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我奉命担任集团军装甲专业特级培训教员,那时我是二级士官,入伍第八年。

在所教的学员中,半数以上兵龄比我长,也有几名军官,我所教的内容以坦克通信理论、对抗,坦克车载电台停止与行进间故障排除以及战场通信指挥等内容。也不是吹,入伍四年不到就参加军区历史上组织的唯一一次特级考核比武,并以优异成绩取得特级资格证书,在师团两级这个专业基本我说了算。多年来一直在部队从事通信人员培养(以军官为主)。长期以来,大部军官不会把我们这些士官放在眼里,除非他们有求于你的时候,所以,除那些为人正直、上进心强,有一定能力的军官我比较尊重,相当一部分军官向来都不放在眼里。

记得那天上课,我讲的题目是《电子振荡器工作原理》,上到不到十分钟,发现一中尉不停的在本子上写什么,过一会又睡着了。本来我上课有个习惯,只要学叫不出声、不影响其他人听课,一般睡觉看书什么的我一般不管,学习是一个人的态度问题,都是老兵了,我不会强求不想学的人。可惜这是名军官啊,嘿嘿,正好有个出气的机会。我不动声色的叫他身边的一名士官叫醒他,然后问他对学习内容是否掌握,中尉说他是本科毕业的,这些内容都知道。我就问题两个关于当天授课的内容,一句都答不上来。当然,本教员当时也没什么理由发飚啊!就问他上课过程记的笔记是什么,他说是大队长叫他准备一个教学课目(我们集训队大队长上校)。我见他站姿不怎么好,让他立正站好,人中尉官威来了:“你一小小士官让我站好,教员有什么了不起?”。换一会说话的,可能就过去了,不会出现后面的结果,活该他做冤大头。就这一句话,让我费了口舌,我跟他讲,我是士官,我也带兵,你是军官,你也带兵,你带兵的时候对向你刚才表现同样的士兵,你会怎么管理。中尉就是中尉,副连长啊,你只是教员,没权管我。这下我火了,你们单位你是带队负责人,你值班的时候为什么要向我敬礼报告,在教室我说了算。中尉破门就走。

事后, 我将此事写成报告交给大队长,大队长跟我解释并致歉,我只说了一句:“我是士官没错,但我是教员,我要对每名想学的战友负责,这事不处理好,以后实弹实车训练会有影响,弄不好会出问题.”大队长没说什么,将我的报告上交后不久,该中尉被师通报:以不服从管理,无组织无纪律,由副连降为正排。

我感觉处分太重了,事后才知道,师里在抓正规化管理,把安全工作放在突出位置,正好需要找个反而典型,中尉撞枪口上了。

后来培训结束后,我负责全师实弹射击考核靶楼指挥,他所在的团也来了,见到他后,我向他道了歉,他说没什么,错了就是错了。

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此事,感觉对不起那个中尉。

本文内容于 2011/2/1 10:38:28 被szg_6822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