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外传 第三十七章:奔向陕甘宁(一)

likangjiang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八月二十日,行军途中的主席和中革军委收到了我师的告捷电文,军委机关一片欢腾。主席笑着对诸位领导说:“近卫师这一仗打得漂亮,不但攻占了称之为天堑的腊子口,而且自身伤亡很小,缴获颇丰。此去陕北,再无雄关险道阻挡英勇红军前进的步伐。中央的北进战略必定能顺利实施。我们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八月二十日,行军途中的主席和中革军委收到了我师的告捷电文,军委机关一片欢腾。主席笑着对诸位领导说:“近卫师这一仗打得漂亮,不但攻占了称之为天堑的腊子口,而且自身伤亡很小,缴获颇丰。此去陕北,再无雄关险道阻挡英勇红军前进的步伐。中央的北进战略必定能顺利实施。我们要将这一胜利通报一方面军各部;同时也应电告红四方面军”。主席的提议得到众位领导的一致赞同。于是,主席以中革军委的名义,亲自给红四方面军的领导草拟了一封电文:

朱、张、徐、陈及各首长:

一、我们执行中央正确路线,连日击溃鲁大昌师,缴获甚多,于昨十九日占岷州、哈达铺各三十里的大草滩、占扎路、高楼庄一带,前锋迫击岷州城,敌人恐慌之甚。

二、此地物资丰富,民众汉回各半,十分热烈地拥护红军,三个半月来脱离群众的痛苦改变了。

三、请你们立即继续北进,大举消灭敌人,争取千百万群众,创造陕甘宁苏区,实现中央的战略方针。

中 革 军 委

八月二十日

主席知道这封电报对张国焘根本不起什么作用,但他只是想告诉张国焘,中央率领的红一方面军并没有被“拖死”、“冻死”,陷入绝境,反而赢得了腊子口战役的胜利,而且还缴获了大量的粮食和物资;用事实证明了“北上”是一条光明的路。主席发出这封电报的另一个重要意图是,必须让朱老总、LIU伯承了解到红一方面军现在的情况以及取得的胜利,并通过他们向红四方面军广大官兵做工作,以达到最后促使红四方面军北上之目的。

在红军攻克腊子口的同时,下了峨眉山的蒋介石带着郁闷的心情回到了重庆。他不得不根据形势的急剧变化来调整自己的“剿匪”策略。蒋介石将原来设立的行营进行了整顿,只留下三个指挥机关以对付红军:设立以顾祝同为主任的重庆行营,负责与XU向前的红四方面军作战;设立以陈诚为主任的宜昌行营,负责与HUO龙、萧克的红二、红六军团作战;而设立在西安的“西北剿匪总司令部”,则是负责与M泽东率领的红军作战。蒋介石亲任总司令,张学良任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之职。蒋介石还特地调来八个军,三十万人马,交给张学良指挥,要求必竟全功。

我师攻占腊子山之后,向北翻越了岷山。下了岷山,便是大草滩,从此就可以走出藏民居住区。在这里,我师缴获并没收敌军粮食数十万斤,盐巴两千余斤;大大缓解了我军粮食缺乏之困境。我师在此只补充了少量粮食、盐巴,将绝大部分粮食、盐巴留给中央纵队和兄弟部队。我们没作停留,继续向岷州方向猛追逃敌。我命令第三旅向岷州城进逼,牵制敌军;自己亲率师主力折转向东,直奔哈达铺。

八月金色的阳光照耀着甘南辽阔的田野,即将成熟的庄稼散发着谷物特有的馨香,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在田埂上、陡坡旁竞相开放,争奇斗艳。这对于刚走出荒山僻野、穷山恶水,经历了种种磨难的红军官兵来说,不亚于是到了人间仙境。官兵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欢快的笑容,一路走一路唱着红军的歌曲,吸引沿途百姓不断驻道观看。我师官兵,所到之处,于百姓秋毫无犯。一到宿营地,老百姓便围了上来,好奇地向战士们问这问那,感叹说:“自古以来,从未没见过这么好的军队!”这得力于平常我师的政治思想工作,即使在最困难的情况下,广大官兵亦不容许违犯群众纪律的现象发生;否则从严处理。因此,我师官兵每到一地,都要自觉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且还主动帮助老百姓干活,比如挑水、打扫房子、忙农活等。师党委为此还专门作出决定,要求各级领导机关带头执行。这样一来,我师官兵很快便得到当地老百姓的认同和信任,主动拉战士们到家里喝茶吃饭,还腾出房子给官兵们住宿,形成了非常融洽的军民关系。特别是部队里的女战士,更受老百姓的关注和欢迎,常被妇女、婆婆们请到土炕上拉家常及吃饭。妇女和婆婆们的热情令女红军官兵激动不已,热泪长流。

从岷山进入甘南后,我每到一处都派出人员搜集国民党近期发行的报刊杂志,我知道这是主席最喜欢的“精神食粮”。我将搜集到的报刊杂志进行整理归类,再给主席送去。同时,我也从这些报刊杂志中得到了大量有益的信息资料。我从七至八月份的《大公报》中得悉:在陕北,存在着一块几乎与江西的中央苏区面积一样大的红色根据地,其领导人正是刘志丹。另外,还得知原在鄂豫皖根据地的红二十五军也亦长征到达陕南的消息。这也验证了我前世中的记忆,使我大感欣慰。

我师主力快速向哈达铺地区挺进,担任前卫的是师特侦营。他们化装成国民党军队,在李营长的率领下,大摇大摆地向哈达铺县城奔去。此时,县城只有一个县保安队,当听到一支国军部队将到达城门时,国民党县党部书记、保安队长及当地的土绅们赶忙到城门来迎接。结果被师特侦营不费吹灰之力一网打尽,县保安队也没费一枪一弹全部缴械。还缴获了几万块银元及大批的粮食。

第二天,我与政委率师直属部队进入哈达铺县城。哈达铺是一个富足的小镇,以盛产中药当归而闻名,云集了不少小商贩。我和政委商议:部队连续行军作战已一个多月,极度疲劳,亟需休整。特别是伤病员,更需一段安定时间进行重新包扎冶疗。这里条件比较好,物产丰富,周围又也没有重大敌情,便决定在此休整几天,等待中革军委的下一步指令。于是,我下令全师官兵洗澡、理发,搞一次彻底的个人卫生,整理服装仪表。很多官兵几个月来笫一次洗热水澡,洗得很彻底很干净,面貌焕然一新,个个显得非常精神。师后勤部还给每个官兵发了三块银元,以改善伙食和购买自己需要的物品。这里的物价十分便宜,一头大肥猪才五块银元,一只大肥羊也只两块钱,一块钱至少可买五只鸡,五毛钱可买一担蔬莱,一毛钱就可以买十几个鸡蛋。由于我们的官兵说话和气,买东西不讲价钱,用的都是现大洋,商贩们都非常愿意跟我们做生意。同时还吸引了不少附近的商贩前来,主要是贩卖食品和日常用品,有糖果、当地出产很大很厚的面饼、油炸的点心、瓜果和卷烟等。我们还缴获了鲁大昌部队存放在这里的大量的大米、白面和食盐;大米对于我们这些南方人来说是非常喜爱的,我和政委吃着白花花、柔软软的大米饭时,感觉格外香甜,也勾起了我们浓浓的思乡之情……

休整阶段最累的是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他们不分日夜地忙着给伤病员检查病情,清冼伤口,重新包扎,打针喂药等;还要消毒器械、清冼绷带、衣被……忙得天昏地暗。其次是我们的政冶部和文工团的人员,写标语、搞讲演,向当地老百姓宣传党和红军的政策,到各部队宣讲遵守群众纪律,进行慰问演出,丰富部队文化生活,鼓舞官兵士气。

三天后,中央纵队和红一方面军各部均已到达哈达铺及周围地区。中央决定全军在此休整一个星期。主席还特地提出一个口号:“大家吃好!”为落实主席的指示,各连队杀猪宰羊,杀鸡杀鸭,每天三顿,顿顿都有三个莱,其中至少有一个荤莱。吃得官兵们心满意足,很快恢复了体力,驱除了疲劳。

休整期间,中G中央政冶局在哈达铺关帝庙召开了红军团以上干部会议。主席在会上幽默风趣的讲话,使会场不时爆发出笑声和阵阵掌声。他热情洋溢地说道:同志们!自去年十月离开瑞金以来,将近一年时间了。这一年来,我们走了两万多里路,战胜了自然界的种种艰难险阻,粉碎了敌人数不清的堵截、追击;现在,我们能安稳地坐在这个关帝庙里开会,这就是伟大的胜利!张国焘说我们是机会主义,我们要北上,他要南下;我们要抗日,他要躲开矛盾。究竟哪个要退却,哪个是机会主义?以前有的同志总是问:咱们到底要走到哪里去?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我们要到陕北去,那里有刘志丹、徐诲东的红军,那里有苏区,我们要在那里建立抗日前线的根据地!同志们!经过第五次反“围剿”和两万多里的长征,我们的队伍确实少了点,但留下来的都是久经考验、不畏艰苦、政治上坚定的中国革命的骨干、精华,这就是中国革命胜利的希望所在!这里离陕北只有七八百里了,同志们胜利前进吧!有中央的直接领导,我们一定能战胜一切敌人和所有困难,取得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主席气势恢宏地挥舞着拳头结束了鼓舞人心的讲话。

会议还决定对部队进行整编:由主席兼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PON德怀同志为司令员、LI彪任副司令员、Y剑英任参谋长、W稼祥任政治部主任、YAN尚奎任副主任。红一方面军下辖一、三、五军团(五军团与九军团合并为第五军团,辖两个师。其中五军团整编为13师,九军团整编为14师。全军团约一万人。)和中央红军近卫师。

会后,主席特地留我和政委吃晚饭,我知道主席必有重要任务交给我们师。我的猜测果然没有错。饭后,主席便约我俩进行详谈。主席悠然地点燃一支烟,轻轻吸了一口,便招呼我俩到一张辅满作战地图的桌子边就坐,他亲切地问:“树相、翠霖同志,我们到陕北以后在哪落脚?我想听听你俩的意见。”我和政委两人对望了一眼,政委朝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要我回答。说实话,这个问题我还没认真思考过。既然主席问到了,我就只好将自己所想到的及平时与政委扯谈的一些肤浅的看法讲出来,供主席参考。我站起身盯着桌上的地图仔细观察,一边回忆后世记载的情况,一边认真的分析思考;好一会才慎重地回答:“主席,陕北一带乃属黄土高原,土地贫脊,人口比较稀少,刘志丹等同志领导的陕北苏区经国民党军队的长期围剿,恐怕损失也不少,经济上也很困难,特别是粮食等各种作战物资,难以支撑我们这么多的人马。因此,我的意见是背倚陕北苏区,向南、向西或向北发展,进一步扩大根据地。”我指着桌上地图继续说道:“南边是甘肃西峰(今庆阳)地区和陕西洛川、黄陵、宜君、韩城地区,这一带有二十余县,且物产丰富、人口密集,可暂时解决我军粮食及兵员问题。国民党军只有张学良的东北军一部驻守在这里。我军可以主力一部迅速北上控制这一地区。同时,以一部主力向西,攻占甘肃环县及宁夏固原至中宁一线。这样以来,可使陕北苏区得到很大扩展,又能使我军作战有较大的回旋余地。另外,我觉得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杨虎诚的西北军都是我们应争取的对象,他们对打内战并不赞同,特别是东北军,他们很希望打回东北老家去。我们是否可采用又打又拉的方法,先打疼他,使他们感觉到红军很不好对付;尔后又秘密与他们进行和谈,争取双方停战,以达到一致对外共同抗日之目的。但对国民党的中央军与西北的马家军则给予狠狠地打击,以确保根据地的安全……”随后我又补充道:“主席,这是我和翠霖同志两人的共同想法,不知对不对?”

主席听完我俩的想法后高兴地说:“好哇!树相、翠霖同志,你们的分析很不错嘛!我和中央会慎重考虑你们的意见。你们回去后做好准备,等候中央的命令。”

“是!我们保证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我和政委向主席告辞后,便返回驻地。

我师经过十天的休整和训练,精气神已恢复到鼎盛时期。绝大部分伤病员已痊愈归队,战斗部队齐装满员,补充团亦近三千人,全师整装待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