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文化怪人拒毛泽东邀请:那里岗哨层层

狐狼001 收藏 3 591
导读: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韩三洲 字号:T|T13条评论 打印 转发核心提示:除去高沂的个人回忆外,另有一个版本,说是在延安文艺整风前夕,毛泽东要做些调查研究,就想到了塞克。因为塞克敢于说真话。毛泽东于是派李卓然去请塞克。岂料,被塞克拒绝了。询其原因,塞克认为毛泽东那里岗哨层层,他不愿意在哨兵的眼皮子底下走动。李卓然没办法,只好回去如实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听后,马上决定:塞克来的时候,一路撤岗! 本文摘自:《南方都市报》2010年12月12日TM06版,作者:韩三洲(北京学者),原题: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韩三洲

字号:T|T13条评论 打印 转发核心提示:除去高沂的个人回忆外,另有一个版本,说是在延安文艺整风前夕,毛泽东要做些调查研究,就想到了塞克。因为塞克敢于说真话。毛泽东于是派李卓然去请塞克。岂料,被塞克拒绝了。询其原因,塞克认为毛泽东那里岗哨层层,他不愿意在哨兵的眼皮子底下走动。李卓然没办法,只好回去如实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听后,马上决定:塞克来的时候,一路撤岗!




本文摘自:《南方都市报》2010年12月12日TM06版,作者:韩三洲(北京学者),原题:《塞克:延安文化界的“四大怪”之一》


现在有很多人不知道塞克(1906—1988)这个名字了,就连互联网上与塞克有关的条目也不多。塞克原名陈凝秋,这个曾被人们誉为“抗战吼狮”的剧作家、画家、翻译家,是中国抗战文艺的领军人物。他的剧作《流民三千万》,是抗战文艺的开山之作。他同时是表演艺术家,是中国当代表演艺术“体验派”的代表人物;他也是诗人,和冼星海、王洛宾、贺绿汀等著名作曲家合作的《救国军歌》等歌曲,在抗战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近读原教育部副部长、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主任高沂的回忆录《沂水流长》,里面专门讲到塞克的几件往事,颇能让人感受到一个特性独立、敢于直言的塞克。


1942年春,高沂在青年艺术剧院任党支部书记,与塞克打了几年交道,有些细节今天回忆起来,仍然历历在目。作为党外人士的著名剧作家,塞克当年是延安文化界的“四大怪”之一,他身材高大,一副名士风度,很有天分,也十分有趣。常见他叼着大烟斗,一个人溜达到山里,不是挖石头磨砚台,就是刨树根子雕刻烟斗和手杖。塞克当导演非常敬业,有时对演员的要求近于苛刻,几乎是个完美主义者。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之前,有人通知塞克,毛泽东要约见他。孰料塞克听到通知后,竟把头一扭,很干脆地回答:“我不去”。问他为什么,回答是“我进不得衙门”。高沂说,毛主席约见你,是你塞克的光荣,也是我们剧院的光荣,你不能把我们的党政机关与旧政府的衙门简单类比,更不应该把我们党的领导人和旧政府的官僚类比。最终,塞克同意去见毛泽东,而且长谈后很高兴,回来后他还根据自己的谈话记录,向剧院的几个负责人作了传达。作者回忆,当时毛主席在杨家岭的住处没有院墙,也没有设岗哨,从来不要警卫站岗。



除去高沂的个人回忆外,另有一个版本,说是在延安文艺整风前夕,毛泽东要做些调查研究,就想到了塞克。因为塞克敢于说真话。毛泽东于是派李卓然去请塞克。岂料,被塞克拒绝了。询其原因,塞克认为毛泽东那里岗哨层层,他不愿意在哨兵的眼皮子底下走动。李卓然没办法,只好回去如实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听后,马上决定:塞克来的时候,一路撤岗!但这个决定,却遭到了毛泽东卫士们的反对。毛泽东只好又做卫士们的工作,向他们说:我这个朋友,脾气可大啦,如果你们不撤岗,他来了一看,扭头就回去啦,你们可吃罪不起呀!结果,还是在塞克来的时候撤掉了岗哨。


无论何种版本,都可以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塞克的人品,不搞阿谀奉承,坚守独立人格,保持了一个知识分子的自尊。在高沂看来,塞克就是一个爱国的艺术家和自由主义者,很有理想,又不愿意受约束,他投奔延安是对光明、对解放和对艺术的追求,但到了延安之后,又不能接受党对艺术的干预。边区参议会曾选举他做参议员,开会时请他填表,他却写了“塞克不填”四个大字。还有一次,上级决定青艺脱离中央青委,归属联防军政治部领导。消息传来,塞克就公开提出要离开边区,分析是他不愿意与带枪的人打交道。后来,他去了文联。到了“文革”期间,高沂曾从干校返京,看望过已经步履蹒跚、垂垂老矣的塞克,但还是那样一个充满着艺术激情的人。作者告诉塞克,他的那首《救国军歌》现在还在传唱,只不过歌词被改了,将“枪口对外,齐步前进”改成了“拥护共产党,拥护毛主席”。塞克听了大声说:“放屁!30年代我在国统区,敢写‘拥护共产党,拥护毛主席’吗?”


高沂在回忆录里写道,长期以来,我们队伍里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为了人民的自由,首先要牺牲自己的自由;为了长远的利益,必须牺牲眼前的利益。但是,人民并不是个抽象的概念,而应该是由无数个你我他这样的个体组成的,如果连自己的自由的权利都不去捍卫,又怎样能够捍卫人民的自由?连眼前的利益都不去争取,又怎样去争取长远的利益?对此,作者十分感喟,认为自己活了一辈子,直到现在才悟出了这番道理。


现在看来,高沂所悟出的这番道理,也正是马克思所反复强调的一句名言:“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所谓的全人类的解放,也就是要不断解放个人,给一切个人更多的发展空间和自由,让每一个人都能具有如塞克那样的胆识与勇气,以维持社会的和谐有序,达到人间的公平正义。这与我们今天所倡导和实践的“以人为本”,也是两相契合的。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