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间谍:特工在民国很给力 第三卷 第四十五章 剿叛结局 无耻手段

逆脑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size][/URL] 在天下军古田方向对卫立煌穷追猛打之时,蔡廷锴建议陈铭枢调第四、五军,以及泉州、漳州等地的第六军增援延边,与蒋鼎文的六个师决一死战,但陈铭枢还是顾忌安全,坚持留下第六军保底,只让蔡廷锴将福州的两个军带着前往延边,但随着天下军的捷报频频传来,陈铭枢放下卫立煌那路军会反攻向福州的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


在天下军古田方向对卫立煌穷追猛打之时,蔡廷锴建议陈铭枢调第四、五军,以及泉州、漳州等地的第六军增援延边,与蒋鼎文的六个师决一死战,但陈铭枢还是顾忌安全,坚持留下第六军保底,只让蔡廷锴将福州的两个军带着前往延边,但随着天下军的捷报频频传来,陈铭枢放下卫立煌那路军会反攻向福州的心,陆续将第六军的团、旅、最后到师的兵力往延边方向送,最后只留下警卫团和政府在一起,做安全保证的底线,而把第六军全部送到了前线。


而延边这头,最开始蒋鼎文还仗着人多势众把延边的第一、二、三军打得只有招架之力,尤其是在天下军突然撤走奔袭古田后,延边福建方面军只有被压着挨打的份,直到福州之围被解,蔡廷锴又带着两个军的兵力来后,双方才打了个不相上下,彼此间都有相互的进攻,一时僵持下来。到了第六军陆续全部增援到延边,蔡廷锴方面的第一方面军则开始出现胜局,蒋鼎文对延边阵地的所有进攻都显得苍白无力,而蔡廷锴则积蓄能量在某个晚上对国军发起了总攻,得闻古田方面军卫立煌被打得连连败退的蒋鼎文信心已有点动摇,而延边的叛军人数是越打越多,越打越精神,打得蒋鼎文底气越来越不足,晚上又突然被叛军发起夜袭,慌乱之下下没有组织抵抗而下达了撤军的准备,正如一名大军事家所说的:“一次大规模地撤退并不比一次同等规模的进攻容易得多,相反,更困难”。


由蒋鼎文这个被***评价为“身为军人却不懂军事”的将军组织这样的几万人大规模撤退更是困难。



何况是夜里被袭时的慌乱撤离。


数万的国军队伍顿时混乱不堪,所有的编制几乎在一夜间未及整顿的撤离而变的杂乱不堪,这个师的连跑到那个师的团去,那个师的营跑到这个师来,又有福建第一方面军的枪声响在后面,国军跑的两脚撒欢,与其说是在撤退,倒不如说是在逃命,与蒋鼎文原先设想的撤到3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到时候摸清敌情再做备战的计划太不相符,这么多的兵紧急撤退起来根本控制不住,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指挥系统顿时陷入瘫痪,而国军士兵显然没有日军那样单兵作战的素质和热情,只是一昧地奔跑任由后面的追兵追杀。


此时蒋鼎文再让部队停下迎击已不可能,溃散的国军让他抓不出一个完整的团来进行战斗。于是只能将错就错,继续逃命了。


可蔡廷锴根本就不给他机会,面对对手的这几乎致命的错着,他就差抽一支督战队来催逼福建方面军拼命追敌了,蒋鼎文又没卫立煌那样的将才,即使是逃跑时的将才,不像他那样能铁腕地抽出军队给以追兵以阻击,来给自己重组兵马的时间,而是逃跑上并不亚于其它任何人,坐在警卫团的摩托车上,就差要拔枪打死前面挡路的士兵了。


蔡廷锴也是红了眼的下令猛追,19路军与中央军本来就有嫌隙,光是军饷的发放上就可看出了,不公正的对待使这支19路军家底组成的福建第一方面军泄恨地不放过此刻落在他们手里的国军,追击起敌人来精神气十足。


窝囊的蒋鼎文带着军队跨过边界出现在江西时,六个师已不到了6000的兵力,最尴尬的是竟然有两个师长在逃命中一个跑的太急出车祸而死,一个死在叛军追击的乱枪之中。


而蔡廷锴并不因此而满足,追到边界时直有跨界将蒋鼎文这个国军中的五虎上将、四大金刚的双料将军活捉的冲动。


回到南京的蒋鼎文面对福建剿叛如此的惨败,两路进攻的一路被打得只剩下两个团,一路被打得七个师只剩下6000人的乱军;蒋鼎文指挥的十三个师近十四万人被打得只剩下7500多人,十三个师的番号全被打掉了。


这样的败绩够枪毙他十次!!


国民党内,群情激奋,蒋介石脸上,黑黑无光。


因此蒋鼎文一到南京就被送进了军事监狱!连这场国军历史上最大最耻辱惨败的战斗总结会都没让他参加。


“诸位,福建战事已经结束,结局是失败的!是耻辱的!!”圆桌会议上,蒋介石对召集前来开福建剿叛总结会的将军会上第一句发言就暴跳如雷,几乎就要脱口娘希匹!


而卫立煌、张治中这些从福建战场上回来的将军们则是满脸猪肝色,既是羞愧,又是惧怕!


好半响,国防部长何应钦才说了句缓和的话:“据说这次有美军军方参入,给福建方面军增大了很大力量”。他既是这次总指挥蒋鼎文的直接上司,也是这次剿叛军重要将领张治中的直接上级,两人是他手底下号称四大金刚的人物,如果这次问责处理不好,将意味着他的这两名得力干将将从此与军队无缘,甚至被枪毙,四大金刚一下去了二,他精心培育起来的权力结构势必会出现大塌陷,因此便欲将战败的责任转移到其它地方去,让大家不再关注对这些战败将领的处罚,从而再想法把他们一一解救。


“美国人?”蒋介石疑惑道。


“对,据我对福建战场回来将士的询问,本来国军进入福建剿叛,对付叛军一路相当顺利,张治中已拔下了福州战场的外围阵地,蒋鼎文的七个师也将拿下只有孤军叛军第一军驻守的延平,而此时来了一支由美国人指挥的队伍,先是从后背袭击我延边攻城之军,后又在福州从后面与叛军总指挥蔡廷锴内外合击我卫立煌带领的那路军队,才导致福州战局突然出现逆转!”。何应钦一方面提到了自己两个爱将在福建好的表现,一方面又将战败的原因迁到了突来的意外之敌上,无形中转移了即将开始对战败将领的问责视线。


“你说的是什么军队?!”蒋介石听了双目立刻爆出精光。


“就是那支在上海跟日本人打仗恶化中日关系的民间武装天下军”何应钦不知是无知还是无耻,居然将天下军在上海的抗日评价为破坏中日关系,试问,一下把东三省占领,一下又侵犯进我国上海的日本会与我们有什么好的关系可言?!


“天下军?!就是那支随19路军到福建剿共的天下军,外界传闻的与日军战力比是1:2的军队?”蒋介石问道。


“对,就是这支军队,每人的武器都是机枪,远远地我军根本沾不了边,又还配有手枪等,近战威力非常强,而且都经历过良好训练,并且还是美国人作为军官带领着在打仗,我怀疑他们是否跟美国政府有着什么合作”卫立煌接口说道。


“据我在上海和日军的交战来看,这支由美国人指挥的军队战斗力比日军只强不差!”张治中插言道。


“对,他们战法特别,机枪和手枪配合,在压制我军火力的同时还不忘用手枪解决掉我们的机枪、军官等”败阵回来的一个师长说道。


“尤其是肉搏战时,我们的刺刀根本拼不过人家手枪”参加福建战事的另一个师长发言道。


“还有他们的手雷也配置的很多,…….”一位师部参谋补充道。


“看来要总结福建战局的战败的教训,还要先弄清这个天下军的来历?”蒋介石在仔细听了这些福建战场回来的将军报告后,沉吟了半响,说道“这样吧,今天的会先开到这”。


………分割线………

“敬之,我这边对天下军的来历做了下调查,他们不过是美国的一支雇佣军,不知什么原因由一个叫安贝的人带领到福建来与我们作对”蒋介石说到这时心里也很窝火,这个戴笠,搞的是什么情报,非常不清楚,一会说安贝是埃及某个英国军官的儿子,靠他父亲在埃及发现的宝藏获得的财产来到中国,一会又说他其实是美国一个孤儿院的孤儿,一会说这天下军就是上海那支黑帮背景的民间武装,一会又说是美国来的一帮军人管理的军队,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用他的老家话说就是“不零清”。但他认为,这支军队与美国的关系基本是搞清了的,所以就把国防部长何应钦叫到办公室来商议一下这事该怎么解决。


“美国雇佣军?!我对雇佣军有所耳闻,是国外民间允许成立的私人武装”何应钦说道。“既然是雇佣军,那么他们的战争与他们所在国家一般不会有什么关系,完全是私人行为”。


“恩,正是这个问题很头疼,西方国家稀奇百怪,这样搞法,那么他们国家的人组成军队在我们国土里发动战争还不能算是侵略!”蒋介石发飙道“我向美国的几个朋友告诉了我们民国对这支非法武装的不满,要求美国将他们的人给召回去,可人家说成立和参加雇佣军是美国公民的自由,政府无权干涉!”。


“那我们就不能通过外交向美国政府施施压”何应钦说道。


“施压?!”蒋介石听了两眼瞪着何应钦道,心想你老兄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老蒋掌权以来,只有洋人给我们脸色看,哪轮得到我们去向人家施压力。


“这个,据说日本人非常痛恨这支军队,天下军在上海的时候打死日军2万人,并且对日及其嚣张,又是镇压日侨民,又是公开审判日军战俘,日本政府早就恨这支军队恨得入骨了,并且日本人也把这支外界传闻战力与日军相比1:2的军队视为一种隐患”。何应钦说道。


“你的意思是?”蒋介石问道。


“我的意思是让日本政府对美国抗议这支曾今杀害过日本人的雇佣军继续留在这个对他们产生威胁,并施压让美国政府把这些美国人统统召回去”何应钦很无耻地说道,天下军远在福建,若是真对日本有隐患,说明日本人一定对中国有更大的野心,此时竟借日本人的手来破坏这支抗日英雄的军队,要说何应钦汉奸一点都不夸张!


“噢,敬之有这些想法大可向日本友人提一下嘛,这件事就拜托给你了”蒋介石听了立马说道。


看着何应钦走出办公室的身影,蒋介石心里阴阴地笑,这个党内亲日派的国民党大员,虽然名声很臭,是国民和党政军不少人认为的“汉奸”,他却是喜欢得很,一则可以让这样的人平衡一下政治势力,也可借他打压那些催自己跟日本人打仗这样费力不讨好事的人,为了权力,制衡制约,借力打力,是蒋介石最拿手的手段,也是中国政治学最为代表性的“学问”。哪怕这样会误国误民,但对于政客来说,最重要的不过是权力而已,什么国家、什么人民大众,那都是浮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