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七章 第一次杀人

msbinghe 收藏 1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URL] 四个毒贩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向山下走去,李政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决定先打倒一个再说。他们一离开山岗,李政就起身,依托着一棵树向他们最后一个人瞄准。四个毒贩呈一线队形下山,走在最前面的是那个拿散弹枪的瘦子,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命苦,干什么事都是走在前面。拿手枪的老大走在第三个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四个毒贩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向山下走去,李政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决定先打倒一个再说。他们一离开山岗,李政就起身,依托着一棵树向他们最后一个人瞄准。四个毒贩呈一线队形下山,走在最前面的是那个拿散弹枪的瘦子,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命苦,干什么事都是走在前面。拿手枪的老大走在第三个上,第四个是一个背着冲锋枪的矮子。

估算了一下距离,大约有五十米,李政瞄准了最后一个人的后颈,这样射击后子弹由于弹道原因,会命中他的后心。李政调整了一下呼吸,静了静心,然后在最后一个毒贩稍一停顿的瞬间,连续射出三发子弹,来不及看射击效果,就顺着山梁向上跑去。他们立即给予了还击,冲锋枪的子弹将李政周围的树叶打得刷刷直响。

跑出没多远,李政趴在地上听了一下,感觉他们没追上来,估计肯定是在处理受伤的人,便向山下走了一段,又折了回去。在接近刚才的射击地点的时候,李政趴在了地上向前爬行,仔细听着敌人的动静。

李政向前爬行了一段距离后,听见的他们说话的声音。

“老大,你坚持一下,我去把那个打你黑枪的人找出来,给你和兔子报仇。”

“不用了,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看来他是在这等我们的,估计是生意上的敌人,我们赶快离开这,日后再说。”

“那兔子怎么办,不能就把他扔这吧?”

“人已经死了,放在吧,我们明天再来扛回去。”

“那晚上还不得叫野兽给拖去呀。”

“没事,一天不要紧,现在我们三个人的命比他的尸体更重要,听我的,赶快走。”最后那个人被李政给打死了,那个老大也受伤了,正催促着其它两个人快走,

“要不我背着兔子,让猴子扶着你。”那个人显然不想扔下同伴,

“不行,那样我们三个都得完蛋。”

“那好吧,我把兔子先埋一下。”

“不用了,用树叶盖一下就行了,现在哪来的那么多野兽。”

三个人边说着边向山岗上爬去,李政慢慢地从草丛中爬到了他们走过的路上,被打死的那个毒贩正躺在那,身上胡乱地盖着些枯叶,没有发现他用的枪,可能是被那三个毒贩背走了。

李政隐蔽着向山岗上跟了过去,等到那棵大树下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下山了,李政紧跟了几步,在下山的树林里发现了他们。一个毒贩正架着那个老大走,拿散弹枪的毒贩改用冲锋枪,在一旁保卫着。李政站在一棵树后,依托着树干,瞄准了那个老大,他是自己受害的罪魁祸首,不杀别人也得杀了他,如果这下能杀了他,就放过剩下的那两个人。

估算了一下距离,还是五十米,李政瞄准那个老大的后颈又连开了三枪,这次李政看到了他被打得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后才转身向山岗另一侧跑去。

李政估计毒贩的老大死了,剩下的就会自己逃跑,没想到的是自己错了,剩下的两个毒贩看见他们老大被打死后,不但没有逃跑,反倒像疯了一样,向李政追打来,子弹不断地在李政头上飞来飞去。李政一边借着大树阻挡子弹,向山下猛跑,一面迅速换下了空弹匣。

向山下跑了一段后,听不到了身后的枪声,李政找了一棵树倚在后面休息了一下,将打空的弹匣重新装满了子弹。

刚刚把气喘顺,李政又听见山上传来了人说话和走动的声音,今天看来还得把这两个人也干掉。

李政左右看了看,满地尽是陈年的枯叶,忽然一计上来,迅速找了一处斜坡躺下,然后用枯叶盖在了身上,屏住呼吸,眼睛透过树叶的缝隙向外观察着。

不一会儿,两个人从山上下来了,都端着冲锋枪,不停地向四周打量着。当他们从李政身边路过后,李政轻轻地从树叶从伸出的手枪,瞄准了后一个人,又是连开三枪,然后就迅速起身躲到了树后。后面的人被射倒后,剩下的一个人发现了李政,疯狂地向李政躲身的地方开枪,子弹打在了树干上“砰、砰、砰”直响,李政也抽空向他回了三枪,但都没有打中。

剩下的那个人边向李政射击边向这边靠近,李政刚换完弹匣,他的枪声停止了。李政偏头一看,他的子弹也打完了,把冲锋枪扔了,正在摘背后的散弹枪。李政连忙从树后出来,双手持枪指向他,同时大声说到: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他刚把散弹枪从背上摘下来,一看见李政,吓得枪掉在了地上,指着李政颤抖着声音问:

“怎么是你,你……你怎么没死。”

“我是来叫你们一起去的,你们的东西味道不错嘛。”李政笑着说。

这时,李政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本想俘虏他,给他留一条生路的,但是忘记了他认出了自己,如果放他走了,那以后自己将永无宁日,今天还必须把他也干掉。

正当李政想着的时候,那个瘦子突然弯腰想捡起地上的散弹枪,李政不由自主地朝他连续扣下了扳机,他弯腰捡起了散弹枪后就再没起来,散弹枪口插在土里开了一枪后人倒下了。

李政站在一旁注视了半天后,见没动静,便上前去察看,两个人都已经死了,李政不放心,又在每个人的头上补了一枪。连续杀了四个人,李政的精神都有点麻木了。

给他两人补完枪后,李政又返回了山岗上,找到了另外的两个人,每人头上都补了一枪,然后赶紧离开了现场,迅速按标记的路线返回。

到“死湖”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李政害怕湖里再出现一条昨晚那样的蛇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便把枪分解了扔在湖心后,带上那张蛇皮,背着自己的背包摸着黑赶回了村里。

路上李政走得很快,不到午夜就回到了刀兰家。

在篱笆外李政看见竹楼上还亮着灯,便轻轻地打开大门进了院。害怕晚上回来吓着刀兰,所以在院子里,李政向着楼上的窗户喊了一声:

“姐姐,我回来了。”

刀兰听见喊声,从窗户上探出头看了一眼后又迅速缩了回去,当李政走进竹楼的时候,她已经从竹楼上下来了,一见李政的面,就抓着李政的胳膊问:

“你怎么才回来,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昨晚我等了你一夜。”

“没事,昨天我迷了路,今天才从山里转出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以后可别再去了。”刀兰说着拉李政上了楼。

上楼后,刀兰借着灯光看了看李政,怜爱地问道:

“你这身上的血是怎么弄的,是不是受伤了呀?”

“没事,昨天在路上碰到了一条蛇,我跟他搏斗了一番,结果我赢了,却弄了一身蛇血,你闻闻,腥得很。”李政轻松地说着,向她撩了撩衣服,没想到刀兰真的抓起了他的衣服闻了闻,说到:

“是蛇血,不过这蛇好像有毒,你没让他咬着吧。”刀兰说着扒开李政的眼皮看了看,

“没有,我把他的头给砸烂了,还喝了它的血,对了,还把你给我的两瓶云南白药都喝了。”

“真是太吓人了,你明天赶紧回去吧,以后别一个人来这了。”

“没事的,我一个当兵的就是干这个的。”李政说着回屋取了一套衣服出来。

“我给你烧点水,你快洗洗吧,身上脏死了。”

“不用了,这么热的天我用凉水冲冲就行了。”李政说完就下了竹楼,

“那我给你做点吃的去。”刀兰也跟着李政一起下了竹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