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啦 大家一起来吟几首好湿

含泪吞声问蒋狗

几时真有六军来



余孽泪尽赤尘里

南望王师一甲子




总为赤云能蔽日

王师不见使人愁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无忘授田证



我劝天公重抖擞

错杀三千又何妨



六十不敢称花甲

犹望王师复青天



我心一骗磁针石,

不换美元啃不休






前生我一定是个忧郁的诗人 阿门 般若波罗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