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排长我的排 第一部 特战边缘 第十三章 惊弓

shangxinxiaojian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URL] 扬科把通讯兵安德列的尸体背在身上,其他人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小分队后撤了约有300米后,停驻在一个比较有利的地形环境中。 安德列被子弹命中的部位是心脏,几秒钟内就气绝身亡,对此谁也无能为力。扬科把安德列的尸体放在一块岩石下面的隐蔽处,边勇帮他找了些枯枝盖在这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


扬科把通讯兵安德列的尸体背在身上,其他人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小分队后撤了约有300米后,停驻在一个比较有利的地形环境中。

安德列被子弹命中的部位是心脏,几秒钟内就气绝身亡,对此谁也无能为力。扬科把安德列的尸体放在一块岩石下面的隐蔽处,边勇帮他找了些枯枝盖在这位苏联战士的身上,他的一些私人物品扬科已经自己收了起来。

波波沙41式冲锋枪被卸掉弹夹,放在了安德列的尸体旁,无线电通讯器被破坏后,埋在了碎石堆中。

“安德列·季里连科同志,请在这异乡冰冷的土地上长眠吧。国家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您的。”扬科悲伤地说道。

“完成这次任务后,安德列同志的尸体我们一定会运回驻地,好好安葬的。请你们对此放心。”边勇说。

扬科的心情恢复平静后,让边勇把小分队的其他队员都聚集起来,严梅馨把柴富东脸上的伤口细心处理了,二人也和大家凑在一处。狙击手西蒙一人负责警戒敌人。

“这次遇敌情况,据我的分析,咱们是被日军的特殊部队盯上了,而并非一次意外。他们的目的,自然是冲着文件来的。”扬科首先说。

“只有一个狙击手,也许情况并不像你说的那样严重。”朱小乐说。

“是两个日军狙击手。只是第一个狙击手我们并没有发现他的位置。”扬科说。

“怎么断定是两个狙击手?”朱小乐问道。

“第一枪和第二枪不是同一个人开的。第一枪的准确度显然要高于第二枪。而且前后两枪的声音有明显差别,不是同一型号的步枪发出的。”扬科说。

“我也是这样看的。”柴富东说。

“不知道敌人的实力到底怎样?”边勇说。

“我估计不会太强,但也不会太弱。如果实力很强的话,他们没有必要对我们做试探性攻击,而会寻找一个消灭我们的最佳时机。”扬科说。

“如果只是两个日军狙击手,我们应该找机会消灭他们才对。”说话的人是老兵郝权才。他的语气中,流露出的不是兴奋,而是一股恨意。

“两个训练有素、枪法优异的日军狙击手,战斗实力本就不弱,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对付的。何况日军的战斗人员未必只是两个人。”扬科说。

“你们不是也有一个狙击手吗?怎么就对付不了呢?”郝权才说。

“在敌军实力不明、战场环境不确定的条件下,是不可以使用狙击手参与作战的。”扬科解释说。

郝权才还要说什么,却被边勇的话打断了。“你认为现在该怎么办?”

“你们在近几个月的军事行动中,遭遇过日军的狙击手吗?”扬科问。

“从来没有。就连‘狙击手’这个词,也是第一次听说。那样的狙击步枪以前也没见过。”柴富东回答他。

扬科思索了一下,然后说:“日军部队的确是有备而来。我的意见,咱们应该避其锋芒,尽快撤回驻地。毕竟任务是第一位的,就算要交战,也应该先求自保。”

“都被日本人追着屁股了,为什么不打呢?”说话的是王鹏。

“已经阵亡了两个人了,为啥不多杀点敌人哪?”郝权才跟着说。

“我同意扬科同志的意见。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作战方式又是我们完全不熟悉的,没有理由去主动出击。柴富东,你觉得呢?”边勇说。

“不是不能打,但也不能贸然出击。掌握了敌人的实力和特点后,我们应该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柴富东的话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

“鉴于现在日军追击部队实力不明,我们的处境又很被动,小分队以撤回驻地为主要任务,不可主动与敌人交战。其他的事情等有了机会再说。就这样决定吧。”边勇说。他知道有些人会对这个决议很有意见,就连副班长柴富东也没表示赞同,但他心中真实的想法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也不能过早的向任何人透露。

扬科说:“就算按这样的方案行动,我们的处境恐怕也很艰难。现在我把所有队员分成3个战斗小组,在没有特别指示的情况下每个人随小组行动。严梅馨、朱小乐为第一小组,负责引导行军路线,我、边班长、西蒙、王鹏为第二小组,为主力战斗小组,柴副班长、郝权才为第三小组,负责警戒敌人和掩护其他队员。各组间隔为二十米。另外补充一点,有必要的话,西蒙的行军位置可以和第三小组任意一人随时更换。”

边勇说:“在这方面苏联的同志比我们经验丰富,一切就听你的。”

扬科说:“从此刻开始,每个队员在任何时候都不可掉以轻心。关于反狙击作战的要领,我让西蒙中尉为大家讲述一下。”

过了一会儿,西蒙拎着他的狙击步枪来到了队员们跟前。“大家好。反狙击的问题,我主要说三点:一是不要有大的动作,静可以制动,二是没有发现敌人,不知道自己与敌人的距离,不要开枪,三是应该在掩体间快速移动,不要直线跑。狙击手永远不会盲目射击,很少远距离射击移动目标,我们有同伴的掩护,越小心就越安全。”

最后边勇再嘱咐了大家几句,小分队就以编排好的小组队形继续出发了。对于日军狙击手的攻击能力,事后可以确定,每个队员的认识,都存在明显的不足。


时间过去了大约6个小时,天色变得比较昏暗了,扬科命令小分队停止前进,就地休息警戒。

6个小时的行军过程中,日本人没有再进行任何形式的偷袭,小分队所有队员也都是一枪未发。他们非常安全的度过了这6个小时。然而,扬科上尉却因这种无法解释的安全越发显得不安了。

如果日军部队只是普通的偷袭,为什么两个人总共只开了两枪,他们显然是想隐藏自己的实力。假设他们是要逐次削弱小分队的战斗力,或者阻断小分队的撤退计划,后面6个小时为什么一枪没开?他们的如意算盘究竟是怎样的?

他第一个人找的是西蒙。“日军追击部队的实力你清楚了吗?”扬科问道。

西蒙点了下头,然后说:“5至6个人,2个狙击手,几个步枪手,1个无线电通讯兵。敌人装备齐全,行动很隐秘,有独立作战能力和一定机动能力,实力不在我们之下。”

“你觉得他们的计划会是什么?”扬科说。

“敌人没有消灭我们、夺取文件的实力,也没有这样的企图,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我们的速度,等待援军协同攻击。”这个问题对西蒙来说,并没有多少难度。

“你认为目前这种情况,一支什么样的援军,能帮得到日军的这支特殊部队?”扬科说。

“正规作战部队根本没有这样的行军速度,难道他们会求助于另外一支特殊部队?”西蒙陷入了思索之中。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日军这支部队并没有全力阻延我们,我相信他们一定制订了可行的计划。如果被两支特殊部队死死盯上的话,小分队恐怕很难再有脱身的机会了。”扬科说。

“那我们该怎么办?”西蒙问。

“你去把边班长、柴副班长叫过来。我们应该慎重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先前的计划可能要做一些调整了。”

边勇、柴富东随西蒙来到了扬科身前,他们都是半蹲着身子,几个人所处的位置相当隐蔽和安全,西蒙手握狙击步枪处于半警戒状态。

扬科把他和西蒙对日军部队的分析和小分队处境的担忧说给两个人听。边勇和柴富东听完后都是沉默了好几分钟,不过他们心中的想法有着巨大的差异。

“既然已经搞清楚了敌人的实力和特点,咱们为什么不打他们一个伏击呢?”柴富东在沉默的氛围中第一个开了口。

“这样做太冒险了。我不赞同。”边勇说。

“现在这种情况,冒险也是必需的。何况我们以前冒的险还少吗?”柴富东说。

“这次情况不同。什么把握也没有,一旦出了问题,大家可是会把命白白丢掉的。”边勇的神情十分紧张。

“那我们可以什么都不做,任由日本人实施围捕吗?”柴富东冷声说。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吗?”边勇说。

“有什么办法,会比打他们的伏击更有效,更能解决问题?”柴富东说。

“话是没错,但是……”边勇欲言又止,神色有些尴尬。

“二位不要争论了。我觉得柴副班长的想法,倒是有一些可行之处。”扬科说。

“我的看法和你相同。”西蒙侧过身说道。

他们两人的意见,让边勇第一次感到局势有些难以控制,甚至于他的心中,也产生了一丝动摇的念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