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外传 第2章 熊槐继位立定三宫,芈秀出嫁暗留风波

罗烈烈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URL] 楚怀王登基继位以后,一方面整军肃治,另一方面便是立定王后。因为楚怀王知道,对于国王来说,家和国兴,家仇国衰,后宫不宁,国事不安。在战国的时代,更是如此。因此,需要及早解决,方可率军出战。于是,楚怀王便立大将军屈武之女屈容为北宫、秦孝公之女赢盈为西宫、齐威王之女田蕙为东宫。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楚怀王登基继位以后,一方面整军肃治,另一方面便是立定王后。因为楚怀王知道,对于国王来说,家和国兴,家仇国衰,后宫不宁,国事不安。在战国的时代,更是如此。因此,需要及早解决,方可率军出战。于是,楚怀王便立大将军屈武之女屈容为北宫、秦孝公之女赢盈为西宫、齐威王之女田蕙为东宫。三宫当中,以北宫屈氏为最大,但不是权贵的最大,而是姐妹的最大。按照礼数来说,王后就一个,其余都应该是妃子才对,可这楚怀王为什么要立定东、西、北三宫都为王后,平起平坐呢?

对于这个事情,说起来还真的有些复杂,需要慢慢地从头说起,才能说得清楚。楚怀王的结发妻子本来就是北宫屈容。屈容是屈武之女,不但知书达礼,婉约有加,而且生得花容月貌,兰心蕙质。屈容在年小时,与楚怀王一直是兄妹相称,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心心相印。说到底,这屈容与楚怀王,在三、五百年以前,也算是一家子。因为她的真正姓氏和楚怀王一样,也是羊叫声“芈”。

屈容的父亲屈武,是楚宣王、楚威王时期的两代名将,一把长刀,打遍天下,难逢敌手。跟随着楚宣王、楚威王东征北战,立下了无数赫赫战功,的确是楚宣王、楚威王二代的忠臣良将,深深地得到楚威王的敬重。这屈容在十来岁的时候,也常常随着她的父亲到楚王宫,拜见楚威王,论起家数辈份来,这屈容应该叫楚威王为叔父,因为屈武比楚威王还大了两岁。楚威王看见他的大儿子熊槐与屈武的女儿屈容,常常眉来眼去,感情真挚,随之成全了他们二人的感情,下旨赐婚。因此,这屈容一下子,便从大将军的女儿而变成了太子妃,也可以说是鲤跃龙门,上了门槛。

说真的,屈武虽然是两代名将,位高权重,在楚军将领中威信甚高,但始终是楚国的军事大臣,连个侯爷的封号也没有。如果按照周朝的礼数来说,屈容应该是和朝中哪个重臣的儿子,或者王上的庶子相婚配,才算是门当户对,而与太子配婚,便是有些高上门槛了。说到底,太子始终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因此,这屈容当然也就是未来的楚国王后,母仪天下。就是朝中有多么德高望重的大臣和王子见了她,也都得恭身一拜,道一声“王后吉祥!王后千秋”!这是何等尊贵荣耀的事呀!这楚威王破格赐婚,足见其对屈武的敬重。

不但如此,屈容的远房亲戚屈原和屈庄也都跟着沾了光。这屈庄是屈原的堂兄,武功修为算是不错,年纪轻轻,二十岁不到,便被楚威王任命为将军。而屈原比太子熊槐小十二岁,在屈原十六岁那年,太子熊槐是二十八岁。这时,太子熊槐与屈原的宗氏姐姐屈容结婚已经有八年了。这一年,屈原以探望他的姐姐屈容为借口,到了楚明宫,实际上是想到楚国的王宫里找份差事, 谋个一官半职。这屈容只有一个同胞弟弟,名字叫屈匄,也就是以后勇冠三军,战死在丹阳的楚国大将军。除了屈匄之外,便只有屈原是她的近亲弟弟了。楚威王看见屈原文诌诌的,又会背背几首“关关睢鸠,在河之洲”和“矣也兮”之类的东西,随将屈原留在楚明宫里,做太子熊槐的侍读。侍读,也就是陪读,实际上就是书童。虽然不算是什么官,可这,却是屈原日后出人头地,翻云覆雨的好机会。

果然,楚威王四年以后便病死,太子熊槐继位,是为楚怀王,这屈原一下子,便从太子侍读变成了国王的随身近侍。没有隔多久,便被楚怀王破格任命为近侍大夫。大夫一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相当于当时楚国的地方郡守或者将军的级别,属于楚国的中层官员。虽然在大夫的官衔上面,还有上大夫、相国和军中的大将军。但是,大夫的官衔已经算是上了父子世袭的档次,并且就算是犯了法,也可以不用刑罚,这就是所谓“刑不上大夫”。

大夫的官位虽然不算大,充其量也只是相当于地方行政长官的郡守一职,在当时的楚国就有好几十个。但是,屈原可不是一般的大夫,而是日夜陪在楚怀王身边,在内与楚怀王谈论国事,在外替楚怀王接待宾客,应对诸侯。再加上他的姐姐屈容是北宫娘娘,屈氏一家三大夫,即屈匄、屈原、屈庄的赫赫权势,在当时的楚国,真可以说是翻云覆雨,权倾朝野,就连那王室宗亲,楚国的最高行政长官上大夫靳尚,也差点被撵下台,赶出楚国的政坛。

可是,屈原的姐姐屈容独占太子宫的日子,虽然算来是有些年月。但是,屈容与熊槐结婚八年的那一年,楚、秦两国合婚。太子熊槐奉父命娶了秦惠文公的亲妹妹赢盈为妻,而秦惠文公也娶了太子熊槐的宗氏妹子芈秀为妻。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楚、秦两国世代姻亲,从春秋到现在,都有几百年了,秦、楚两国的代代君王如此。到了楚怀王这一代,当然也不例外。秦、楚两国这几百年来,通过姻亲联盟,在共同抵抗北方和中原各国列强的问题上,倒是一对生死与共,荣辱相当的好兄弟。

当秦惠文公派人向楚威王提亲时,屈容的父亲屈武是有些看法,随对楚威王说:“秦国现在已经是虎狼之国,豺狼之师了,商鞅偷袭我商淤,肯定是秦孝公的指使,至少商鞅事先是得到秦孝公的应准。否则,给商鞅一百个胆,他也不敢带兵占领商州、丹凤和少习关。现在,秦国还没有楚国强大,就已经是包藏祸心了。它日秦军要是能与楚师一较高下,还不侵吞楚国才怪呢”!

楚威王是个睿智的国王,对天下的局势了如指掌,怎么会不知道秦国君臣的狼子野心呢?然而,楚威王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秦、楚两国的关系,随对着屈武说:“话虽如此,但是,与楚国接壤的,不单单是秦国。魏、韩、宋、齐四国在北,蜀国在西,越国在东,而秦惠文公早就已经娶了魏惠王的亲妹子为妻。秦、魏两国,实际上已经结盟。如果楚国再不与秦国联合,秦、魏、韩三国联盟,楚军便不能北进了。楚、秦两国的关系一旦恶化,楚国要向西讨,秦、蜀两国必然联合。西蜀遥远,难以攻伐。楚国要向东征,秦、魏两国必定从西面和北面,出兵牵制着楚军,相助越国。这样一来,楚国要发展,必然会受到三面的围攻,楚军则大困,处于被动的状态了。若是秦、楚两国,能够象以往一样,背靠着背,共同对外的话,那么,秦东楚北,共击韩、魏,楚军饮马黄河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屈武说:“若是楚、齐两国联盟,共同对付秦、魏两国呢”?楚威王说:“楚、齐联盟,不够踏实。因为楚国要发展,就得向北征讨,而齐国要扩张,势必要往南征。自宣王以来,楚、齐两国鏖战已久,几十万楚军血战东地,齐威王又怎么肯善罢甘休呢?况且,齐国要打击秦军,必须经过魏、韩两国的地方。因此,齐军只能打击魏、韩的军队,而不能打击秦国的军队。齐国在西面所要谋取的,是魏国的濮阳和大梁,在南面所要攻取的鲁、宋两国和淮、泗之地,而楚军所要谋取的,恰恰也是大梁和宋、鲁两国。这就决定,楚、齐两国只能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而秦国所要攻夺的是韩、魏两国的河东,我所要谋取的是魏、韩两国的河南。如果秦、楚两国联盟,秦军攻击魏、韩的安邑和河东,我攻取韩、魏的长葛和洛阳,相得益彰”。于是,楚威王随欣然答应,秦、楚两国随再次合婚。

嫁给秦惠文公的这个芈秀(琇),姓芈氏昭,实是昭秀,年纪比太子熊槐小了十二岁,不仅生得花容月貌,而且才智过人。若与屈容相比,这屈容温柔贤良,较少言语,而这芈秀却是活泼机灵,性情开朗。在她年小时,常常在楚明宫内的练武场,看她的太子哥熊槐和昭睢、昭阳、唐蔑四人练楚家枪。说真的,单凭熊槐的少壮英姿,就已经足以迷倒芈秀这个小姑娘的芳心了,何况他还是楚国太子,未来楚国的王位继承人。而太子熊槐看这芈秀人又标致,而且聪明伶俐,尤其是说话时,声如流莺,笑口常常开,也打从心眼里喜欢她这个宗氏小妹子。可是,一个是十九岁的大男人,一个是七岁的小女孩,对于*的感情,这熊槐也就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从七岁开始,太子熊槐每次在练武场上耍枪弄剑,这芈秀总要跟着坐在旁边观看。及至屈容嫁给了太子熊槐,那年的芈秀才八岁,这小姑娘一直躲在房里哭了七天七夜,年纪小小便落下了情根。可是,太子熊槐和屈容又哪里知道呀!从此,这小姑娘以后一见到屈容,便从不叫她太子妃,还常常要和她斗嘴,二人常生磨擦。这屈容虽然比她大了好多岁,但如果二人拌起嘴来,屈容却总是说不过芈秀。本来屈容也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但是说话却常常落了芈秀的套。可是,屈容却不知道,芈秀这小姑娘为什么老要跟她过不去。屈容看芈秀是熊槐心疼的宗亲妹子,年纪也还不大,也就从来不留心在意。

及至芈秀长到十三、四岁,不仅依然象过去一样谈笑风生,言谈举止更加显出大家闺秀,而且出落得象婷婷玉立的荷苞。从此以后,太子熊槐和芈秀再次一照面,便是四目相对,如漆胶然。这芈秀打从屈容到了太子宫,心里就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自己不快点长大,她要等到几时,才能出嫁到太子宫。哎!真是天不作美,就在芈秀好不容易熬到了十六岁,原只望能够嫁到太子宫,和她的熊槐太子哥相栖相宿。哪知霹雳震响,楚威王一声诏令,太子熊槐奉旨娶秦惠文公的妹妹赢盈,芈秀出嫁秦惠文公。这太子熊槐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而芈秀又得知秦惠文公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更是肝肠寸断。

然而,一个是父命难违,一个是王威浩荡。无奈!无奈!临行前,芈秀拉着熊槐的双手,哭泣地说:“熊槐哥!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我才能回到荆都。哥在不久的将来,号令百万楚军,会盟诸侯。但我芈秀发誓,它日也要率领百万秦师,临观东周,我一定要把屈容给比下去。但愿我们兄妹,它日能够同站点将台,不要兵戎相见”。

太子熊槐一听,心中不觉凛然。想不到这平时谈笑风生,年仅十六岁的芈秀竟有如此博大的胸襟和深邃的城府。果然,这芈秀嫁到咸阳宫,凭着她自己的美貌和聪明才智,深深得到了秦惠文公的宠爱,为他生了两个王子,即是后来的秦昭襄王和泾阳君。秦惠文王死后,秦武王继位,那时的秦昭襄王才十二岁,芈秀母子饱受冷落,常常受到魏太后和魏王后的欺负。三年后,芈秀凭着她的惊世才智,一举击败众多对手,将魏太后、魏王后及其党羽一网打尽,把她的儿子秦昭襄王扶上了王位,自己做上了宣太后。这年的秦昭襄王,才刚刚十五岁。于是,芈秀便开始执掌秦国军政大权四十一年,把秦国推向空前的强盛与壮大,不仅实现了她的率领百万秦军,临观东周的抱负,而且令西、东二周,向她叩头谢恩,打得魏、韩二王向她顶礼膜拜,而这些却是以后才要说到的话。

说来也是缘分,这芈秀见了秦惠文公的妹妹赢盈,便是一见如故,话语十分投机。而这赢盈不仅人生得貌美,而且也很有心机和才智。想想那秦惠文王比他的父亲秦孝公还精练强干许多,便可以知道,他的亲妹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这赢盈一嫁到楚明宫,便是西宫太子妃,她自然不肯让北宫屈容坐大。这屈容的家族,虽然在楚国十分显赫,但又怎么能比得上赢盈的娘家秦国有派头。于是,这两宫为了王后的凤冠,几乎演成水火。

而这芈秀却又偏偏不帮她的宗氏姐妹屈容,反而帮秦惠文公的妹妹赢盈。这样一来,北宫屈容便坐立不安了。还好屈容的父亲屈武甚得楚威王敬重,而熊槐与屈容也是青梅竹马,感情十分融洽。否则,这屈容便要有的气受了。不过,这可苦了太子熊槐,弄得两边吃力不讨好,就是晚上要到哪个宫里过夜,也都得贼似的小心翼翼。

又过了几年,太子熊槐三十一岁,楚、齐大战以后,两国和好。太子熊槐又奉父命娶了齐威王的女儿田蕙,是为东宫太子妃。这田蕙也是生得貌美如荷,冰肌玉骨,山东妹子,与屈容和赢盈相比,多了几分丰腴和白皙。这田蕙秉承着她的父亲齐威王的品性,自然也是不甘落后。照理来说,田蕙嫁到楚明宫,应该是排名第三。可她哪里肯甘落后呀!强大的齐国势力,实在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然而,由于秦、齐两国关系不好,一向处于东、西方的军事对抗,这就必然要反映到楚明宫的西、东两宫上,这田蕙和赢盈一照面,便是言语相讥,闹到两宫的家丁就象秦、齐两国军队一样。

田蕙知道赢盈不好对付,在楚国的内部和外部,齐国都压不倒秦国的势力,而从礼数上说,赢盈又始终是二姐。于是,田蕙便拉着北宫屈容这个老大做招牌,来打击西宫赢盈及其势力。而北宫屈容也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她深深地知道自己的屈家势力,敌不住秦国的力量,要是有朝一日,她的父亲屈武一死,那她别说是凤冠高戴,母仪天下,就是后宫恐怕都难以站得住脚。于是,屈容便从楚国的政事上,全面倒向齐国,主张楚、齐联盟,打击秦国,以拉住齐国的势力作为她的靠山。

这样一来,北宫、东宫一联手,屈氏宗亲和齐威王在楚国的势力相呼应,逼得西宫赢盈这个秦国女喘不过气来。但是,这赢盈也不认输,常常派人到咸阳宫,向她的哥哥和芈秀报讯,这秦惠文王自然在外面全力相助,而芈秀既然是熊槐的宗妹,能够在楚明宫长大,她的家族在楚国的势力,也肯定是非同小可,自然命人通知其家族,全力支持西宫赢盈。

于是,楚国上下,便形成了以屈氏家族为中心的亲齐派,和以靳尚等人为中心的亲秦派。究其根源,都是来自于楚国王宫内部的三宫之争。而这熊槐天生是个多情种,三个老婆,他谁也不想伤害,索性来个三宫同尊,都是贵妃,不分大小。但这只是暂时的安定,在楚怀王三十三年的国王生涯里,他的三宫争斗,从未就没有停止过。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楚威王死,太子熊槐继位,确定王后的事自然也就摆上了日程,立谁为王后呢?于照礼数来说,应该立北宫屈容,可这西、东两宫,早就内外呼应,严阵以待了。楚国的宗人和权贵,也都莫衷一是。秦国和齐国的使者,明里是来为楚威王吊丧和为楚怀王登基祝贺,暗里却是来为他们的主子讨立大楚王后。这楚怀王本来就是个多情种,到了北宫,便说登基以后便立屈容为王后,到了西宫,又说立赢盈为王后,可是到了东宫,又改口说立田蕙为王后。给秦、齐两国的使者一问起,便不知道该立谁为好。于是,楚怀王索性来个三宫都是王后,不分大小,平起平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