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17年11月11日,欧洲战场实现停战的时候,米国海军有354艘各类舰艇活动在欧洲海域,其中有8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68艘驱逐舰,9艘潜艇,129艘猎潜舰。虽然米国军舰只占协约国总数的三分之一,但英米法三国的巡洋舰比例为61:35:4,驱逐舰比例为70:27:3,米国仅在欧洲的战列舰数量就大大超越了世界第三的法国。

米国海军舰队在欧洲海域的风光,让英国人感到一种强大的有形压力。在威尔逊抵达法国参加巴黎和谈之前,英国首相老合.乔治曾转告威尔逊:“大不列颠将以它的才智保持一支优于米国或者任何其他强国的海军。”威尔逊的发言人也明白无误地告诉英国首相:“米国不会屈服于大不列颠完全控制海洋的野心,就像不会屈服与德国控制陆地的野心一样。英国越快承认这一事实,对它就越好。如果需要,能够而且决心超越英国的海上力量或者地面力量,或者在这两个方面都超越英国。”[《米国海军史》豪沃恩著]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米国来说的确是一支兴奋剂。为了显示战争威胁的可信性,米国所有的造船厂开足马力建造军舰,落实1916年国会通过海军法案所规定的造舰计划。

这是米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造舰计划:在三年之内,建筑10艘战列舰,6艘战斗巡逻舰,10艘侦察巡洋舰,50艘驱逐舰,9艘远洋潜艇,58艘近海潜艇。这一计划,因为在大战期间加大了驱逐舰和其他较小舰艇的生产而推迟执行。在大战停止一个月后,威尔逊总统向国会提出,1919年造舰法案已经恢复到1916年造舰法案的水准。

实际上,英国由于战争的消耗而无力维持庞大的海军舰队。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21年华盛顿会议前夕,英国不得不淘汰38艘战列舰,2艘战斗巡洋舰,87艘轻型巡洋舰,300艘驱逐舰和鱼雷艇,106艘潜艇。

所以,在华盛顿海军会议上,米国理直气壮地提出:“米国海军必须与皇家海军正式处于平等的地位”。英国人也不得不承认米国的平等地位。由于米国的当权者因此而满足现状,在华盛顿海军会议后,在对于米国的海军发展上面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至1930年伦敦海军会议时米国仍与英国处于大体相当的平等地位。

193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当选总统所接受的第一份厚礼,就是米国第一艘航空母舰“漫游者”号开始服役。富兰克林.罗斯福就是西奥多.罗斯福的远房表亲,他与西奥多.罗斯福一样,都是马汉“海权论”的崇拜者,都是“大海军主义”的倡导者。罗斯福一上台就宣布:在三年之内,再建2艘航空母舰,4艘巡洋舰,4艘舰队旗舰,16艘驱逐舰,4艘潜艇和2艘炮艇。1934年,米国国会又通过使海军舰艇更新换代的法案,即至1939年,再建造1艘航空母舰,6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57艘驱逐舰,26艘潜艇。[《米国海军史》豪沃恩著]这一造舰计划的落实,米国将在事实上超过英国,成为地地道道的世界第一海军强国。

在米国轻松自如地发展海军的体同时,大西洋对岸的英国却又受到德国复兴海军的严重挑战。希特勒发动了第二世界大战,而米国依旧是持有第一次世界大战隔岸观火的态度,米国海军则执行一种叫“中立性的巡逻”的任务,以防止交战国潜艇进入米国水域。米国在暗中使劲,加速造舰,为尔参战储备实力。

1941年日本奇袭真珠港时,米国海军的主要战舰为“航空母舰7艘服役,11艘正在建造;战列舰17艘服役,15艘正在建造;巡洋舰有37艘服役,54艘正在建造;驱逐舰171艘服役,191艘正在建造;潜艇有111艘服役,73艘正在建造。

然而,德国海军部却宣布:在战争状态下,在国际水域航线的商船都将拦截和检查。历史好像在重演,米国再次被德国人所激怒,还是德国潜艇袭击同盟国商船而造成米国非作战人员的伤亡;米国再次被德国人拖入战争,还是因为德国潜艇直接袭击米国商船。1939年9月3日,德国潜艇“U-30”号在爱尔兰西部海域击沉由利物浦开往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定期班船“雅典娜”号,其中有316名米国人乘坐,28名米国人丧生。罗斯福总统当即就宣布:“米国处于有限紧急状态”。

德国潜艇三番五次地袭击商船的行动促使米国人最终参战。1941年5月,发生过两次德国潜艇袭击米国商船的行动:第一次,一艘德国潜艇袭击了埃及的商船“扎姆扎姆”号,有150名米国人丧生;第二次,一艘德国潜艇直接袭击了米国的货船“罗宾.穆尔”号。5月27日,罗斯福总统宣布:“米国处于无限期紧急状态”。

同年9月,又发生几起德国潜艇继续米国军舰和商船的事件;第一次是米国驱逐舰“格里尔”号遭到德国潜艇的袭击;第二次是米国轮船“蒙大拿”号和“塞萨”号在大西洋冰岛附近被德国潜艇击沉:第三次是米国货轮“桃红色之星”号在冰岛海域被德国潜艇击沉。罗斯福总统下令:“米国海军攻击任何进入受米国保护的水域的德国和意大利潜艇或其他军舰”。

由于米国海军参加同盟国大西洋反潜战行列之中,德国潜艇由于寡不敌众,在大西洋争夺战中最后归于失败。由于同盟国在大西洋展开卓有成效的反潜战,胜利地完成了为同盟国商船30万艘次的横渡大西洋的护航任务,为尔后的盟军登陆北非,登陆西西里和意大利,登陆诺曼底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至1945年5月8日邓尼茨元首宣布德国投降止,德国在大战中共投入1,176艘潜艇,损失了781艘,其中被米国海军的舰艇和飞机击沉的有191艘,德国剩余的220艘潜艇全部自沉销毁。然而,米国海军单独取得的“辉煌胜利”,是在太平洋中彻底击败了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临近结束之际,丘吉尔曾向罗斯福总统致信说“为了米国海军在太平洋战争中,‘所赢得辉煌的巨大胜利,请接收我代表英王殿下政府所致的最诚挚的祝贺’”。这绝不是恭维的贺词,而是英国人直接承认了米国在全球海洋中的霸主地位。

刚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而对米国海军的可能性挑战,丘吉尔却满怀信心的说“谁也不能使得我们放弃我国生命赖以维持的海上优势”。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英国海军曾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受到极大的摧残,而米国总是在最后时刻走向欧洲战场,又总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欧洲人面前。

*这样,米国海军就成就了历史上无与伦比的舰队,成了世界上无与匹敌的海上霸主。但是别忘了,让米国海军试想世界的真正掌托人是马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