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美军官披露三角洲特种部队猎杀拉登失败内情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不久,美国国防部派遣一支精锐特种部队潜入阿富汗,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找到并杀死“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在险峻的阿富汗山区,这支小分队锁定了拉登的位置,距离其最近时只有约2000米。然而,美军高层两次出人意料地否定了小分队的作战方案;在小分队即将发动攻击时,配合他们行动的阿富汗士兵突然调转枪口,阻止小分队继续前进,小分队失去了干掉拉登的黄金时机。10月5日,这支曾和拉登“密切接触”的特种部队指挥官 “道尔顿·富里”(化名),出现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电视节目中,首次向外界披露了当年那次行动的内情。


1.我们的任务是杀死拉登


CBS在电视节目中介绍说,“道尔顿·富里”虽然早已从美军特种部队退役,但依然不能公开真实姓名,也不能以真实面貌出现在电视节目中。在节目录制前,CBS专门聘请了一位化妆师,为他“易容”。


富里说,他早已习惯了伪装。2001年11月,当他与另外50余名“三角洲”特种部队士兵抵达阿富汗时,就是以“当地人”的面貌出现的:每个人都留着浓密的胡须,穿着肥大的衣服,一些人还拿着“塔利班”武装分子惯常使用的AK-47 突击步枪。当时,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已被美、英支持的“北方联盟”攻占,“塔利班”武装与“基地”组织成员纷纷逃入南部和东部山区,试图在那里重整旗鼓。


富里领导的那支“三角洲”小分队的任务,就是在“北方联盟”军队的配合下,秘密进入阿富汗山区,找到并杀死“ 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大家恨透了奥萨马·本·拉登。如果找到他,没有人愿意将他生擒并带回美国接受审判,肯定会直接干掉他。这是我们那次行动的惟一目标。”富里回忆说。


2.作战方案两次被否决


依靠监听“基地”组织的无线电通讯和其他情报来源,中央情报局(CIA)认为本·拉登及其部属很可能逃至阿富汗东部山区,藏匿在一个叫托拉-博拉的地方。


在阿富汗普什图语中,托拉-博拉的意思是“黑色地窖”或“黑色烟尘”。它位于阿富汗东部的楠格哈尔省,海拔约 4200米,距离巴基斯坦边境仅10公里。CIA的情报显示,托拉-博拉地区有错综复杂的天然洞穴,“塔利班”武装和 “基地”组织依据这些洞穴构筑了严密的防守工事,洞穴中还储藏有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等长期作战物资。在托拉-博拉及其附近地区,“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战斗人员的数量可能超过1000人,其中绝大部分会“誓死”保卫本·拉登。


2001年12月初,装扮成“当地人”的“三角洲”小分队与数名CIA特工一道混杂在“北方联盟”的军队中,抵达托拉-博拉山区。在对地形进行详细侦查后,富里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作战方案:“我们计划携带高山氧气装备,从巴基斯坦一侧翻越大山,出其不意地抵达本·拉登藏匿处的‘后门’。”然而,这个符合特种作战规律的方案后来被否决。“究竟是司令部否决了该方案,还是美国总统说了‘不’,我不知道。”富里说。


这一方案“夭折”后,富里又提出了一个可以将本·拉登置于死地的计划:通过空投的方式,在托拉-博拉与巴基斯坦边境地区之间大规模布设地雷,封锁本·拉登逃往巴基斯坦的通道,然后在正面发动大规模进攻,形成“瓮中捉鳖”之势。这个计划同样被否决。


作战方案接连碰壁,富里对此感到不可理解——在长达5年的服役期间,他从未听说过美军高层直接否决“三角洲” 特种部队的具体战术方案。


3.中情局特工重金笼络当地军阀


这样一来,富里只剩下一个选择:从正面发动强攻,直接面对强悍的“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成员。


与“三角洲”小分队配合作战的“北方联盟”指挥官名叫哈兹拉特·阿里,是当地的军阀。为了获得其支持,CIA 先后向他提供了上百万美元。富里亲眼看到过一名CIA特工将装有25万美元现钞的帆布袋子交给阿里。这位“将军”的手下有上千名战士,“既有14岁的小孩,也有80岁的老头”,穿着打扮与“塔利班”武装人员完全一样。


虽然收下了CIA的“大礼包”,但阿里对攻打托拉-博拉并不热心。富里刚开始讨论作战计划,阿里就摇晃着脑袋说:“我认为你们这些美国人搞不定托拉-博拉。在这些大山中,你们对付不了‘基地’组织。”


这样的态度使阿里及手下的战斗力大打折扣。“他的手下冲上山坡,放几枪,打死一两个‘基地’成员,或者被对方打死一两个,就立即后撤。他们就像与‘基地’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起来‘表演’,然后各自回家。”富里说。


当时,恰逢阿富汗当地的一个节日。阿里及手下大多是当地人,白天,他们还能配合一下“三角洲”小分队的行动,一到晚上,便纷纷回家过节,将小分队“遗弃”在阵地上。


4.阿富汗士兵突然调转枪口


尽管如此,“三角洲”小分队还是找到了本·拉登。在抵达托拉-博拉山区的第4天,富里和同行的CIA特工就截获了本·拉登通过无线电向部下发表的一段讲话:“我们的祈祷没有得到真主的回应,一些兄弟也成了变节者,不再支持我们。很抱歉让你们陷入今天这个境地,如果你们投降,我不会拦着你们。”富里说,本·拉登当时的声音听起来充满绝望,明显担心部下在美、英军队的强大压力下哗变。


监听到这段通话后,CIA特工立即运用技术手段确定拉登的位置,结果令“三角洲”小分队成员的心狂跳不止—— 拉登极可能就在一道山脊后,距离小分队只有约2000米,这是干掉他的黄金时机!


富里正要率领小分队向山脊突击时,配合他们行动的阿富汗士兵突然将枪口对准小分队,阻止小分队继续前进。指挥官阿里说,阿富汗方面已经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达成了停火协议,因此,不能允许美国人继续发动进攻。


富里不相信美国政府会同意阿富汗与本·拉登妥协,他认为阿里口中所谓的“停火”只是阻止他们干掉本·拉登的借口。“在许多人心目中,本·拉登是英雄。即使是那些与‘基地’组织作战的阿富汗士兵,也非常敬畏本·拉登,不愿意杀死他。”富里说。


5.拉登的胳膊受了重伤


美军高层与阿里进行了紧急谈判。12小时后,阿里命令部下解除对“三角洲”小分队的包围,富里率领“三角洲” 小分队继续前进。当他们翻越山脊后,发现本·拉登早已转移。在远处的一道山梁上,约50名“塔利班”或“基地”组织成员正在进入一处洞穴。小分队通过高倍望远镜观察到,其中一个穿着迷彩服的高个子,很可能就是本·拉登。


时间紧迫,富里立即呼叫在空中待命的美军战机,对那个洞穴实施攻击。附近空域的所有美军战机都赶了过去,对洞穴及附近地区实施轮番轰炸,一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此后,那道山梁上不见了“塔利班”或“基地”组织成员的身影,他们的无线电通讯也陷入了一片死寂。“三角洲”小分队和美国空军都相信,本·拉登及其部属死在了那个洞穴内,因为没有任何工事能够承受如此高强度的轰炸。


6个月后,美军和北约派驻阿富汗的加拿大军队到托拉-博拉山区进行搜索,希望找到本·拉登死亡的证据。他们掘开长满罂粟花的碎石地面,发现了不少“塔利班”或“基地”组织成员的尸体。然而,对那些尸体的DNA检测显示,其中没有他们最想要的本·拉登。2004年10月,“基地”组织发布了一段录像,本·拉登在其中现身,承认是自己发动了“9 ·11”袭击。这段录像表明,这位“恐怖大亨”成功地从托拉-博拉之战中脱身,美军“三角洲”小分队的任务失败了。


富里说,后来的情报显示,在那次轰炸中,拉登的胳膊受了重伤。其后,他一直藏在托拉-博拉山区的一个村镇中,那里的居民大多是其支持者和同情者。伤势痊愈后,他可能越境进入巴基斯坦,藏匿于巴基斯坦边境地区。


“只有当我们在阿富汗的事业取得胜利,并最终抓到本·拉登的时候,我才能忘却当年在托拉-博拉的痛苦记忆。我一直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富里说。


参考辞典


“三角洲”特种部队


“三角洲”特种部队的全名是“美国陆军第一特种部队D作战分遣队”。该部队由陆军上校查尔斯·贝克维斯建立,其建制形式、训练方式和战术深受英军特种空勤团的影响。“三角洲”特种部队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布拉格堡,由3个行动中队组成,其成员来自陆军“游骑兵”、“绿色贝雷帽”及其他特种部队。


“三角洲”特种部队自成立之日起,一直笼罩着神秘的光环。美国政府没有正式承认过这个部队的存在,只称他们为 “行动人员”或“执行部队”。

富里说,他早已习惯了伪装。2001年11月,当他与另外50余名“三角洲”特种部队士兵抵达阿富汗时,就是以“当地人”的面貌出现的:每个人都留着浓密的胡须,穿着肥大的衣服,一些人还拿着“塔利班”武装分子惯常使用的AK-47 突击步枪。当时,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已被美、英支持的“北方联盟”攻占,“塔利班”武装与“基地”组织成员纷纷逃入南部和东部山区,试图在那里重整旗鼓。


富里领导的那支“三角洲”小分队的任务,就是在“北方联盟”军队的配合下,秘密进入阿富汗山区,找到并杀死“ 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大家恨透了奥萨马·本·拉登。如果找到他,没有人愿意将他生擒并带回美国接受审判,肯定会直接干掉他。这是我们那次行动的惟一目标。”富里回忆说。

依靠监听“基地”组织的无线电通讯和其他情报来源,中央情报局(CIA)认为本·拉登及其部属很可能逃至阿富汗东部山区,藏匿在一个叫托拉-博拉的地方。

在阿富汗普什图语中,托拉-博拉的意思是“黑色地窖”或“黑色烟尘”。它位于阿富汗东部的楠格哈尔省,海拔约 4200米,距离巴基斯坦边境仅10公里。CIA的情报显示,托拉-博拉地区有错综复杂的天然洞穴,“塔利班”武装和 “基地”组织依据这些洞穴构筑了严密的防守工事,洞穴中还储藏有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等长期作战物资。在托拉-博拉及其附近地区,“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战斗人员的数量可能超过1000人,其中绝大部分会“誓死”保卫本·拉登。

2001年12月初,装扮成“当地人”的“三角洲”小分队与数名CIA特工一道混杂在“北方联盟”的军队中,抵达托拉-博拉山区。在对地形进行详细侦查后,富里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作战方案:“我们计划携带高山氧气装备,从巴基斯坦一侧翻越大山,出其不意地抵达本·拉登藏匿处的‘后门’。”然而,这个符合特种作战规律的方案后来被否决。“究竟是司令部否决了该方案,还是美国总统说了‘不’,我不知道。”富里说。

这一方案“夭折”后,富里又提出了一个可以将本·拉登置于死地的计划:通过空投的方式,在托拉-博拉与巴基斯坦边境地区之间大规模布设地雷,封锁本·拉登逃往巴基斯坦的通道,然后在正面发动大规模进攻,形成“瓮中捉鳖”之势。这个计划同样被否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