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01 08:50:31 CCTV环球视线


央视《环球视线》2011年1月31日播出节目《俄最大代表团登争议岛 日媒哗然》,以下为节目内容:


主持人 劳春燕: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为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劳春燕。


从1981年开始,日本把2月7日定为了“北方领土日”。每年这一天日本的各家的电视台都会大量地播放要求返还北方四岛,也就是俄罗斯成为南千岛群岛的各种宣传片。今天是1月31日,离2月7日已经没几天了。可就在今天,俄罗斯政府派出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代表团登陆视察南千岛群岛。俄罗斯的这种强势行动,让日本感觉很不安。


“俄罗斯是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但是没有一寸领土是多余的”。俄罗斯总理普京的这句名言现在日益成为了大多数俄罗斯人新的国家信仰。从去年冬天开始,俄罗斯和日本围绕着两国争议岛屿南千岛群岛,也就是日本所说的北方四岛,外交冲突不断。从总统梅德韦杰夫到国防部的副部长,再到这次最大规模的代表团,一再登岛,可以说牵动了日本的敏感神经。这次登岛的情况到底怎样?会不会引发更大的风波?具体的情况,我们先看一个短片。


解说:


根据计划,1月31日,俄罗斯联邦地区发展部部长巴萨尔金将率史上最大的代表团登上南千岛群岛,考察当地经济发展计划的具体情况。据悉,代表团中,还包括交通运输部长、国防部长、教育部长,及渔业厅、能源部门的官员,整个视察为期两天。


自从去年11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登上国后岛后,俄罗斯多名政府高官相继登上了与日本存在领土争议的北方四岛。据称,这次代表团赴岛考察也是因为受到了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指示。


日前,俄罗斯方面曾邀请日本驻南萨哈连斯克总领事小池孝之(音译)赴萨哈林州参加关于投资两国争议岛屿的会议。但小池孝之以两国在领土争端上立场不可调和为由拒绝。据日美分析,此次俄罗斯政府再次派出政府相关部门代表团前往北方四岛进行考察,是要表达出着手对北方领土进行开发的姿态。


劳春燕:


今天,我们演播室里请来是我们的两位特约评论员,一位是尹卓先生,还有一位是叶海林先生,欢迎你们。


自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去年11月1日登陆了国后岛以来,可以说俄罗斯高官是不停地去四岛考察,或者是采取一些什么样的行动,这到底反应出俄罗斯怎样的一种心态呢?


正在评论:官员一登岛俄罗斯想干嘛?


叶海林 特约评论员:


其实到目前为止他只去了它北边那两个大的,南边那两个还是没有去,他还是把这个问题留给日本,就是你安全我的底线来,南边这两个岛我们还有的谈,但是北边那两个你就不要再想了。我现在不但要去视察,而且我要开发。开发以后我要把人移进去,那这个问题就不要再谈了。其实俄罗斯是在步步进逼当中告诉日本,这个条件就是这。,俄罗斯从2003年开始来的条件不会改。日本怎么接招那是日本的事情,但我个人更多的认为这一连串的登岛行动只是梅德韦杰夫总统登岛以后一系列后续,梅德韦杰夫在与岛上说了要开发,政府官员自然也要跑过来去执行总统的决定。更多的来说,这些有没有必要这么高级层级的官员去,恐怕这里面有两层意思。一层,确实这些部门需要各自有各自代表去参加。另外一点,这些代表也要向他的总统表明,他们在落实总统的决定方面是身先士卒,这里面有俄罗斯国内政治的一些因素,倒不完全是冲着日本去的。当然顺便给二月份要来俄罗斯谈的前原诚司一点颜色看看,这个效果费而不讳,完全可以达得到的。


劳春燕:


12月份去的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一月份我们看是两个代表团,一个代表团是一个军事代表团。军事代表是团副防长带队的。这个军事代表团去了以后对岛上军力部署是不是意味着会发生一些变化?


正在评论:拒绝共同开发 日本目的何在?


尹卓 特约评论员:


可能不会。因为现在北方四岛目前为止没有面临直接的军事威胁,美国它不想改变二战的遗留下来的状况,日本想改变,但日本它没有能力从军事上来改变,它现在只是从外交上,政治上施加压力,另外从经济上卡住俄罗斯,来拒绝参加远东地区的开发。用这个作为交换手段,用这种手段取得北方,这种显然是达不到目的的。因此俄罗斯现在没有面临一个直接的军事威慑。如果现在增加军事部署,在北方四岛负担会很重。因为那个地方冰封期很长,时间很长,补给也非常困难,天候也非常恶劣。而且整个它的远东地区的整个供应也非常困难,就是铁路线一线的供应,他说非常困难,所以他一般不会背这种包袱。


劳春燕:


还有传闻说,俄罗斯有可能要在择捉岛上新建大型的军港。因为择捉岛上有一个天然的粮港就是单冠湾,单冠湾在二战时候,日本的舰队就是从单冠湾出发,去偷袭珍珠港的。这种传闻您觉得真实性有多大?


专家观点:此举透出俄欲显示其亚太大国地位


尹卓:


建这个港口有可能,但是不是军港,那还要再说了。因为整个俄罗斯,我们说对北方四岛这个行动从它总统,到普京这种表态,另外像其他各个部长都到这个地方来,实际上俄罗斯想显示它是一个亚太的大国。为什么它现在要显示这么一个态势?因为我们现在世界经济,亚太这个地方的经济像中国印度,包括韩国,包括日本的经济也必欧洲要好一些,从现在欧洲的经济,美国经济现在正在走下坡路,正在缓慢的下滑,而亚太这个地方经济是在蒸蒸日上。所以它是个亚太大国,它要参与亚太经济繁荣,要建设。它现在双头鹰里我们看到,朝西边这头鹰非常强壮,而向东边这头鹰比较弱,头比较弱小,它要把它支撑起来,而且这个地方是它资源最丰富的地方,当然会要显示它这个。所以今后要判断这个港口,作为商港的可能性更大,或者军商两用港口,这个可能性更大一些。


劳春燕:


我们再来看这一次的代表团,这一次是政府代表团,但是你注意观察一下,至少有六个部门的部长以及官员,其中有交通运输部长、教育部长、渔业厅和能源部门的官员,大部分都是跟经济开发有直接的关联。叶先生您怎么看这次他们的登岛,是不是意味着俄罗斯对于南千岛群岛这四个岛屿,不是做给日本看的,说给日本听的,而是说实实在在就是要在这里搞开发?


专家观点:俄开发南千岛群岛差钱又差人


叶海林:


我倒是觉得俄罗斯对南千岛群岛的开发恐怕更多来是说一个姿态,不太可能在近期内启动大规模的开发计划。这里面原因,第一个,俄罗斯不是差钱问题,它是差人的问题。俄罗斯的人口是在下降的,它有没有把足够的人力能移到这四个小岛上去,就包括它最大的北方那两个岛,就是国后和择捉岛,恐怕都很难。没有人,你进行经济开发,这就是一个悖论。俄罗斯居民必然少数情况下,对这个岛对于经济开发,这个经济开发会导致的后果会使这个岛上的外国利益增加,而对于俄罗斯继续维持这四个岛的安全是不利的。


劳春燕:


但是俄罗斯方面也表态说,日本,你只要承认这个领土是有的,欢迎你跟我们联手开发?


叶海林:


但是日本是不会承认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由于日本态度不改变,俄罗斯就很难真的下决心,在这个把这四个岛完全把它商业化。因为商业化的结果是进来了大量的外资企业,不一定是日资企业。哪怕包括其他国家的周边国家的企业都进来以后,俄罗斯万一在经济掌控不了,反倒会成为一个问题。我们一定要问一个现实,俄罗斯是个资源大国,也就是说北方四岛这点资源对于俄罗斯来说可有可无的,它不在乎,它关心的是安全和领土的完整。如果经济开发有可能威胁到它的主权控制,俄罗斯会宁愿选择不干,这就是为什么在远东地区俄罗斯很多现代化建设都是说说,因为它宁愿让远东保持这样一种状态,也不愿意让远东的高速现代化发展起来以后,导致俄罗斯经济控制能力下降,因为毕竟俄罗斯人口现在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劳春燕:


有估计说,北方四岛,俄罗斯叫南千岛群岛,这一块地域的经济价值大概有2.5万亿美元,这么庞大的一块蛋糕,俄罗斯就真的不想,不在乎这点钱,不差这点钱吗?


尹卓:


俄罗斯还是想开发的。当然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情,我们也不能替俄罗斯决策。但是从规律上来说是想开发的。因为从目前为止,油漆资源主要还是在它乌拉尔以东这块地方,在中西伯利亚、东西伯利亚,这一块地方是它最资源丰富的地方。这些资源因为它现在欧洲部分的资源,过去加盟国已经走了,像乌克兰这个地方有煤,有这些。另外像阿斯拜疆这个地方的石油,它现在都控制不了。东部这些资源对它来说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它留住人口,想把这个地方人口给发展起来,必须要发展经济。俄罗斯正因为东部的经济衰败,所以它人口留不住,收入过低,而且那边的生活习惯,生活条件比较恶劣,所以这个人在逐步的流失,因为它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人家都向高处流。现在如果把经济发展起来,这个地方俄罗斯的人口会逐步的增加,因此这次俄罗斯对日本提出一个威胁,如果你不来投资,我准备找第三方,这个第三方有可能找中国和找其他地方。但是中国因为跟它近邻,人口是一个很大的国家,它感到有一点人口的压力,因此它先找日本。日本如果不参加,我想俄罗斯会跟一些合作开发远东的资源。


劳春燕:


我们来看一下日本现在的反应。第一次梅德韦杰夫总统登岛以后,当时日本的反应非常的强烈,马上就是临时找回了驻俄罗斯的大使,当然没过几天大使又回去了。日本现在在对俄罗斯外交方面不是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


正在评论:与俄岛屿争端 日尴尬难以避免


专家观点:日本无牌可打 低调处理是上策


叶海林:


其实我们注意到这一次日本的反应就是比较克制。因为它已经在11月份以后博弈认识到,在北方四岛问题上跟俄罗斯争吵没有任何意义。那么它只是把这个问题越称越热。从日本的执政政府来说,把这个问题炒热了对现政权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因为它做不了任何事情去改善日本的在北方四岛问题上的立场和既得利益,它没有利益科研。这个问题再持续成为日本媒体关注的事情,所有的矛盾都不会指向俄罗斯,它只会指向日本。对于日本政府来说,聪明的办法那就是你没牌可打的时候最好不要谈论它,低调处理可能是一个更上,至少是在诸般不好的策略当中它是一个较为能够接受的事情。前原诚司去了,俄罗斯再慢慢谈,但是恐怕谈是不会谈出什么结果,因为俄罗斯从同意把南方两个小岛还给日本,从那一刻开始,俄罗斯立场没有什么变化,而现在俄罗斯已经不谈换这个岛的问题,只是谈我可以给你联合开发,等于又进逼了一步。虽然还做我的岛屿切割,就是说南边和北边可以分开处理,但俄罗斯已经态度已经更强硬一步,而日本对这个更强硬是不是没有任何反制的能力。


劳春燕: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个消息,虽然说日本官方是不想俄罗斯搞联合开发,但是日本国内有一些商人,比如说有三个商人就去了,拿了俄罗斯的签证去四岛上想去开发了,找生意做了,怎么看日本国内的这种意向?


尹卓:


日本国内经济界人士跟政界人士考虑不一样。因为政界人士南千岛群岛问题提出来,是想推翻二战的遗产,这是日本的主要战略目标。它推翻二战遗产,实际跟钓鱼钓一样,就是战略遗产的问题,把二战形成的一些旧有的格局要打破,它才能成为一个正常的大国,摆脱它战败国的地位,南千岛群岛地位的改变就是它的一招棋。现在政府是这样子,但商人看见,这一步是走不通的,美国不支持。首先前一段它要求美国,比如说《安保条约》是不是能够扩大到南千岛群岛,美国不同意。因为美国还有冲绳,还有冲绳问题,还有整个小立原群岛这一圈群岛在二战前是日本在占据着,二战以后美国把它作为联合托管。


劳春燕:


同样属于二战遗产问题。


尹卓:


对,托管又托管到美国兜里去了,现在美国抓住它不放了,成为它最大一个基地了了,它肯定不会放。日本你想美国不能要,俄罗斯能要回来吗,不可能的。商人是唯利是图的,这个地方资源开发对日本当然是有利的,经济上是有利,所以商人不服政府禁令还是去了。


劳春燕:


对于日本来说,在四岛问题上可以说里外都很尴尬。这个话题我们先告一段落,《环球视线》我们稍后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