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村里的生人

qdshaying 收藏 3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size][/URL] 桥头对面山上一堆草丛的后面,鲁胜跟青山正趴在那。 “三哥,我在这儿看着没事儿,你回去吧。”青山对鲁胜说道。今天本来是轮到青山来站哨,但是听昨天站哨的水生回去说一天之间有好几个生人进出村子,胡子感觉有点不对劲,特地让鲁胜今天来看看。 “我也没事儿,在这跟你一起,也好有个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桥头对面山上一堆草丛的后面,鲁胜跟青山正趴在那。

“三哥,我在这儿看着没事儿,你回去吧。”青山对鲁胜说道。今天本来是轮到青山来站哨,但是听昨天站哨的水生回去说一天之间有好几个生人进出村子,胡子感觉有点不对劲,特地让鲁胜今天来看看。

“我也没事儿,在这跟你一起,也好有个伴。”鲁胜头也没回地说道。

“三哥,这两天好像从咱们村过的人比较多呀”青山注视着桥上偶尔经过的人说道。自从上次的事后,青山再也不敢叫鲁胜“狗剩”了。

鲁胜正用望远镜看着桥上经过的人,连续几个并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鲁胜放下望远镜翻过身来闭上了眼睛说道:“这兵荒马乱的,出来灾民很正常,大家在一个地方过不下去了就得到其他地方去谋个生路,我以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呆不下去了就换另一个地方。”

“那你后来怎么就呆在三清观不走了呢?”

“这个呀,你不知道,别人要饭最害怕吃了这顿没下顿,我要饭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没个舒坦的住的地儿,要是有个舒坦的地儿,每晚能美美地睡上一觉,晌午再睡上一觉,那少吃一两顿饭都没问题,后来我发现三清观就是我想找的地方,而且我住在那后村里的人也没撵我走,所以就呆下来了。”鲁胜没有说,能留在三清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刘大头家的小花。

“三哥,你快看,那两个人是不是凑到一起拉呱儿呢?”青山注视着桥上突然说道。鲁胜一听,连忙翻过身来,举起望远镜向桥上看去。

“对,他们在说话,你看看他们是不是咱们村的。”鲁胜说着把望远镜递给了青山。青山接过望远镜又向桥上看去。

“不是咱们村的,从桥上来的那个好像早上来过一次了,怎么又来了。”青山说道。

“他来过一次了?你记着是他?”

“没错,我早上就看着他进村了,当时还想,他这个人看着手脚齐全,白白净净地,也不像个庄伙人,怎么就成了灾民了。”

“要是这样的话里面还真可能有问题,我在这看着,你回去把二哥他们几个叫过来,咱们抓一个回去让大哥看看。”

“好的,你当心。”青山把望远镜又还给了鲁胜,一溜烟跑了。

桥上的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后,一个进了村,一个向镇上走去了。鲁胜放下了望远镜,拿起了一旁的驳壳枪,这是一支二十响的驳壳枪,因为嫌鲁飞换给他的十响驳壳枪装弹量太少,而且装弹太麻烦,所以放在了家里,换了这支二十响的,还外带了两个弹夹。鲁胜用衣服袖子爱惜地擦了擦枪身,拉枪栓推子弹入膛,然后关上了机头,心想:“还没用这个枪杀过人呢,不知道打起人来是个什么感觉。”

没多久,青山带着鲁飞等一群人跑了过来。鲁飞一过来就趴到鲁胜的身边问道:“青山说有两个人,哪去了?”

“一个到镇上去了,一个进村了还没出来。”鲁胜索性坐了起来。

“你看怎么办,我看不行咱就下去抓一个问问。”鲁飞说道。

“跟大哥说了吗?”

“说了,大哥说行,但是说千万不能整出人命来,咱们现在是游击队了,不能胡来。”

“那要是抓错了怎么办?”

“能怎么办,给人赔礼道歉呗,再不行就给他点麦子,实在不行给点钱也行,反正是宁可错抓一千,不能让一个奸细跑了。

“那行,留两个人在这接着看着,其余地一起进村抓人。”

一听说要进村去抓鬼子派来的奸细,大家都不想留下来站哨,最后鲁胜说服了水生跟自己留下,其他人由鲁飞带着进了村。

鲁飞进了村后前后找了一圈儿并没有发现那个人,也没有发现什么生人,在青山的提议下,鲁飞又和几个人一起躲到了村头的树丛里,等待着陌生人的经过。

鲁飞带着人走了之后,鲁胜跟水生商量了一下,干脆下了山,直接躲到了桥头的柳树丛里。

没过多久,从镇上方向又来了一个人,走走停停,左顾右盼。随着那个人的不断走近,鲁胜从长相上判断出这个人是今天第一次出现,有可能真是个灾民。

“这个是奸细不是?”水生小声地问道,自从这个人出现,水生就一直紧紧地握着手里的三八大盖。

“我看不像,以前没见过,你看他脸上一点肉都没有,肯定是个灾民。你别太紧张,就算他是奸细也不怕,我们两个人呢。”

一听说不是奸细,水生的心才放下来,但眼睛始终盯着那个人不放,手里的枪也握得紧紧的,子弹早就上膛了。

当那个人从两个人藏身的地方走过的时候,水生忽然捅了捅鲁胜,叫声说道:“你看,他的包里好像有东西。”

鲁胜一看,那个人虽然穿着一身破衣服,左胳膊上挎着一个包袱,走起路来看似有气无力的样子,但右手时不时地要向包袱里摸一下,眼睛也是老向路边瞟。

“走,咱们过去看看他包里有什么?一会儿出去你就一直用枪瞄着他就行了,小心点,不要靠他太近,我去收拾他。”

“那他要是掏出枪来打你怎么办?”

“那你就一定要在他开枪之前开枪。”

“那打哪呀?”

“打哪都行。”

“那要是打死了咋办呀?”

“打死了算我的。”

鲁胜一看,再唠叨下去人就走了,拍了一下水生便多柳树丛里冲了出来。

“前面的人站住,进村找谁。”鲁胜边走边喊道,同时捌开了驳壳枪的机头。水生也从后面跟了出来,又手据枪,瞄着那个人,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近。

那个人一看鲁胜二人冲自己走过来,手里都有枪,右手下意识地又摸了一下包袱,连忙说道:“我是来上河村找亲戚的。”

“你是谁家的亲戚呀,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鲁胜说着走到了那个人的近前,水生则听了鲁胜的话,站在了五步以外有利的方位上,枪始终瞄着那个人。

“我一个远房的表妹以前好像就在这个村住,都多少年没来往了。”那个人说着话,眼睛不住地向四周查看着,这更让鲁胜怀疑。

“你那个表妹叫啥名字,说出来听听,我要是认识还能给你带个路啥的。”鲁胜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右手,手里的驳壳枪也指着那个人。

“我表妹以前叫春香来着,现在不知道换了名字没有。”

“春香?我们村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

“哦,那也可能我记错了,她可能在下河村住,那我这就到下河去,谢谢你你了呀,我走了。”那个人说完便想转身离去。

“站住,不要动,把你手里的包袱放到地上。”鲁胜说着,作出了一个准备开枪的姿势。

“这......这里没有什么,就是几件破衣服。”那个人看看鲁胜,又偏头看看一直举枪瞄着自己的水生,右手慢慢地从左胳膊上取了下包袱,又交到了左手上,慢慢地往地上放着。

就在那个人将包袱放到地上的一瞬间,他的右手迅速向包袱里抓去,同时身体一蜷,向路东边的沟里滚去。

鲁胜看他这么听话的就把包袱放到了地上,想到他肯定要使诈,枪一直就瞄着他的右手,看他向包袱里一伸手,鲁胜就扣下了扳机,“叭”的一声,颗子弹擦着那个人的胳膊就过去了。那个人手刚刚碰到包袱里的枪就试着一阵风从自己的手边划过,赶紧又把手缩了回来。

随着鲁胜枪响的同时,“砰”的一声,水生的枪也响了。那个人滚到了沟里后起向就向河滩上跑去,右手扶着右腿,一瘸一拐的。

“妈的,腿都断了还想跑,不断你都跑不过我。”鲁胜看见那个人没拿出包袱里的东西,骂了一句追了上去。

“站住,你再跑我可就要开枪了。”鲁胜一边跑一边喊道。

那个人就像没听到似的,更是加快了速度。这个时候,水生已经从另一个方向跑到了那个人的前面,举着枪对准了他。那个人看看没有了去路,终于停下了脚步,举起了双手。

鲁胜走上前去用枪指着那个人说道:“投降的姿势挺标准啊,是不是经常练习啊。把衣服都脱了,再敢玩花样,把你那一条腿也打断。”

那个人一听,看了看鲁胜,又看了看水生,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赶紧地,老是大老爷们,还怕人看吗?”水生晃了晃枪,刚才打出了一枪,好像没有那么紧张了。

那个只没办法,只好慢慢地开始脱衣服,只剩下裤头的时候,鲁胜又说道:“行了,这个不用脱了,你再把鞋跟袜子脱了就行了,我可不想把早上的饭吐出来。”

那个人没办法,又把鞋和袜子脱了下来,然后就是直勾勾地看着鲁胜和水生。

“抱着你的东西,到路上去。”鲁胜摆了摆枪说道。那个人抱起自己的衣物,一瘸一拐的来到了路上。一上路,鲁胜便打开他的包袱看了看,里面一支崭新的二十响驳壳枪,几件破衣服,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到水生还是在五步以外用枪瞄着那个人,鲁胜说道:“行了,他断了一条腿,跑不了了,再说咱穿鞋还怕光脚的不成,放下枪吧,注意向桥上看着点。”

鲁胜来到那个人的对面,掂了掂他的枪,说道:“说,你到底是从哪来的,来这干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