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情怀党让子弹飞,工业党让四代飞-

wujiawei210 收藏 21 786
导读:ZT** 情怀党让子弹飞,工业党让四代飞- 中国的工业化将决定中国与世界的命运 ——兼论“工业党”对决“情怀党” 王小东 《绿叶》2011年第一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7ab9d50100okqn.html 摘要: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通过实现工业化来一雪耻辱的决心是无比强烈举世罕匹的,再得益于祖先的遗产,这令我们拥有了完成工业化的最核心的财富:全球最多的高素质劳动力。中国的工业化,除了有利于本国人民之外,还要让所有第三世界国家也享受到工业化的成果,这

ZT** 情怀党让子弹飞,工业党让四代飞-

中国的工业化将决定中国与世界的命运

——兼论“工业党”对决“情怀党”


摘要: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通过实现工业化来一雪耻辱的决心是无比强烈举世罕匹的,再得益于祖先的遗产,这令我们拥有了完成工业化的最核心的财富:全球最多的高素质劳动力。中国的工业化,除了有利于本国人民之外,还要让所有第三世界国家也享受到工业化的成果,这应该是中国的普世价值。但是主流知识分子却因自己的知识结构问题,“情怀”至上,成为绊脚石,这是中国前进途中面临的最大阻力之一。


一、中国研发飞机为什么这么快


中国第四代军机J-20的亮相和第一次试飞,令国人欢欣鼓舞。但其意义决不限于国防方面。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敢怀疑J-20的真实性了。我们的研制速度为什么这么快?宋晓军在电视节目中谈到这个问题,有人将其归结为三句话:

第一,我们人多。指的是我们工程师多,科技工作者多,搞研发的人多。

第二,我们钱多。尽管很多人可能根本就不相信这一点,但这是事实。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的制造业增加值,即使按汇率计算,也已经与美国持平,而今后,则将迅速将其落下。

第三,从第一、第二两条可以推论,我们搞得肯定比美国当年快。

我同意宋晓军的估计。是我们的估计更准确,还是那些悲观论者更准确?我们就往后看吧。


二、中国实现工业化的决心和能力


先进飞机的独立设计与制造,是一个民族科技工业综合能力的体现。四代机研发成功,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它突出展现了中国人在工业化道路上的决心和能力。

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通过实现工业化来一雪耻辱的决心是无比强烈举世罕匹的。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我们要摆脱被外国人欺负和奴役的命运,要在科技上赶超上去,要回归祖先的荣光,求强求富,这就是我们全民族的追求,170多年了,这股劲头谁也改变不了。按毛主席的话说,就是我们要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是比较客气的说法。毛主席还说过,相对于其他民族,我们中国要对世界有更大的贡献。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我们将来要超过他们。这种想法、追求、决心,绝对不仅仅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才有的,这是超越政党,超越政权的更替,超越政治制度,超越一时的知识分子中流行的所谓的文化思潮的。从曾胡左李,到康梁,到孙文,到蒋介石,也莫不如此。当然成就另当别论。

光有决心是不够的,还要有能力。在此我们受惠于祖先几千年积累而成的传统。首先我认为,一个能制作出非常繁复的艺术品的民族,也能够擅长于制作精细、高端的工业品;一个民族在农耕文明时期形成的手工艺素质,在工业文明时代将起到相当决定性的作用;一个民族具有高超手工艺素质的人口的多少,将决定它能否在工业化中取得强势地位,甚至将决定它能否取得世界领导地位。在这一点上,我们尊敬欧洲文明,但我们自己也相当优秀,因为我们恰恰有长期能干细活的做精致物品的工匠的传统。除此之外,众所周知,我们还有重视教育、重视学习的传统。另外,根据西方人的评测,我们的平均智商也高。拥有了这些传统,在驾驭现代工业和科技方面,我们就绝不输于西方人。其实我这种见解并不新鲜,比如说上世纪三十年代——那个时候中国正处在最暗淡的时期,英国科学史学者贝尔纳在其名著《科学的社会功能》中就指出,中国人搞科学是没问题的:“从中国已有的成绩可以看出,经过适当改造的中国文化传统,可以为科学事业提供一个非常良好的基础。的确,只要有了表现在中国文化的一切形式中的那种细心、踏实和分寸感,我们可以有理由相信中国还会对科学做出即令不比西方更大,至少也和西方一样大的贡献。”

由于上述现实压力与文明传统相结合,产生了一个歪打正着的现实结果,就是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我们的基础教育太好了。这让我们拥有了与西方诸强展开竞争甚至进一步完成超越的能力。

现代工业与科技的竞争,千条万绪,最核心的就是要有高素质的劳动力,包括普通工人到工程师和科学家。当然这个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高素质的劳动力,发达国家劳动力普遍素质比较高。但是,我们比他们更强的是,我们不仅有高素质的劳动力,而且数量还很多,这个他们就不如我们了。比如说美国,这个世界上如果把我们中国刨除在外的话,它的劳动力从质量和数量上来讲就最出色了,这成就了美国今天的霸主地位。可是我们中国比美国更多,所以我们超越它是没有问题的。印度人口跟我们差不多,但是高素质劳动力不如我们,这是事实,我们暂且不论原因。道理就这么简单,但是现在好多人看不到,中美在这方面比较,中国占有优势。柴卫东在《生化超越战》里强调,“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我今天讲话为什么气这么粗?中国人的有什么别人没有的长处?大道至简,没什么多说的,就一条:中国有更多的高素质的劳动力。

宋晓军有一次跟我说:在当今这个世界,工业体系越来越复杂,产业链拉得越来越长,单凭一个国家的力量就能做到覆盖整个产业链的,只有中国一国,连美国现在都没有这个能力,尽管它过去曾有。我十分同意他的这个观点。美国自己现在都没有一个独立完整的产业链来支撑它现有的军事实力,所以它要把一些工作分包给它的盟国。当然它有这么多盟国是比我们强的地方。它作为这个世界的老霸主,有很多仆从,它可以拿这些活让它们去干。但是中国用不着仆从,中国一个国家就可以,这一点美国绝对比不上。中国一个国家就可以覆盖整个产业链,靠的是中国有无数优秀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以及技工。

工业时代竞争靠的无非就是这几条:别人造不出来的东西你能造出来,别人能造出来的东西你造得比他好,别人造得同样好的东西,你造得比他便宜。要做到这几点,就得依靠无数特别优秀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以及技工,而今天中国拥有得最多。劳动力比中国还廉价的国家有的是,它们为什么就不行呢?是因为他们劳动力的素质不如中国。

感谢了祖先以后,我们还要感谢今天中国广大的中小学教师。也许他们并没有这样的大局观,他们不知道前面我们讲的那些东西,但是,正是他们的默默无闻的工作为我们培养出了大量的优秀的学生,这些学生在数学和科学上超过了其他发达国家的学生,使我们在竞争中充满了信心。不久前上海学生代表中国首次参加国际标准化测试,语文、数学和科学就都得了第一名。美国的学生不仅跟中国比是不行的,在发达国家当中也不名列前茅,只有语文测试还凑合。正是有了这么多优秀的学生,使得我们将来可以制造出无数像四代机这样的惊喜。这一点可能好多人不同意,今天暂不展开,将来专门论述。

工业化需要高素质的劳动力,反过来说,如果有了高素质的劳动力,而你却在工业化上停滞不前,那也是很危险的。你必须给我们这些具有极好的数学和科学潜能的年轻人找到出路,不给他们出路是不行的。就拿富士康跳楼事件来说,平心而论,富士康的工作条件在中国算是好的,里面卫生、娱乐、体育、健身设施等等都很完备,但是照样这么多人跳楼,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们这么优秀的劳动力是不可能满足于像富士康这样低级别的工作与生活的。

仅仅只能给中国那些高素质的劳动力提供富士康那样的工作,其实就是委屈人家,就是屈才。大家都有点误会,以为在那个DG干活的不就是些农民工嘛。其实不然,好多人可能小时候是农村的,长大后人家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了。就算不是大学生,那更多的也是因为我们大学的教育资源不够,不是他素质低,他的素质很可能远远高于美国那些上大学的人。去年美国《时代周刊》评年度人物,是中国的农民工。其封面上的那几个工人,是很有代表性的,决不是傻大黑粗的样貌,而是透露着精明和自信。你现在拿第一代农民工的待遇来打发他们,他们当然不干了。过去是有份活干、有口饭吃就可以了,现在不行了,饭和活他们都挑剔了,因为他们的素质比第一代强多了,他们要求的是配得上他们能力的工作和生活。所以中国的政治家,无论其自身的爱好倾向如何,都必须为我们这些具有很优秀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潜能的年轻人找到更好的出路,要给这些人创造发展空间。你得让他们当科学家和工程师,而不是当富士康的这种血汗工厂里的工人。这是未来维护社会稳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他要是不跳楼而去干别的了呢?所以你要维持社会稳定,你就要给我们这些具有科学家和工程师潜质的人找到出路,你不往高端工业化道路上走怎么行呢?你不输出工业化怎么行呢?所以说,中国大量理工科人才的存在这件事本身,就是决定中国社会发展方向的一个重要变量。这一点无论什么政治制度都改变不了,更惶论具体的政治领导人是谁。


三、我们宁可打铁炼铜,让美国人为我们载歌载舞


宋晓军有一天打电话跟我说:乔布斯搞的那些东西不是高端,这一点我们得讲清楚。我说:乔布斯搞苹果一代、二代、改进鼠标并推广其使用、在微软视窗之前做出图形界面,这些确实都是高端,现在他搞的iphone之类,虽然很赚钱,但绝不是什么高端。还有什么金融业、好莱坞、格莱美、NBA,我们决不要去羡慕。我们宁可打铁炼铜,让美国人去为我们载歌载舞。因为打铁炼铜才是力量所在,而那些东西,都是八旗败家的玩意儿。现在,我们正在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八万吨级锻压机,它可以让我们比美国更有效率地制造飞机部件,而且还在计划建造更大的,这些东西才是真正的高端。


四、工业化将成为中国的普世价值


以这些高素质劳动力为基础的工业化,不仅将改变中国的面貌,还将改变整个世界的面貌,不仅将决定中国的命运,还将决定世界的命运。工业化不可能局限于我们中国国内,我们一定会走出去。不仅仅我们的产品走出去,还要让我们的工业化走出去,让我们的高素质的人才走出去,让这个世界其他角落都实现工业化。我们有大量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将来要到世界其他地方去工作,给他们带来文明,带来体面的生活,解决他们的贫困问题。这是西方人不愿意做或者也没能力做的一件事。

西方人确实是工业化的开创者,他们发明创造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我们不能说他们对这个世界上这些贡献是小的。但是,西方人没能让工业文明的光芒,照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身上。比如说非洲,他们掠夺了非洲,从奴隶贩卖到石油、钻石,却没有让非洲人民享受工业化的成果,没能让非洲人过上像他们那样的生活。

前面我们是从四代机讲起的,但是我们绝不是说,以为只要有些好的武器就会在这个世界上当老大了,我们没有那么狭隘,那么黩武。我们变好的同时也是要别人变好,这是中国人跟西方先驱不一样的地方。实际上,在没有上层规划,没有思想、文化、舆论建设的情况下,中国的工业化已经走向了世界。非洲由于中国的存在经济发展上来了,非洲人民过得比过去好了。中国的工业化已经在惠及这个世界上没有被工业文明所照到的那些角落。西方人做不到的我们做到了。

《中国人在非洲》这本书讲到,当他们问一个美国非洲问题专家,说中国在非洲扩张你们美国人担心不担心的时候?那个美国专家说,上帝保佑中国人吧,毕竟是中国人在非洲干了这些好事,而西方人没干。《中国人在非洲》总结道,中国把非洲这么一个有好几亿人口,却漂离了人类发展的轨道的大陆给拽了回来。这是极高的评价。你把一个大陆从濒临灭绝的这种境地拉了回来,这难道不是万世不朽的功德吗?这就是我们的普世价值。让几亿人住上更好的房子,喝上干净的水,用上电,这怎么不是普世价值?这不比那些空话强多了嘛。

谁说我们没有普世价值?不仅民主是普世价值,科学也是普世价值,工业化也是普世价值。与西方不同,我们要让工业化惠及地球上每一个人,这就是中国的普世价值,就是我们现阶段的普世价值。我们承认我们目前的生活方式有问题,不够好,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还要改进自己的生活方式,社会制度,而且进一步,不仅要比现在的中国好,而且要比西方更好。到那时,不仅要让工业化,我们还要让我们这整套更好的社会制度来惠及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现在中国那些不大赞成追随西方的知识分子,在他们反对普世价值,强调特殊价值的时候,实际上还是一种没有自信的表现。我们的祖先其实是讲普世价值的,全“天下”都要向我们的文明靠拢学习,这就是孔子和孟子的普世价值。后来我们衰落了,反而怕了西方的普世价值,强调我们有自己的特殊价值。等到我们再强起来的时候,我们还会拿出我们自己新的普世价值来。

从中国大的国际战略格局来说,我们确实没有必要向任何其他国家再提出领土要求,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作为一个大本营已足够了。当然,我们不对其他国家提出领土要求,不意味着我们不在其他地区发挥影响,这是两回事。


五、中国工业化的绊脚石——情怀党


我对中国的前景、对中国工业化的前景如此乐观,可能多数人会感到惊讶。其实我指出的不过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而已。为什么会产生惊讶?很简单,主流舆论根本不重视这一点。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不承认这一点,好多人对此就是视而不见。为什么?

在此,我要引入工业党和情怀党这一维度。讨论和分析人类社会有很多的维度,比如说穷富维度,男女维度,民族维度,种族维度,等等。以中国现在的情况来看,确实存在着另外一个维度,就是工业党对情怀党。据宋晓军说,这一提法是某大报的一个女记者发明的。顾名思义,工业党有工业化倾向,相对而言从知识结构、智能上来讲,比较适合于搞工业的——当然了,他不一定非从事工业,比如说我认为我自己就是个工业党,但是我没有从事工业工作。思考问题的方式,他比较类似于科学家和工程师,而且他喜欢这类东西。工业党不是不讲情怀,他有自己的情怀,比如说我看到四代机,虽不能像有些年轻人那么“眼泪哗哗的”,但我确实有几次眼睛湿润了,这也叫情怀,但是这是工业党的情怀。至于情怀党呢,乐衷于讲情怀讲道德讲文化讲情绪。能力方面,他们在逻辑、数学、科技知识上比较差,跟科学家、工程师有较大差别。从价值取向来说,他们往往倾向于忽视、贬低工业方面取得的成就。他们其实更多地带有前工业文明或者说农业文明时代的纯粹文人的特色。①

当前中国主流的思想派别,是左派和右派(自由派)。不论左派、右派,其实都是情怀党。具体共同表现是,他们一面低估中国工业化的巨大成就,一面把美国看成神。美国人不可能出问题,美国人不可能不如我们。右派因此而崇拜、热爱美国,想跟美国站在一起,甚至成为了带路党——美国侵占中国,他们自愿给美国人带路。左派虽然反美,但对美国所谓不可战胜的神话,也是深信不疑。所以中美之间发生任何事情,他们都说中国是吃了亏,美国是赢了,美国是做了个局把我们装进去了。他们闭眼看不见美国今天所面临的困境,美国自家的金融危机也成了美国给中国设的陷阱。

从四代机亮相以后左派和右派的反应,就可以看透情怀党的本质。拿网上的普通右派来说,一开始上来说四代机是假的,是政府的“五毛”走狗PS出来的。过了一阵子,知道没法说是假的了,就改口说这个东西肯定不灵;后来不能就性能做文章了,就开始骂这个飞机不是攘外而是安内的。对此,有个年轻人对他们的评论很逗:中国人民确实富起来了,因为强拆的房子上大概都按了相控陈雷达,所以要用四代机来拆。要没有相控阵雷达,强拆用得着四代机吗?

网上的普通左派也非常有意思。左派是反美的,不能跟右派一样。但是左派上来也是说,四代机没有当年的运十重要。运十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成就,但是跟四代机不矛盾,你拿运十来压四代机丝毫没有道理。另一种说法是,现在领导人不行,人不行了什么武器都没用。再有就是说,现在的中国是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你为四代机高兴,就是支持“中修”。

这是网上的普通右派、左派的代表性言论。至于左派跟右派的那些代表性知识分子,面对J-20大都失语,选择了沉默,不知如何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呢?对此,一个年轻人总结得非常好:

右派讲,没有宪政就搞不出来四代机;左派讲,没有“四大”(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就搞不出来四代机,可是事实上四代机出来了。你说他们怎么解释?我不是完全否定情怀党强调的那些东西,如他们所言,中国确实在政治社会诸方面存在着很多缺陷,但是,即使存在着这种缺陷,中国人在工业化道路上还是大踏步地前进了,这是个事实。你不能否认这个成就。左派和右派都是犯了同一毛病,他们闭眼不看这样的成就。他们以为这个世界只有他们关心的那一个维度,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所以我这里把他们都归为情怀党。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民主专制、左派右派、姓社姓资这样的维度,实际上还有工业这样一个维度。在工业和情怀这个维度当中,他们左派和右派都被压扁在一个点上了,就是情怀党,他们一点点都不了解中国工业。而我们中国很可能在将来恰恰是工业这个维度超越了他们所关心那个维度。我认为,中国的工业化这个维度,远远重要于他们所关心那个维度。

我有不少私人朋友,不管左派右派,属于情怀党。与他们谈到这些问题时,他们常常说自己并没有感到中国工业、科技发展的成就。我就说你现在坐的高铁,你开车驶过的高速公路难道不是成就吗?手机信号那么好、网速那么快难道你没有享受到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呢?这就是工业党跟情怀党的差别。情怀党是不讲事实的,他们只讲他们自己个人主观感受。中国有无数特别优秀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他们从事着默默无闻的工作,为民族为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而这些浮在面上的知识分子自己什么都不会,对国家贡献非常有限甚至是负面的。一群百无一用的情怀党,却瞧不起人家。这个理我们要讲明白。

就在中国左右两派情怀党口水四溅大放空炮的时候,中国的工业化已经不声不响地走向了更高的级别和更广的范围。世界其他国家还能不能挡住我们的脚步呢?我认为根本挡不住。有些人可能还不相信,但是我觉得就是如此。如果说在十年以前,世界其他国家还有可能联起手来遏制中国的话,那么十年以后的今天即使他们都联起手来也遏制不住中国了。那么,中国面临不面临危险呢?还是有危险的,主要是自己内部的。中国确实有很多弊病,比如贪污腐败、政治体制、贫富差距等等。但是在中国工业化进程中一片大好形势的情况下,这些问题都不致命,都可以慢慢解决。唯一致命的问题就是工业化进程被中断了,那我们民族就无法复兴了。能够让这种进程中断的威胁,我看主要就是情怀党。情怀党从各个方面给中国“下绊儿”,也就是说主要的危险还是内部危险。这个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能绊倒中国,只有中国自己才能绊倒中国,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如果情怀党完全得势,那就有可能阻断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因此说,中国现在最重要的斗争,与其说是左派跟右派,不若说首先是工业党跟情怀党的对决。


六、“情怀党让子弹飞,工业党让四代飞”


就在四代机亮相的同时,一部喜剧电影《让子弹飞》也开始在中国热映。与面对四代机时的失语相比,《让子弹飞》博得了情怀党们的热烈追捧。

《让子弹飞》讲的是对中国革命、中国历史的隐喻,体现了编导对中国革命、中国人民、中国历史的理解。对于这一隐喻,左派右派都各取所需,为他叫好。比如,右派认为此片揭露了革命的真相。左派则认为此片是在肯定革命。无论是左派和右派,他们对这个东西的解读都有道理。影片编导也的确是这个意图。然而,这些隐喻有多大意义呢?

对《让子弹飞》,首先我认为的确是一部出色的喜剧片,里面许多故事和俏皮话我都很喜欢。但是仅此而已,不必高看。左派右派所欣赏玩味的那些隐喻,面对中国今日的现实,已经显得很苍白了。

我们已经用不着这些历史隐喻了。为什么?中国的大势是工业化,而且要把这个工业化推向全世界,不可阻挡。在这个大势当中,未来的中国社会变动,你叫它革命也好,叫它改革也好,或者你叫它什么别的东西也好,很可能《让子弹飞》这种东西根本就没用,那些历史的隐喻或者是近代历史的传统对我们今天的创新起不了太大的正面作用,已经过时了。年轻人看了此片只知道笑,没看懂内涵。没关系,他们的心灵用不着被这些阴暗的、沉重的东西所污染。我们现在已经弄出四代机来了,这里边其实有很多故事可挖掘,而那些人对此视而不见,还在津津乐道于驳壳枪,能不说他们落伍吗?我们的电影人,确实应该向美国人看齐,把背景设置在未来,拍科幻,探讨科学技术的进展到底会对人类产生什么影响,不要老是把背景设置在过去了。有人说,我们拍不了科幻是因为钱的问题。这是因为钱的问题吗?我认为根本不是,而是我们的电影人知识结构有问题。我们的科学工业技术已经大踏步往前走了,但是文化依旧是严重滞后的。中国这些文化人,他们对工业化和我们这个民族在这方面取得的成就,毫无感觉,对于世界大势毫无感觉。中国的工业已进入了四代机时代,而文化还滞留在驳壳枪时代。情怀党们极度拔高《让子弹飞》,对四代机却兴趣索然,通过这一反差可以看出他们在智力上的不堪。

对此,宋晓军在他的微博里揶揄道:“情怀党让子弹飞,工业党让四代飞”。也许很多人没看懂晓军的意思,他也不做解释,这个不好。我觉得晓军讲的是对的。


(责任编辑:杜建国*)




* 本文据杜建国访谈编辑而成,经作者审订

本文内容于 2011/2/1 9:06:04 被空军前上士编辑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