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01章 驻伊武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他睁开眼时,发现不对劲。

窗外黑沉沉的,间或传来一两个剧烈的爆炸声,映得天空一闪一闪地放红光。是哪儿爆礼花?还是哪家工厂发生安全事故?他摸索着想打开床头灯,可是,开关明明在床左角处,却摸不着。他四处乱摸,也不知捺动了哪个地方,电灯忽然亮了,惊异地发现自己穿着绣花睡衣,孤独孑然地躺在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床上,眼前所有一切都是陌生的。

昨晚上,五十六岁、风韵犹存的老婆不知怎么发了花痴,两条手臂蛇一般缠绕着,他只好舍命陪娘子,折腾了一个小时,大汗淋漓地使出最大力气,呼哧呼哧的,忽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老婆身上,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他记得很清楚,那时全身赤裸……可现在,怎么会有件绣花睡衣,这睡衣是谁的?哪来的?老婆呢?老婆不见了,身边空空如也!眼前上方是雪白、镶嵌精美浮雕的天花板,侧脸看去,是一排灰白色的文件柜。

这不是自己家中!家中床左侧是衣柜,哪来的文件柜?

他惊恐地爬起身,眼前是一间极其宽敞、豪华的卧室,约有六十多平米,地面是厚重的玫瑰花图案的波斯地毯,墙壁上挂着两幅超现实主义油画,墙角处有一尊两米高青铜雕塑,仔细辨认,是一尊黑人女子裸体雕塑;靠边窗台处有一张宽大的写字台,堆放着几大叠书籍、文件档案,以及两台液晶电脑和一个军用笔记本;挨着写字台是一排矮柜,搁有两个电话和几台亮着仪表灯的不知名的电器,上方墙壁挂有一块超薄、几乎比得上电影屏幕大的电视;与床并列是一排欧式大立柜,立柜中间有一个两米高、一米宽的穿衣镜。

他跳下床,走到穿衣镜前,他看见一个外国人,模样颇似经常上中央电视台侃相声的加拿大小伙子大山,金黄色头发,湛蓝的眼睛,高高的鼻子,棱角分明的嘴唇,与大山不同的是鼻唇间多了一排整齐厚实的浅棕色小胡子——是个不到三十岁、帅得令美女抓狂的欧美人种的小伙子。奇怪的是,那人居然穿着自己一样的绣花睡衣,他动一下,那人也动一下;他抬手捋捋头发,那人也捋捋头发;他摸摸下巴,那人也摸摸下巴;他咧嘴做了个怪相,那人也咧嘴做了个怪相……他傻眼了,那人是他自己?!

不对呀,他是正宗的中国人,祖宗八辈都是纯正的中国湖南骡子血统。

他叫赵长沙,63岁,曾担任国家安全部欧美情报局长,本来三年前就要退休,但由于手上有一个案件没结束,这是个最高机密级的案件,除了他本人,任何人都无法接手,只好让他退居二线,担任国家安全部调研员,副部级待遇,仍然负责欧美情报工作。他家在北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孙子,大儿子赵岳阳,是某海军基地第一舰队少将司令员;二儿子赵衡阳,是中石化集团公司海外分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老三是女儿,叫赵湘湘,娇美如花,是老两口的掌上明珠,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上学,只有他和国家安全部少数几个领导才知道,女儿正被培养成一个高级间谍,而女儿对此却毫不知情,昨晚上从学校溜回家来,还吵嚷着要妈妈给她炒盐水豆子吃。这个女儿莫名其妙,自从吃了二伯从乡下带来的盐水炒豆就上瘾了,逼着老妈学会做盐水炒豆,每个周末回家,就要带上一大袋子盐水豆回学校去。他曾怀疑是不是林彪转世到女儿身上,他成了林彪的老爸了。

他明明在北京家中床上,睁开眼来,自己居然闯到不知什么人的家中,还变成一个外国小伙子,他怀疑这不是现实,往脸上狠掐一把,疼得龇牙咧嘴,仍不相信,见写字台上有把水果刀,不由分说地拿起水果刀往胳膊上一戳,这一下,哎哟一声跳了起来,殷红的鲜血从胳膊上流出。他不敢再怀疑,这个穿着绣花睡衣的外国小伙子真是自己。怎么会这样?一个念头涌上心间,穿越了,网络上盛行的穿越小说在自己身上实现了。他从一个要退休的老头穿越成一个年轻人,如果这种穿越仅仅是返老还童也就罢了,回到年轻时的赵长沙那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大好事,但现在问题是,镜子里的这个自己是外国人,并且是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哪种身份、做什么工作的外国人。

这种穿越太狗血了。

他感到悲哀,赵长沙没有了。赵长沙虽然是个即将退休的老人,但有着辉煌履历:知青插队一年,当兵,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考入中国国防大学,进入国家安全机关。他担任欧美情报局局长职务也不是靠走关系、花钱买官跑官得来的,而是在反情报、反间谍战的工作中表现突出、屡积战功一步步升迁上去的,曾破获间谍组织十多个,亲手抓获破坏国家安全、盗窃国家机密情报的国内外违法犯罪嫌疑人一百二十多名,立功受奖30多次。然而,命运捉弄人。一个穿越,把他过去的辉煌穿越得没有了,更重要的是,他连老婆儿子女儿孙子全都没有了,经营一辈子、为此奋斗一生的幸福家庭也没有了。

乱套了。

现在要尽快弄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处于什么地方,是什么时间。

时间清楚了。手腕上戴有一只黑面瑞士劳力士夜光日历手表,他一眼就认出这是正宗的劳力士,迪通拿系列,价值不下三万美元,换成人民币要二十万元左右(顺便说一下,他一辈子除了戴过一百二十元一只的上海牌手表从没戴过其他手表)。手表显示2003年9月23日。完了,昨天他还在2010年10月31日,与老婆看完上海世博会闭幕式上床,睁开眼来,竟然抹掉了七年,回到了过去的历史中。还好,还有点时间搞清楚现状,指针指向凌晨4时26分11秒,钟点没有错,这是自己每天醒来的正常时候,年过花甲,睡不沉稳,每天都是三四点钟就醒了,睡不着了,于是起来锻炼身体……现在没有时间回忆,窗外仍然断断续续地传来爆炸声,间或还有“砰砰”的放冷枪声音。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是战区?他冲到写字台前,打开抽屉,翻看文件,查找证件。他找到了一个深蓝色小本本,封面印有美国秃头鹰国徽,上一行是“PASSPORT”,下一行是“United Stades of America”,是如假包换的美国护照!他翻开护照,护照上的照片正是这个外国小伙子,也就是自己现在的尊容,但看到持有护照人的姓名,不由地崩溃了。这名外国小伙子29岁,叫莱姆·杰弗卡。

他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莱姆是美国派驻伊拉克使馆的武官,真实身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间谍,是个非常优秀的职业间谍,西点军校毕业,会讲多国语言,曾服役于美国空军、海军陆战队,从尉官升至准将,少尉到少校仅用了一年时间,其升迁速度在美国军界罕有。之后,通过短暂培训,又被中央调查局吸收为CIA成员。小布什上台后,莱姆被派驻伊拉克,利用外交身份从事中东地区恐怖活动的情报搜集工作。但在美国入侵伊位克几个月后,莱姆在一次基地组织袭击中丧生了,丧生的日期是2003年9月23日上午11时12分。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当时负责欧美情报搜集工作,由于伊拉克战争爆发,美国情报成了他的工作重点。想到这里,他脑瓜子轰地一下只觉得要爆炸了,正是今天,再过七个小时,莱姆就要进入恐怖分子的伏击圈,然后随着一声爆炸见上帝了。

太搞笑了,中国国家安全部的情报局长穿越成了美国派驻伊拉克的间谍,一个老头子穿越成了一个小伙子,赵长沙穿越成了莱姆。他现在是莱姆,就不能让莱姆爆炸身亡,否则,一旦身亡,又一次穿越,千万别穿越到非洲成了某部落酋长、跟一帮艾滋病人打交道就惨了。尽管这次穿越有不如意处,好歹这个莱姆要相貌有相貌,要人才有人才,重要的是这个身体特棒,他感觉自己精力体力旺盛无比,而且,他相信,这个身体还潜藏他所不知道的许多潜在能力。穿越让他知道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就要有所改变,避免莱姆死于非命的悲剧发生。因为,这是避免自己死亡。

他要挽救自己,要把莱姆从上帝手上抢回来。

他仔细回忆莱姆死亡的经过:

事情由一名叫做阿布扎的伊拉克人引起的。阿布扎曾因为从事反对萨达姆独裁专制运动流亡法国,美军入侵伊拉克后返回祖国,立即进入美军领导的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的核心圈子,在外交部门工作,是将要成立的临时政府外交部长主要人选。与莱姆来往频密,属于莱姆领导的外围谍报人员,也曾提供过不少情报。2003年9月23日吃早餐时,阿布扎派了个信使给莱姆送来一份重要情报,情报内容是:阿布扎认识伊拉克原共和国卫队的两名成员,这两人曾参加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一个分支机构,在阿布扎的劝导下,愿意向美军投诚,提供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机构的有关情报,但由于基地组织活动猖獗,不敢出头露面,希望美军绝对保护他俩人的安全。

在阿布扎的安排下,上午10时40分,莱姆将带领美军的一支部队与阿布扎会面,把两名原共和国卫队投诚人员护送到美军军事基地来。

赵长沙穿越前搜集到关于这次行动结束后的完整情报。他当时看到这份情报时,笑得差点岔了气,美国佬笨得到了姥姥家了:因为那是基地组织精心布设的一个陷阱,阿布扎进入外交部门工作不久,就被一伙恐怖分子绑架投靠了基地组织,成了基地组织埋设在伊拉克政府中的一名内奸。经过基地组织密谋,决定实施一个代号为“沙漠鼠”的行动。

这次行动在巴格达南郊一个叫“巴亚齐”的村庄展开,由阿布扎提供情报作为诱饵,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四百余人在这里设下伏击圈。当莱姆带领的美军来到巴亚齐村庄里,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响起,围绕在美军四周宛若发生火山爆发,路边炸弹、土制炮弹、火箭弹、榴弹炸弹等各种炸弹骤然响起,猛烈的火力加上周密的行动,虽然莱姆通过电话紧急求援,美军驰援也快,但仍然迟了一步。短短的十多分钟,莱姆带领的美军全军覆灭,阵亡139人,莱姆被炸得粉身碎骨。基地组织仅留下两具尸体便逃之夭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