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演义 第十卷 亚洲角逐 第十卷第11章龙啸九天(4)

行天罚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URL] 黄金时代开启日,五大守护家族攒得盘满钵满,而马家的鸡西矿业却牢牢封在跌停板上再也没打开过。之后,鸡西矿业天天跌停板直至被清盘退市,鸡西矿业那些在改制中大捞特捞的原始股东跳楼的跳楼,自首的自首,转瞬间便烟消云散。总裁马玉菊在清偿了价值1亿人民币的固定资产后反而得以幸免,几年后更是凭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


黄金时代开启日,五大守护家族攒得盘满钵满,而马家的鸡西矿业却牢牢封在跌停板上再也没打开过。之后,鸡西矿业天天跌停板直至被清盘退市,鸡西矿业那些在改制中大捞特捞的原始股东跳楼的跳楼,自首的自首,转瞬间便烟消云散。总裁马玉菊在清偿了价值1亿人民币的固定资产后反而得以幸免,几年后更是凭借价值2千万的特别国债一举咸鱼翻身,(那笔8千万流动资金被郝仁折腾掉6千万,剩下都被马玉菊买成了特别国债)但是她那心中的复仇的种子开始结出恶果,最终成长为未来小行星带的毒蝎海盗女王,以致让地球联邦政府在第一次太阳系保卫战后的10年中被狠狠恶心了好久……

北京时间中午一点,日本东京时间中午2点,首相官邸,一条铺着白布宽大的长条桌占据了会议室大部分空间,长条桌的尽头墙上一面日本国旗嚣张地挂在墙上,为什么说嚣张呢?因为那面国旗中的太阳,不是平常那个光秃秃的圈圈,而是辐射阳光的圈圈!不错!那是二次大战日本扩张时期的国旗,从某种程度上说,当这面日本国旗再次出现在日本国家权力中枢的时候,日本军国主义这个幽灵终于死灰复燃!这面日本国旗两边上书的武运长久四个字是对军国主义复苏最好的诠释!长条桌两边坐满了穿着黑白军装的军人,两边墙上还挂上一些等离子背投视频,每个视频内也都有个日本军人,看来都是无法赶到现场采取视频会话。比较离奇的是这些视频中一个窗口内,居然有个冰冷妖治的女人,她一言不发冷冷看着会场内军人,犹如神看着一群凡人似的,每个军人接触这个女人的眼神时,都会禁不住在心里狂打寒颤!藤田冢叶子居然以研究会首脑的身份参加了这个原本属于纯男人的聚会…会场显然经过了精心布置,石原看起来对此十分满意,留了半个月的仁丹胡也渐渐成了形,所以当他步入会场的时候脸上挂着自信满满的笑容!

“起立します!”在场军人听到号令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石原一脸的笑容伸手向下虚按了按:“诸君辛苦!”

“座ります”军人们整齐划一地落座。

石原清了清嗓子:“今日是我大日本帝国重见荣光之日,尊明欲天皇口昭..”石原故意顿了顿扫了一下会场,军人们又齐刷刷站了起来。

“自今日起,重建军部大本营,所有经济行为转入战时状态,大规模移民已经开始,青壮年会前往南美和北非,自卫队自即日起升格为国家正规武装力量,与支那展开全面竞争!”

石原一语激起千层,死硬军国分子们大喜过望,不住的点头示好:“嗨!嗨!天皇陛下英明,我们愿紧跟首相大人,重建大日本帝国的荣耀!”

一部分灵智未失的军人,则拧着眉头不语,虽然来这前已经听到一点风声,毕竟几日间中国风头大盛,日本国内已经有些慌乱,却没想到这位新任首相这么直接,寥寥几句就点起了让日本再次扩张的烈焰!

“首相阁下!”墙上视频内一名头发半白军人率先发话。

“南云再造少将?有何见教?”石原眯着眼睛,这位少将将是日本自卫队冲绳海军副司令,是日本军界里最让人瞧不起的冲绳人。如果不是其先祖南云忠一战功彪炳奇袭珍珠港,这位南云再造最多也就混到大佐退休完事…

“不敢!请问首相阁下,您把国内青壮年都遣散到国外,我们日本还有什么资格和支那挣雄?”

石原微微一笑:“把青壮年遣送到国外是为了更大的布局,留在国内的老弱病残在我们所掌握的技术下,完全可以支撑对支那的作战!”

“这么说,首相阁下日本已经做好了准备?”

石原皱了皱眉头,心道,这个南云到底想干什么?:“虽未完全齐备,但也差不多,我们已经展开对支那的奇袭,支那东北重镇抚顺此时估计已经是座死城!”

“等等?首相阁下?你在说你们屠杀了拥有5百万人口的一座支那城市?而支那的武装力量丝毫没有受损,反而解放了台湾逼退了美国第七舰队,并在南海称王称霸?这是愚蠢的做法,除了激起支那仇恨外,对我们军事上没有一丝好处!这是哪个蠢货策划的袭击?此人该上军事法庭!”说到这里,南云已是神色俱厉,手中武士刀已经戳地办公桌砰砰作响。

南云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让人找不出一点毛病来,如果从单纯的战略上讲,这次奇袭确实不完美,在座的一部分军人竟也微微点点赞同南云的说辞!

石原有点赫然,奇袭支那居然会得到这些结果也是他没想到的!石原心中恨得直咬牙,这个南云在军中素有刺头之称,本来想借着这次会议立威,没想到却让南云给杀了威风!再说军事上的战略战术确实不是他一个政客所长!

“由我来解释吧!”一个冷清的女声从会场里飘扬开。

日本社会极度男尊女卑,这种场合下让一个女人来开口,在座的男人脸上都不怎么好看!

“八嘎!什么时候男人的事情轮到女人插手了?”南云此时已经是爆吼!

石原冷冷一笑:“因为研究会握有大日本帝国最高端战力,他们会帮助我们统治整个世界!”

视频内藤田冢叶子瞬间完成化身,浑身被刺甲包裹,突刺之间闪动着点点星光,正是聚能炮发动前的景象!

在场的军人无不眼球剧缩!:“你们从哪里弄到这种东西?”南云的语气缓和了下来,但是眼中却精光暴盛。

藤田冢叶子没有直接回答南云的问题,一个海军少将还没有权限接触到这些秘密:“此次袭击针对的是支那的高端战力,我们的技术处在同一水平,毁灭支那抚顺,不过是此次袭击附带的战利品…”

“奇袭的效果如何?”

“两败俱伤!此战将中日又拉回了同一起跑线!”(藤田冢叶子这话说得有点大,真正情况连她都不太清楚,只是一种猜测而已,今天为了帮石原镇场藤田冢叶子咬牙也得把场给圆了)

南云大有不见黄河不死心之态:“也就说奇袭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还打草惊蛇让支那有了戒心!”

“不!抚顺的百姓会被转化成类似我这样的战士,到时候一旦控制他们,支那的京畿要地会被这些战士彻底毁灭!而我们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转化?要多少时间?情报部门至今没有这方面的简报,这让我们怎么相信你?莫名其妙冒出一个研究会就这样直接进入军部核心,简直是开玩笑!”

“咳咳!”看有骂大街的趋势石原赶紧打断了二人的争论。:“南云将军!研究会的地位在20年前就已经奠定,没有他们我们也得不到和支那同一水平的科技,这点无容置疑!对军队的改造也即将拉开大幕,我们将为我们的五代战机心神装备一款新能源引擎使之成为能够全球快速打击的划时代兵器,同时我们所有装备都会换装新能源引擎,南云将军对我解释还满意么?”

南云似乎知道事情不能太过分。底下眼皮道:“当然满意,不过首相阁下,对支那四只海军舰队必须尽快予以毁灭性打击,否则会成为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噩梦!”

看到南云低头,石原长舒了一口气:“这事情已经在做了,五天后南海诸国会对支那南海舰队采取联合行动,我们将派遣军事观察团亲临指挥!南云将军,我希望你以军事观察团团长身份前往,再现阁下先祖南云忠一的荣光,不知南云将军可否愿意?”

南云一躬身道:“首相阁下,南云资质尚浅,但愿意担任一个副职!”

“好!那样就由戈山中将出任团长,南云少将为副团长,人员由你们挑选,务必在2日内出发!”

“嗨!愿为大日本帝国效犬马之劳!”南云和另一位头发花白的海军军官一起点头表示效忠!


至此石原心情大好:“天皇降恩,在座诸位都有升迁,山池大将升任陆军元帅,小泽大将升任海军元帅,伊左升任空军元帅,藤田会长统领空天部队,在座所有拥有大佐少将军衔军人均各升一级!本人自领参谋总部。希望诸君努力,共创大日本帝国辉煌未来!”

“天皇陛下英明!首相万岁…….”顿时整个会场之中飘荡着野兽般的嚎叫….

冲绳海军驻地,南云再造关上视频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终于要开始了么?终末之战呀!不知道我那当家主的弟弟现在在中国做些什么呢?估计玩得很开心吧?传承万年的守护家族呀!视频对面的那些凡人不过是些蝼蚁而已!”想到这里,南云再造为自己倒了一杯清酒,闭上眼睛慢慢品着…

低沉的帷幔轻轻一晃,南云再造的眼角微微一颤,没有丝毫地惊慌,能够如此不动神色地潜进戒备森严的海军机关驻地而不被发现,来人显然不是易于之辈!他抬了抬手道:“这里有上好的清酒,来客不想尝尝么”

“将军好兴致!”帷幔边上一个淡淡人影显现出来,撤去化身,那人大大咧咧地坐在南云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微微茗一口顿觉香气四溢,不由地赞道:“好酒!醇而不烈,中国的白酒就是太霸道了!”

南云再造看着眼前这俊秀得一塌糊涂的男人不由得感慨:“整整20年了,复国社早已烟消云散,我们这一辈人都已是半百,但你还是没变样!琉球王室后裔尚杰!”

尚杰嘿嘿一笑“南云大哥!如果你也能掌握那种技术,就会和我一样!”

“哦!这么说当年你们兄弟所求索的东西现在终于得偿所愿…..”

尚杰神色黯淡:“南云大哥,您说笑了!我终于明白那句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琉球王室无力保全那种东西,不但复国社被破坏,连我哥哥至今也……..现在想想真是得不偿失!那种东西只有大国之间才能玩得转,琉球王室能够分得一点杯羹已经是大幸….”

南云再造点点头:“你能想通最好不过,福祸所依焉知非福呀!此次回来有何打算?”

“复国社在中国的鼎力支持又开始活动了!我这次回来就是要重建复国社冲绳分部,并伺机复国!”尚杰的语气极为坚定。“而作为当年复国社暗藏在日本军界的一枚暗器的您,南云再造!南云大哥!您一定能够帮助我们!”

南云再造叹了口气:“帮你们?谈何容易,我只不过是个少将,虽然刚才才升了中将,但人微言轻,在军中还很不受待见….”

尚杰嘴角闪出一丝狐狸般的微笑:“是呀?当年二战中南云忠一在军队里的地位也不怎么样,但他却在关键时间关键地点不露痕迹地葬送了整个日本帝国的未来!而在刚才的会议上,你又故伎重演重复了你先祖南云忠一的那套东西!你们南云家的手段……嘿嘿!真的是很可怕!”

南云再造不动声色:“你们尚家至今还在埋怨当年琉球王国覆亡时没有出手相救?不错,当时南云家确实不想出手,因为是大势所逼,清廷暗弱,倭寇强势如日中天。南云家一脉相传从不会逆天行事,所以那时实在没有什么可做的!至于以后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南云家在用自己的方式复仇…”

尚杰盯着南云道:“那么现在呢?华夏已经不是那个暗弱的清廷,他们想一劳永逸清除倭寇这个身边之患!我代表琉球王室请求你们,用南云家的方式帮助我们复国!拜托!”

南云再造微微一笑没有接话,而是轻轻转着酒杯看着清酒在杯中晃动。突然,他一口将杯中清酒一饮而尽!而尚杰的眼中此时闪动着希望之光。

中国承德避暑山庄,清代倾力打造的皇家避暑山庄,虽然大部分建筑被认定为国家文物妥善保管不准使用。但是仍有一小片化成功能区作为招待特殊客人的VIP贵宾房,这些老房子冬暖夏凉,很是养人,别看已经入了三九天,老房子的温度仍旧保持在20度左右,连地暖都不用开….如今这片功能区住进了一群特殊客人,他们操着朝鲜语,一些妇女还身着朝鲜传统服装,虽然他们住进这片功能区快两天了,但眼神中仍遮掩不住惊慌和恐惧…诸位看官们如果还有印象话,一定会猜出这群人的身份!不错,正是从朝鲜逃亡的金氏一家!由于他们身份特殊,不宜与公众接触,所以席天成才考虑将他们安置在承德避暑山庄这么一个清净的地方,现在不是旅游旺季,山庄公共区与功能区之间还有一个宽大的竹林隔离带,即使有人远远窥探也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只要有人靠近,总会有个躲在暗处岗哨出来驱赶。这地方清净是清净了,但是金光日却不甚喜欢,把他们这群人安置好后尚杰就以自己另有任务为由离开了这里,(实际上是通过特殊渠道潜入了冲绳,毕竟那里才是他这个琉球王室后裔宿命所在)洪老头留下一副字画后也玩起了消失,说是让他好好参悟。尤其是两天来中国高层一个没见这让金光日很是担忧中国对他们这群落魄者的态度!不过,他又想想中国对琉球王室的一切所为,金光日心中又有了一点希望!嗯…这幅字画到底有什么玄机?金光日紧盯着洪正畴留下这幅字画上两个苍劲雄奇的汉字:家.国!这两天金光日可以说坐卧不宁全是为了这两个字,连自己疼爱的妻儿都晾在一边把自己锁在这个独屋内苦思。他隐隐感到自己的命运就在这两个字上!一张普通的宣纸上书家国二字,没有任何蹊跷,就是当着金光日面前写下的,宣纸还是从自己家什里随便找出的!不存在任何夹章和隐形字!光影之下,金光日看着这副字画眼睛也迷离起来…突然,他找出一把剪刀对着字画咔咔剪起来,瞬间将字画分成了两半!

一边是家一边是国!然后金光日又把两字重新拼起来组成了国家二字!接着他又把二字颠倒变成了家国!如此反反复复来回折腾了数次,金光日突然狂笑起来:“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这是道选择题!哈哈!”所谓一通百通,金光日瞬间想明白了所有事情!可是他的狂笑引起了他母亲金崔氏的惊慌,房门突然被打开:“儿呀你怎么了,别吓你妈妈、你要出了什么事情让妈怎么活呀!”

看见母亲金崔氏惊慌失措的样子,金光日略带歉意地道:“妈!儿子不孝惊扰了您!我没事!”然后他又对门口的侍卫道:“去,给我不惜代价找到洪老爷子,我有急事商谈!”

还没等侍卫应答,一个苍老而不失威严地声音从门口传来:“不用了,我就住在你隔壁!”此时门口现出一个精神抖烁的老者,不是洪正畴是谁?

金光日一阵错愕,怪不得满世界都找不到这洪老头,原来竟一直就没走远!敢情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就他被懵骨子里!金光日一脸幽怨地望向自己的母亲,金崔氏好像受了惊的小鸟似地忙不迭地往门外躲,一边走还一边道:“你们聊你们聊,我一个妇道人家就不在这里掺和了!我找儿媳妇聊天去...”

金光日一脸无语地望着自己的母亲,记忆中的母亲从来没这样过,这是个什么说法?

洪正畴微微一笑:“ 别怪你母亲,她也是为了你”眼光落在那副剪开的字画,“哦!你解开了题意?”

“是!”

“说说..”

金光日一手拿着一个字道:“这是道选择题,家国或者国家,或者全不要…..”

洪正畴摸了摸自己那把稀疏的白胡子道:“聪明!但是我还想听听具体的题解!”

金光日把家放前面把国放后面道:“第一种选择家国,朝鲜会回到原先的轨道,继续以三八线分成南北两块,我的子孙会继续家天下直到某天再次象今天这样被赶下台,如此循环轮回,直到彻底沉沦,而南北朝鲜不会有任何进步,最终被淘汰….”

洪正畴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金光日又把家国倒过来变成国家:“第二种,朝鲜会实现真正统一,成为一个富强和有限自立的国家,而我本人或许会干一届两届元首后将政权交与有德者居之,金家不再家天下,后世子孙要想再次进入权力中心必须经过自己的努力,不再依靠家族的影响力,领导人的优胜劣汰会让朝鲜这个国家会走得更远!直到星辰的彼端!”

“第三种呢?”

“归隐,做个富家翁,不问世事,任由三千里江山破碎陷入无尽战火中!”

洪正畴微笑地双手一摊:“不错!如果不走歪路的话,你比你父亲要有出息!现在选择权在你手里……”

金光日拿起两个字,先将国字放在洪正畴的左手,又把家字放在洪正畴的右手说:“这是我的选择!”

洪正畴眼中精光爆闪:“小子,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进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