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 :文强罪该当诛,张弢缓从何来?

斩红郎无双剑 收藏 0 164
导读:文强罪该当诛,张弢缓从何来? 司马平邦 文强在重庆被判死刑后,山城的老百姓一度打出“文强死、百姓安”的横幅,欢庆打黑除恶取得标志性胜利。事实上,文强不过是浮出水面的第一条大鱼,媒体的关注将其推成了焦点。但原重庆市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弢却于近日因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被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仔细推敲媒体公布的张弢罪行,同样是受贿千万,同样是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同样是政法系统的两个败类,同样是正厅级官员,为什么一个判死刑,一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强罪该当诛,张弢缓从何来?

司马平邦


文强在重庆被判死刑后,山城的老百姓一度打出“文强死、百姓安”的横幅,欢庆打黑除恶取得标志性胜利。事实上,文强不过是浮出水面的第一条大鱼,媒体的关注将其推成了焦点。但原重庆市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弢却于近日因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被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仔细推敲媒体公布的张弢罪行,同样是受贿千万,同样是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同样是政法系统的两个败类,同样是正厅级官员,为什么一个判死刑,一个判死缓呢? 山城人民丝毫不因文强死感到心安,相反,他们感到困惑,因为第一个死,第二个缓,是不是意味着第三个无期、第四个有期呢?


“文强死、百姓安”应该改一改了,是不是该叫“文强死、张弢缓”。


比较文张二人之罪,文强受贿1211万,张弢受贿902万,都是黑社会保护伞,不同的是,文强多了个强奸罪,而张弢则“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按照中国法 律规定,贪污受贿达10万以上,情节特别严重的可判死刑,将二人可推上断头台的正是受贿罪。如果要在受贿金额上见出高下,二人是“五十步笑百步”,都是恶 贯满盈、罄竹难书的家伙,不判死刑何以谢天下。不同的是,法院认为张弢“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并积极退赃”,所以“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在下想 问什么叫认罪态度较好?难道文强认罪态度不好吗,妻子周晓亚主动退赃,目的不正是想换文强一条命吗?文强的悔过书被重庆市作为廉政教育展品,按理说,他对 党风廉政史的贡献比张弢强吧。一封疑似文强的遗书被网络转载上百万次,也道出了临死前的复杂心态,张弢没有这么“坦白”吧,乌小青也没有,他什么也没说就 畏罪自杀了。于情于理,我觉得文强比张弢的认罪态度更好,退起赃来也更积极。


文强判死也许在打黑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胜利和震慑作用,但张弢也是法院系统知名的黑恶保护伞,难道他就没有什么标志作用?此次判死缓会不会给人一种错 觉,打黑打到“深水区”遇到阻力了?这是我偶尔一闪念的疑问,我不知道这是机缘巧合,张弢命不该绝,还是刻意安排?难道是因为一个身在侦查机关,一个身在 审判机关?有人打过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公安局是煮饭的,检察院是端菜的,法院是吃饭的,司法局是洗碗的,难道吃饭的比煮饭的有权获得更多的生存机会?


提到重庆打黑,媒体喜欢论及文强,好像文强代表重庆黑恶势力的全部,而张弢、乌小青、毛建平这些第二梯队并不显眼。事实上,乌小青畏罪自杀更耐人寻味,这 倒不是因为他像外界所说的那样“被”自杀,而是作为执行局局长,自知罪恶深重,很可能被判“斩立决”,于是以死谢罪。其实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赖着活下 来,凭自己法院系统的身份,参照张弢后来的例子,“接”到异地保其性命,岂不快哉。由此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重庆打黑除恶中,公安系统最“无产”,法院则 有所保留,好不容易挖出个大佬,又千方百计送到异地,表面上看似脱离干系,逃避嫌疑,实则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个中缘由,恐怕不是我这里寥寥几言能说得清。


就在昨天日,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原副总队长罗力一审又由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做出死刑判决,是不是可以说法院真是判公安不手软,判自己则“手下留情”呢?


《出师表》云: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同属一个重庆,遵守一部宪法,但两个罪大恶极的贪官,仅仅因为所谓的“认罪态度较好”,就判一生一死,使“内外异法”,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如果是这样,有关系的、有背景的都被“接”到异地去审理,那么国将不国、法亡政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