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18节:郊外的夜晚

平山大侠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18节:郊外的夜晚 你的助手代号“蝙蝠”,真实姓名叫中西功,是日本三重县人,日本共产党员和中国共产党。他的掩护身份是满铁的调查员。他便是“影子武士”小组的第2个成员,他不仅是你的助手,担任副组长,而且他又是你的无线电报务员。 ——弗洛伊索夫教授 朱可夫不理他这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18节:郊外的夜晚


你的助手代号“蝙蝠”,真实姓名叫中西功,是日本三重县人,日本共产党员和中国共产党。他的掩护身份是满铁的调查员。他便是“影子武士”小组的第2个成员,他不仅是你的助手,担任副组长,而且他又是你的无线电报务员。

——弗洛伊索夫教授


朱可夫不理他这一套:“伊凡同志,你继续说。”

“三是红军应该迅速建立后备军官机制,大量培训中下级军官。除了国家一级的军校培养高级指挥官外,每一个师乃至每一个团都应成立军官教导队。师级培养团营级干部;团级培养连级以下军事骨干。这样一旦战争爆发,就不会因缺乏军事骨干,而束手无策了。”“好!你的这些建议非常好!”朱可夫笔下一面飞快地记录,一面称赞道。1937年5月下旬,柳原振雄接到日军大本营的命令,让他立即回国。临行之前,乌里茨基将军再次召见了他,弗洛伊索夫教授与娜达莎也在座。

乌里茨基将军说:“伊凡同志,你很快就要离开苏联,奔赴另一个战场了。你要时刻牢记你的光荣使命。

回去后你要注意,在你开始和度过漫长的情报生涯中,你必须与三类人接触:一是例行的社会交往;二是供给或传递情报的人;三是上下级。

但是你要切记:永远不要在本国的党组织内发展情报人员,社团(苏联间谍用语,指各国地方党组织。)并不可靠。尤其是日本的共产党组织,在日本法西斯残酷的统治和摧残下,实际上已经瘫痪、解体,他们的总书记野坂参三也是托派分子。

你所需要的情报网络和人员,以及传送情报的方式,一会儿教授和娜达莎会详细告诉你。

你的身份很特殊,是红军安插在敌人堡垒中的耳目,不要急于采取行动,长期潜伏、待机而动。除非接到指令,万不可轻举妄动!一旦掌握了高度的机密情报,你也不能以身犯险,一定要通过你的助手传递。”

想了想,乌里茨基将军忽然说:“至于那个认识你的叛徒白坚武,我已下令特工队与中共锄奸队联手,尽快除掉他,以绝后患!”

乌里茨基将军交待完后,因有要事处理,与柳原振雄握手告别。

弗洛伊索夫教授说:“到我的办公室去吧。”

弗洛伊索夫教授说:“伊凡,你回去后,会有人与你接头。此人代号‘蝙蝠’,真实姓名叫中西功,是日本三重县人,日本共产党员和中国共产党。他的掩护身份是满铁的调查员。他便是‘影子武士’小组的第2个成员,他不仅是你的助手,担任副组长,而且他又是你的无线电报务员。”

“我自己也能发报哇!”柳原振雄奇怪地说。

“不!绝不允许你自己发报!这是命令!!”

一向和颜悦色地弗洛伊索夫教授断然道。

看着柳原振雄不解的神情,娜达莎解释说:“伊凡,你虽然掌握了无线电报收发报技术,但是总局领导不同意你亲自操作,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想啊!你是日军军官,身份特殊,活动在敌人心脏,你怎么隐藏电台?发报也有诸多不便。

另外,每一个无线电报务员,操作电键的手法就与他的面孔和指纹一样是固定不变的,象他写字的笔迹一样与众不同。有的人发报行云流水、有的人磕磕绊绊;有的人敲击电键的手法象弹钢琴、有的人敲击电键的手法则象踢足球。你在日军大本营那种险恶的环境里很容易暴露的。所以总局首长严令,你不能拥有电台,不能发报!”

弗洛伊索夫教授接着说:“不仅如此,而且一切活动你均不得出面,全部由蝙蝠去办。任何指令和情报也都由他传达和传送。除了他之外,没有指令,你不得与任何人发生联系。同时你必须建立起自已的信箱。”

“信箱,什么信箱?”柳原振雄疑惑地问。

“信箱是专业术语,也就是情报秘密交接点。”娜达莎解释并强调说“这是各国特工惯用的通信与情报传递方式。你一定要牢记特工铁的纪律,必须避免直接同情报人员和次要的下属进行交往。要善于利用信箱来进行联络。

既然交换情报不能直接见面,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立不止一个秘密信箱。双方在约定好的一个隐秘之处,建立起秘密信箱,把情报藏在里面。你可以选择任何地方作为秘密信箱,但它的原则和共同特点必需是:1、附近必有一个自巳人能识别的明显标志,可供双方做联络的暗号。2、秘密信箱必需巧妙和隐蔽,不仅一般人熟视无睹,就是侦探也不会对它产生兴趣,不能轻易地发现、破坏它。3、它不仅便于掩护双方的行动,而且在发生意外的紧急情况下,还能方便情报人员迅速、安全地撤离。”

“对,娜达莎说得很明白,伊凡,你务必切记。”接着弗洛伊索夫教授将接头的方式、暗号等一些细节说明之后,又叮嘱了一句:“伊凡,情报的真正价值在于速度!”

尔后,弗洛伊索夫教授热烈地拥抱柳原振雄,在他耳际悄声用德语说:“伊凡,娜达莎是个好姑娘,她深深地爱着你,千万不要辜负她!”

娜达莎抗议了:“你们嘀咕些什么?”

弗洛伊索夫教授望着娜达莎,微笑地说:“莫斯科美好的夜晚是属于年青人的,好好享受吧,娜达莎!”

弗洛伊索夫教授也告辞走了。

看着娜达莎愁眉不展,柳原振雄笑着说:“教官,你有什么要交待?”

娜达莎说:“出去走走吧。”

两人驱车向克里姆林宫西南方向的高尔基公园驰去。途中柳原振雄要娜达莎停一下车,匆匆走进一幢楼房里,不一会儿,手里提着一个大包裹上了车。

柳原振雄说:“娜达莎,记住这里,这是我安排的一个秘密情报点,还没有使用过。以后有机会,捣毁它!”

娜达莎点点头,又仔细看了一眼,开车走了。

两人来到高尔基公园太阳已经西斜,四周寂静无声。娜达莎在草地上摊开油布,摆好大冽巴、灌肠、鱼子酱等食物,又打开一瓶伏特加,酎满两杯。

“来,伊凡,干杯。”说完一饮而尽。

娜达莎心绪不佳,一杯接一杯地狂灌着烈酒。

“娜达莎,别喝啦,你已经喝了不少啦!”柳原振雄劝阻道。

“别拦着我,在俄罗斯,不能喝伏特加,不是好汉!你也喝。”

“这酒性太烈,都赶上东北老白干了!”

眼见着娜达莎毫无节制地干光了一瓶又一瓶伏特加,柳原振雄着急了。突然,他灵机一动,从车上拿来包裹,打开来。

“娜达莎,你看这是什么?”

娜达莎醉眼朦胧地转头过来,猛然间眼晴一亮,欣喜道:“貂皮大衣!呀!真漂亮啊!我一直想有一件,去了百货大楼好几趟,都没买成,太贵了!”

娜达莎摸着油光闪亮的貂皮大衣,爱不释手。“是送给我的吗?”

“当然。”

“这么贵的东西你也……?”

“送给我的教官,再贵我也……”

“你真好,你知道嘛,今天是我的生日。”

“你怎么不早说,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要什么准备,有你在我身边就行了。再说这件貂皮大衣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嘛!”

“等一等。”

柳原振雄转身而去,不一会儿,手里捧着一丛散发着幽香的野花来到娜达莎面前。

“祝你生日快乐!”

娜达莎高兴地双眼闪烁着晶莹的泪花:“你爱我吗?!”

柳原振雄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

娜达莎兴奋不已,激动地飞扑上来,紧紧地抱住柳原振雄,喃喃道:“天!我太幸福了!我的爱人,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日思夜想、寝食不安。”

“不试一下吗?”

“用不着,你买的,一定是最好的!我……头……晕……”

“快躺下。”

柳原振雄搀扶着娜达莎在草地上躺下,将貂皮大衣盖在她身上。娜达莎依偎在柳原振雄怀抱里陶醉了:“伊凡,你要我吗?我现在就……”说着,娜达莎就去解衣扣。柳原振雄赶紧抱紧她,不让她动作。

娜达莎感到委屈:“你不愿意要我?是喽,你在日本有女人,听说日本女人,都是娇小玲珑、善解人意、体贴贤惠,你当然不喜欢我这样的‘野丫头’了……”

“你喝多了,尽说胡话。”

“我们俄罗斯姑娘敢作敢当,爱一个人会把生命交给他。我愿意象影子一样,一生一世紧紧伴随你,你取得成功,我与你分享幸福;你碰上困难,我与你承担重任;你遇到危险,我会挺身而出,用自已的生命保护你……”

“我……”

“园林静悄悄,在春夜的半夜里,

一只东方的夜莺歌唱在玫瑰花丛。

但可爱的玫瑰没有感觉,毫不在意,

反而在恋歌的赞扬下摇摇入梦……

你不正是这样给冰冷的美人唱歌?

醒来吧,诗人!有什么值得你向往?

她毫不听,也不理解诗人的感情。

你呼唤——但却没有回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