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9200万糖尿病患者是怎样“被治疗”的呢?

舞毛克 收藏 31 684
导读:不久前,和一位熟人闲谈时,才发现她正在服用降血糖药物,我心里一惊,这熟人以前身体并没有什么不妥,近期也没有“三多一少”等症状,怎么就服用降血糖药物了。我仔细一问,原来这熟人有月经失调,找一位妇科医生看病,这妇科医生给她开了一些雌性激素类药物控制症状,不久就发现血糖升高至7.6mmol/L,正好这妇科医生的老公是内科医生,就赶快给她降血糖药物服用。我对这熟人说,你以前血糖并没有升高,这次主要是服用了雌性激素类药物引起暂时性血糖升高,但这种情况本来是不必服用降血糖药,只需先观察就可以了,这熟人听后才后悔莫及。

不久前,和一位熟人闲谈时,才发现她正在服用降血糖药物,我心里一惊,这熟人以前身体并没有什么不妥,近期也没有“三多一少”等症状,怎么就服用降血糖药物了。我仔细一问,原来这熟人有月经失调,找一位妇科医生看病,这妇科医生给她开了一些雌性激素类药物控制症状,不久就发现血糖升高至7.6mmol/L,正好这妇科医生的老公是内科医生,就赶快给她降血糖药物服用。我对这熟人说,你以前血糖并没有升高,这次主要是服用了雌性激素类药物引起暂时性血糖升高,但这种情况本来是不必服用降血糖药,只需先观察就可以了,这熟人听后才后悔莫及。


还有一次, 有一位朋友的母亲从澳大利亚回来,谈话中她透露她血糖曾升高至7~8mmol/L,我就向她了解外国对这方面的态度。她说,那边的医生告诉她暂时不用药物降血糖,先控制饮食,多运动,定时复查血糖情况,如果升高明显再服用药物。她现在血糖虽然波动在7mmol/L左右,但都没有什么不适,也没有服用什么药物。


这两个事例使我十分震惊,多么鲜明的对比,为什么我国民众这么热衷于药物治疗,目前我国进口降血糖药之多,人们对此熟视无睹,患者往往“被治疗”而不知,可悲!


据最新统计,我国的糖尿病患者已高达9200万,这个数字相当于几个英国人口总量。中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糖尿病病人还是很少,20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我国糖尿病患病率上升了5倍,到了二十一世纪,糖尿病病人不断增加,外国生产降血糖药物商瞄准中国这个巨大市场,使中国成为他们搏击的区域,他们也从此挣得金盆满体,而可怜的9200万糖尿病病人却被愚弄,“被治疗”而不自知。请看看他们是怎样一步步下圈套的。


第一步:通过推销测量血糖仪器,使糖尿病病人数大增。我国古代对糖尿病也有很详细描述,把它分为上渴、中渴和下渴,较古老的测验方法是通过蚂蚁检查尿液是否含有糖分。但现在在糖尿病测量仪器——血糖计的应用,的确使一部分早期病人易于发现,但也出现了象上面的糖尿病药物滥用例子。设于加利福尼亚州的TheraSense公司自2000年6月起研发、制造、销售血糖自我监控系统,已经成为全美收益增长最快的高科技公司之一--收入从1998年的6万美元增长至2002年的1.78亿美元。 雅培制药公司最后出巨资12亿美元并购糖尿病测试仪生产商TheraSense公司,以增加该公司在医疗测试业务方面的产品。


第二步:修改糖尿病诊断标准。世界卫生组织1985年制定的糖尿病诊断标准是:符合下列之一者可诊断为糖尿病 1、有典型糖尿病症状,任意时间血糖高于11.1mmol/L(200mg/dl)。 2、查空腹血糖时,两次或两次以上高于7.8mmol/L(140mg/dl)。 3、空腹血糖不超过7.8mmol/L,怀疑为糖尿病者,可做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服糖后2小时血糖超过11.1mmol/L。 若无糖尿病症状,尚需另有一次血糖超过11.1mmol/L。1997年,美国糖尿病学会(ADA) 对世界卫生组织1985年制定的糖尿病诊断标准自行进行修改,有糖尿病症状,并且任意血糖≥11.1毫摩尔/升。 空腹血糖≥7.0毫摩尔/升。 OGTT2小时血糖≥11.1毫摩尔/升。其中把糖尿病病人的空腹血糖从原来的7.8mmol/L(140mg/dl)降到7.0 mmol/L,这样就把更大范围的人群划入糖尿病。


2006年, 荷兰的研究人员经过九年的研究发现,世界卫生组织(WHO)或者美国糖尿病学会(ADA) 糖尿病诊断标准诊断的糖尿病患者,其心血管病变死亡率是一致的。荷兰的研究人员对2468名老年糖尿病患者进行了为期9年的研究,这些患者均是使用世界卫生组织或者美国糖尿病学会糖尿病诊断标准确诊的糖尿病患者。结果发现,这些患者的死亡率高于非糖尿病者4-5倍。在新诊断的糖尿病患者中,如果使用世界卫生组织糖尿病诊断标准,则患者死亡率的升高67%,而使用美国糖尿病学会标准则升高56%。WHO及ADA 标准有相同的可重复性,WHO标准的k值为0.59(0.54-0.64),ADA标准的k值为0.61(0.56-0.66)。


研究人员认为,WHO及ADA标准诊断的糖尿病患者有较高的死亡率,并且在预测患者预后上,两标准具有相同的意义。


第三步:不断改进糖尿病药物剂型,使之应用更加广泛。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资料,1985年全世界有3000万糖尿病患者,到1997年已增加至1.35亿人;据文献报道,于1999年已增加至1.43亿人。20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我国糖尿病患病率上升了5倍,在近日召开的第十一届国际糖尿病预防研究学术研讨会上,公布了一项我国全国性的调查研究结果:目前中国的糖尿病患者已达到了9200万。这一数字使中国超越印度成为全球糖尿病人数最多的国家。而且,我国还有1.48亿糖尿病前期患者。过去,人们总以为糖尿病是发达国家、有钱人才会得的“富贵病”。但事实上,相对于西方人而言,亚洲人对糖尿病有着更高的遗传易感性,同时具有发病年龄早、并发症出现得早且严重等特点。另有一项调查资料显示,我国农村人群的糖尿病发病率(8.2%)不但已经和城市人群的糖尿病发病率(11.4%)相当接近,而且增长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作为一种慢性、终身性的疾病,糖尿病不仅会给患者带来生理和心理上的痛苦,还会给国家和个人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在这次会议上,世界卫生组织的糖尿病专家针对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突增的情况指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预计在未来10年内,仅心脏病、中风和糖尿病这三种疾病就会给中国带来至少55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在2002年全球销售额最高的药物中,就有6个是抗糖尿病药物,总销售额高达82亿美元。据IMS Health数据显示,2008年,世界抗糖尿病药市场已达272.67亿美元,同比上一年增长了12.29%,尽管受到全球金融风暴和市场下滑的影响,但抗糖尿病药物市场仍呈现出持续增长的态势。在排名前10位的降糖药中,重组DNA胰岛素制剂占据了重要份额,胰岛素制剂销售额已达125亿美元,占据了世界糖尿病治疗用药45.84%的市场份额,与抗糖尿病口服药平分秋色。


随着糖尿病人的不断增长,糖尿病用药的需求量也呈直线上升态势。中国城市人口治疗糖尿病直接人均医疗花费为451美元,患有糖尿病并发症的患者花费则高达1694美元。在糖尿病用药中,胰岛素是最有效的糖尿病治疗药物之一,也是1型糖尿病人惟一的治疗药物。此外,还有30%~40%的2型糖尿病患者最终需要使用胰岛素。面对中国这一未来全球最大的糖尿病病患市场,国外制药巨头和我国本土制药企业都予以看好。目前,全球胰岛素市场基本由诺和诺德公司、礼来公司和赛诺菲-安万特公司所垄断。三大巨头胰岛素类产品销售总额高达89亿美元,占全球胰岛素90%以上的市场份额。作为糖尿病药物的新兴巨大市场,中国早已被目光敏锐而又拥有先进治疗仪器和药物的外国制药企业看好。


目前市场上出现的胰岛素产品,主要有第一代产品动物胰岛素和第二代产品重组人胰岛素,此外还有第三代的胰岛素类似物,通过对人的胰岛素基因进行改构获得。胰岛素类似物起效更快,作用更持久,完全模拟生理性胰岛素分泌模式。


胰岛素注射笔(以下简称“胰岛素笔”)是一种药械合一的常用医疗器械产品。自从20多年前瑞士一家公司首创胰岛素笔产品至今,全球各地厂商累计生产和销售了上百亿支胰岛素笔,仅美国就有2700万名糖尿病患者常年使用胰岛素笔。然而,传统胰岛素笔最大的缺点是,病人只能按照医嘱来使用,而不能自主决定胰岛素用量。 世界主要胰岛素笔生产商之一、美国礼来公司推出一款胰岛素笔新产品——数字式胰岛素笔。其特点是,能自动储存以前16次注射胰岛素的剂量并给出最佳胰岛素剂量方案。每年,F.D.A.收到一些死亡和由检测仪失败有关的数千人受伤的报告,但报告只代表了实际人数的一小部分。由美国糖尿病协会知道: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患者每年平均一次,40%的人由于低血糖,一生会有癫痫或昏迷。美国糖尿病协会一直主张对检测仪有更严格的精度标准。哈佛大学医学院病理副教授大卫博士说,“胰岛素是一种危险的药物。如果有人因为错误的测试而对它的使用作出错误的决定,他们会死。”


第四步:通过向医疗机构宣传糖尿病及其副作用,使糖尿病病人处于被动状态,而服从药物商的要求使用其药物。我在广州市进修期间,我的一位在医院工作的同学经常带我去参加一些医学会议,但不久我就发现这些医学会议很多不是医院主办的,而是药品生产商赞助的。这是我和一位广州朋友的对话:“下午去参加一个有关糖尿病会议吧?”“怎么广州市的医学会议特别多?”“广州市是大城市,是药商最集中的地方,当然会议多了。”“为什么这些会议医院不能自己主办,而非要让药品生产商赞助?”“现在的医院那有经济能力开一些会议,都是药商赞助的。”“药商这么好心?”“他们当然有条件的,会议上经常会宣传他们的产品,这叫等价交换。”“那你们怎么也经常去听这些无聊的会议呢?”“还不是有一点经济利益!”“有这回事?”“去参加会议的人其实是去听他们的药物广告,但一般可以得到1~2百元的交通费,有时还加上一些小礼物,所以知道的人都去的。”“这样的会议多吗?”“每星期起码有1~2次吧!”你看,医生也被药品生产商所左右了,治疗上还不以药物为主吗?

第五步:攻击我国中医学,使我国中医学在治疗糖尿病方面处于劣势。中医学的治疗主要是通过中草药来完成其治疗过程,也是中国传统医药几千年来的经验总结。中医学经历了几千年的历史考验,由于其显著的疗效而不被西医学所淘汰,确实是一种必然的结果,也是由于中医学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及长期不断积累的实践经验作为坚强的后盾分不开的。但在历史上,中医学由于是从临床实践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不象西医学从人体直观结构来了解疾病,故一直被人们视为不科学的医学,历经多种磨难,早在1879年,浙江儒学保守派人士俞樾先生就发表《废医论》,对中医提出激烈批评。在民国初年,中医又面临来自政府的挑战,北洋政府在改新学制时,完全不把中医列入课程。南京国民政府的废止中医活动更加激烈,在1928年全国教育会议上汪企张首次提出的废止中医案未获通过,但在1929年国民党中央卫生委员会通过了余云岫提出的“废止中医案”,他在“废止中医案”中提出了6项逐步消灭中医的具体方法,但由于中医界人士的抗议,“废止中医案”被搁置。从此中医学元气大伤,中医学在中国始终处于受歧视、遭挤压的状态。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根据我国实际情况,提出了发展中医学,才使中医学在我国又有了长足的发展。近年来,由于我国与外国接触密切,西方医药大量进入我国,中医学又处于被动局面,在2006年,湖南省长沙的一位哲学教授写了《告别中医中药》的废止中医檄文,从土中医摇身变成“反中医斗士”,引起中医存废大讨论的轩然大波。在外国反动势力也借此机会搞联名告别中医中药活动。国家卫生部公开表态“坚决反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也称“取消中医”是对科学的肆意否定,这闹剧才告结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