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第七章 二

刘才友 收藏 0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地主刘双喜家,钱刘氏抱着牌位大声哭泣,老天老地的咒骂着。六房姨太太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躲藏在自己房内,赶忙收拾衣物细软,——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值钱的物品早已在逮捕刘双喜的时候,就被查封了。她们能偷的能抢的,也不过是一些日子的瓷器,做农活的工具。她们比刘钱氏明白,树倒猢狲散,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老地主死了,她们穿金戴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完了。听到刘凤鸣的训话,她们心情平静,深 知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初十也好,初一也罢,反正都是要走路的了。共产党政府不准一夫多妻,事实上她们也不可能都替刘双喜守寡的,她们还年轻,必须重新开始生活。就让刘钱氏一个人替死鬼守寡吧。她们所生的子女都要带走,免得留在刘家遭受地主崽子的白眼和辱骂,不如嫁得远远的,人们不知道的地方,随便找个光棍,穷汉嫁了,也算是投胎换骨,另谋一条出路。地主婆刘钱氏可就不同了,人老了,就是想改嫁,恐怕也没人要。又带着两个不务正业的儿子,谁见谁都躲的。

初一下午,刘双喜第四房姨太太吴五丫瞅着没人,偷偷地溜进刘双欢的窝棚里。刘双欢才三十多岁,是刘双喜的弟弟,父母在世时分给他的财产土地,没几年功夫都被老大刘双喜谋夺而去,陷入了赤贫的境地。连老婆都遭受到了同样的命运。活活的把她娘气死了。现在,在荒唐村,他是最穷的人。连吃饭的碗都没有一只,整天在村子里闲逛,讨一口,偷一口地对付着日子。一天到晚不说话,只是一味地傻笑。不种田,不下地,游手好闲,没人瞧得起他,他也瞧不起人。也不管混得饱混不饱肚子,反正太阳一下山,他就钻进他的狗窝,蒙头大睡。还真令人奇怪,这么冷的冬天,滴水成冰,呼口气鼻子都几乎要冻上,他的窝棚里除了偷来的稻草,一床破絮也没有,就偏偏冻不死他。他活得倒挺消闲自在无病无灾的。

吴五丫站在窝棚口弯着水蛇腰朝里看,只见刘双欢正在奋力地咀嚼一块大饼,一看,就知道是从土地庙的供桌上偷的。因为饼冻僵了,饼上还沾着纸灰和木屑。五丫喂喂了几声,刘双欢只是不理,装着不知道,直到将大饼啃光了,手指添净了,才抬起头,用呆滞的陌生的眼光盯着五丫。

五丫气得直跺脚,转而想了想,又和缓了语气说:

“刘双欢,我是你老婆,就是新婚之夜被你老大霸占的五丫,你还要不?”

刘双欢依然用那种呆滞的陌生的眼光看着她,不说话,不点头。

“真要死了,你要是不嫌弃,俺以后就给你洗衣做饭养儿子,好好地待你。”

刘双欢定定地看着她,问道:

“给吃的?”

吴五丫点了点头,说,烧好了给你吃,让你吃得饱,穿得暖,舒舒服服的,像老太爷。不,像土地庙里的土地爷,这总行了吧。

刘双欢说,好,你回来吧,俺要了。只要有吃的,怎么着都行。

吴五丫听了,笑了,说,俺还有一个儿子,一个闺女,一齐带过来,你看行不行?

刘双欢说,行都行,只是俺棚子太小,住不下。

吴五丫说,不怕,只要你要我,怎么着都行。村里不是有一处土地庙吗,有两间房子,虽然屋子破破烂烂,咱们打扫一下,还是能住人的。咱们就跟土地公挤一挤吧,没事。想来土地公公是保佑一方平安的,不会嫌弃咱们的。以后咱们日子要是过好了,盖一两间草屋,再搬走。土地公公是不会怪罪的。咱又不是要占他的,咱只是临时住一阵子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