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10大未解之谜纳斯卡地画再有新发现

2009年10月18日拍摄的一处纳斯卡地画,形似蜘蛛。


秘鲁南部纳斯卡地区,人迹罕至。


日本学者对其产生了兴趣。在获得秘鲁官方批准后,来自于日本山形大学人文学科的学者从去年2月起,就驻扎在伊卡省高原地区。


1月18日,这批日本学者宣称,他们在纳斯卡地区发现了两处直径数米的地画。它们描绘的是人类头部和动物躯体。


由此,被称为世界10大未解之谜的纳斯卡地画的家族又添了两名“新成员”。


1月中旬,山形大学考察队介绍说,在秘鲁纳斯卡地区南部发现的人类头部地画长约4.2米,宽约3.1米,接近于椭圆形。


在分析地画附近的陶器后,日本学者推断它属于纳斯卡文明前期或更早时期的作品。


另一处新发现的地画描绘动物的躯体和腿部,它距人类头部地画只有30多米远。它长约2.7米,宽约6.9米,具体创作时期有待考证。


南部发现地画不寻常


山形大学考察队领队、文化人类学教授坂井正人表示:“发现纳斯卡地画,确实很不寻常。这里通常不被人们重视。”


坂井正人透露说,这两处地画位于纳斯卡地区南部,附近有一座神殿。这里向来不是考古学家乐于光顾的地方,它与分布着较多地画的纳斯卡北部相距约10公里左右。


在距秘鲁首都利马东南400公里的纳斯卡平原以北沿海荒漠上,有一组由一万多条线组成的几何和动物图案分布在几百平方公里干燥沙质地表上,其中还有三角形、螺旋形以及蜂鸟、卷尾猴和鱼等地画。


据考证,这些地画可能产生于公元前200年至公元600年间的纳斯卡文明时期,因此被称为纳斯卡地画。


1994年,纳斯卡地画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新发现地画有点小


在坂井正人教授看来,如果不是山形大学的调查队进行了长时间的实地考察,可能也不会发现这两处新的地画,因为此前在大家的意识中,纳斯卡地画的覆盖面积都是十分庞大的,因此主流的研究方法是乘坐飞机从空中进行调查,而空中调查的局限在于,不会对直径只有数米的小地画有着清楚的看法和认识。


日本学者发现的纳斯卡地画十分模糊,同此前被发现的纳斯卡地画有差异,于是引发网络争论。有怀疑者发问:山形大学考察队发现的究竟能不能算作纳斯卡地画?


山形大学考察队则称,他们的发现是严谨的。这两处地画明显带有人类活动的印记,因为纳斯卡地区的土壤通常为黑色,而图案虽然有些被破坏,但是还能找到并还原当初描绘它们时的白色痕迹。


日媒广泛报道新发现


日本媒体广泛报道了本国学者发现纳斯卡新地画的消息。


《每日新闻》指出,山形大学发现的描绘人类头部的地画,很可能在纳斯卡南部属于首次发现。


山形大学是研究纳斯卡地画的日本先行者。早在2004年,一批学者就前往纳斯卡地区进行考古。


山形大学人文学系主任渡边洋一表示:“在纳斯卡地区南部很难发现描绘生物的图案,而描绘人类头部的图案在整个纳斯卡地区都十分罕见。”


早在2006年,当时尚是助理教授的坂井正人就带领考察队,在纳斯卡地区发现了100处新地画,轰动一时。


纳斯卡地画意义成谜


媒体称,日本科学家之所以执着于研究纳斯卡地画的重要原因就是,从发现这些地画至今,无人能确切解释它们是如何产生的以及有何实际意义。特别是,由于地画的范围巨大,往往横亘数百米,乃至上千米,如果不是从相当高的地方俯视,单凭地面上的人,根本不可能创作出这样有规律且形象生动的“画卷”。因此,地画也就成了不解之谜。


有人解释说:数千年前的人类,可能建造了类似热气球和大型风筝等能在空中飞行的工具,从而监督地面巨型图案的绘制工作。



也有人认为,类似动物和植物的巨型图案,可能是古人的某种图腾崇拜。


不过,地面上一些长长的线条仍让科学家们迄今无法领悟其中的确切含义,因为古人不可能将这些抽象的线条当作偶像来崇拜。


于是各种猜测又接踵而至,例如线条被理解为人类祭祀用的通道标记等等。


更有奇思妙想者,将这些巨型图案和线条同外星人联系在一起。


长期研究和保护纳斯卡地画的德国著名天文学家玛丽亚·赖歇认为,那些线条可能是一种日历或是描绘恒星或行星的运行轨迹。例如,在一个猴子图案中,卷曲的尾巴看上去非常类似于太阳系轨道线。


赖歇曾说服秘鲁空军支持其研究纳斯卡地画。1998年,赖歇去世后就葬在纳斯卡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