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楚怀王的军队从巴东、巫山,一直打到成都、绵阳附近,一口气吞掉了现在的整个重庆地区、贵州西北部和四川东部,近一年的奔跑和连续作战,军士和马匹都已经很疲劳。这时,蜀国侯在成都的军队还有十五万,连同司马错所率的十万秦军一共是二十五万兵。楚怀王得知秦国大将司马错率领十万秦军,前来增援蜀国,救护成都,而秦、蜀两国的军队又是只守不战,只好暂时放弃攻灭蜀国的打算,率领大军于公元前324年(楚怀王三年)班师回到楚都荆州。并设置了巫郡,管辖巴渝、川东的广大地区,随后又改巫郡为巴渝郡,郡治从巫山移至渝邑(现在的重庆),管辖范围相当于现在四川省的巴中、南充、遂宁、资阳、宜宾以东和整个重庆市的地区,而黔中郡也不再是楚威王时期的贵州东北部的一小块,而是扩展到整个贵州省了,而黔中郡的郡治也开始移到贵阳。

仅仅一年多时间,楚怀王拓地一千五百里,楚国新得了比楚威王时期所设置的黔中郡两个还要大的领土。消息传到楚都,举国欢腾,民心振奋,士气高昂。在回军的路上,楚军又新招五万兵,驻守巴渝。楚怀王率领大军回到了荆州后,便令大将军屈庄、唐蔑各自率领十万楚军出九江和长沙,南下尽取湖南和江西。半年后,唐蔑率领十万楚军出长沙,收取湘潭、株州、衡阳至郴州。屈庄则率领十万楚军出九江,收取豫章(南昌)、宜春、抚州、吉安至赣州,拓地一千里,新设立了六个县。

这时,楚国幅地已经达到七千五百里,人口近三千万,已经占有现在的湖南、江西、贵州省全境。地方行政区域为九郡五十四县,有一百二十万的野战军队。这九郡分别是:1、徐州郡,郡治在彭城,管辖皖北的蚌埠、宿州、淮北、灵壁、泗县,苏北的高邮、盱眙、淮安、宿迁、徐州、新沂和山东的枣庄、临沂、平邑、莒县、沛县、鱼台、丰县诸地。2、江南郡,郡治在九江,管辖皖中的淮南、合肥、六安、滁州、巢湖、桐城、安庆,湖北的黄石、黄冈、咸宁和江西的九江、景德镇、南昌、宜春、抚州、吉安至赣州。3、黔中郡,郡治在贵阳,管辖贵州北部的铜仁、遵义、贵阳、安顺、六盘、毕节。4、苍梧郡,郡治在永州,管辖湖南西南部、贵州东南部和广西东北部。5、庸郡,郡治在洵阳,管辖从安康至郧西、山阳和房山四百余里。6、南阳郡,郡治在南阳,管辖邓州、南召、商南、信阳、方县、叶县、漯河、周口、许昌、淮阳、毫州诸地。7、长沙郡,郡治在长沙,管辖湖南的北部和中部,常德从黔中划到长沙郡。8、新城郡,郡治在伊川,管辖伊川、汝阳、汝州、陉山、古城、禹州、鲁山、襄城诸地,9、巴渝郡,郡治在渝邑(现在的重庆),管辖范围相当于现在四川省的巴中、南充、遂宁、资阳、宜宾以东和整个重庆市的地区。

而这两年来,秦国扩地无进展,徒增军队十万兵而已,但却基本在军事上控制了蜀国。这时,秦国人口是九百多万,却有七十万军队,兵民比例是楚国的两倍,可谓穷兵黩武。但就总体实力看,秦国与楚国还相差好远。如果楚怀王也象秦惠文公那样扩军备战,不顾百姓生活的话,那么,楚国的军队也就变成二百多万兵了。楚、蜀两国在奉节之战,以楚军全面胜利,蜀军彻底惨败而告终。

十年以后,楚怀王的南宫王后郑袖,在谈及楚军这次拓地一千五百里的战果说:“大王出战前,只是看到前面蜀国的军队,却没有料到后面的秦国军队会从中作梗。如果大王控制了巴渝,不再继续向成都进逼,而是点到即止,然后分三步而图之。蜀国侯也就不会求救于秦惠文王,以致引狼入室,自践家园,秦国的军队也就到不了成都。自从那次以后,秦国的军队便赖在德阳和广元不走。为什么呢?是在寻找机会,等待时机,吞并蜀国,进而南下长江,与楚国争夺巴黔之地。由此看来,虽然兵法有言,贵在神速,但是,大王这次进击成都,未免有些操之过急,失去了瞻前而瞩后”。

秦国惠文公命大将司马错率领十万秦军救护蜀国,这无疑是在向楚怀王发起公然的挑衅。这对血气方刚、一身霸气的楚怀王来说,是很难吞得下这口恶气的。然而,楚怀王的西宫赢盈就是秦惠文公的亲妹子,而秦惠文公的南宫芈秀也是楚怀王的宗妹,姻亲兄弟又怎么翻脸成仇呢?至此,秦、楚两国的关系从一向亲善,到开始恶化,终于酿成了在公元前325年,楚怀王率领的二十万楚军与秦、蜀两国的二十多万联军,在汉阴平川,展开了一场生死的对决,这就是著名的汉阴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