,这家伙偷技确实高明,我守着包袱,还是给他偷走了。”肖烈说着,把包裹扔进孟达怀里,两人回到房间,哪儿还有睡意?当下肖烈关了灯,打开包裹一看,不由得连声叫苦,原来包里不见了委任书及介绍信,其他倒还是好好的放着。肖烈连呼上当,那窃贼在转瞬之间就使了一招买赎还珠之计,手段之高明,动作之迅速隐秘,倒是令人钦佩。肖烈失了重要文件,坐思无计,暗自懊悔不已。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