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军神 第二卷 西风烈 第034节 西风烈 抢他妈的

nickhand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第034节 西风烈 抢他妈的

张冉很是鄙夷的看着赵宇飞,你老小子钱没钱,想要人家的东西,除了阿蛮去牺牲外,还能有什么招儿?

赵宇飞受不了张冉的眼神,转头应道;“被你这个小妖怪打败了,玉门守将曹英确实见过阿蛮,去年阿蛮来玉门的时候被他撞见了,对阿蛮倒是很上心思,那个时候被我以阿蛮年幼搪过去了,只是我们的商队从此就走不通这边了,现在也是实在没法子,只得牺牲阿蛮的幸福了!不过我倒是调查过,这个曹英还没有娶妻,对家人也不苛刻,哦!他们曹家实际上是粟特人,当初是自承曹姓,敦煌真正的曹家早就没落了。”

张冉轻笑;“遇到我算你走运,我知道南山中就有铁矿,还有金、铜伴生,如果你有兴趣,我不妨告诉你地方,如果看你顺眼,说不定我就将记忆中的地图给画出来了。”

赵宇飞精神大振,“你说的铁矿是真的?”

张冉;“不光有铁矿,我还知道在南山之内,有几个很大的峡谷平地,定西军如果掌握了这样一个峡谷平原,恐怕放牧和耕种的问题就都已经解决了。”

但是赵宇飞旋即就神情黯然的说道;“要是两年或是一年前我们得到这些资料,定西军是绝对不可能陷入今天这种困境的,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容许我们来慢慢发展矿山了,粮食可能还有办法拖过今年,支撑到明年上半年,但是现在面临的最紧要的问题还是军器。我们现在连制作农具也是融化兵器来获得铁···”

一番话说下来,张冉到时搞明白了定西军现在已经非常的危险,关键就在于被河西走廊中的那些马匪、沙盗团伙。

在张冉击杀黑风暴十三首领之前,黑风暴已经和定西军的前沿堡塞爆发了几场小规模冲突。现在虽然黑风暴十三首领全灭,但是赵宇飞反而更加担心,流落到其他马匪帮中的黑风暴成员肯定会把定西军前沿堡寨的位置传扬出去,到时候定西军可能要面对的马匪就可能很多!而定西军现在连箭枝都极少,他们连铸造铁箭头的这点金属都极度缺乏!

张冉;“所以你就打算让阿蛮做出牺牲,以换取一部分军缁?”

“这是我自愿的,你又是谁?敢插手我们定西军中事物?”阿蛮在外掀开车窗惟布、骑在马上粉嫩的小脸紧绷着,眼光中已经没了信任,而是带着淡淡悲伤的怀疑。

“我当你是朋友,才告诉了你一些事情,没想到你却用来算计我们!”阿蛮眼中的泪水坚强的没有涌出,没有理会赵宇飞的劝说,执拗的质问张冉。

张冉心底叹了一口气,这小姑娘刚才躲在旁边听,却是对他产生误会。小姑娘的想法很伟大,但越是这样,张冉越觉得不能让她轻易牺牲终身的幸福,这种沉重的负担不应该由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来承担。

“今时今日,曹英的想法恐怕已不是那么简单,你们上次是以商人的身份和他接触,现在要通过他谋求到大量军缁,绝对会引起他的怀疑,就算是单单谋求锻钢,不引起他的疑心的话,恐怕也搞不到多少。”张冉继续说道;“如果你们能确定乌兹钢锻块在那个地方,我可以帮忙弄出来,为了丁点铁锻材质,犯不着牺牲你女儿的幸福,联姻这种手段,没有雄厚的实力背景,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阿蛮嘀咕一声;“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赵宇飞已经疑惑的问道;“你伤势这么重,有办法将东西弄出来?”

张冉笑笑;“我师门是道家,有点小手段,这次的负伤实在是太过意外,但是做做这样的事情却是无妨。”为了坚定赵宇飞的信心,他故意说得轻松。

赵宇飞看他毫不吃力、极为轻松的随手举起一块重逾百斤的石块,心中暗惊,对张冉的说法顿时极为相信。

目光炯炯的看着张冉,“我想知道真实的原因。”

张冉知道他的意思,在河西这个多族混杂的地域,没有人会像张冉这般行事,这里讲究的是赤裸裸的利益规则。

要说张冉为了感谢他们的援手救命之恩而行这些事,鬼都不相信!但是张冉还是淡淡的说道;“我来自关内,自小听闻的是‘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何况这种救命之恩!再说,我对于你们这支忠义无双的大唐遗军深感敬佩,中原乱世近百年,忠义之士现在几乎是凤毛麟角,人人追求的不外是一个利字,朝堂之上、鼎食之人,每天所虑着均是如何保证自己的荣华富贵,相比之下,定西军实在让我敬佩,小子自认为有点本事和手段,不帮你们,难道去帮那些看不上眼的人或是那些异族?”

阿蛮眉开眼笑;“这话说得好!”

张冉;“莫要看我伤重,动用不了内息,但这一身本事起码还能施展出来三四成,赵将军(督尉已是将军系列,掌一军之兵力、河西之地有时或兼一府或一州之政务),你只管将具体的情报给我,我自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些乌兹钢弄到手。”

唐时道教很盛,对于道门玄妙之法也十分信奉,赵宇飞听得张冉如此说,倒是将信将疑,但他还是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赵宇飞还想和张冉说说具体情况,车下的骑士已经在外提醒,地头到了。赵宇飞深深地看了张冉一眼,下车去了。

“扶我下去。”张冉拨开帘子,对骑在马上的阿蛮说道。眼光所触,入眼都是一片荒凉的土垒屋。近处就是一堵雄峻的关墙,十来个粟特士兵懒散的关注着下面的城郭行旅。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些胡商打扮的人。

阿蛮气哼哼的上车,执着张冉的手臂来扶他,张冉却是看到她微红的眼眶。轻轻的叹口气,“我只希望你自个小心点,将面巾覆起来吧,免得横生枝节。”

阿蛮鼻子一酸,“你就是个混蛋,我就不该救你的。”

张冉微微一笑;“你家大人现在并不十分相信我,说不定还在打着原来的主意,我倒想知道,你就真的很希望嫁给那粟特曹英?”

阿蛮眼一瞪,“你才希望嫁给他!粟特人就是逼我们东行的罪魁祸首,要不是现在的处境,师父那会做这个打算!”

张冉;“给我找纸笔来,我将南山以及河西走廊的详细地图画出来。”

阿蛮瞪大了眼,“你真的有那什么矿山、草场的地形图?”

张冉微微一笑,现在他必须将这个图画出,以坚赵宇飞之心。“我还知道一种简单而精巧步骑连弩制作方法,射程更可以达到惊人的五百步(420米左右),也一并画出来。”

阿蛮呆了一呆,脑中一片空白,五百步!那是什么概念?就算是最强的床子弩射程也不过如此吧!扶住张冉的力量立即用的柔和至极。

张冉心中暗爽,阿蛮和铁面女折卿雁的性子很不一样,但是一样有着直率的特点。和这两个俏丽明洁的女孩子相处却是同样让人赏心悦目的。

关内纵横两道关墙将不大的城郭分为三个区域,曹家的贵族和军队占了两个地方,剩下一个区域中遍布着干打垒的房子。

放眼看去,低矮的干打垒房子最高的也不过两层,坚实平坦的屋顶上晾晒着纱巾衣物,街道上到处都是骆驼、骡马的粪便。看张冉不断的皱眉,阿蛮善解人意解释道;“西北的城市也往往这样,不是杂役不勤奋清理,而是要等到粪便干了,任百姓收取去做燃料。”

张冉一想也是,这附近哪里有什么木柴?这关内的百姓也只得烧这个东西了。进了宽阔的旅店,赵宇飞吆喝着要了一个院子,骑士们纷纷解疆刷马。张冉病怏怏的样子引起他们一阵善意的哄笑。

张冉毕竟是年轻人,现在身受重伤,少了内息的压制,加上渐渐熟悉了这个世界,心中有了信心和底细,少了初临贵境是的谨慎压抑,少年活泼的性子显现出来,心下气恼,一脚将院子里系马的水桶粗石柱子一脚踢断,虽然因为没有运真气而腿脚发麻,但是表面上还是混若无事的走进房中。

在背后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中张冉虚关上门,呲牙咧嘴的使劲揉脚。

阿蛮‘噗嗤’一声笑出来,张冉瞪了她一眼,低声恨恨的说道;“要不是我伤重,内息运用不了,这样一根小桩子那会搞痛我的脚。对了,去拿纸笔来。”

阿蛮忍着笑去了,张冉在戒指内仔细找找,拿出一把相当精致的短剑,这也是从战场上捡来的,倒是适合送给阿蛮着小姑娘。

阿蛮过了半晌才过来,到底是蛮夷之地,找来的毛笔和纸张几乎是不堪入目。张冉看着面前的秃毛笔和黄糙纸发了一下呆,才醒起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

将毛笔放在清水碗里旋转几圈,张冉就将秃毛笔仅剩的一点笔锋理出,沾上墨汁,行云流水一般在黄色糙纸上画起来,以他深厚的画符功底,做这等事实在容易至极。手上画着地图,张冉此时却是和**联系上了,**在他精神里蛊惑着说;“老大,地头找到了,今夜、咱们抢他妈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