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启铭和孙伟铭,相同的醉驾不同的罪名,就因为“我爸(是或不是)李刚”?

孙伟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一审判死刑,二审改无期;李启铭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判刑六年。

巨大的判决差异在于罪名的不同。按孙案主审判长的解释,两罪的区别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是同属于刑罚分则中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范畴,但在主观上前者为故意犯罪,而后者为过失犯罪。”而如何判定何为“故意”、何为“过失”,那就只有“官”知道了...


这两案的不同判决结果完美的诠释了香港电视剧里那句快被用滥了的台词:“法律,不外乎人情嘛”。

本文内容于 2011/1/31 23:29:37 被板凳匪徒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