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九章 常龙的花朵 第九章 常龙的花朵(49)

sdrzdl 收藏 3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URL] 49 当然,常龙从来都不相信大头的话,理由很简单,一个天天嚼大麻的家伙是不值得相信的。 “怎么可能呢?这样恶劣的事情,如果连大头都能知道的话,怕是早就已经被查办了。”所言也不错,大概在这样的地下,人人都需要做点什么来打发寂寞无聊的时光。像我那样天天给燕子写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49

当然,常龙从来都不相信大头的话,理由很简单,一个天天嚼大麻的家伙是不值得相信的。

“怎么可能呢?这样恶劣的事情,如果连大头都能知道的话,怕是早就已经被查办了。”所言也不错,大概在这样的地下,人人都需要做点什么来打发寂寞无聊的时光。像我那样天天给燕子写信,夜晚去寻找曼哈顿点的鬼影,像常龙那样不住拆枪,而对于大头来说,除了嚼大麻,或许那些流言蜚语倒也是苍白生活不错的调剂品。

“那如果……”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我心中的问题。

于是我掏出一颗烟点上,深吸了一口后,试图塞进常龙的嘴里,看常龙忙不迭扭头避开。其时,他刚刚把那个有点夸张的杠铃推举到杠铃架上,吐了口气,准备稍作休息,而作又一次八次一组的推举。我把烟重新叼在嘴角,吸了一口,冲着他吐出一个烟圈,看着他又忙不迭将它们吹散。

“怎么?你不是很想来上口烟吗?”我调笑着他,心里回想着那个小山上、那堆岩石里、那具尸体旁有些失魂的向我要烟的那头大猩猩,他从德隆的手中接过烟,就像是一个刚刚从沙漠中走出的人一样抱着清冽的矿泉水一样,恶狠狠地灌着。而我那时以为,同我一样从不抽烟的他,此后他大概便再也离不开那东西。然而,事实却正相反,他转眼就把那东西忘了,而我却意想不到地深陷其中。

是的,我开始抽烟了。

绝对意想不到。

但事情毕竟就是那样,我抽烟了,而且像那些拥有几十年烟龄的烟鬼一样老道而充满了依恋。

我不理解自己这种变化的原因。此前,我曾过敏般地厌恶烟,那种东西总会让我呼吸不畅,闻到烟味我会头晕,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反胃呕吐。我想那也许是与它总能引起我一些不好的想象有关。比如,我总感觉那白色的烟雾里藏着些类似于毛虫一样的小东西,它们随着烟气钻进你的气管,深入你的肺部细胞,然后趴在那里,象噬咬树叶一样慢慢噬咬着,直到把你的肺噬成一个空洞。刚刚认识燕子的时候,她曾给我看过一个肺癌晚期病人的肺部透视图,她把那张图夹在灯箱上,让我看长期吸烟的病人的两片肺叶,那种像是石头一样坚硬的、毫无生命的东西。她像是老师教学生一样指着那个图给我反复讲着吸烟的危害,最后跟我说:“记住了!千万别沾染这东西!”。其实我明白,她是想告诉我她可不喜欢跟抽烟的男孩子交朋友。我当时就乐了,因为我此前还担心是不是我应该学着抽烟,那样能掩盖一下青涩而让自己显得更加成熟而有男子汉的魅力。当然我没有告诉她这些,我做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我不抽烟,即使抽,只要你不喜欢,我可以马上戒掉!”燕子对我笑了笑,我知道她心里真得很高兴。

而我却突然妥协而接受了它。

深究堕落的根源应该就是在那次支援任务的第十天,我们蜷在一个村庄外的路沟里等待命令,小黑像我现在想对常龙做的那样,掏出一颗烟抽了一口塞进我嘴里,当时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许是在看身后几个家伙朝迫击炮里塞炮弹,总之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嘴里的是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吸了几口。那种东西滑腻腻的在喉管里游走着,在我绷紧的神经上游走着,我的心竟然奇怪地平静下来,当烟头几乎烧到我的嘴唇时,我才发觉我竟抽了一支烟。

世界的反复变化总会让人始料未及、不可思议。我不知道回去后应该如何面对燕子,也不知道那时,燕子该如何面对一个烟鬼。

那会儿健身房里人并不多,没有多少人喜欢这种机械的、与肉体为敌的运动。我坐在杠铃前抽烟,冰块在旁边无聊的骑单车,小黑塞着耳机听RAP,晃着脖子自娱自乐。对于我们来说,来这里实在是因为除此之外,想不出别的什么地方可以去。

半支烟的功夫,我还是没想出应该怎么向常龙表述我心中的那个问题:“如果、如果有那种机会的话,你会选择留在这里吗?”我知道这种问法本身就有很多问题,或者说它不是一个问题,无聊中的脱口而出或者别的什么。

“啊?”常龙把杠铃再次推到托架上,大喘了几口气,好像没听清楚。

“我说,你会留在这里吗?”

他皱了皱眉,仿佛在理解我问话的意思:“留在这里?你说呢?”他摇着头朝我乐着,他感觉到了问题的莫名其妙。

“我说?”剩下的半截烟很快燃尽,我把它扔在脚下,捻灭:“我说你会的。”

他“哈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连完全浸泡在RAP中的小黑都投过来好奇的目光。

“其实,一年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常龙拍了拍我,他或许是很快就感觉到了我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或者说一直在困扰着我的东西:“当然,你从没有当兵的经历,特别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对你来说或许有些难,但不必焦虑。”他仰倒身子,做最后八次推举。

焦虑。

那个词吓了我一跳,但是旋即我便发现,常龙能看透我,至少能看透那时的我。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习惯于焦虑的人,或许也是因为这个,我才出现在燕子的视线里。她跟我说“我喜欢不焦虑的人”,那大概是在第一次约会时,约会的地点在影院,她选的。说实在的,那时我不知道她到底说的是什么,因为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焦虑,什么是不焦虑。

“什么?”我问。

“不焦虑,就像你这样!”

“像我这样?”我努力想象着我是什么样子,努力去理解什么样子是所谓不焦虑的样子,努力去区分不焦虑的样子和眼前银幕里正仰坐着大嚼一支新鲜竹子的大熊猫的区别。

“不沉迷于过去,也不过分执着于未来。”我点点头,我实在分不清她是在说我还是在说大熊猫。

从来都没有对未来有太高的要求,从来都不会对事情有过分的执着,所以我一直都以为我不会焦虑。但是当常龙提醒我不要过于焦虑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走在了那条自以为永不会踏足的黑暗的小路上,但却几乎浑然不知,犹如还弥漫在我肺里浓重的烟气。我甚至突然明白了自己那个时期为什么一直在想着那个猪一样嚎叫的家伙,我渴望离开这里,那种渴望以近乎于饥渴,大概在意识的深处,我其实在想象着能跟那个家伙一样,干脆挨上一颗子弹,被打断一条胳膊或打折一条腿,只要能离开这里。

“不过总是人生的经历,或许还是宝贵的经历。不用想太多,一年,很快,我保证你会平平安安回家,顺顺利利拿到国籍,然后,世界就是一个幸福的重新开始。”常龙终于做完了八组推举,向冰块要了瓶矿泉水,“咕嘟咕嘟”灌下两口,舒服地长吐一口气。

我想这个家伙大概永远都不会焦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