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21节:目标华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21节:目标华北


“皇军已将北平与天津隔断,对北平已形成包围。北平外围,国民党军只据有卢沟桥。然而,卢沟桥虽是一座小桥,宛平城也不过是弹丸之地,但却是平津通往中国内地的咽喉要道,得失关糸全局,29军必拼死保卫。因此,稍有不慎,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以致影响到对苏俄战略的大局。我主张切不可任事态扩大,千万不能因夺占北平而引发日中之间的全面战争!”

——石原莞尔


1、梅津美治郎:(1878年——1949年1月8日)甲级战犯。

1934年3月任中国驻屯军司令。8月晋升为中将。1937年晋升为大将,任陆军省次官。1938年5月任中国派遣军华北第1军司令。1939年9月任关东军司令,组建731部队。1940年8月晋升为大将。1944年7月任参谋本部总长。1949年1月8日因癌症死于东京鸭巢监狱。

2、米内光政:(1878年——1962年5月10日)内阁海相

3、山本五十六:(18年——1944年)日本新泻县长冈市人。1904年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学校。

1925年——1927年任驻美武官。1928年任五十铃巡洋舰长、赤城号航空母舰舰长。1930年任海军航空本部技术部长。1933年任第1航空队司令。1935年任海军航空本部部长。1936年任海军副大臣。1939年任海军联合舰队司令。1940年晋升为大将。

4、今井清:(1878年——1944年)

日军参谋本部参谋次长

5、石原莞尔:(1889年——1949年)

1889年1月18日出生于山形县鹤岗市日和町。父亲石原启

介是警察分署长。人称土皇帝之家。东京上等兵。

1907年12月入陆士21期、陆大毕业。校方评价:“石原君的头脑是自陆大刹办以来最优秀的”。 绰号是7号,因医院7号楼是收治精神病人的。

1920年调武汉,顶头上司是坂垣征二郎少佐。后河本大佐推荐为关东军作战参谋。1935年8月任日本参谋本部作战课长。攻占东三省的作战计划全部由他制定。军界称之为日本陆军第一战略家。

1937年3月任作战部长,晋升为中将。1941年出版《最终战争论》。后经永田铁山大将举荐任陆军省军务局长。他反对扩大侵华战争,认为绝不应扩大事态,不仅不应扩大,而且应认真和谈,即使是放弃《辛丑条约》中规定的在平津地区驻兵的权利,也应稳定满洲。

罪行:1、策划9.18事变。2、炮制伪满洲国。


东条英机叫嚣着:“对!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已经以《关东军关于对苏对华战略意见书》为题,写了一份报告,请帝国陆军省审阅。”

说着东条英机将一份厚厚的文件,郑重其事地交给梅津美治郎。

近卫饶有兴味地问:“东条君,可以说一说,你的这一份报告的要点吗?”

“完全可以,首相阁下。”东条英机得意地看了一下在座的军政要员,提高嗓门道“我认为,帝国今后应在中国华北和江南采取军事行动!”

杉山元大将点头赞许道:“给南京蒋介石政权以有力地一击!解除后顾之忧,再对苏俄发动战争,此为上策。东条君,你很有战略眼光嘛!”

东条英机有些飘飘然起来,他转向内阁海相米内光政大将、海军副大臣山本五十六中将,请求道:“届时还须海军大力支持、配合。”

米内光政大将面无表情地问:“东条君,你是想要海军配合攻打南京吗?”

“不,海相阁下,”东条英机否认道“攻打南京暂时还不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那你的目标是哪儿?”海军副大臣山本五十六中将追问。

“上海。”

“上海?”参谋本部参谋次长今井清中将不解地问“1932

年1.28皇军不是已经和中国军队交过手了么?对付一个19路军都没有讨到便宜……”

“不,参谋次长阁下,”东条英机狡辨道“这一次是要占领上海!”

“上海是国际大都市,美英利益在东方的根据地,占领上海会引起国际的巨大震动,必须慎重!”山本五十六不无忧虑地说。

“是的,上海是国际大都市,”东条英机争辨着“也是蒋的经济命脉,占领上海,就等于切断了蒋的动脉……”

“上海先放一放,”田代皖一郎大将,因为自己的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就在天津,因此对华北的情况更为关切,急问“东条君,华北,你打算怎么干?”

“还能怎么干?”东条英机没好气地说。

土肥原贤二笑道:“还不是扒铁路、炸火车、关东军的老一套罢了。”

众人听了,爆发出一场哄堂大笑。

“我反对!”

突然一个人高声叫道。众人看去,原来是作战部部长石原莞尔中将。

作战部是日军参谋本部第一部,负责军事战略指导和战略计

划的研制。在参谋本部各部中,地位最为重要。因此,众人虽然面露不满之色,但碍于情面,也不好斥责他。

坂垣征二郎却因曾是石原的顶头上司,便毫不客气地斥问:“石原君,众所周知,在日本军界南北战略两大派别中,你是坚定的北进论者,一向认为日本的前途是在向大陆扩张。怎么?你……”

“坂垣君,诸位,请听我解释。日本的前途当然是向大陆扩张,这一点是铁定的,是帝国的基本国策,是不能改变的!”

“这不就结了。”东条嘀咕着“那你还反对什么?!”

“东条君,须知,对帝国而言,目前,最大的致命军事威胁不是中国、不是英美,而是苏俄!”

“何以见得呢?”

田代皖一郎因石原的反对,害怕自已失去战功的机会,恼恨地问。

“皇军为什么夺占东三省?不就是要尽快在大陆建立起反苏的作战基地吗?皇军为什么支持、扶助满洲国建立,不就是要大力经营东三省,稳定后方吗?我并不是反对坂垣、土肥原君二人主张继续扩大侵华战争,由东北而华北,进而华中、华南,直至全部征服中国。我只是认为,从战略上考虑,时机还不成熟。”

“那你认为要在何时才能对华北用兵?”

内阁陆相、陆军大臣杉山元大将问。

“我认为苏俄国力雄厚,日本须拼尽全国之力与之争锋,只要打败苏俄,天下还有谁敢与大日本帝国叫板!”

“好是好,只是时不我待。”海军副大臣山本五十六中将说“海军方面的意见,还是采取南进战略为好,从美英手中夺取南洋,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战略物资,我们想对付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时不我待,山本君说得好!”石原进一步分析:“日本未来最大的威胁是苏俄,而不是中国!若再越过长城往南发展进攻,必使日本陷入长期战争中,将日本国的力量消耗殆尽,无力与苏俄抗衡。一旦中苏结盟,联手抗日,则日本必败无疑。我们己经占有东北,就应好好经营,暂缓对长城以南用兵,积蓄国力,准备与苏俄决战,故而从现在起,帝国就应按对苏俄作战的要求,做好一切准备。开发满洲,兴建大工业,扩充军备,力争三五年内,形成对苏俄的军事优势。所以,卑人认为时下实不易对华扩大战争,此应为我帝国军事战略的第一条原则。”

石原扫视一下会场,见众人交头接耳,有人赞同,但大多数人并不理解石原战略意图的深意。杉山元闭目养神,看不出是何立场。便起身快步走到大幅地图面前,用指示棒指着一处地方说:“诸位请看。”

土肥原贤二说:“卢沟桥!”

“对,卢沟桥!目前华北的态势是:皇军已将北平与天津隔断,对北平已形成包围。北平外围,国民党军只据有卢沟桥。然而,卢沟桥虽是一座小桥,宛平城也不过是弹丸之地,但却是平津通往中国内地的咽喉要道,得失关糸全局,29军必拼死保卫。因此,稍有不慎,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以致影响到对苏俄战略的大局。我主张切不可任事态扩大,千万不能因夺占北平而引发日中之间的全面战争!”

石原话毕归座,战争指导课课长河边虎四郎、主任参谋堀场一雄、军务课课长柴山兼四郎等人纷纷赞同。

石原正自得意,冷不防有一人讥笑道:“石原君当年发动柳条湖事件、炸死张作霖、九一八炮轰北大营、鼓动关东军夺占满蒙,是何等英雄气概。整个帝国青年将校皆视石原君为楷模,竞相仿效。何以不过数年,顿消了英雄气、畏首畏尾;视支那人如虎狼、惧怕退缩;该不是坐上了将军宝座,就固步自封了吧?”

众人望去,原来是石原的直接下属,作战课课长武藤章大佐。作战课负责拟订作战计划,是作战部的核心部门。武藤章是对华战争狂,早就对石原的战略不满,今天便借机发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